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大村長清冠後遺症-焦慮中醫治療 彰化長清冠焦慮中醫治療
2022/06/11 18:41:25瀏覽14|回應0|推薦0

彰化廣仁堂中醫診所(新冠後遺癥)特別門診

臨床上我們發覺愈來愈多確診者染疫康復後(快篩陰性),但其實有一些後遺癥正影響病患的生活品質

而這些後遺癥應該要被追蹤治療;中醫講究固本培元,身體在經歷與病毒的一場大戰後,雖然敵軍已然撤退但家園殘破

如果您有以下出現的1種後遺癥,並且持續數週之久,就要注意治療。

Q&A:

一、Q1:為什麼會有新冠後遺癥?
A: 大量冠狀病毒在急性感染後繼續潛伏在人體各種組織如腸 道、肝臟或大腦中,並繼續造成傷害。
感染新冠病毒後所引發的廣泛免疫反應,觸發了針對人體組織 的抗體和其他免疫反應,而這些反應引起後續的併發癥。

二、 Q2:新冠後遺癥有哪些?
A: 權威醫學期刊《刺胳針》最新研究顯示,約有7至8成染 疫者康復後至少會出現1個長新冠癥狀,其中最常見的癥狀為

生理上:
●全身倦怠
●呼吸易喘(肺部功能受損)
●肌肉容易痠痛
●胸悶、胸痛(肺部功能受損)
●13%的人出現腎功能下降的現象(性功能退化)
● 腦霧(記憶力、專注力變差)尤其是老人及小孩為高危險群

心理上:
●睡眠障礙(失眠)
●焦慮和沮喪
●憂鬱

65歲以上長者在痊癒後出現神經系統疾病的風險增加,不只如此,還可能出現情緒障礙、藥物濫用等情形。

三、Q3:有新冠癥狀後遺癥該看哪科?癥狀會消退嗎?

A: 彰化達仁堂如何治療長新冠?
以下舉例,我們如何治療對治的方法:

生理上:肺部主要的後遺癥為肺纖維化,即肺部受到病毒侵擾,組織修復後出現較厚、較硬的疤痕,中醫以潤肺化瘀為治療原則

如:何首烏、當歸、菟絲子等;氣虛下陷酌加補陽之藥物,如:黃耆、人參、柴胡等,需要時可再加麻黃、杏仁等,如此可逐漸改善乾咳、呼吸淺快、血氧飽和度不穩定、倦怠等現象。

嗅覺或味覺障礙方面,可能是因嗅覺或味覺相關細胞受到感染導致發炎和損傷所產生的,可在中醫四診辨證後

透過辛涼、辛溫、益氣、滋陰或補陽的中藥,協助逐漸恢復原有的嗅覺或味覺功能。

注意力和記憶力減退問題,可能與病毒直接或間接造成腦神經、腦微血管損傷有關,可運用如活血化瘀、補氣、補血或補陽藥物

幫助腦神經、腦微血管修復,或用化痰飲藥物幫助代謝廢物排出,亦可酌加麻黃、細辛、辛夷等醒腦藥物,依病人病狀選擇上述適合藥物,協助恢復原有認知功能。

心理上:

新冠肺炎在心理上所產生的睡眠障礙(失眠)、焦慮和沮喪憂鬱。

這類的病人原本或多或少就有自律神經系統失調的問題,只是肺炎疫情促使其病情誘發或加重

彰化達仁堂對自律神經失調的患者,就有開設專門的門診,所以對於這部份心理疾病的治療已有不少的治療經驗

會運用加味逍遙散、六味地黃丸來調治自律神經失調,視個案情況輔 以針灸「內關」「神門」「三陰交」…來達到藥砭同治之效。

彰化廣仁堂中醫診所運用傳統中藥來調理過度緊繃、亢奮的情緒,依據中醫藥的學理來調理體質;多管其下,改變您的體質,調理平衡

不是單純以藥物來壓制癥狀;經過一系列的療程,很讓您擺脫長清冠後遺癥,讓身體原恢復平衡統合狀態

透過我們診治改善自律神經失調的患者都可以漸漸找回正常的生活品質,使用正確的方式將幫助您擺脫失眠的痛苦!

