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由70年代喊到現在的全球變暖危機
2024/06/14 15:50:00瀏覽445|回應0|推薦2

蘿薘·威爾遜(Rhoda Wilson)2024年6月3日
《到2000年整個國家將從地面消失:不斷的失敗的氣候鬼話 但還是有蠢材願意跪下》
【1972年】《巴西利奧報告》(The Limits to Growth):這份報告是由麻省理工學院的一組研究人員撰寫,對全球資源消耗和環境問題進行深入分析。儘管沒有直接提及氣候鬼話,但該報告強調了環境問題的緊迫性和可持續發展的必要性。
【1975年】氣候變化研究:美國國家科學院舉辦了一次關於氣候變化的重要會議,此次會議被認為是氣候鬼話研究的里程碑之一。
【1979年】美國家科學院報告:國家科學院發佈了一份重要報告,指出氣候鬼話的可能性,並且提出一些有關氣候鬼話的早期預測和影響。
到了1989年,一名聯合國高級環境官員警告說,如果全球變暖趨勢在2000年之前不得逆轉,整個國家可能會因海平面上升而被徹底抹除於地球表面之外。
這項預測是由資深記者斯皮爾曼(Peter James Spielmann)於1989年6月29日發表的美聯社文章中提出的。
根據該文章,政府在溫室效應超出人類控制之前有10年的機會窗口來解決這個問題。聯合國官員還預測,隨着全球變暖融化極地冰帽,海平面將上升高達3呎,足以淹沒馬爾代夫和其他低洼島國。
2019年,事實查核網站《Snopes》對「聯合國高級環境官員表示,如果全球變暖趨勢在2000年之前不得逆轉,整個國家可能會被海平面上升摧毀」這一說法進行了「事實查核」,因為這一說法「成為數家氣候否認媒體點擊率誘導文章的基礎」。
然而,由於該文章是供所有人閱讀的,Snopes所能做的就是證明斯皮爾曼的文章並不得到科學論文或所引用的聯合國環境計劃署報告的支持。換句話說,該聯合國高級官員說謊,而斯皮爾曼則放大了他的謊言。
斯皮爾曼的文章只是「氣候災難預測失敗」中包含的一個例子,該預測收錄在《權力聯盟》(The Empowerment Alliance)的「氣候預測時間表」中。以下是斯皮爾曼的文章原文。
《聯合國警告:若不控制全球暖化,災難將至》
(U.N. Predicts Disaster if Global Warming Not Checked)
斯皮爾曼發表於1989年6月29日,美聯社報導

聯合國一名聯合國高級環境官表示,如果全球暖化趨勢在2000年之前未得到逆轉,整個國家將可能因海平面上升而被徹底抹除於地球表面之外。
聯合國環境計劃署(UNEP)紐約辦事處主任諾爾布朗(Noel Brown)指出,沿岸洪水和農作物失敗將引發一股「生態難民」潮,威脅政治混亂。
他表示,政府在溫室效應超出人類控制之前有10年的機會窗口來解決這個問題。
布朗在週三接受美聯社採訪時表示,隨着全球暖化融化極地冰帽,海平面將上升高達3呎,足以淹沒馬爾代夫和其他低洼島國。
