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怪人怪論
2007/06/25 15:38:07瀏覽803|回應14|推薦27

引用文章欲將心事付瑤琴,知音少,弦斷有誰聽?

 先把自己的想法說出,免後來給人以為我抄小妹,因為......實在太像了。

"活著是為了感覺"

"不快樂也是快樂的一種,因為總比沒感覺好"

"人活在黑暗裡,不會馬上死。但如果活著烈日下,一天就死"

"人活在冰冷的地方,皮膚會更好,也可以活得更長"

"急凍下,有可能可以活到一千年後復活,所以我喜歡冰凍"

"世上沒有絕對,這句話是絕對嗎?"

"真假對錯,很大程度,只是一個輪迴,執著於分辨它,只是在繞圈子"

"快不快樂,是一種選擇而已"

"我要的東西,一定可以得到。問題是,我到底是不是真正想要?"

"世間99%的人一生都是追隨者,另外1%的人半生是追隨者,另外半生,要不是一個領袖,要不是就給圍攻打死"

"佛魔同體同源"

"所有事情都有一個波浪理論,有高有低,而且是連續慢慢變化,不會突然的數碼化"

"醜的東西,越看越美。美的東西,越看越醜"

"大近視,是一種幸福(對我而言),因為朦朧最美"

"壞的意識,絕對可以殺死人。好的意識,有可能絕處逢生"

一時想不到那樣多,想到再來補充...呵

( 創作詩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ffs2818&aid=1048541
 引用者清單(1)  
2007/06/26 11:58 【灘畔】 答友怪論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涼涼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ˍ︿
2007/07/20 10:00
我喜歡這篇繆論
觴-酒寒(ffs2818) 於 2007-07-20 22:46 回覆:

我可是很認真的....玩

也玩得...很認真,呵


深翁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哈……
2007/06/28 12:41

酒兄詞鋒十分厲害呵,還是對酒兄客氣一點好。^^"

酒:「思想、感情、認識和感受、感覺的差別。」請問差別在那?
深:這些日常用字,一般小學高年班生都能分辨它們的意義。酒兄不懂也可查查字典。
唉,再多談一些(對別人我可沒那麼耐性了)
大腦做不同的工作我們用不同的名稱加以區別。例如推理分析一條問題,我們不會說去感覺一條問題,或者去感受一條問題,我們會說去思考一條問題。
同樣,用腳,我們也分踢、踏、跳。你不會要求我解釋它們的分別吧?

酒:是以為沒有感覺的感覺。人若認為對某事沒感覺,對那人來說便是沒感覺。旁觀的人怎理解也無用。
深:你的毛病在於混淆了主觀和客觀,而且頑固地執著憑「感覺」「認為」萬事真就為之真,其固執程度超乎常人。
有一個嚴重精神病患者整天說他背後感覺到一隻蒼蠅老是跟著他,連躺在病床上都覺得有。這時我們還能向他解釋什麼呢?

酒:那木兄說的” 可以選我不要不快樂。” ,請問是指那種呢?
深:你仍然不能理解什麼是「不快樂」嗎?不開心、不如意都是不快樂,但我怕再舉例你都理解不到。

酒:烈日之說是指強光。因為黑暗對一般人而言比較易理解,但怎樣才算光明呢?我選擇了在人們熟悉的烈日為例。而且,大家對黑暗、光明的界線是有偏差的,只要有些許光,大家便不會說黑暗。光明呢?卻要很多光大家才會說光明。
深:姑且不討論「要很多光大家才會說光明」。酒兄想用強光代替光明,用烈日代替強光,即是想說「人活在黑暗裡,不會馬上死。但如果活著光明下,一天就死」這又說得通嗎?

酒:木兄那樣喜歡二分,請指出何謂冷,何謂熱?
深:強說我喜歡二分是不當的預設(我根本不是),不過跟冷熱無關,可以不理。
何謂冷,何謂熱?冷熱像光譜的左右,有程度之分。令人感到冷時是冷,令人感到熱時是熱。什麼時候會感到冷?感覺是怎樣?當摸著冰時,那感覺就是冷。同樣地問的話,當靠近火時,那感覺就是熱。
要回答那些人所共知的問題時,是要不嫌其煩的,唉。

酒:呵,看來木兄絕無舉一反三的能力。急凍一下,就是一種救亡手段。
深:急凍前是垂死?那急凍他令他不死不活,一千年後解凍讓他「復活」;這樣「救亡」,這樣「舉一反三」,ok!ok!

