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2014/09/25 12:36:41瀏覽62|回應0|推薦1

車水馬龍的大街上,有一位中年男子,穿著黑色上衣咖啡色卡其褲,雖然留著一頭短白髮,但外表卻異常的年輕,一條皺紋都找不到。在茫茫的薄霧中,他看起來很不起眼;但他卻拿著手中的碗努力叫賣著,讓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他賣的東西很普通,不過整張桌子上卻只有碗而沒有筷子,沒人知道他只賣碗有什麼用處,但生意卻異常的好。

接近快黃昏,他桌上的碗就已經銷售一空,生意之所以這麼好,是因為每個碗都有獨特的花樣,那些碗就像是有魔咒,只要看上一眼,便會不由自主的掏錢買下。

不過,他卻剩下一個碗沒有賣出,碗上的圖案不特別,一面是盛開的金盞花,另一面則是凋落的金盞花。

那個碗無法吸引任何一個路過的人,這讓中年男子的雙眉緊皺在一起,因為這些碗都一定會有人買下,偏偏這個碗吸引不了任何人,是不是哪個地方出差錯了?這樣想著,中年男子伸手拿起碗端詳著。

「碗上的圖案這麼漂亮,為什麼會沒人要呢?這個可是很特別的碗。」說著,男子帶著一抹詭譎的笑容看著手中的碗,那笑容令人發毛。

「先生,你手上的碗要賣嗎?」問著,一位年輕婦人走了過來,她一身名牌裝扮,不難看出婦人的家世。

聽見年輕婦人這麼問,中年男子便立刻收起詭譎的笑容說:「要,當然要賣,如果客人您能買下這個碗,可是幫了我一個大忙,我還能早早收攤回去休息呢!」

「我就好心一點,買下這個碗吧!」婦人笑著,從皮包裡拿出一張百元鈔票遞給中年男子,便伸手拿走中年男子手上的碗。

「客人,等等,我還沒找妳錢!」

「不用了!瞧你賣碗賣的如此辛苦,剩下的就給你當小費吧!」她才看不上那點小錢。說著,婦人便轉身離開。

見婦人離開後,中年男子的臉上便又浮現剛剛那詭譎的笑容,而婦人給他的百元鈔票竟變成一疊廢紙,隨手一揚,廢紙隨風飄散。

「這是你們人類用的東西,對我來說根本不需要。凋零的金盞花、盛開的金盞花,妳會走向哪一邊,那才是我最感興趣的,不過命運似乎已經註定好了。」中年男子轉身,消失在薄霧之中。

經過的人沒有一絲疑惑,像是從來就不知道那地方曾經有人擺過地攤,曾經賣過碗給許多客人,只是覺得,好像少了些什麼,但有誰會去多加在意呢?

 

碗,跟著婦人回到了家中。婦人很富有,她本來過著普通的生活,只是她很幸運嫁給了一位很會賺錢的老公,不然她哪有本錢穿名牌、過上流生活?在這種失業率高的時代生活著,她跟他的老公算很幸運。

婦人將碗擺在櫃子上,便歡天喜地的走進廚房內。對她來說,能煮一手好菜等丈夫回家,是她每天最開心的時候,她喜歡聽到丈夫稱讚她的廚藝,更喜歡看丈夫吃的津津有味的樣子。

稍晚,丈夫回到了家中,看到放在櫃子上的碗,心升疑惑說:「這個是妳買回來裝飾的古董嗎?凋零的金盞花……這畫面真是悽涼,看起來很不舒服。」說完,丈夫走到餐桌前坐著。

聽見丈夫這麼說,婦人放下端在手上的菜,說著:「那不是古董,只是一個很普通的碗,我見那圖案漂亮就買下來了,不過我看到的是盛開的金盞花,還不知道他另外一面是凋零的金盞花。」

「等等吃完飯,把那個碗給轉一下,看著那凋零的金盞花,就覺得有些不舒服,好像有什麼不好的事要發生一樣,難道是在暗指我的合作案會失敗?」如果合作案失敗,之前的努力終將化為烏有。