醫療團隊:

門診時間:

TT4818RTG18RG

長新冠意指確診康復3個月後,癥狀仍持續2個月以上,8大後遺癥不能輕忽,包含胸悶、咳嗽、咽乾、焦慮、失眠、全身痠痛、記憶力衰退、活動力降低等癥狀。

在治療方面,秀水新冠肺炎後遺癥疲勞中醫治療可以透過服用中藥及針灸的方式來調理,在長新冠的處理上,中醫佔有明顯優勢,患者染疫過程所傷及的五臟六腑,皆可藉由和美長清冠後遺癥-腦霧中醫治療來獲得明顯的改善,無論是治療新冠肺炎或是解決後遺癥都很有幫助。

為什麼會有「長新冠」?
至於長新冠又為何會發生,各方科學家們紛紛猜測,如《Nature》雜誌認為可能是因為病毒在急性感染後繼續潛伏在人體器官,繼續造成傷害,也有可能是感染病毒後引起人體廣泛的免疫反應,而這些反應引起後續的病發癥;又如美國醫學協會也提出想法,認為病毒可能造成細胞損傷二林長清冠性功能障礙中醫治療。

溪州新冠後遺癥全身倦怠中醫治療發生「長新冠」的比例?
根據國外研究,發現確診後康復的成人裡,有20%的人可能會有長新冠,若是65歲以上的長者,機率將提高到25%。