酒:除了”不知所云”,木兄的另一常用語便是”知所云” 。呵,看來木兄很怕” 不知所云” 這四字,硬要推過來給我(或我的歪論) 。說實的,我倒也覺得你開始不知所云了,我傳染給你嗎?
深:哈哈哈哈,酒兄好像很不以為然哩,那便不提什麼「不知所云」好了吧。

酒:「始終有人選擇修為高而做不到。」你怎知道那人做不做到?
深:隨便找一些眾所周知的事吧。東施效顰、邯鄲學步。

酒:看來我真的傳染”不知所云” 給你了。請看原題"我要的東西,一定可以得到。問題是,我到底是不是真正想要?",你叫我摘星星給你,是” 我”要的東西嗎?,是你要的吧?
深:我的說法是即使是你真正想要星星,你也摘不到。
當然啦,你把所有做不到的事情都推說成並非自己真正想要,這樣當然可以潛台。但這句話又有什麼意思呢?

酒:正是!是非本無曲直,誰人都可以扭。我也在跟政治家,當權者學習。何況,是非憑誰來定?木兄嗎?
深:明眼人便識破這種把戲啦。

酒:啊!木兄經我傳染後,病發的” 不知所云”更深啊。我一直的理論觀點是:只有自己才知道自己的感覺。任何事物的美醜,只是我對那事物的感覺而已。既然是我的感覺,我為何不可以變美變醜?
深:「只有自己才知道自己的感覺。」也有人不知自己有錯覺。更有人非常固執而經常不覺。

:p


一片心留下,零星足印遙。
觴-酒寒(ffs2818) 於 2007-06-28 21:20 回覆:
呵,口說無用,喝酒吧!

觴-酒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07/06/27 19:11

木:相信所有客觀的事物的存在成立與否全繫於感覺的話,那人明顯比嬰兒、小狗、蟑螂笨,不論牠們的感覺是否失靈或是否健全,牠們也不會蠢到去否認自己的腳是烤得熟而走進火堆。
若果把思想、認識都說成感覺一種,把感覺含意任意放大,那活著就不是為了感覺,而是活著就是有感覺。這句話也變得沒甚意思了。我的說法只想強調:思想、感情、認識和感受、感覺的差別。

酒:請問差別在那?

木:以酒兄的說法,思想是感覺、呼吸是感覺,什麼都是感覺,根本活著便不會沒有感覺,哪用等?

酒:是以為沒有感覺的感覺。人若認為對某事沒感覺,對那人來說便是沒感覺。旁觀的人怎理解也無用。

木:不快樂與快樂之間還有很多感受、甚至沒有感受、不喜不悲。快樂也分大喜小悅啦。

酒:那木兄說的” 可以選我不要不快樂。” ,請問是指那種呢?

木:黑暗並不可怕,只是比光明討厭。酒兄原本的說法是比較黑暗和烈日,不是黑暗和光明,光明比烈日還差很遠。

酒:烈日之說是指強光。因為黑暗對一般人而言比較易理解,但怎樣才算光明呢?我選擇了在人們熟悉的烈日為例。而且,大家對黑暗、光明的界線是有偏差的,只要有些許光,大家便不會說黑暗。光明呢?卻要很多光大家才會說光明。

木:我怕冷怕熱。

酒:木兄那樣喜歡二分,請指出何謂冷,何謂熱?

木:是說明為復活來急凍?何不先救亡不讓他死去?

酒:呵,看來木兄絕無舉一反三的能力。急凍一下,就是一種救亡手段。

木:不只是自相矛盾,是連矛盾的資格也沒有。有矛盾的句子起碼意思明白,能分真假。這句意義模糊乃至不知所謂,連假也談不上。但另一方面,酒兄提出來是有意義的,因為他提供一個開刀的材料,帶出一般人思考的盲點,就是分辨是非前要搞清楚意思。

酒:呵,不清楚嗎?要不要投票看看?

木:把事物二分化之前要看本身是什麼事物。我說有些事情無所謂真假對錯,世上無絕對便是其一,根本不知所云,雖然酒兄認為這是知所云的一種。

酒:除了”不知所云”,木兄的另一常用語便是”知所云” 。呵,看來木兄很怕” 不知所云” 這四字,硬要推過來給我(或我的歪論) 。說實的,我倒也覺得你開始不知所云了,我傳染給你嗎?

木:上面已經提過有笨東西不理是非但憑感覺去烤腳。

酒:請再詳述木兄的見解。在什麼情況下烤腳呢?

木:始終有人選擇修為高而做不到。

酒:你怎知道那人做不做到?

