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海天獨行
2010/03/16 20:58:25瀏覽277|回應0|推薦8
      尋找真心,透現本性,並不容易,一般存在心中表層的,僅是隨外境變化而起伏不定的意念罷了,是謂攀緣心。只有點亮心中的燈,才會發現情緒慾望的起伏竟是如此之大;然後再經清拭掃拂,方得重現真心本性。

  背起行囊拎著雨傘,迎著風雨,邁向獨行之旅。沒有詳盡的計畫,也沒有週全的準備,只緣心中有著一段留戀。憶起大四那年寒假, 三兩 好友騎破舊的機車,投向花東海岸,如今,往事如煙,一去不返,但昔日的心志蟄伏已久,只望景物仍在,再重啟心靈。

  首站為礁溪溫泉,取道濱海公路,岸邊的海蝕平台錯落有致;平坦延伸而出的石田引海水舒緩地逐波而來,有若稻浪隨風而舞;此時清淨的海水卻比稻浪更為使人安詳,因為海浪自然而來,自然而去,心無所求。而稻苗緣起有所希求,而只要一季收穫之時,總是緣滅而去。

  窗外伴著節奏分明,音聲清脆的雨聲,身心俱安,寂然入睡。驀然驚醒,如入五里霧中,瞬間不知身在何處。轉瞬之後,當意識重上心頭,方能分辨時空。也許真正的放下反倒令人無法適從,而日常的表層意念,才是左右我們生活的主人。

  隔天,漫步於山徑,山中的簡僕寧靜,令人有莫大的包容感。此時,沒有太多的匆忙,自然能不因外境起伏而有太多的煩惱,但世事總未必盡如人意。順著山徑,抵達五峰旗瀑布石階,卻在一旁小徑撞見一對情侶;想是特覓小徑,互訴款款心曲,然則行為舉止之間不免多所情意。唉!清幽之地,亂人心弦,罪過,罪過!而小弟誤闖禁地,只得趕緊繞道遠行,以免誤人姻緣。

  行至峰頂,一條清流懸空而下,再順勢拍擊下方岩壁;雖然水流不大,氣勢不夠壯觀,但站在一池清水邊,滿天盡是濺空而起的水珠,別有一番禪意。好似寂靜安祥之地,興起滿天法雨,伴著瀑布擊岩之清脆聲浪,激起心弦與之合鳴。初時聲勢若萬馬奔騰,瀑布奔流,不絕於耳;而後,閉目傾聽,耳傍奔流雖在,但在呼吸之際,反覺身體氣息與自然合成和諧聲韻,與之共鳴。

  下山後,搭上北迴線列車,繼續未竟旅程。其實蘇花之間驚險有餘,壯觀不足,每當途經座座山頭之際,望著遠方拍打岩礫的海岸,綿延的山勢,以及前方艱辛開鑿的隧道,不覺對在此生活的人們有些許的敬意。

  到達花蓮車站,正想到天祥一遊,卻見到泛舟報名處,於是明日旅程便定。

  站在泛舟起點的橋下,心裡還真的有些許恐懼,但是當拿起漿,拖起橡皮艇,踏下水時,那服役時的豪氣再度浮上心頭。此時我們像一群襲擊敵人的勇士,一艘艘順流而下。

  每經過一處急流,艇上人員總是此起彼落,難以全員到齊;而是讓我驚訝的是艇上的小姐,雖然驚叫聲不絕於耳,但卻是標準的好戰份子,總是輕啟戰端;於是,划漿與水瓢齊飛,滿天暴雨齊至。然後總在支撐不住之際,高呼”中國人不打中國人”。只是戰況激烈,怎能就此罷手?此時的我們,就像中古時期的海盜,只差沒有短兵相接,登艇肉搏而已。

  順著溪谷而下,時而烈日當空,時而暴雨狂洩,變化之際,毫無蹤跡可尋;也許人生境遇亦如此一溪流,原無一定規則可尋。只是身處如此時空,總有同舟共濟之情,雖是驚濤駭浪,卻是心之所安之處。

  行至終點,站在長虹橋上遠眺太平洋,一路的驚險刺激,有若隔世,平靜的溪水順流入海,自然的寧靜滲入心頭,不隨奔流所擾

  行之所處,身之所安,但心緒難免為外境所牽引;起起落落,難有一定處所,但所行之處皆為清淨活水,只望經此之行可除污解垢,一切如新。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acheng1705&aid=3859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