沿岸地區將被淹沒;孟加拉國的六份之一可能被淹沒,導致其中四份之一的9000萬人成為難民。根據聯合國環境計劃署和美國環境保護局的聯合研究,埃及尼羅河三角洲五份之一的可耕地將被淹沒,剝奪其糧食供應。
他說:「生態難民將成為主要關注的問題,更糟糕的是,可能會發現人可以遷移到更乾燥的地區,但土壤和自然資源可能無法支持生活。非洲不必擔心土地問題,但你願意住在撒哈拉嗎?」
聯合國環境計劃署估計,僅保護美東海岸就至少需花費1000億美元。
根據聯合國環境計劃署和應用系統分析國際研究所的一項研究,氣候模式的變化將使加拿大和美的小麥田重現1930年代的塵土暴風條件,而如果蘇聯及時調整其農業,則可能獲得豐收。
該研究指出,由於人類使用化石燃料和燃燒雨林,過量的二氧化碳正傾注入大氣中。大氣層保留的熱量多於散發的熱量,就像溫室。
布朗表示,最保守的科學估計是,在未來30年內,地球的溫度將上升1至7度。他說,這個差異可能看似微小,但現在地球的溫度比1萬年前結束的8000年冰河時期高出僅9度。
布朗說,如果溫暖趨勢持續下去,「問題是我們是否能及時扭轉這個過程?我是說,在接下來的10年內,考慮到大氣目前承受的負荷,我們有機會開始穩定這個過程。」
他說,即使是最保守的科學家「已提醒我們,現在我們無法阻止大約3度的變化。除此之外,我們必須開始考慮海平面的顯著上升...可以預期更猛烈的暴風雨、颶風、風切和塵土侵蝕。」
他說,現在是行動的時候,不要浪費時間。
UNEP致力於在1990年底前制定一項科學行動計劃,並於1992年採納全球氣候條約。5月份,來自103個國家的代表在聯合國環境計劃署總部所在地肯亞內羅畢會面,決定明年開始就該條約進行談判。
各國將被要求減少使用化石燃料,減少二氧化碳等溫室氣體的排放,以及保護雨林。
布朗表示:「我們對地球有效運作所需的生態最小綠色空間尚不清楚。但我們知道,我們正以每分鐘50英畝的速度摧毀熱帶雨林,大約每秒一個足球場。」
每英畝雨林可以儲存100噸二氧化碳並將其重新處理為氧氣。
布朗建議,對巴西、印尼和肯亞進行補償,以鼓勵其保護雨林可能是必要的。
他說,歐洲共同體正討論對每千瓦時化石燃料徵收半美分的稅款,以籌集每年5500萬美元用於保護雨林,並且可能還有其他直接補貼。
他說,該條約還可以呼籲改善能源效率,增加節約,並要求發達國家向第三世界國家轉移技術,幫助他們節約能源並減少溫室氣體排放。

蘿薘·威爾遜(Rhoda Wilson)2024年6月1日
《氣候科學家是否成為阻礙科學發展系統的奴隸?》
氣候系統極其複雜,我們的理解深具不確定性。有很多我們不了解的事,還有更多無法知道的東西。
當1980年代,聯合國將氣候鬼話視為推動全球主義議程的工具時,人人開始認為全球暖化是危險的假設。
然而,在過去100年,溫度上升了1攝氏度,農業生產力飛速增長,全球人口增加了400%,生活在貧困中的人口減少,極端天氣和氣候事件造成的死亡人數也減少。
自2021年以來,聯合國預測到2100年全球溫度將再上升1攝氏度。基於過去100年的影響,但這真的是個問題嗎?
