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2018/06/29 08:58:30瀏覽1611|回應0|推薦83

兩天前那人突然夢著大半年沒來往的故人來訴苦,說失業,陷入困頓;醒在床沿直惦記著"會是什麼兆頭嚒?"

還晃著腦兒的當下那人急扣了夢裡人電話,幾數響無人應答;那人用一秒不到的時間立馬把這回的惱事抛諸腦後,急急又想起沒多久失業前請了自己兩回飯的老友兼同事,心裡嘟囊著"不會所有人都和自己一樣吧?"急斯呼拉地line了這人,問他要不要找個時間見個面,那人回說:去了離島返回時安排。

那人看了又看小螢幕最新一行這樣的訊息,趕緊回個"好"字徑自發獃好一會兒,心裡突然就像不用服藥竟讓小感冒好將起來那樣的輕鬆、快意;像是什麼都用不著煩惱那樣的心境,不自主地又躺下睡去。

反正用不著上工,誰急他個誰!

***

女的由座位立起,繞過兩張桌併在一塊兒組成的長型辦公桌城,向著平時得抬頭望著一直開著的電視那個方向走去,女的因此技巧性地逐漸由向後微微仰五度、一直延展再後仰約莫十度的頃身、再轉個彎就穿向大家出入的門扉,而至消失了身影。

這樣的演練,一天總要有個三五回。女的總是以緊閉的薄唇、略微上翻的眼神開始,似有若無地在穿出門扉前那幾秒鐘偵測著,好讓偵測結果調整自己的心緒。多半女的最後都會不露痕跡地鬆弛一下自己的唇線,只要細察都會覺得女的是滿意地表情,只是不想任誰知曉。

什麼能讓女的在那麼短時間內決定歡喜與憂愁?猜想,關鍵在微頃五度到十度這個關口上吧。

但凡由同一條路線運動出那扇門、一路還盯著螢幕不放的同時,稍一溜個眼珠子,就能在視線延展的軸線向後見著那個狡詰的老貓;儘管那樣的距離任誰都沒法看清老貓的全貎,但貓眼映射出的閃爍是顯而易見的;除非老貓嘔氣,就是低首不言。

***

總算夢裡人連繫上了,境況也如夢境相同;倆兒電話兩端各訴辛苦,草草也就結束鮮有未來的無味對話。

倒是老友兼同事回台後,剛治好不大不小的感冒後再一次約了那人吃飯相聚。

那人餐中說了夢裡夢外的來攏去脈,差不離也就兩人完了食物的時間,誰也沒有多說什麼,好似這個年頭、這個歲數,這樣的命運合該如此;了不起那天想起再打個哈哈時,突然提起有個誰地、才不久前撒離而去那樣的事罷了,能什麼個計較!

互道珍重各自消散而去。

穿過隧道時,隧道排燈延伸線後排氣巨扇無意識地旋轉,把光線一扇、一扇地切割著;開車的人突然想起老貓眼下那個女的那樣的故事,不知道什麼事前、什麼事後,一下子陷入不易排解那樣的窘境中。

( 心情隨筆心靈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auyuntian20090427&aid=112914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