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嘔吐
2008/06/17 07:12:41瀏覽1936|回應0|推薦49

 

準備進入剪接期,也開始了另一個痛苦階段。

跟拍攝很不一樣的是,剪接讓我有種彷彿掉入茫茫大海裡的徬徨。

 

問題不在於素材多寡,而是不知故事從何說起。那個看似的老掉牙的「從前、從前……」,原來也是一種不簡單的開場。

 

在心中,雖然有個想說的故事,但是當「從何說起」成了一種三百六十度全方位都可以著手切入、沒有限制的空泛時,心中隱隱浮現一絲恐慌。

人有時候真的很怕自由,一旦有了自由,卻因為不知道手腳該怎麼擺而想退縮。當開始尋思該如何著手,這份創作自由竟讓此刻的我有點目眩不知所措。

 

              

 

突然湧起一種感覺……這是我爸?我好陌生啊。

而我卻要開始說他的故事……

 

這段紀錄過程,我儼然成了被用上好飼料豢養的鵝,腦子疾速填充了一堆肥美的養分,但來不及消化。養得肥油層層的鵝肝很美味,可是自己吐出來的東西,著實難預期會產生什麼樣的況味供人饗宴。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itchirene&aid=1966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