民眾聽不到這些事情,因為向人人提供的信息是精心篩選的宣傳,而且被腐敗主媒放大。而反主流氣候鬼話論述的科學家則被邊緣和妖魔化,並被貶為「氣候否認者」,通常使用石油公司提供資金的指控。
以上是柯瑞(Judith Curry)上週接受《Going Underground》主持人拉坦西(Afshin Rattansi)訪問時提出的一些觀點。她與拉坦西一起討論了她去年發行的書籍《氣候的不確定性與風險:重新思考我們的應對》(Climate Uncertainty and Risk: Rethinking Our Response)。
https://expose-news.com/2024/06/01/are-climate-scientists-becoming-slaves/
柯瑞曾是喬治亞理工學院地球與大氣科學學院的教授兼主任,是屢獲殊榮的氣候學家,也是氣候預測應用網絡的總裁兼合夥人。
作為上述的補充,我們推薦她發表的一篇文章,標題為《年度GWPF演講:氣候的不確定性與風險》(Annual GWPF lecture: Climate Uncertainty and Risk),該文章更詳細地涵蓋了她討論的大部份話題。
她告訴拉坦西:「我們極大地簡化了氣候問題及其解決方案。」她補充說,認為氣候變暖是危險的是論點中最薄弱的部份。
在1980年代,聯合國環境計劃尋找推動其反資本主義和淘汰化石燃料議程的原因。聯合國選擇了氣候鬼話問題,從那時起,人人就假定氣候變暖是危險的。因此,柯瑞說:「在這個問題上,政策車輪在科學馬前方已走了數十年。」
她說:「問題的範疇被非常狹窄化。這種狹窄的框架僅涉及化石燃料排放,導致了對氣候科學的重要領域進行邊緣化。這導致我們在應對問題時做出了極其次優化的決策,這些決策是關於如何消除排放問題的。」
在她的著作中,柯瑞討論了聯合國政府間氣候鬼話專門委員會(IPCC)如何製造共識。
提到奧巴馬於2013年發佈的一則推文,聲稱97%的氣候專家認為全球暖化是「真實、人為造成的和危險的」,柯瑞解釋了科學共識和科學家共識之間的很大差異。
她說:「當聽到關於共識的談話時,這可能意味一些政棍正尋找將支持他們首選政策的科學證據。」
她告訴拉坦西:「為此,IPCC被要求尋求關於氣候鬼話的共識,以支持聯合國的氣候議程。為了做到這一點,他們精心選擇了會支持這一特定想法的人,完全邊緣化自然氣候變異,並且為了強制共識,他們不得不妖魔化任何質疑的人士。」
她補充說,這種為了支持政治目標而製造科學共識不僅對科學非常不利,而且對政策制定也非常不利。
在其著作中還談及了非洲大陸在IPCC議程的獨裁統治下所遭受的苦難。當非洲國家受到發展限制時,富人從氣候政策中更加致富。
柯瑞解釋說,數十年來,國際發展援助不斷與消除化石燃料排放的議程緊密相關。她說:「過去用於試圖根除貧困、減少對極端天氣事件的脆弱性並幫助消除世界饑餓的資金,現在都被忽略,因為人人過於熱衷於消除化石燃料。」
討論接着轉向了氣候門事件。氣候門事件醜聞始於2009年11月19日,當時一個包含氣候研究單位(CRU)成員之間電郵的存檔文件被複製到互聯網的多個地點。發送者和收件人的名單涵蓋了IPCC的科學精英。
在氣候門事件曝光之前,柯瑞教授認為,作為氣候科學家,負責任的做法是支持IPCC對氣候鬼話的共識和公開聲明。因此,她支持了這些聲明。
她告訴拉坦西:「當我讀到那些(氣候門)電郵時,一切都改變了。」她開始發表自己的看法。結果遭到攻擊,被指控是由化石燃料行業提供資金。
她解釋說:「那些宣揚共識並談論(氣候)否認者的活動份子實際上不想與任何對他們的真正論點持懷疑態度的人進行辯論。他們覺得最簡單的方法是說,『哦,他們是由化石燃料行業提供資金,因此我們可將他們打入冷宮』。」
她說:「在我看來,至少在美國,政府資助對科學家造成的偏見要遠遠超過石油行業提供的微不足道的研究資金。因此,這整個論點是沒有意義的。但這是一種簡單的方式,完全否定任何挑戰科學或政策的人。」