「老公,你別想太多,我等等就把那個碗轉另外一面。對了,你公司合作案談的順利嗎?」雖然她一個女人家,不懂商業這種東西,不過她還是會表示關心。

「非常的好,我們已經簽下合約,而且我也投資金錢下去,過沒多久就會有獲利,到時候,我們就能賺進很多的鈔票。」說著,丈夫的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丈夫這話一說出口,婦人開心的出手抱住了丈夫:「太好了!太好了!親愛的,你真的好棒呢!嫁給你,我真的覺得非常幸福。」

「這是當然啊!」

一位穿著黑長袍的男子站在窗外,帶著一抹玩味的笑臉看著屋內:「凋零的金盞花啊……或許這不是你們真正想選的,可是結果早就註定好了,你們想躲也躲不過。」說完,穿著黑長袍的男子便消失不見。

 

一個月後,丈夫回到家中,他失魂落魄的坐在沙發上,就像洩了氣的皮球,不明白發生何事的婦人,倒了杯茶水給丈夫,但丈夫伸手,卻將杯子重重摔在地上。

丈夫這個舉動嚇到了婦人,一向好脾氣的丈夫,為何突然發火?

「老公,有什麼事情好好說,何必摔杯子呢?」

「我們公司被坑了!原來跟我們談投資案的那家公司,根本就是個空殼子,還拿走好幾千萬的投資金,跑了!現在公司周轉不靈,要宣佈倒閉了!」想起自己努力許久的心血,一瞬間消失殆盡,他就覺得生氣。

「你……沒有報警處理嗎?」

「報警?報警有啥鳥用,那混蛋都跑了,警察是可以幫助妳什麼東西啊!這下好了,不僅公司要倒閉,還欠了一屁股的債。」

「怎麼會這樣?」

此時丈夫回頭看到放在櫃子上的碗,怒道:「不是告訴妳,要把那個碗轉到另一面嗎?為什麼還是凋零的金盞花?」

聽見丈夫這麼說,婦人疑惑的回頭看著碗,吃驚的說:「咦!我昨天晚上明明就轉到盛開金盞花的那一面,為什麼還是凋零的金盞花?」

丈夫起身,拿出放在櫃子上的碗,憤怒的說:「就是這個東西,害我負債累累!」說完,丈夫用力的將碗往地上摔去。

但怪的是,碗根本沒碎,還在地上轉了幾圈停下來,面向丈夫的依舊是凋零的金盞花,丈夫一驚,往後退了幾步。

「這是什麼詭異的東西,竟然摔不碎……而且為什麼它還是凋零的金盞花?快快……快把它拿去丟掉!看了就不舒服……

「可是……

「可是什麼,快把它拿去丟掉!」丈夫大吼著。

婦人不得已,只好撿起地上的碗走出了家門,婦人站在門外,望著手中的碗嘆著氣,眼角滾出了淚水,她顫抖著雙手,將碗放在垃圾堆上,便頭也不回的跑進屋子內。

 

碗被丟掉後,並沒有改變些什麼,這戶人家還是走上破產一路,原本感情不錯的夫妻也因為破產而感情決裂。

丈夫整天遊手好閒,自從公司倒了之後,他便坐在家裡喝酒解悶,也不願意去外面找一份正當的工作來做,為了養活一家子,婦人必須去外面兼差、工作,但是不管她如何的努力工作,薪水始終會被丈夫拿去買酒。

生活頓時陷入了困境,婦人每天都和丈夫吵架,而丈夫只要喝醉酒便會對婦人施行暴力,丈夫成了只願意在家裡躺,而不願意出去找工作,只要一喝醉酒就會對妻子施行暴力的懶惰蟲。

某一天,社會新聞的頭版上,有著那戶夫妻的照片,原來是婦人不堪這種生活,憤而殺了自己的丈夫,這新聞震驚了原本住在他們家附近的鄰居,畢竟善良的婦人根本不可能會做出這樣的事。

黑袍男子望著手中的報紙,嘴角微微勾起,輕笑著:「凋零的金盞花,這就是你們的結局,不過那個窮小子的命運,是凋零還是盛開呢?哈哈,真是有趣極了。」

 

在婦人丟掉碗的那一天晚上,外頭下著大雨,一位衣衫襤褸的年輕人拿著報紙蓋著自己的頭經過婦人的家門前,卻看到了一個碗?

