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拿錢叫人當副總統候選人的故事
2023/11/29 21:56:47瀏覽2142|回應2|推薦13
這幾天「有人開價2億美元要我當副手」的公案吵嚷不休。且撇開選戰的口水,談談歷史上的「拿錢要人當老二」的故事。

1948年,中華民國行憲後第一任總統副總統選舉,便有這樣「拿錢給一個副總統候選人以打敗另一個副總統選人」的軼事。蔣介石是當仁不讓的總統候選人,他屬意的副總統人選是孫中山的兒子──孫科,但桂系的李宗仁偏偏出來攪局,硬要殺出來參選。《李宗仁回憶錄》是這樣寫的:

蔣先生……不久他又單獨召見我,還是希望我放棄競選,以免黨內分裂。我說:「委員長(我有時仍稱呼他委員長),我以前曾請禮卿、健生兩兄來向你請示過,你說是自由競選。那時你如果不贊成我參加,我是可以不發動競選的。可是現在就很難從命了。」

蔣先生說:「為什麼呢?你說給我聽。」 我說:「正像個唱戲的,在我上台之前要我不唱是很容易的。如今已經粉墨登場,打鑼鼓的、拉弦子的都已叮叮咚咚咚打了起來,馬上就要開口而唱,台下觀眾正準備喝彩。你叫我如何能在鑼鼓熱鬧聲中忽爾掉頭逃到後台去呢?我在華北、南京都已組織了競選事務所,何能無故撤銷呢?我看你還是讓我競選罷!」

蔣先生說:「你還是自動放棄的好,你必須放棄。」

我沉默片刻說道:「委員長,這事很難辦呀。」 蔣說:「我是不支持你的。我不支持你,你還選得到?」

這話使我惱火了,便說:「這倒很難說!」

「你一定選不到。」蔣先生似乎也動氣了。

「你看吧!」我又不客氣地反駁他說:「我可能選得到!」……蔣先生原和我並坐在沙發上促膝而談。他聽完我這話,滿面怒容,一下便站起來走開。口中直說: 「你一定選不到,一定選不到!」

我也跟著站起來,說:「委員長,我一定選得到!」(引文終)

後來蔣便全力支持孫科:
……(蔣) 便發動CC派和黃埔系來支持孫科和我競選。

蔣先生作此決定後,便派蔣夫人去動請孫科參加競選。孫科推託說,他寧願做有實權的立法院長,不願作空頭的副總統。再者,競選需要競選費,他也不籌出這一筆費用。

蔣夫人一次無結果,乃銜蔣先生之命再訪孫科。說,孫科如沒有錢競選,則全部費用由蔣先生撥付。但是孫科仍舊吞吞吐吐,不顧立刻允諾,…… 蔣先生不得已,乃親自出馬勸駕。孫科便不再堅持了。……

孫科正式宣佈參加競選以後,果然聲勢浩大。CC系所控制的各級黨部以及蔣先生所直接領導的黃埔系,利用黨部、黃埔同學會以及其他黨政軍各機關為基礎,向國大代表們威脅利誘一時俱來。派人直接或間接向各國大代表分頭接洽,凡投孫科票的,要錢有錢,要官有官,其不願合作的,對將來前途必有不利影響。CC系報紙和新聞機構此時更對我個人造謠中傷,其中最無稽的,便是說某省當局為支持我競選,曾接獲我法幣有數卡車之多云云。其他無稽毀謗更不勝枚舉……(引文終)

現在,三方人馬就……已經都宣示登記要選到底了,就可以開始談國家大事,別再猛放嘴砲、夸夸其談,暗示自己「放棄這麼多錢對方有多爛自己有多委屈」了吧。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uyiutang&aid=180113243

 回應文章

魔師帆正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3/11/30 14:03
文哲「季將軍」開價2億美元當副手 季麟連:僅4年前見面1次

【民眾黨總統候選人柯文哲日前爆料,有掮客

開價2億美元要他去當副手,他今出席「2023台

經濟發展論壇」會前接受訪時再爆出

,開價過程中有余姓商人、將軍,及魏先生。】

邱毅說得很對,我很佩服邱毅,對國民黨有顯赫戰

功,奪造化之能,當年打扁,打出馬英九八年完全

執政。但也因完全執政,民怨暴增,下台八年餘怨

仍存。他跟蔡正元都是國民黨奇人異士,但這個黨

是威權專制政黨,決策由上而下,都看領導人眼色

。所以劣幣驅逐良幣,拿趙少康來說好了,早想回

國民黨,先在黨主席選舉被搓,又想選總統,又被

黨中央的遊戲規則卡掉,這個規則連救台灣於疫情

的大善人郭董都卡掉。我們又不傻,不會看到趙少

康就以為國民黨變了,何況還是的。

「最美發言人」祕戀吳敦義次子!傳多次過夜促「藍白合」

吳主席 是 馬、王 都能接受的人選,是 國民黨內的

最大公約數。

吳敦義主席 應該參選 黨主席 、參選總統 才是 啊!

要相信老母娘是唯一正法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3/11/29 23:13

李宗仁回憶錄我也看過,這個故事好笑的地方在於,總統已經"固定"為蔣介石,同額競選,只有副總統要選,然後即使多一個人選也被蔣介石認為是「破壞團結」

至於柯文哲兩億美金的故事告訴我們,其實大家真的要小心詐騙集團,柯文哲的家人就曾經是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