關於氣候門事件之後,柯瑞感到有必要重新評估她參與其中的氣候鬼話「集體思維」,並進行自己的獨立評估。
他說:「氣候系統極其複雜,我們的理解深具不確定性。有很多我們不了解的事情,還有更多我們無法知道的東西,因為氣候系統本質上是混沌的。」
「因此,這些由氣候警報者做出的自信過度的預測,由於氣候模型不足以支持,根本無法適用於對能源系統(目前由化石燃料驅動)做出政策決策。但這並不能阻止政客完全依賴於它。」
向公眾提供的信息是經過精心潤色的宣傳。柯瑞解釋了這是如何發生的:
「他們拿着一篇結論含糊不清的研究論文,使摘要和標題引人注目,以便引起一些媒體和媒體的關注。但如果仔細閱讀,會發現有很多保留和不確定性。」
「然後再看IPCC的水準。他們選擇對他們的結論方便的論文,而忽略許多不方便的論文。在IPCC報告的正文部份,有一些好的材料和分析。但當到達給政策制定者的摘要時,這一切都被操縱;結果已挑選出來,並被精心製作以支持首選的敘述。」
「然後,一旦聯合國官員談論IPCC報告,我們就會聽到『紅色警報』、『通往地獄之路』之類的瘋狂修辭;而媒體會從中採用所有這些引人注目的修辭。」
「因此,當公眾實際看到它時,他們暴露於一系列不合理的,被過度炒作的警報,這些警報不僅不受科學支持,甚至不受IPCC報告本身的全文支持。」
回到錯誤的假設,即全球變暖是危險的問題,柯瑞解釋道,自2021年以來,聯合國一直致力使2100年全球溫度上升2.4攝氏度,而其中一半的升溫已發生。因此,從現在到本世紀末預期的溫度上升為1.4攝氏度,甚至更低。
回顧過去100年的影響,溫度上升了1攝氏度,她說:「我們看到全球人口增加了約400%,生活在貧困中的人口比以前少得多,農業生產力飛速增長,而且因極端天氣和氣候事件而死亡的人口比例大幅下降。」
「人類一直在適應其天氣和氣候,如果他們有足夠的能源和財富,他們將繼續這樣做。」
「我們不知道氣候鬼話將如何演變。地區氣候鬼話(例如在非洲)更多地取決於與多年代的海洋循環模式相關的自然氣候變異。這並不是單向的簡單趨勢。」
處理氣候鬼話的最佳方法是自下而上,而不是聯合國的自上而下的方法。柯瑞說:「一旦將決策下放到較低層次,就可得出一些明智的行動。」

蘿薘·威爾遜(Rhoda Wilson)2024年6月1日
《氣候鬼話狂粉希望聯合國將減少肉類消費納入其應對全球饑餓陰謀中》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發佈了一項抗擊饑餓和氣候鬼話的農食品路線圖。但它受到一些人的批評,認為其措施不夠遠。
https://www.fao.org/interactive/sdg2-roadmap/en/
一些人希望FAO在其計劃中明確表示,高收入國家應該減少肉類消費或增加「替代性」蛋白質的使用。
幾天前,由FAO領導,我們發表了一篇關於氣候鬼話異端教派的文章,如何影響北愛爾蘭的牛肉養殖業。根據氣候鬼話警報者的說法,將牛隻提早屠宰可減少其所產生的碳排放。
https://expose-news.com/2024/05/29/climate-change-cult-targets-livestock-northern-ireland/
然而,實際情況是,通過提早屠宰牛隻並讓政府支付農民這樣做,氣候鬼話異端教派同時:
▲減少市場上的牛肉供應(因為年輕的牛隻肉量較少),因此可能導致牛肉價格上漲(實際上,消費者要兩次支付;一次是通過政府補貼,另一次是通過高昂的牛肉價格);
▲使農民依賴政府的援助(這些援助可能在將來被取消);以及
▲擴大政府控制的農業體系。
北愛爾蘭政府從哪裏得到利用牛隻和氣候鬼話作為減少並控制食品供應的藉口的想法?就是從聯合國。
在2023年12月10日,FAO發佈了其多年計劃的路線圖,以實現其「全球承諾,轉變農食品系統」。這份路線圖是FAO的「三年旅程,總結於聯合國氣候鬼話大會(COP)第28、第29和第30屆」。
為了消除慢性饑餓,FAO旨在通過對牲畜養殖進行定向減排,將溫室氣體排放量削減,並將其指責為「直接負責26%農食品系統(溫室氣體)排放量」的來源。