年輕人伸手拿起碗端詳著:「凋零的金盞花和盛開的金盞花?好奇怪的碗,不過這對我來說一點用處都沒有……話雖這麼說,年輕人還是將碗帶在身上,離開婦人的家門前。

外頭依然下著大雨,大雨無情的打在年輕人的身上,早已溼透的報紙根本不能再拿來擋雨,年輕人只得拿著碗拖著沉重的腳步,漫無目的走著。

失業又身無分文,三餐沒有著落,總是過著飢寒交迫的日子。深嘆了一口氣,年輕人找了一條有屋簷可遮雨的小巷裡窩著,走一天他累了想睡個覺,伸手拿起一旁的報紙蓋著,倒頭便睡。

 

一早,年輕人從不安穩的睡眠中醒來,拿起放在身旁的碗,來到熙來攘往的大街上,他累的放下手中的碗,靠在牆壁上小憩著。

此時一位穿著白西裝,白短褲的小男孩走了過來,見到年輕人坐在那,前面還擺著碗,便停下了腳步,從口袋裡拿出錢來往年輕人的碗裡丟去。

耳邊傳來銅板敲擊碗的聲音,年輕人睜開雙眼,見到碗裡的錢,又見到眼前穿著華麗的小男孩,年輕人臉上露出不悅的神情。

「把你的錢拿走!我才不是乞丐,不需要你的同情和施捨!」他又不是乞丐,丟什麼錢,而且還是一個小孩丟得錢。

「穿得這麼破爛,前面還擺著一個碗,你不是乞丐是什麼?電視上的乞丐,都嘛是長這個樣子的。」

「死小孩!我說我不是乞丐就不是乞丐!」年輕人臉色不悅的伸手。

見到年輕人伸手,小男孩嚇的急忙跑到母親的身後,說:「媽媽,他好奇怪喔!明明就是乞丐,還不承認。」

小男孩這麼說著,小男孩的母親抬頭看了年輕人一眼,臉上露出嫌惡的表情,那嫌惡的表情,根本就看不起年輕人,視年輕人是個骯髒的東西。

「小洋,我們快回去吧!這種人,不要太靠近,會髒了你的衣服,而且說不定他根本是騙人的,下次不要亂丟錢給那種人,寧願丟進臭水溝,也不要丟給這種人,看了就礙眼。」說著,小男孩的母親,急忙拉著小男孩離開了那裡。

聽見小男孩母親這麼說,年輕人全身顫抖著伸手拿起碗上的錢高舉著,說:「我才不稀罕你們的臭....」想把手中的錢往那對討人厭的母子丟去,卻丟不出去,只能握緊手中的錢顫抖著。

他明明就是個人,竟然把他貶的比臭水溝還不如,只是因為穿著破爛的衣裳,坐在街邊,這樣的他就不能算是個人了嗎?他也是人生父母養得啊!

年輕人將手放了下來,攤開握緊的拳頭,卻見到那小男孩竟然丟了不少錢給他,年輕人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便又將手中的錢放回碗裡面。

雖然他不願意當乞丐,但是為求一頓溫飽,他似乎也只能在這邊當一個落魄,令人嫌惡的乞丐吧!

 

「搶劫啊!搶劫啊!」忽然,有一個極大的聲音呼喊著。

往聲音傳出的方向看去,年輕人看到前頭有一位蒙著臉的男子,手上拿著一個提箱在街道上奔跑著,那男子的身後有一位穿著西裝筆挺的男子追著前頭的男子,而剛剛那個呼喊聲,似乎就是後頭的男子所發出來的。

男子喊的好像是搶劫?現在天還沒黑,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大膽搶劫,就不怕被警察抓嗎?

