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第四回 山中一生識知音 二子巧設復仇計
2013/03/29 08:36:03瀏覽142|回應0|推薦4
第四回 山中一生識知音 二子巧設復仇計

正說到那周家人全給官府捉去,見是周家人的便斬,僮僕女婢的,賣的賣,散的散。惟獨那三思兀自在桌底氣息奄奄,那票狗眼捕快眼裡只見些金銀財貨,對捉人卻不是十分認真,留那三思在桌底,並未帶走,說來也是僥倖,在此略談,且置不提。

卻說那周家二子逐客如何?自上山求師,拜在一位異人門下。那異人見逐客人品出眾,落拓不群,便有意將所學盡教與之。逐客天資極佳,於武於兵,竟能過目不忘,只消略加提點,一學便就。那異人引以為愛徒,視之如己出,逐客武功進步何疾,略想便知。
逐客在異人門下學藝期間,結識了一位知己好友,名喚默言,與逐客年齡相仿,略少於逐客,自幼雙孤,為異人所收養,亦是學盡異人所教,尤其輕功了得,劍術雖不及逐客,卻也是冠於眾門徒。
然人如其名,是個不喜言語的冷傲個性,獨獨與逐客一見如故,默言敬其沉著多識,愛其傲視功名。二人相互欣賞,並引以為知交,同進同出,較與親手足更親,不日便結拜為異性兄弟,自此推心置腹,相照肝膽,自是不消多說。

那日惡吏抄了周家,逐客當晚便做了惡夢,夢中盡是些虎狼盤據之處,蛇蠍雜處之窟,而周家大小正在其中,或為狼虎所撕食,或為蛇蝎所囓咬,看得逐客痛心不已。翌日一醒,心中便有疙瘩,忙下山去打聽,才知父兄已死,家中卻未知如何。
逐客一時又驚又怒,疾疾上山,將事與默言說了,便要拜別。這一別於逐客心中委實難捨萬分,豈料默言答道:「你一人去多凶險,待我收拾與你下山去。」逐客心中驚喜,卻推道:「這本是我周家冤孽,怎好相煩。」默言道:「知己一生,兄弟一世,那日結拜血盟,便有道『有難同當』,此番周兄家中驟然生變,為弟豈有坐視之理?」逐客謝過,二人便同去拜別了異人,結伴下山去。

有道是:

一生知己易肝腸,傲殺人間真英傑。

二人下了山,當即展開輕身功夫,疾行千里不過彈指之間,翻山渡江不過轉瞬而已,間不假稍停,午後便到了周家。
但見:斷樑殘壁,屋窗破盡,倒篋覆箱,盆毀櫃摧。

哪裡是富貴人家的屋宅?只怕兵攻匪掠還不及如此。逐客默言忙搶進宅內,分頭尋人,卻僅在房中尋著了昏死一天一夜的三思,除此之外,更無他人。
二人揀了處較偏遠的旅店將三思安置了,夜裡又回到周家宅內。那惡捕快雖是將金銀絹匹搜羅殆遍,卻未料逐客回了自己房內,在壁角鑿了塊暗壁,自裡頭提出一箱金銀。原來逐客唯恐有今日之事,便預將這箱金銀收著,以備不時之需。
往後幾日,二人或是看照三思,或是打聽此案始末,方得了些訊息。原來周家倒也不致抄蕩家產,誅家滅門,當中竟還有位朱老爺從中作梗。這朱老爺也是位行商的,與周家時有利益之忿,靠著與官場交儀之腕,與地方官作些偽證,漫抄了周家,又收了周家貨源生意。此次與地方官,顏知縣,倒也利分三方。此中暢快自是不消說,連宴當地士紳官吏三日,怎知道:

奸惡心比蛇蠍,餘根未除,風吹又生,未道二子英雄人物,三子餘氣猶存。一朝吞忍滅門恨,他日報與心膽肝。

逐客將此案打探了明白,知曉了仇人,便在城內尋了間小屋,三人住下。逐客默言共商復仇之計,三思更加發憤讀書,誓要取得官位,報此怨仇,舒此惡氣。逐客見了,心中很是安慰。
逐客正與默言相商,苦惱道:「以你我二人武功,要血刃奸人並非難事,只恨乏術分身,一人既死,恐將打草驚蛇,餘二人倘多設備防,多增不易,愈有凶險。」默言道:「倘二人分頭若何?」逐客不言,忽計上心來,喜道:「吾有一計,還望賢弟相助。」默言道:「兄且言,為弟自當鼎力。」當下便將計策說了,默言稱妙。

正是:

奇計生成詭譎幻,二郎巧設生死關。

卻道那逐客生得是何等妙計,用得是何等辦法。欲知後續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1b2c3d4553&aid=7311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