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孔子集語 卷三
2013/01/09 13:39:42瀏覽714|回應0|推薦0

孔子集語 卷三

 五性三

  《御覽》四百十九引《尚書大傳》 子張曰:"仁者何樂於山也?"孔子曰:"夫山者,{艹忌}然高,{艹忌}然高則何樂焉?山,草木生焉,鳥獸蕃焉,財用殖焉。生財用而無私,為四方皆伐焉,每無私予焉。出雲風,以通乎天地之間,陰陽和合,雨露之澤,萬物以成,百姓以饗。此仁者之所以樂於山者也。"

  《韓詩外傳》一 哀公問孔子曰:"有智,壽乎?"孔子曰:"然。人有三死而非命也者,自取之也。居處不理,飲食不節,勞過者,病共殺之;居下而好幹上,嗜欲無厭,求索不止者,刑共殺之;少以敵眾,弱以侮強,忿不量力者,兵共殺之。故有三死而非命者,自取之也。"

  《說苑·雜言》 魯哀公問於孔子曰:"有智者,壽乎?"孔子曰:"然。人有三死而非命也者,人自取之。夫寢處不時,飲食不節,佚勞過度者,疾共殺之;居下位而上忤其君,嗜欲無厭而求不止者,刑共殺之;少以犯眾,弱以侮強,忿怒不量力者,兵共殺之。此三死者,非命也,人自取之。"

  《韓詩外傳》二 孔子曰:"口欲味,心欲佚,教之以仁;心欲兵,身惡勞,教之以恭;好辯論而畏懼,教之以勇;目好色,耳好聲,教之以義。《易》曰:'艮其限,列其摐,厲薰心。'《詩》曰:'吁嗟女兮,無與士耽。'皆防邪禁佚,調和心志。"

  《韓詩外傳》五 孔子曰:"夫談說之術,齊莊以立之,端誠以處之,堅強以待之,辟稱以喻之,分別以明之,歡忻芬芳以送之,寶之珍之,貴之神之。如是,則說恆無不行矣。夫是之謂能貴其所貴若夫無類之說,不形之行,不讚之辭,君子慎之!"

  《大戴禮·保傅》 孔子曰:"少成若天性,習貫之為常。"

  《賈子新書·保傅》 孔子曰"少成若天性,習貫如自然。"

  《大戴禮記·勸學》 子貢曰:"君子見大川必觀,何也?"孔子曰:"夫水者,君子比德焉。遍與之而無私,似德;所及者生,所不及者死,似仁;其流行痺下,倨句皆循其理,似義;其赴百仞之谿不疑,似勇;淺者流行深淵不測,似智;弱約危通,似察;受惡不讓,似真;苞裡不清以入,鮮潔以出,似善;化必出,量必平,似正;盈不求概,似厲;折必以東西,似意。是以見大川必觀焉。"

  《荀子·宥坐》 孔子觀於東流之水,子貢問於孔子曰:"君子之所以見大水必觀焉者,何也?"孔子曰:"夫水大遍與諸生而無為也,似德;其流也埤下,裾拘必循其理,似義;其洸洸乎不淈盡,似道;若有決行之,其應佚若聲響,其赴百仞之谷不懼,似勇;主量必平,似法;盈不求概,似正;淖約微達,似察;以出以入,就鮮潔,似善;化其萬折也必東,似志。是故君子見大水必觀焉。"

  《說苑·雜言》 子貢問曰:"君子見大水必觀焉,何也?"孔子曰:"夫水者,君子比德焉。遍予而無私,似德;所及者生,似仁;其流卑下,句倨皆循其理,似義;淺者流行,深者不測,似智;其赴百仞之谷不疑,似勇;綿弱而微達,似察;受惡不讓,似包;蒙不清以入,鮮潔以出,似善;化至量必平,似正;盈不求概,似度;其萬折必東,似意。是以君子見大水必觀焉爾也。"

  《後漢書·李固傳》固奏記 孔子曰:"智者見變思刑,愚者睹怪諱名。"

  《荀子·仲尼》 孔子曰:"巧而好度,必節;勇而好同,必勝;知而好謙,必賢。"

  《說苑·雜言》 孔子曰:"巧而好度,必工;勇而好同,必勝;知而好謀,必成。愚者反是。夫處重擅寵,專事妒賢,愚者之情也。志驕傲而輕舊怨,是以尊位則必危,任重則必崩,擅寵則必辱。"

  《荀子·儒效》 孔子曰:"周公其盛乎!身貴而愈恭,家富而愈儉,勝敵而愈戒。"

  《荀子·王霸》 孔子曰:"知者之知,固以多矣,有以守少,能無察乎!愚者之知,固以少矣,有以守多,能無狂乎!"