這時年輕人才發現,周圍的人都不上前幫忙,也不報警,只是站在一旁看好戲,反正搶的也不是他們的錢,他們也不需要去管那麼多?多麼沒人性的一群人,只顧自己而不顧他人。

看不下去的年輕人,趁機出腳絆倒拿著行李包的男子,被絆倒的男子不悅的看著年輕人,抽出身上預藏的小刀,年輕人吃驚的退後幾步,就當男子出刀刺向年輕人的時候,剛好被巡邏至此的警察發現,便直接送上警車帶走。

年輕人拍拍胸脯鬆了一口氣,如果不是他運氣好遇到警察來巡邏,他大概就一命嗚呼了,拿自己的性命來做賭注也難怪沒人願意幫忙。

稍稍喘了口氣,年輕人撿起剛剛蒙面男子鬆手的提箱,遞給後頭急忙跑來的男子,他這個舉動令男子吃了一驚。

「你為什麼不會想把這提箱直接帶走呢?這樣沉甸甸的提箱,少說也有數十萬,為什麼你都不會起貪念?」對這位衣著破爛卻不貪財的年輕人,男子的心中有些佩服。

「不該是我的,我就不會拿走,像這種不義之財,拿走了只會讓我生活在譴責的日子之中,那又何必要拿呢?」偷竊是不好的行為,他不會去做。

聽見年輕人這麼說,男子滿意的笑了笑說:「像你這樣的人真是世間少見,不過瞧你說話的語氣,應該是有讀過書的人吧!」

「是的,我有讀過書,學歷是大學畢業。」大學畢業卻穿著破爛的衣服,如同乞丐一般的坐在街上,這大概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話了吧!

「原來如此,那你現在有工作嗎?」

聽見男子這麼說,年輕人不好意思的騷了騷頭說:「沒有,因為最近失業率飆高,公司請不起那麼多員工,很不幸的被裁員了。」

「原來是這樣……剛好,我們公司最近缺一名員工,你要不要來面試看看?」

「面試?當然好啊!可是……」年輕人低頭看著自己身上的衣服,不禁嘆了一口氣說:「還是不要好了,這一身破爛的衣服根本不適合去面試。」

「如果你是在擔心衣服的話,這些錢給你。」男子從皮夾內拿出一疊鈔票遞給年輕人說:「你就拿這些錢,好好的妝扮自己吧!」

望著手中的一疊鈔票,年輕人睜大了雙眼說:「先生,這太多了!我沒資格拿您這麼多的錢……

「別客氣別客氣,這點小錢我不會看在眼裡的,就算我報答你的恩情吧!」說著,男子遞給年輕人一張名片說:「這是我的名片,上頭有公司的地址,明天早上十點到公司來,跟櫃檯小姐說你是要來面試的,櫃檯小姐會告訴你該去哪裡面試。」

「真的是非常的謝謝你!」

「不客氣!」說著,男子低頭看到了年輕人擺在身旁的碗,笑著:「盛開的金盞花?這個碗,似乎在預言你的未來很光明喔!」說完,男子轉身離開。

聽見男子這麼說,年輕人拿起碗一看,面對他的是盛開的金盞花。大概只是巧合吧!因為這碗的另一面,可是凋零的金盞花。

 

等男子走後,年輕人才發現,那位男子是某家大公司的董事長,而他意外的救了這位董事長,難怪那男子出手這麼的大方。

面試當天,年輕人將自己梳洗打扮了一番,便拿著名片去公司。面試的過程非常的順利,因為他有幾年的工作經驗,外加幫了老闆的忙,老闆便立刻錄取他,他被錄取後也沒有讓老闆失望,自從他加入之後,業績是以倍數在成長。

公司內的人都稱讚他的工作能力,也讓人不明白,這麼有才能的員工,當初怎麼會隨隨便便就被裁員呢?因此,短短的時間內,年輕人便輕易的升上總經理這個位置,現在他已經不是當初骯髒的乞丐,而是受人景仰的總經理。

雖然有些人對於他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爬上這麼高的位置感到忌妒,但是對於他高強的工作才能卻不得不服,因此他這個位置坐的安穩又舒適。

或許以前過著痛苦的貧窮日子,所以他所賺的薪水,總是會分一些出來幫助生活困苦的人,他希望那些人,也能跟他一樣過著開心的日子,有溫暖的大床可以睡,也有美味的食物可以吃。

望著桌上的碗,碗面向他是盛開的金盞花,年輕人臉上露出了笑容說:「或許是你帶給我這樣的好運吧!盛開的金盞花,就如同我現在一樣。」

穿著黑袍的男子站在大樓下,臉上帶著依舊是那詭異的笑容說:「盛開的金盞花?這就是你的命運,不過不好好珍惜的話,你的命運也將變成凋落的金盞花,就像那對夫婦一樣。」說完,黑袍男子轉身消失在人群之中。

