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古典教育與季辛吉
2023/12/01 10:22:09瀏覽287|回應1|推薦16
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以百歲高齡逝世。關於他的評論很多,他的功業或遺禍也有諸多敘述,不用我再添贅餘。

但張釗維先生的評論打動了我。他說:「(季辛吉) 讀黎塞留、梅特涅、俾斯麥等人的言論與行誼,成爲他爲政方針。……不能通古今之變,如何究天人之際?放眼當代,還有多少這樣的人呢?」

湯因比與歐美學術菁英一般,早年曾接受嚴格的古典教育:希臘文、拉丁文,與基督教獨大之前的西方文化。對於古典歷史和文化素養與個人學術思想與成就的關係,他曾說:

「這種傳統教育頗為有益,接受過這種教育的人不會有文化沙文主義的弊端。一個受過希臘文化薰陶的西方人容易避免把西方基督教世界視為盡善盡美的錯誤,他在分析當代西方社會背景提出的歷史問題時會求助於作為他的精神家園的希臘聖賢。」

所以他認為:「對於任何一個想成為歷史學家的人,尤其是對於出生在現代的人來說,古典教育都是一種無價的恩惠。」

郭小凌教授解釋:這無疑是他的經驗之談。「遍數19世紀與20世紀前半葉的西方出色思想家,他們無不具有深厚的古典文化素養,這不是偶然的,因為古典教育的精華在於培養良好的倫理與智慧、批判與審美精神以及邏輯的思維方法。正是古典歷史與文化素養賦予湯因比博大的胸襟和廣闊的視域。在他構建整個人類文明發展進程的宏觀框架時,他熟悉的古希臘羅馬文明作為一種基本模式就在情在理了。」

郭教授感嘆:「歷史學家的職業,無論怎樣理解,是糾正自我中心的一種嘗試,自我中心不僅是人類,而且也是地球上所有生物都具有的一種內在限制和缺陷。歷史學家有意識地和謹慎地設法使他的視角背離作為一種生物而本能形成的自我中心觀點,從而進入了歷史學家的職業視角。」(引文終)

覃思「古典歷史與文化素養賦予湯因比博大的胸襟和廣闊的視域」,而因此讓他超脫了國族文化的偏見,去除了自我中心,這,難道不就是教育的目的?不就是所有人都需要的基本素養?

如果不能去除自我中心,那麼不可避免地,對事物的分析,就會墜入自我背景成見的漩渦,國族種姓的陷阱,流行情緒的沼澤。

看著網上斗大的「名家評論」:「冷戰國師季辛吉:從冷酷的美國國務卿,變成熱情的中國代言人」,不禁覺得可笑:讀通了希臘陵夷,羅馬衰亡,法蘭西寒灰,德意志黯然的人,怎會讓「冷酷」「熱情」等情緒,摻入他的廟算經掄縱橫捭闔之中!無論是國務卿或「代言人」,美國的利益才是這個資深的國際政客念茲在茲的唯一原則哩。

怎麼能不讀文史啊。
( 時事評論國際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uyiutang&aid=180118141

 回應文章

安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3/12/01 19:42
季辛吉其實是出賣其他國家利益,以為美國攫獲利益的政治掮客。其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只不過是西方利益的評價標準而已。像當年的丘吉爾搞了雅爾達密約,為二戰後至今埋下了無數禍端,導致許多國家戰亂不止、傾覆,無數生靈塗炭。越南及中華民國就被季辛吉害慘了!其他中南美、非洲、中東的動亂也與之「三角外交」、
「緩和政策」有關,表面上壓制住蘇聯,帶來世界和平,其實犧牲了當時的許多第三世界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