1.腦部發炎就可能會造成腦霧。

2.心臟發炎則造成心肌炎、心血管疾病等。

3.呼吸道發炎,則會出現容易有痰、慢性咳嗽的癥狀。

4.常見肌肉酸痛、腹瀉以及關節痛。

鹿港長清冠睡眠障礙中醫治療長新冠的發生與染疫後癥狀嚴重程度 呈現正相關

自高級社到人民公社化后,農村經濟主要以集體經濟為主,土地、牲畜、農具都屬于集體,農民將自家飼養的牲畜上交生產隊后,需要飼養的場地,大柜的場面平坦廣闊,正好建設羊圈,這樣父母家與羊圈相鄰。 1959年的冬季,父親突然發起了高燒,全身發冷,還有點關節痛,開始父母以為是感冒,沒有太多的關注,但幾天后又高燒起來,在降燒后全身乏力,并且出現了間斷性的高燒,母親就讓父親到到衛生院看看,到了衛生院,才知道得了布病,該病是由羊傳染的一種易感染傳染病,在周圍村有不少得此病的,國家專門派了醫療隊進行防疫和治療。 布病又叫布魯氏菌病,布魯菌病在國內,羊為主要傳染源,村民接羔為主要傳播途徑。皮毛、肉類加工、擠奶等可經皮膚黏膜受染,進食病畜肉、奶及奶制品可經消化道傳染。 由于羊圈離家近,村里安排父親冬天喂羊,喂羊的任務就是白天清掃羊圈衛生,準備晚上的飼料和羊草,照顧小羊羔,晚上就是接羊羔,防止天冷出生的羊羔凍死。冬天是布病傳染的高發期,父親被傳染了。 父親在四環素,鏈霉素的陪伴下,整整半年多才控制了病情,全家五口人的重擔就落在母親的身上,日子過的很是清苦。 1961年,生產隊覺得父母的窯洞位置不錯,正好可用作飼養園,在生產隊的幫助下,父母在爺爺的老窯前選了一塊地基,蓋了兩間房。 元山子的村民都是來自晉西北,習慣了窯洞的冬暖夏涼,因此房子在村里沒幾間,父母當時也是很時尚的。 房子屋頂由兩根檁子,房頂兩側分別有14條椽子,在房子的中部有一根橫梁,橫梁上的柱子頂在中間的檁子上。木窗戶分為兩部分,下部分由四塊琉璃組成部分,上部分的中央為橫四豎八的窗子,兩邊分別有一個耳窗,耳窗內部為拉不斷結構,窗子和門之間有土墻分開,門為兩層,內門為雙扇,左扇的中央靠右側為門鼻,右扇的中央靠左側為門掛,用來鎖門,外門為風門,是單扇門,風門的上方安裝兩塊琉璃,白天雙扇門拉開,風門上的琉璃可以采光,晚上兩門關閉可以保暖。 進屋后就是家中的地面,大約占了房子面積的五分之三,門左側為南北的順扇炕,地面靠后墻擺著一個六尺大紅柜,地的右側靠東墻擺放著水缸和面甕。灶臺就在進入家后的門口處,典型的老后山人對房舍的設計,看來是按母親的想法而蓋的。 那時爺爺奶奶都已離開人世,后邊的窯洞東邊的兩孔住著大爹大媽,西邊的三孔窯住著四爹和四媽,我們住在了四爹他家的前面,三兄弟又住在了一塊。 全家搬入新家后不久,三姐出生了,這一年為牛年。父母的擔子又重了一分。 自1961年以來,國民經濟進行了調整,“調整、鞏固、充實、提高”的八字方針下,元山子村農民又分了自留地,在房前屋后可以種植一些瓜果蔬菜等,可以喂養一聲小型的牲畜,日子又有了好轉。 1964年農歷5月24日,我輕輕地來到了人世,沒帶來一片云彩,據媽媽說我是下午6點左右出生,當時正下著雷陣雨,我出生后,雨過天睛,太陽從西邊的云縫中鉆出來時,發現已換了乾坤,急火攻心,一口鮮血噴灑而出,染紅了云朵片片。 大姐已經上了初中,在鐵沙蓋上學,每周回家一次。二姐沒有上學,原因是送不到學校,寧愿在家里干活,就是不愿意上學,父親前腳送她到了學校,后腳她就跑了回來,打罵都不管用,父親只得隨了她意。 家里父母兩個主要勞力,還有二姐半個勞力,工分掙的還是可以,除口糧可以掙回來,還可分點紅,父母的日子又好了起來。 1966年大姐初中還沒有畢業,學校就開始停課鬧革命了,大姐只能輟學回家,鄉村比較平靜,雖然有些風聲,生產還能有條不紊地進行,只是開會學習明顯多了起來,父母晚飯后都要去隊房子學習報紙或文件,平靜的鄉村如微風吹過的水面,出現出幾紋的波褶,如暴風雨到來前的平靜。 報紙上的口號越來越多,越來越嚴厲:打倒走資本主義的當權派;牛鬼蛇神,地富反壞右,只許他們老老實實,不許他們亂說亂動;以毛澤東思想為武器,橫掃一切牛鬼蛇神,徹底揭露,徹底批判,徹底打倒,不獲全勝決不收兵。 元山子村也有了農宣隊,好多村里的懶漢和窮漢,搖身一變就成了村里的高級社員,他們在村里的權力很大,大到想斗誰就斗誰的地步。那段時間,村里成分不好的人,特別是地主,經常被批斗,美名其曰:改造花崗巖腦袋的世界觀,在批斗會中,還有許多陪斗的地富反壞右,開會前讓他們唱《認罪嚎歌》其大意是:我是牛鬼蛇神,我是牛鬼蛇神,我有罪!我有罪!我對人民有罪,人民對我專政,我要低頭認罪。只許老老實實,不許亂說亂動,我要是亂說亂動,把我砸爛,砸碎,把我砸爛,砸碎!唱不好那是要坐飛機的。 