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張潮的品味
2022/03/07 00:00:00瀏覽2500|回應0|推薦52

  

    疫情已持續兩年多了,這期間沒去圖書館,連書店也少去,通常就在網路上閱覽。網路閱覽視頻,也有忍受度的限制,我能接受的視頻大約為十五至二十分鐘。不過也有例外,有興趣的主題,時間可能長達一小時。甚至,有連續幾集的,也能持續看完。大致來說,我喜歡輕薄短小」的視頻,若五分鐘內可結束,具有可讀性又迷人,最佳。其中,有個視頻引起我的興趣,時間約在三至五分鐘,內容主題經常圍繞著文學或藝術,例如:到偏僻村落改造老舊房舍成為住屋,或工作室,或民宿;有時介紹繪畫、書法、陶藝……,等各領域的藝術工作者。內容簡約且言之有物。

 

    這視頻已觀賞了一段時間,說來奇怪,卻常讓我想起以往讀過的幽夢影來。雖然,不一樣的兩種媒介,一種是書本文字,一種是影像聲音。也許是內容相近,傳達方式簡單明瞭。也或許是這兩種媒介,都在找尋生活中的美。

 

    「幽夢影」是清代張潮以類似格言體寫的一本書,全書共有219則格言句子。記得昔日剛接觸就被其書中的文字吸引住了,例如:讀經宜冬,其神專也;讀史宜夏,其時久也;讀諸子宜秋,其致別也;讀諸集宜春,其機暢也。」對一般人來說,何時讀某一類書好像心中並不明確,一本書任何時刻皆可讀嘛。但張潮並不如此想,或許,對於經史子集等叢書有深入了解,讓其認識隨著四季的變化,或嚴寒、或酷熱、或溫和、或爽朗,皆有其最為理想合宜的搭配讀物。

 

    「花不可以無蝶;山不可以無泉;石不可以無苔;水不可以無藻;喬木不可以無藤蘿。」這段話讓我深深認為張潮是一位生活美學家。花與蝶、山與泉、石與苔、水與藻、喬木與藤蘿等,這些幾乎是構成中國傳統亭臺樓閣主要元素。這些兩兩搭配,少了其中一樣,展現出來的景致就相對失色。又「藝花可以邀蝶,纍石可以邀雲,栽松可以邀風,貯水可以邀萍,築臺可以邀月,種蕉可以邀雨,植柳可以邀蟬。」可看出張潮對於庭院造景的美學基礎及修養了。

 

    「春聽鳥聲;夏聽蟬聲;秋聽蟲聲;冬聽雪聲;白晝聽棋聲;月下聽簫聲;山中聽松風聲。」我們的身體對外的感知有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而這段文字說的都是屬於聽覺感受。常在戶外大自然走動的人,前三者聲響應該很容易感受得到。至於下雪聲,個人倒認為下雪無聲,下雪就如同鵝毛、棉絮紛紛輕柔飄落。白晝聽棋聲,則「喀嚓聲」不絕於耳;這是我童年於貞節牌坊下泡茶店,觀人奕棋的經驗。月下聽簫,我想依個人心情而有不同,感受可以是清朗陶醉其中,也可能悽楚悲涼不已。當風吹過松樹,松濤,陣陣如浪。下雪無聲與松風如濤聲的體驗,來自我居住地的生活日常,冬季是一定要下雪的,而松樹就近在咫尺。

 

    「少年讀書如隙中窺月;中年讀書如庭中望月;老年讀書如臺上玩月。」讀書與閱歷、見識、體驗有關,少年讀書就如從縫隙中觀看月亮,僅得一知半解;中年讀書如立於中庭望月,可得月之全貌;老年讀書如把玩觀賞月亮,達到融會通透之境。

 

   「對淵博友,如讀異書;對風雅友,如讀名人詩文;對謹飭友,如讀聖賢經傳;對滑稽友,如閱傳奇小說。」這是個有趣的比擬。學問淵博的朋友,就如讀一本不易獲得的奇書;舉止高雅不俗的朋友,就像讀名人的詩篇文章;言行嚴謹有節制的朋友,就如讀聖賢的經典;詼諧有趣的朋友,就像讀離奇而不尋常的小說。

 

    其他又諸如「蝶為才子之化身,花乃美人之別號。」「雨之為物,能令晝短,能令夜長。」「情必近於痴而始真;才必兼乎趣而始化。」「求知己於朋友易;求知己於妻妾難;求知己於君臣則尤難之難。」「樓上看山,城頭看雪,燈前看月,舟中看霞,月下看美人,另是一番情境。」……。不勝枚舉,皆是值得細細玩味的格言小品。

 

    幽默大師林語堂先生有感《幽夢影》字字珠璣,發人深省,且具中華文化內涵及特色,特將之譯成英文版以廣為流傳。


( 創作散文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effhung100&aid=171911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