  《荀子·子道》 子路盛服見孔子,孔子曰:"由,是裾裾何也?昔者江出於岷山,其始出也,其源可以濫觴,及其至江之津也,不放舟,不避風,則不可涉也,非維下流水多邪?今汝服既盛,顏色充盈,天下且孰肯諫汝矣!由!"子路趨而出,改服而入,蓋猶若也。孔子曰:"志之,吾語汝。奮於言者華,奮於行者伐,色知而有能者,小人也。故君子知之曰知之,不知曰不知,言之要也;能之曰能之,不能曰不能,行之至也。言要則知,行至則仁。既知且仁,夫惡有不足矣哉!"

  《韓詩外傳》三 傳曰:"子路盛服以見孔子,孔子曰:'由,疏疏者何也?昔者江於濆,其始出也,不足濫觴,及其至乎江之津也,不方舟,不避風,不可渡也,非其眾川之多歟?今汝衣服其盛,顏色充滿,天下有誰加汝哉!'子路趨出,改服而入,蓋攝如也。孔子曰:'由志之,吾語汝。夫慎於言者不嘩,慎於行者不伐,色知而有長者,小人也。故君子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言之要也;能之為能之,不能為不能,行之要也。言要則知,行要則仁。既知且仁,又何加哉!"

  《說苑·雜言》 子路盛服而見孔子,孔子曰:"由,是襜襜者何也?昔者江水出於岷山,其始也,大足以濫觴,及至江之津也,不方舟,不避風,不可渡也,非唯下流眾川之多乎?今若衣服甚盛,顏色充盈,天下誰肯加若者哉!"子路趨而出,改服而入,蓋自如也。孔子曰:"由記之,吾語若。賁於言者,華也;奮於行者,伐也;夫色智而有能者,小人也。故君子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言之要也;能之為能,不能為不能,行之至也。言要則知,行要則仁。既知且仁,夫有何加矣哉!由!"

  《荀子·子道》 子路人,子曰:"由,知者若何?仁者若何?"子路對曰:"知者使人知己,仁者使人愛己。"子曰:"可謂士矣。"子貢入,子曰:"賜,知者若何?仁者若何?"子貢對曰:"知者知人,仁者愛人。"子曰:"可謂士君子矣。"顏淵入,子曰:"回,知者若何?仁者若何?"顏淵對曰:"知者自知,仁者自愛。"子曰:"可謂明君子矣。"

  《荀子·法行》 子貢問於孔子曰:"君子之所以貴玉而賤珉者,何也?為夫玉之少而珉之多邪?"孔子曰:"惡!賜,是何言也!夫君子豈多而賤之、少而貴之哉!夫玉者,君子比德焉。溫潤而澤,仁也;縝栗而理,知也;堅剛而不屈,義也;廉而不劌,行也;折而不橈,勇也;瑕適並見,情也;扣之,其聲清揚而遠聞,其止輟然辭也。故雖有珉之雕雕,不若玉之章章。《詩》曰:'言念君子,溫其如玉。'"此之謂也。

  《列子·仲尼》 子夏問孔子曰:"顏回之為人奚若?"子曰:"回之仁,賢於丘也。"曰:"子貢之為人奚若?"子曰:"賜之辨,賢於丘也。"曰:"子路之為人奚若?"子曰:"由之勇,賢於丘也。"曰:"子張之為人奚若?"子曰:"師之莊,賢於丘也。"子夏避席而問曰:"然則四子者,何為事夫子?"曰:"居,吾語汝。夫回能仁而不能反,賜能辨而不能訥,由能勇而不能怯,師能莊而不能同。兼四子之有以易吾,吾弗許也。此其所以事吾而不貳也。"

  《淮南子·人間訓》 人或問孔子曰:"顏回,何如人也?"曰:"仁人也,丘弗如也。""子貢,何如人也?"曰:"辯人也,丘弗如也。""子路,何如人也?"曰:"勇人也,丘弗如也。"賓曰:"三人皆賢賢,而為夫子役,何也?"孔子曰:"丘能仁且忍,辯且訥,勇且怯,以三子之能易丘一道,丘弗為也。"孔子知所施之也。

  《說苑·雜言》 子夏問仲尼曰:"顏淵之為人也何若?"曰:"回之信,賢於丘也。"曰:"子貢之為人也何若?"曰:"賜之敏,賢於丘也。"曰:"子路之為人也何若?"曰:"由之勇,賢於丘也。"曰:"子張之為人何若?"曰:"師之莊,賢於丘也。"於是子夏避席而問曰:"然則四者何為事先生?"曰:"坐,吾語汝。回能信而不能反,賜能敏而不能屈,由能勇而不能怯,師能莊而不能同。兼此四者,丘不為也。"