木:摘下天上所有星星給我吧。

酒:看來我真的傳染”不知所云” 給你了。請看原題"我要的東西,一定可以得到。問題是,我到底是不是真正想要?",你叫我摘星星給你,是” 我”要的東西嗎?,是你要的吧?

木:是我不認同你扭曲是非罷了。

酒:正是!是非本無曲直,誰人都可以扭。我也在跟政治家,當權者學習。何況,是非憑誰來定?木兄嗎?

木:以酒兄的理論,美醜不是你可以偶然變一下的,你的美醜在乎每人的眼睛。

酒:啊!木兄經我傳染後,病發的” 不知所云”更深啊。我一直的理論觀點是:只有自己才知道自己的感覺。任何事物的美醜,只是我對那事物的感覺而已。既然是我的感覺,我為何不可以變美變醜?

木:原來"所有事情都有一個波浪理論,有高有低,而且是連續慢慢變化,不會突然的數碼化"
就是想說"沒有東西是突然發生的"。簡單易明的說話,箇中道理不一定簡單,可以蘊含超脫深刻的見解。把道理說得簡單明白這種功力已殊不簡單了。相反,迷糊的說話並不反映高超的見解,只能夠反映迷糊的腦袋而已。

酒:"沒有東西是突然發生的"只是原句的其中一部份,請看我回覆的開首!"呵,難得很久沒詭辯了,我來也!(我不會為下列理論作詳細解釋,所謂意在言外也,哈哈) "


燭台花影弄~~舊酒與誰酬

深翁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如何把一句清楚明白的話說得糊里糊塗
2007/06/27 15:00

原來"所有事情都有一個波浪理論,有高有低,而且是連續慢慢變化,不會突然的數碼化"
就是想說"沒有東西是突然發生的"

簡單易明的說話,箇中道理不一定簡單,可以蘊含超脫深刻的見解。把道理說得簡單明白這種功力已殊不簡單了。

相反,迷糊的說話並不反映高超的見解,只能夠反映迷糊的腦袋而已。


一片心留下,零星足印遙。

深翁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技癢了麼?^^
2007/06/27 13:07

酒:你認為你有思想嗎?那只是你的感覺!感情是感覺的集合。你認為你認識某種東西或不認識某種東西嗎?那也只是你的感覺。到底是否認識,若憑旁人而論,那又何嘗不是旁人的感覺呢?若要上帝或神來評定,那不也只是祂的感覺?
木:相信所有客觀的事物的存在成立與否全繫於感覺的話,那人明顯比嬰兒、小狗、蟑螂笨,不論牠們的感覺是否失靈或是否健全,牠們也不會蠢到去否認自己的腳是烤得熟而走進火堆。
若果把思想、認識都說成感覺一種,把感覺含意任意放大,那活著就不是為了感覺,而是活著就是有感覺。這句話也變得沒甚意思了。我的說法只想強調:思想、感情、認識和感受、感覺的差別。

酒:暫時沒感覺也有可能的,那便等吧,呵!
木:以酒兄的說法,思想是感覺、呼吸是感覺,什麼都是感覺,根本活著便不會沒有感覺,哪用等?

酒:沒有不快樂又如何可映出快樂?
木:不快樂與快樂之間還有很多感受、甚至沒有感受、不喜不悲。快樂也分大喜小悅啦。

酒:人總會有時面對黑暗或光明。上述理論只是說黑暗並不可怕。
木:黑暗並不可怕,只是比光明討厭。酒兄原本的說法是比較黑暗和烈日,不是黑暗和光明,光明比烈日還差很遠。

酒:猜不到以你身形,原來你這樣怕冷!
木:我怕冷怕熱。

酒:沉木兄有點離題。這理論的意義不是復活與否,而是急凍下,人可以復活,垂死的感情,也可能(所以在吵架時,去急凍一下,哈哈)。
木:是說明為復活來急凍?何不先救亡不讓他死去?