有一天,年輕人在整理公文時,原本放在桌上的碗,竟然不見了!他急忙叫來祕書問:「秘書,妳有看到我放在桌上的碗嗎?」

「有啊!我剛剛把它拿去丟了,我原本以為是清潔的婦人忘記拿去丟掉,原來那是總經理的碗?對不起!我現在去把它拿回來。」

秘書緊張的轉身走出辦公室,年輕人出手拉住了祕書的手,說:「不用,丟了也沒關係,我想那種碗去哪都買得到吧!」雖然那個碗對他來說意義有些不一樣。

「總經理,下班之後,我再陪您去買碗吧!」

年輕人,笑著點了點頭。

 

街上,一位穿著廚師衣服的年輕女子,提著垃圾走到垃圾桶旁,正好瞧見被丟在上面的碗,她伸手撿起好奇的端詳著。

一邊是盛開的金盞花,另一邊則是凋零的金盞花,年輕女子將碗轉了一圈,轉到底部一看,碗的下方是金盞花的花苞。

「小琪啊!丟個垃圾怎麼丟這麼久?客人還在等呢!」一家餐廳內,傳出極大的呼喚聲。

聽見聲音,年輕女子回頭喊著:「好!我立刻就來!這個碗還真特別,洗一洗的話,帶回家應該還能用吧!」說完,年輕女子收起手中的碗,回到廚房內。
年輕的女子叫小琪,來自單親家庭,不過因為家境不好,無法提供金錢讓她讀書,為了不讓家裡增添負擔,她白天在餐廳當廚師助手,晚上則是就讀夜間部,雖然生活辛苦,但她從來就不抱怨。

她總是認為,努力的人,有一天會得到回報。

「小琪,這是妳這個月的薪水。」餐廳老闆,將薪水袋遞給小琪,說:「因為妳這個月非常的努力工作,所以我多加了一些薪水給妳。」

聽見老闆這麼說,小琪的雙眼泛著淚水,她拼命的向老闆點頭說:「老闆,謝謝你,真的非常的謝謝你!」

拿著薪水,小琪開心的往超市走去,路上,有一群小混混圍著一位男子打著,那群小混混拿走男子所乞討來的金錢,帶著得意的笑容揚長而去。

男子看著空無一物的碗,深嘆了一口氣,小琪帶著笑容走到男子的面前,掏出幾百塊,投入男子的碗中,見到碗中的錢,男子吃驚的抬起頭來。

「小姐,妳這是……?」

「這些錢,你拿去買藥擦拭身上的傷口,剩下的可以拿去買東西吃,這些錢應該夠你度過一陣子吧!」對於男子,小琪回以溫柔的笑容。

「謝謝妳,小姐妳人真好!」

帶著笑容,小琪轉身離開,雖然手中的薪水袋薄了許多,也沒辦法買好東西吃,但是她卻覺得心情很好。

「真是位奇怪的女生……」黑袍男子望著小琪的背影,臉上有著不解的表情說:「金盞花的花苞……怪了,我不記得有這樣的圖案。」

 

忽然,小琪和街上行人擦撞,一個鬆手,碗便掉在地上滾動,小琪一驚急忙轉身跑去追碗,但碗卻在磚塊路上不停的滾著,滾到黑袍男子的跟前才停下。

黑袍男子低頭望著滾到他腳邊的碗,見到碗上的圖案,黑袍男子臉上有著吃驚的神情。在滾的路上,碗先是轉到盛開的金盞花再轉到凋零的金盞花,但最後停在黑袍男子跟前,竟整個翻過來。

碗向下蓋著,露出底部金盞花的花苞,那是他賣碗許久以來,從來沒有遇過的事情,碗的上面應該只有盛開和凋零,從來沒有花苞的圖案。帶著疑惑,黑袍男子伸手撿起碗。

此時小琪跑到黑袍男子面前說:「不好意思,那個碗……」望著眼前穿著黑袍的男子,小琪的心裡,有著疑惑。這個人的穿著可真奇怪?