  《論衡·定賢》 或問於孔子曰:"顏淵何人也?"曰:"仁人也,丘不如也。""子貢何人也?"曰:"辯人也,丘弗如也。""子路何人也?"曰:"勇人也,丘弗如也。"客曰:"三子者,皆賢於夫子,而為夫子服役,何也?"孔子曰:"丘能仁且忍,辯且詘,勇且怯,以三子之能易丘之道,弗為也。"

  《御覽》八百三十引《屍子》 孔子曰:"詘寸而信尺,小枉而大直,吾弗為也。"

  《法言》五百宋鹹注 孔子曰:"君子之行已,可以詘則詘,可以伸則伸。"

  《呂氏春秋·孟冬紀·異用》 孔子之弟子從遠方來者,孔子荷杖而問之曰:"子之公,不有恙乎?"搏杖而揖之,問曰:"子之父母,不有恙乎?"置杖而問曰:"子之兄弟,不有恙乎?"〈木戈〉步而倍之,問曰:"子之妻子,不有恙乎?"

  《賈子容經》 子贛由其家來謁於孔子,孔子正顏,舉杖磬折而立,曰:"子之大親,毋乃不寧乎?"放杖而立,曰:"子之兄弟,亦得無恙乎?"曳杖倍下行,曰:"妻子家中,得無病乎?"故身之倨佝,手之高下,顏色聲氣,各有宜稱。所以明尊卑、別疏戚也。

  《淮南子·繆稱訓》 夫子見禾之三變也,滔滔然曰:"狐向丘而死,我其首禾焉。"

  薛據《孔子集語》引《新序》 孔子謂曾子曰:"君子不以利害義,則恥辱安從生哉!官怠於宦成,病加於少愈,禍生於怠惰,孝衰於妻子。察此四者,慎終如始。"

  《說苑·君道》 魯哀公問於孔子曰:"吾聞君子不博,有之乎?"孔子對曰:"有之。"哀公曰:"何為其不博也?"孔子對曰:"為其有二乘。"哀公曰:"有二乘,則何為不博也?"孔子對曰:"為行惡道也。"哀公懼焉,有間,曰:"若是乎!君子之惡惡道之甚也。"孔子對曰:"惡惡道不能甚,則其好善道亦不能甚;好善道不能甚,則百姓之親之也亦不能甚。《詩》云:'未見君子,憂心惙惙,亦既見止,亦既覯止,我心則說。'《詩》之好善道之甚也如此。"哀公曰:"善哉!吾聞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微孔子,吾焉聞斯言也哉!"

  《說苑·敬慎》 顏回將西遊,問於孔子曰:"何以為身?"孔子曰:"恭敬忠信,可以為身。恭則免於眾,敬則人愛之,忠則人與之,信則人恃之。人所愛,人所與,人所恃,必免於患矣。可以臨國家,何況於身乎!"

  《說苑·雜言》 子路將行,辭於仲尼。曰:"贈汝以車乎?以言乎?"子路曰:"請以言。"仲尼曰:"不強不遠,不勞無功,不忠無親,不信無復,不恭無禮。慎此五者,可以長久矣。"

  《說苑·雜言》 孔子曰:"中人之情,有餘則侈,不足則儉,無禁則淫,無度則失,縱慾則敗。飲食有量,衣服有節,宮室有度,畜聚有數,車器有限,以防亂之源也。"故夫度量不可不明也,善欲不可不聽也。

  《說苑·雜言》 孔子曰:"君子終日言不遺己之憂,終日行不遺已之患,唯智者有之。故恐懼所以除患也,恭敬所以越難也。終身為之,一言敗之,可不慎乎!"

  《說苑·辨物》 顏淵問於仲尼曰:"成人之行何若?"子曰:"成人之行,達乎情性之理,通乎物類之變,知幽明之故,睹游氣之源。若此,而可謂成人。既知天道,行躬以仁義,飭身以禮樂。夫仁義禮樂,成人之行也。窮神知化,德之盛也。"

  《潛夫論·浮侈》 孔子曰:"多貨財傷於德,弊則沒禮。"

  《中論·貴驗》 孔子曰:"欲人之信己也,則微言而篤行之,篤行之則用日久,用日久則事著明,事著明則有目莫不見也,有耳莫不聞也,其可誣哉!"

  《中論·貴言》 孔子曰:"惟君子然後能貴其言,貴其色,小人能乎哉?"

  《中論·核辯》 孔子曰:"小人毀訾以為辯,絞急以為智,不遜以為勇。"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avid7321&aid=7211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