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P011山在虛無飄渺間
2009/09/01 11:06:17瀏覽564|回應1|推薦8

~山在虛無飄緲間~
台灣是個難能可貴的海島,在中央山脈的孕育下,二千公尺以上的高山比比皆是,只要帶著一個背包,隨時都可以置身於"山在虛無飄緲間"的美景中。在中國大陸華南地區,要享受二千公尺以上的高山,非得先經過長長的路途折騰不可,所以夏天去廬山避暑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可惜羞澀的行囊禁不住廬山店家的幾天海削,只好接受當地人的安排,去他們所謂的高山,來一趟仙風道骨的怪岩迷霧假期。這些迷霧中的怪岩都有名稱、都有典故,所有的名稱、所有的典故,都出自於人心的感受,期望您能慢慢的欣賞、慢慢的思量。
 

^-^請欣賞世界遺產三清山圖片^-^

‧談天說地:
"兩腋生風上少華,始知人世有仙家"
上山的路又高又陡,當一般遊客還在睡夢中神遊時,我們已經頂著晨曦、映著朝霞、幻化成趕路的燕,偶而頑皮的張開雙臂、雙眼微閉,感受那騰雲駕霧般的自在,飄入懷中的滿是甜甜的空氣,浸浴在山林的呼吸裡,眉宇間綴滿晶瑩剔透的露珠。放眼環顧,與世隔絕,動情的感受著山的脈搏,他是那樣穩健而又溫和。我感受到大自然與我們的相近。

半山腰,一塊山石上佇立著兩棵松樹,彼此相距一步之遙,一棵已經枯竭久矣,另一棵淒楚的望著身邊的老伴。這難道是自然界的生死戀?已經死去多年的那棵松,沒有腐朽,也沒有掉下山崖。是什麼力量使他們生死相依?又是什麼原因將他們活活拆散?我為他們同在一個世界,又不屬一個世界的悲壯而震撼;我為那棵活著的松感嘆,她的痛苦只有山知道;只有那死去的樹靈知道,她無奈的哭聲化為嗚咽的山風,飄蕩在山裡山外,企求著大自然的哀憐。我又一次感受到大自然與我們的相近。

當我十分傷感的告別這對戀人樹時,一個更大的悲傷等待著我。 只見濃霧中,隱隱約約地顯現出一座巨大的女人像,隨著濃霧的散開,她離我們越來越近,我也禁不住朝她走去。只見她靜靜地端坐在雲海中,身子向前微傾,憂鬱的凝視著前方;看著眼前神形逼真的女人石塊,我不知道大自然的世界裡曾經發生了什麼往事,我也不知道這個女人可憐的身世,但從她憂鬱的眼神,從她緊閉的雙唇,感覺到她有一肚子的苦水,需要傾訴。這時的我已經與大自然融為一體了,眼前的女神她自始至終都讓我感覺,她是活著的。她有思想、有情感甚至有意識。我又一次感受到大自然與我們的相近。

順著女神的目光,在對面的峽谷中看見一條碩大無比的巨蟒,奇怪的是他的身子也是微微前傾,腦袋仰面朝天,似乎掙扎過、長嘯過,下半身被壓在山峰下,山峰像極了無數把劍扎在蟒身上,讓巨蟒無法動彈。盡管這樣,他還是多情的注視著女神。我不知道他們之間有什麼關係,但我可以肯定,巨蟒是多麼想去護衛女神。我又一次感受到大自然與我們的相近。

整段路程,雨霧籠罩山谷,眼前一片白茫茫,持續向上爬了4個小時,約略在海拔1700公尺高度,站立在群峰環峙中突兀伸出的一個平臺。此時細雨戛然停止,濃霧開始遊動,瞬間幻化成萬千姿態在腳邊和山巒間飄來遊去,遠處、近處的山景,神神秘秘地忽隱忽現。突然,左邊的濃霧悄然淡去,剛才還是密如鐵牆的白霧,猛然間現出一個龐然大物。它摩天拔地聳立在你跟前,近得似乎碰頭觸鼻,一種突然遭遇的恫嚇,令人不禁倒抽一口冷氣。那山體如根根豎弦連成一片,形如倒掛琵琶,華山松精巧地鑲嵌在岩縫絕壁上,似層層綠梯。眼前仙景恰如一幅從天而降、鋪天蓋地的水墨畫!我又一次感受到大自然與我們的相近。


硬硬的山石看似沒有生命,然而千年常翠的華山松恰生長於此;
高高的三清山看似無泉水,但江西上饒信江的源頭恰來自於此;
山中的雲霧看似無影無蹤,可山林裏萬眾生靈孕育恰滋養於此;
就連這方圓二百二十平方公里、主峰高一千八百公尺的三清山,
經地質科學的考據,在十六億年的生態曾經兩度陷入汪洋之境。
宇宙萬事萬物皆“緣起性空”的哲理,銘心刻骨地凸現在心頭。

 



寒山僧蹤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are2008&aid=3277276

 回應文章

巾幗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去過泰山兩次
2009/09/03 13:12

廬山

聽說常年都籠罩在陰雨煙霧之中

對於雨天出遊

巾幗實在是很不能接受

所以一直都不曾去拜會廬山

泰山是我爹的故鄉

一次跟大陸親友去

一次跟旅行團去

share~分享~(share2008) 於 2009-09-10 16:22 回覆:

說實在的,大陸繞過後,我現在最喜歡台灣,

不管是廬山泰山什麼山的,有台灣的小山美嗎?

只要心情好,處處皆是好山好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