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那晚
2015/06/11 10:41:13瀏覽1328|回應0|推薦170

那晚

 

高塔 2015

 

那晚,住進一房,入內見壁題 :「初讀查普曼譯荷馬」,有點模糊的署名-約翰 濟慈,寫在水上,他那時,「嫩籜香苞初出林,淩雲一寸心。」-李商隱,「足登大靂岩巔」壯闊的維多麗亞時代交響,指揮棒輪點丁尼生的尤利希斯「雖則,老來,力不復當年,震地撼天,而我們,我們,跳動的是英雄的心。」,尤利希斯欲吞的眼睛盯著海洋,詩正為新的時代展卷,而這一幕,我們遲延了百年,從海面舀出澎湃,敲一敲牆壁,以利亞德的鼓擊,奧德賽的櫓聲震耳,躍馬紙上,荷馬的身影慢點,耽擱是因為,一路上裝模作樣的霞滿天,暮前。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ytower&aid=24315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