「這個碗,是妳的?」這個平凡的女生,是金盞花的花苞?

聽見黑袍男子這麼說,小琪搔了搔髮絲說:「也不算是我的,那個是我從垃圾桶裡撿來的,反正它也沒裂痕還可以用,如果先生你要那個碗的話,我可以把那個碗讓給你。」

「不用了,拿去吧!」黑袍男子將手中的碗遞還給小琪。

接過手中的碗,小琪對男子點頭說:「真是非常謝謝你!」說完,小琪便轉身離開。

就當黑袍男子想跟上去時,在小琪的身後出現了一位白袍女子,見到那女子跟在小琪的身後,男子的臉上露出吃驚的神情。

「妳……為什麼會在這裡?」

聞聲,白袍女子回頭說:「是你啊!多虧你,最近工作量變的很多,你可比死神還更像死神呢!」女子白了男子一眼。「而且我在這裡只有一個目的,這個你應該是最清楚的,不是嗎?」

存在的目的……所以才會是……

望著小琪,小琪走在斑馬線上時,一輛白色轎車突然快速行駛而來,失去控制一般,直直的往小琪衝撞,極大的喇叭聲在街上響起,那台白色轎車開的如此快速,小琪只能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看見車子朝她衝撞而來。

碰的一聲,那一瞬間,他似乎看到一朵未開的花,從樹上落下,花被染上鮮紅的顏色,在空中飄著,最後靜靜的落在地上,像是朵被人硬強摘下來的花朵,來不及感受盛開的美麗和凋零的哀愁。

黑袍男子緩慢的走向小琪身旁,碗離開小琪的手,靜靜的躺在小琪的身旁,碗上面的圖案依舊是……金盞花的花苞,而且還是染上鮮血的金盞花。

「碗,回來了……」黑袍男子伸手撿起了碗。

「碗回來,有什麼特別的嗎?」白袍女子伸手一勾,一團淡淡的薄霧便圍繞在女子的身旁。

「碗回來,代表故事結束了……」頭一次,他對於這樣的結局,有些惆悵。

「故事結束了?」聽見黑袍男子這麼說,白袍女子的臉上,有著興奮的神情說:「我先把這個靈魂帶回去,再來聽你說故事,好嗎?」

「難怪妳會是死神,穿著白色衣服竟然是死神,而且還喜歡聽我說故事。」通常這些故事的結局,都不太好。

「有什麼關係嘛!也沒人規定死神只能穿黑色的?」白袍女子不悅的鼓起腮幫子說:「而且你不也跟我一樣,明明就不是死神,卻穿著黑色衣服,不過你跟死神也沒什麼差別,應該說『死神』這個詞,很適合套在你的身上。」

望著手上沾上鮮血的碗,黑袍男子嘴角微微勾起,透露出比寒冰還冷的笑容,喃喃自語:「死神這個詞,很適合套在我身上?這話說的可真好。」他何必感到惆悵?這才是他心中想要的結局,不是嗎?

黑袍男子臉上的笑容,讓白袍女子全身一顫,說:「你好可怕喔!我還是早點回去交差好了。」說完,白袍女子轉身便要離開。

見白袍女子要離開,黑袍男子伸手拉住她的手,說:「妳不是想聽我說故事嗎?這個故事很精采,妳一定會喜歡的。」

「你還是來當死神好了,一定很適合你。」

當死神啊!但,賣碗還比較有趣的多。

 

在晴朗的天空下,有這麼一位男子,穿著一件黑色上衣,咖啡色卡其褲,雖然留著一頭短白髮,但外表卻異常的年輕,一條皺紋都找不到,在街道上擺著這麼一個攤子,他賣的東西很奇特,除了碗以外,就沒有其他的東西存在。

但是,他賣的並非是普通的碗,碗上有著美麗的圖樣,這些美麗的圖案背後有一段特別的故事在。

男子舉起手中的碗,輕笑著:「一段新的故事,就要開始了。」

「不好意思,我想買下你手中的那個碗。」

這次,他又可以看到什麼樣精彩的故事呢?望著顧客離去的背影,男子的臉上,浮現濃厚的……笑意。

<完>

(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f0012383&aid=17561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