這當然是胡說八道,但可預見的是,氣候鬼話異端教派希望走得更遠。這就是獨裁者的作風;讓他們一寸,他們就會進一里。
上個月31日,全球主義媒體《Devex》宣佈,批評者質疑了FAO報告的《全面性,以及未提出減少肉類消費建議》的遺漏。
https://www.devex.com/news/devex-newswire-can-fao-s-agrifood-road-map-reroute-itself-107713
在同一封日期為31日的新聞通訊中,Devex突出了「用數據驅動的解決方案改變食品系統」。這是一種技術官僚主義,其中數據而不是經驗、知識或技能成為決策的基礎。在新冠時代初期使用物理學家費格森(Neil Ferguson)的數據模型,是現代人類歷史上最大的科學「失敗」之一,證明了對數據依賴的牽強附會。但技術官僚主義者不會讓如不誠實的數據操控和使用等故障成為阻礙。
糧食和農業組織制定了一個迷你農食品路線圖,以抗擊饑餓和氣候鬼話。但它引起強烈的批評;目前還不清楚這些批評在完整報告發佈時是否會得到解決。
此外,在今天的版面中:我們將研究世界食品供應的生物分子組成以及...
費城籍氣候的下跌
設計一個計劃,結束世界饑餓,同時將全球變暖控制在1.5攝氏度以下,一直是巨大的挑戰。
去年,在迪拜舉行的聯合國氣候大會COP 28上,糧食和農業組織揭開了一份初步的路線圖。一份「簡報」以應對這個雄心勃勃的目標。通過全面的全球視角,該報告提出10個領域的120項行動,包括家畜、作物、漁業、水產養殖和食品損失和浪費,旨在實現這兩個目標。
https://www.fao.org/interactive/sdg2-roadmap/assets/3d-models/inbrief-roadmap.pdf
Devex的撰稿人格林(Andrew Green)寫道,但儘管採取了積極的方法,一些批評家質疑該報告的全面性。他們認為,FAO對提高家畜生產效率的強調可能會忽視「一個健康」的整體原則,該原則考慮到人類、動物和生態系統之間的相互關聯性。
他們尤其對未在高收入國家減少肉類消費或增加替代蛋白質使用的建議缺席感到不安,這對於減少農食品部的溫室氣體排放至關重要。
隨着人們期待下個月報告的發佈,對FAO解決這些批評並提供實施所提議行動的更清晰途徑的壓力也在增加。
《菲爾》(FAIRR/合作投資者網絡【https://www.fairr.org/】)倡議的霍夫邁爾(Keenya Hofmaier)表示:「這份簡報幫助我們看到了前進的方向,但我們的投資者成員以及許多其他人正等待那些具體的前進途徑。」
解碼晚餐
這並不是食品系統中唯一雄心勃勃的項目。通過食品周期表倡議,科學家正分析食品的組成以應對世界上最迫切的挑戰。
Devex撰稿人海倫摩根(Helen Morgan)寫道,通過建立食品化合物的數據庫並深入研究至少500種食品的生物分子組成,這個價值3000萬美元的項目希望提供數據驅動的解決方案,轉變食品系統,並進一步了解營養學。
項目發起者之一的洛克菲勒基金會全球食品組合主任帕拉(John de la Parra)說:「我們的目標是能夠從地球健康到人類健康之間畫出整條線,並說(該項目)當種植我們的食物更好時,實際上也做出了更適合人人的食物。」
https://www.devex.com/news/periodic-table-of-food-fills-black-box-of-data-on-food-composition-107578
該基金會建議,隨着食品生物分子被確定並得到更好的理解,醫生將能夠預防或解決疾病;例如,通過為患者提供個人營養或健康需求的最佳飲食建議。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17ab68df&aid=180714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