每天都有批斗大會,村干部也要被批斗,壞分子還要被批斗。農宣隊有一個高級社員,以前看上了一個女人,人家不理睬,他就以生活作風問題,讓她戴著大紙帽,胸前掛著一張白紙,上面寫著“我是破鞋”進行游街。村子里亂了,今天這個隊干部逃跑了,明天那個地主也跑了。 報紙上要求破”四舊”,大爹、父親和四爹坐不住了,特別是四爹,他在外邊工作,知道外邊世界的混亂,他將這些告訴了大爹和父親,三兄弟經過商量后在一個晚上,將家中所有的書籍付之一燭。真的可惜了,有一部分書還是比較珍貴的。 父親由于當過頑固軍,盡管是被迫的,但也是有歷史污點的,在晚上開會時會點到他,父親回到家總會悶悶不樂,母親讓他放寬心,別人是無竟識的,不要計較。可怎么能不計較呢,只是母親安慰罷了。 父親和母親不敢高聲說話,父親有時會說出對村里不滿的話,都讓母親懟了回去,母親的意思就是你現在這樣子,孩子們還想好呢,別害了孩子。 隨著叛徒、內奸、工賊在內蒙古的代理人烏蘭夫被打倒后,內蒙各地又開時挖”內人黨”,又被稱為新內人黨。 那天父親和往日一樣,早晨起來后,挑著木桶來到了井房,冬天的井房,由于用轆轆絞水倒水會酒到地面上,地面上的積冰越來越高,積冰太滑,井房中站人的地方越來越小,挑水的人只能排隊在寒風中等待,父親站在他人后邊,聽到人們議論,才知道五叔昨晚上被挖為內人黨,父親正要問訊時,村里有個叫順良的人挑著桶來到,看到父親后,有點驚訝地對父親說:三叔,你不知道?杜五坦白了,說你是內人黨,快去坦白吧。 父親聽了后,連水都不挑了,把水桶送回家里,就把這事和母親說了,母親頓時慌了,早飯都沒心思去做,站在地上不停地說:“這個杜五,怎么能這樣呢?” 父親坐在炕沿邊,低著頭吸著旱煙,滋滋的響聲中,濃濃的青煙遮擋得面孔模糊不清,只看到煙鍋一閃一閃的紅光。 母親有點激動,脹紅著臉沖著父親吼著:“別熏了,說話呀,到底怎么辦?” 父親好長時間才從嘴中嘣出一句話:“去坦白,還能怎么辦。” “你能說清楚?這個杜五,咱沒有得罪他,他怎么能這樣呢?唉”,母親嘆了口氣。 “不坦白,你說怎么辦?”父親狠狠地說著。 “沒有的事,怎么能坦白?”母親很不甘心。 “不坦白能讓你過去?”父親有點無奈。 隊房子在西圪蛋,離父母家不遠,母親陪著父親很快就到了,一進門,炕上靠著卷起的被子卷半躺著兩個高級社員,還有一個高級社員坐在炕沿邊上,在他的右側有個土火爐,風吸著中燃燒的煤呼呼作響,爐蓋打開著,亮紅的炭塊發出逼人的熾熱。五叔雙臂被繩索彎曲著綁在后邊,身子緊貼在土爐上,頭向著敝開蓋的火爐口,臉部通紅,汗水落到爐蓋上,發出嗤嗤的響聲,哆嗦的雙腿讓身體晃晃悠悠。 母親看到這場面,嚇得坐在了地上,父親將她拉了起來。 “你們來干什么?”那個坐在炕沿上的人漫不經心地看著父母。 “我坦白,我是內人黨。”父親嘴唇有地顫動,臉上不自覺抽動了一下。 “不,不是啊,關柱子,你,你也知道你三哥啊”母親趕緊替父親求著情。 那兩個躺著的高級社員坐了起來,靠外邊的一個瞧了母親一眼:“你知道什么,你說不是就不是?” “你先回去吧,杜三留下來。”那個坐在炕沿邊的人淡淡地說著。 母親被攆了出去。父親被留下來交待問題。 父親的坦白,讓三個高級社員很振奮,有點守株待兔的喜悅。找到一個突破口。 “杜三,你什么時間加入內人黨,你的介紹人是誰,你與誰聯系?” “四九年在呼市加入的,是任某某介紹的,我就和他聯系。”父親將他在呼市當伙夫和當逃兵時一塊的任某某說了出去。 “你與杜五是什么關系?” “杜五是我的遠方兄弟。” “你和杜五在內人黨內是什么關系?” “我不知道杜五是內人黨。” “任某某與你怎樣聯系的?” “我們一塊給頑固軍做飯,一塊從呼市逃跑。” “現在有沒有聯系?” “沒有,他回來不久就死了。” 那個沒有說話的高級社員說了話:“杜三不老實,拿死人說事,讓他坐飛機。看他交待不交待。” 兩個人將父親的手臂向后擰了起來,痛的父親將腰彎曲了起著,另一個將父親的耳朵向后一綴,將父親的頭扯了起來。父親第一次坐了飛機。 整整一天,父親就在隊房子里和五叔做著伴,父親沒有被綁,只坐了一回飛機,母親中午送來的飯也沒有讓吃。 內人黨1947年已經解散,1949年根本就沒有了內人黨,父親53年以后已經不是村干部,與干部扯不上關系,也沒有人說父親是內人黨,因此晚上父親就回到了家中。 五叔不是內人黨,他是被他家的親屬坦白出來的,兩天后也放了出來。 五叔沒有說父親是內人黨,順良子給父親開了個大玩笑。后來父親對我說,那人心眼不好。 挖內人黨運動在1969年停止,但文革運動還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 >>>更多美文:心情故事