酒:既然沒有指明是什麼,那就是代表所有人,事,物,時間,甚至觀念,或一切你能想象的東西。但沉木兄也說得對,這句是沒意義的" 說謊者的悖論" ,因為它自相矛盾。但另一方面,它是有意義的,因為它說出了" 悖論"的存在。
木:不只是自相矛盾,是連矛盾的資格也沒有。有矛盾的句子起碼意思明白,能分真假。這句意義模糊乃至不知所謂,連假也談不上。但另一方面,酒兄提出來是有意義的,因為他提供一個開刀的材料,帶出一般人思考的盲點,就是分辨是非前要搞清楚意思。

酒:與佛教,道教,西方各教,都有意義,因為人類喜歡把事物二分化。二分化的結果是:偏離現實。現實,或大自然的一切,並不是那樣分化的。
木:把事物二分化之前要看本身是什麼事物。我說有些事情無所謂真假對錯,世上無絕對便是其一,根本不知所云,雖然酒兄認為這是知所云的一種。

酒:"只有當事者自個知道" ,正說出重點所在!因為說到底,所謂真假對錯,只是人類的感覺而已。 
木:上面已經提過有笨東西不理是非但憑感覺去烤腳。

酒:修為高不高,也是一種選擇而已。
木:始終有人選擇修為高而做不到。

酒:"有些東西就算真正想要到死也不能得到的" 那些東西?請舉例後再討論。
木:摘下天上所有星星給我吧。

酒:因為你還是個追隨者,哈哈,只是你不認同。
木:是我不認同你扭曲是非罷了。

酒:是!所以偶然要醜一下,偶然要美一下,那人生才有趣!
木:以酒兄的理論,美醜不是你可以偶然變一下的,你的美醜在乎每人的眼睛。


一片心留下,零星足印遙。

觴-酒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一并回覆 1/2
2007/06/26 21:41

呵,難得很久沒詭辯了,我來也!(我不會為下列理論作詳細解釋,所謂意在言外也,哈哈)
 
"活著是為了感覺" 
木:我活著是除了為感覺,也為了思想、感情、認識。
酒:你認為你有思想嗎?那只是你的感覺!感情是感覺的集合。你認為你認識某種東西或不認識某種東西嗎?那也只是你的感覺。到底是否認識,若憑旁人而論,那又何嘗不是旁人的感覺呢?若要上帝或神來評定,那不也只是祂的感覺?
夢:這個我認同,如果沒感覺,那人為啥活著
酒:暫時沒感覺也有可能的,那便等吧,呵!
 
"不快樂也是快樂的一種,因為總比沒感覺好" 
木:我沒有自虐傾向,可以選我不要不快樂。
酒:沒有不快樂又如何可映出快樂?
夢:有點不知所云,快不快樂跟感覺有關係嗎
酒:快樂是感覺(或感情的一種) 而已,怎會無關?
 
"人活在黑暗裡,不會馬上死。但如果活著烈日下,一天就死" 
木:最好是自由自在,不用迫在黑暗裡或烈日下受著。
酒:人總會有時面對黑暗或光明。上述理論只是說黑暗並不可怕。
夢:人如果活在黑暗裡活著有什麼意思
酒:有!等待光明!
 
"人活在冰冷的地方,皮膚會更好,也可以活得更長" 
木:我不愛做凍肉。
酒:猜不到以你身形,原來你這樣怕冷!
夢:哦!老弟你是屬企鵝的喔
酒:我只是比較喜歡冷罷了。呵,因為我人太熱了。
 
"急凍下,有可能可以活到一千年後復活,所以我喜歡冰凍" 
木:這樣活著一千年?一分鐘也難捱。祈望一千年後的復活,不如珍惜眼前人。
酒:沉木兄有點離題。這理論的意義不是復活與否,而是急凍下,人可以復活,垂死的感情,也可能(所以在吵架時,去急凍一下,哈哈)。
夢:嗯嗯!小深說得迷錯,活一千年,我也不想作老妖精
酒:一千年後復活,小夢還是現在的容貌身段啊,不會老啦。
 
"世上沒有絕對,這句話是絕對嗎?" 
木:世上沒有絕對這句話中的絕對指什麼?不變的對錯?沒有其他的可能性?這句話中的絕對在不同場合可以有不同解釋,以致世上沒有絕對這句話太空洞乃至無甚意義。
酒:既然沒有指明是什麼,那就是代表所有人,事,物,時間,甚至觀念,或一切你能想象的東西。但沉木兄也說得對,這句是沒意義的" 說謊者的悖論" ,因為它自相矛盾。但另一方面,它是有意義的,因為它說出了" 悖論"的存在。
夢:嗯……
酒:啥?
 
