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賣豆花者言
2007/03/23 07:31:50瀏覽515|回應0|推薦5

                 賣豆花者言

  城中有賣豆花者,不知始何名,嘗見其沿街順巷營其業,僅聞「豆花」叫賣聲,故城中人以「豆花伯」稱之,久而其亦笑納而自謂「豆花伯」云。

  觀其貌,面善、乾癟、體硬、髮稀斑白,眼銳而聽力佳。問其年,約八十矣。晝則以痀僂之身隆然伏行,每午後申時見其推豆花車外出,沿城北而賣,逆向西迂遶,晚前止於城東,其約住城南後。

  吾嘗自其得知豆花之產製,即先淨洗黃豆,少著水,研磨成豆漿漾,過濾去渣,火候足時自然美,此即豆漿是也。再酌放石膏粉,豆漿注入方型盒,紗布被盒之週圍,待冷莫自催,其後紗布掩捲覆其面,木盒疊成塔,風乾變豆腐。若少加石膏粉,輕裝能成豆花餐。

  吾嚐其手製豆花,色清柔潤、香氣沁鼻、入口即化,再者甜味減少,原味汨汨更出。坊間亦有手工製豆花者或機器豆花罐頭,雖仿製效慕,亦莫能如也。

  「山中無日月,寒暑不知年」,豆花伯可謂與世無爭矣。若將日比年計,吾識其二十年深,其識吾二十日淺,蓋吾昔負笈赴台求學,每歷寒暑返金,久別再見之時,其每淡而問吾曰:「阿明乎,昨日未見,君何去」聞之令人噴飯耶。終如此,吾與其亦能話舊,其嘗告吾曰:「吾居是鄉,積於今五十歲矣,曩與父居大陸,流離轉徙,今鄉親來金存無二三,而吾居是鄉,以賣豆花獨存焉」。吾又問曰:「今子女長成,或可致仕!」不意,其悻悻然徐而笑答:「日薄西山者,未為棄物,吾今以吾業謀吾生,進而觸風雨,犯寒暑,雖力有未逮,然朝則恂恂而起以勞吾體之形,夕則馳然而臥以舒吾身之耗,向不力行以守恆,而僅以安家飽食為所求,則久己病矣」。吾聞之稱善,笑問曰:「君之言,移之官理可乎!」其復以:「官理不可知,吾日出而作,日沒而息,所營豆花業,本輕力多而潤少,但求味能迎眾口,以養吾家計而己」。

  夫為政不易,始難於寒窗苦讀金榜題名之時,而從商尤難,豈僅易於迎眾味,以養家糊口之計乎!吾以為方今風俗變而習性遷,前者譬如江河之徙移,順其所欲行而治之,則易為攻。後者莫若賣豆花者言,非務求本輕力多潤少且迎眾口,則難為力。吾嘗疑乎是,今以賣豆花者言,猶信。

  於乎,為政與從商之初,君宜謹慎分辨而擇焉,故為之言。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rping&aid=837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