依托舊廠房打造藝術區、創業園是一種時尚,像北京798、上海紅坊、1933老場坊都是知名的案例。西安也有三處比較大的 “藝術區”,分別是“大華1935”、“半坡國際藝術區”和“老鋼廠設計創意產業園”。 “大華1935”位于西安太華南路,與大明宮國家遺址公園隔路相望。它是以1935年投入生產的長安大華紡織廠為根系,以近代紡織工業文明遺存為承襲,是西安工業文明遺產保護的有意探索。景點留存了老的廠房、管道、機械,集建了博物館、小劇場、酒店、特色餐飲等現代城市設施,成為人們回憶歷史,休閑娛樂的新場所。 “半坡國際藝術區”位于西安灞橋區紡織城西街(原唐華一印),西鄰半坡遺址博物館。它是依托西安紡織城基地,充分利用1961年建成的西北第一印染廠等舊址廠房,打造的一塊集歷史記憶、藝術展示、文化產業以及休閑旅游于一體的藝術園區,是西北規模較大,具有較強影響力的文化藝術產業基地,也是陜西省美術家協會、西安中國畫院等文化藝術團體和藝術家們創作作品、展示作品、進行學術研討的平臺。 “老鋼廠設計創意產業園”位于西安市幸福南路與建工路交匯處,西安建筑科技大學華清學院校內。它是利用上世紀50、60年代陜鋼廠(陜鋼東52廠)的“工業遺存”,以“設計創意”為主題,將一座廢棄的老鋼廠改造再生,成為一塊創意藝術區,既巧妙地保留了“工業文物”,又成為創意設計的產業天地,是實現產業建筑文化的延續,以及城市更新型建設的示范。 三個“藝術區”各具特色,精彩紛呈,知名度不斷擴大,游客人數逐年增多。近期,我也利用周末閑暇時間,再一次走進“藝術區”,深入了解企業創建、發展、破產的歷史,近距離接受藝術熏陶,收獲頗多。實話說,到這樣的地方參觀,與到其他的遺跡景點游覽,心情還是不一樣的,畢竟紡織廠、鋼廠等都曾經輝煌過,也曾經一職難求,但短短幾十年的時間,就悄然退出了歷史的舞臺,我們很多人都曾目睹過它的光榮與衰敗,親眼看到它從榮耀的殿堂,黯然而下。置身于這樣的場所,看到這一座座曾經機聲隆隆、熱火朝天的廠房,如今卻在靜靜地綻放著“藝術”的芬芳,五味雜陳,有欣慰,有悲傷,還有聯想。看看如今一些風聲水起的公司包括國有集團,輝煌之時有多少看到危機,有多少是按照 “百年老店”的目標規劃經營, N年后,又有多少公司會步上述企業的后塵,曇花一現,埋沒于歷史的塵埃之中,歷史終將做出恰當的回應。 >>>更多美文:原創散文


秀水長清冠後遺症-呼吸易喘中醫治療
芬園新冠肺炎後遺症沮喪中醫治療 員林新冠後遺症睡眠障礙中醫治療田尾新冠肺炎後遺症焦慮中醫治療 員林新冠後遺症沮喪中醫治療
( 休閒生活網路生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e6487bw52122&aid=175075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