"真假對錯,很大程度,只是一個輪迴,執著於分辨它,只是在繞圈子" 
木:有些事情有所謂真假對錯,有些事情卻無所謂真假對錯。有真假對錯的事情上,當然可以分辨真假對錯,無所謂執著不執著、繞不繞圈子。輪迴這裡與佛教上的意思可有關連?
酒:與佛教,道教,西方各教,都有意義,因為人類喜歡把事物二分化。二分化的結果是:偏離現實。現實,或大自然的一切,並不是那樣分化的。
夢:至於對與錯,那是每各人不同的見解,至於輪迴,只有事件會延續才知道,可是每件事有多少會繼續延續呢?看來也只有當事者自個知道
酒:"只有當事者自個知道" ,正說出重點所在!因為說到底,所謂真假對錯,只是人類的感覺而已。 

"快不快樂,是一種選擇而已" 
木:對修為高的人來說是對的。
酒:修為高不高,也是一種選擇而已。
夢:我是平凡人,所以我有喜怒哀樂
酒:高人也有喜怒哀樂的,只是其中感情轉換的曲線,比較平坦而已。


燭台花影弄~~舊酒與誰酬

觴-酒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一并回覆 2/2
2007/06/26 21:41
"我要的東西,一定可以得到。問題是,我到底是不是真正想要?" 
木:很好的自勉,但也要明白有些東西就算真正想要到死也不能得到的。
酒:那些東西?請舉例後再討論。
夢:哇!不會吧!你想要的就可以得到嗎?老弟,你很臭屁哦。我敢打賭你有很多東西沒得到。
酒:是的。我已得到我想要的東西,而且也將會一直得到。我沒得到的東西,都因為那不是我" 真正" 想要。
 
"世間99%的人一生都是追隨者,另外1%的人半生是追隨者,另外半生,要不是一個領袖,要不是就給圍攻打死" 
木:我就是那個半生不是追隨者,又不是領袖,又沒被圍攻打死的怪人。
酒:因為你還是個追隨者,哈哈,只是你不認同。
夢:有點不理解,我一生都是追隨鈔票的追隨者,如果有人不想追隨的話,我可以幫他追隨,只要他鈔票給我就好。哈哈…
酒:我不想追,鈔票給妳可以,但回報率是多少?
 
"佛魔同體同源" 
木:對,佛魔就是自己的一念。
酒:開竅?明白" 一念" ?奇!
夢:我不知道,因為那兩個人我都不認識
酒:不認識?那妳跟誰說話?呵!
 
"所有事情都有一個波浪理論,有高有低,而且是連續慢慢變化,不會突然的數碼化" 
木:對某種人來說,所有事情都有一個理論、他自己的理論。
酒:正是!可惜大部份人(根據99%的人是追隨者的理論) 的所謂自己理論,只不過是東抄甲西抄乙的理論罷了。能融會消化的,已脫離那99%了。
夢:如果一個人很富有,然後突然的一場災難全都沒了,這是屬那種波浪
酒:這理論就是說" 沒有東西是突然發生的" 。之所以讓人覺得好像突然發生,只因為以前隱藏的問題並未讓人看到。身體健康如是,財富如是,一切也如是!
 
"醜的東西,越看越美。美的東西,越看越醜" 
木:這話如果是真的話,那麼東西看久了便沒美醜了。
酒:是的!終於有相同見解了!
夢:我是覺的再美的東西看久了都會膩,再醜的東西看久了都會習慣
酒:是!所以偶然要醜一下,偶然要美一下,那人生才有趣!
 
"大近視,是一種幸福(對我而言),因為朦朧最美" 
木:對他而言,越看下去,最美即是最醜。沒所謂,反正朦朧的是他眼睛,迷糊的是他腦袋。^^
酒:我不單腦袋模糊,而且思想也是。因為根本沒有清晰或不清晰之分,請參考上列理論。
夢:哈哈…小深,你啥時看到他迷糊的腦袋了。不過,我認為,朦朧是美,這是沒錯啦,但是我還是不想為了那種美而變成大近視。
酒:世人皆醒我獨醉!
 
"壞的意識,絕對可以殺死人。好的意識,有可能絕處逢生" 
木:對,如無意外、如無不幸,生存憑自己意識。
酒:夠模糊,好!
夢:嗯!這還真得愿天主保佑
酒:呵,誰知神糊不糊塗?記性好不好?不若我來保佑妳吧。
燭台花影弄~~舊酒與誰酬

深翁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答飄零夢
2007/06/26 18:28

不知所云也是知所云的一種

哈哈哈


一片心留下,零星足印遙。

深翁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有趣的說法
2007/06/26 18:20

不快樂也是快樂的一種,

不苦惱也是苦惱的一種,

不努力也是努力的一種,

不還錢也是還錢的一種,

不餓也是餓的一種……


一片心留下,零星足印遙。

深翁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補充一下
2007/06/26 13:57
那些警句當然是酒兄對人生深刻的體會、深層的領悟、高度的概括,但這樣一來便不免有些偏頗而已。
一片心留下,零星足印遙。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