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討人厭的素綿和她的人生(第八章)
2007/11/27 13:05:54瀏覽284|回應0|推薦17

第八章   離職後的幼稚報復

  和素綿的孽緣終告休止,就如同過往那恃強凌弱的同事一樣,慢慢漸出歐巴桑的生命,年紀大記憶力變差又得一好處,就是不愉快的事情也跟著記不住,工作不過是為人作嫁混口飯吃而已,我從不看重職銜,相較月薪三萬元的經理,我或許會選擇五萬元的清潔工,實質最重要啦!盡了該盡的本份其他的爭奪只徒增煩惱,員工永遠是老闆的棋子,即便位高權重的總經理也有隨時被替換的可能,遑論是我們這種沒份量的過河卒子,功在朝廷又如何?對老闆來說事業經營首重「保帥」,戰前換將、裁員不過是修剪人事的旁枝瑣碎,不必嘆無奈。

  

  在新人尚未補位之前,照理說一切該進入所謂的風平浪靜,歐巴桑依然由著必要的調配四處遠征,消息不知不覺靈通了起來,耳聞素綿如願進入「枷勒符」任職某企業的專櫃,賣非知名品牌的鋼琴和樂器,以前就聽她說過會彈琴、壽司包的水準可以出去販售爾爾,因為沒看過也沒吃過一律歸類為她自吹自擂,總之,以她的聰明才智、見我猶憐的外表初期矇混過關不是難事,歐巴桑還是一貫悲憫的態度祝福她能心想事成,凡事順利一點兒才不至於專想些損人不利己的惡念。

  某次前去「枷勒符」大賣場買存糧,順道找些熟人話話家常,東扯西拉的話題帶到素綿身上,旁邊的黑皮姐姐努起嘴角說:

  「妳們公司老闆真的很過份,這麼可憐又努力的小姐竟然說辭退就辭退,太現實了吧!」

  「是怎樣現實呢?不是她自己跟老闆說不做的,怎麼變成被辭退?」我疑問。

  黑皮姐姐娓娓道來素綿的官方說法,「……當初人家是來應徵門市小姐,沒想到你們老闆胡亂差遣人四處代班,也不考慮員工住家有多遠,代班也沒多給加班費、交通津貼、伙食補助什麼的分明壓榨勞工,像她身體不好長時間代班勞累引起腰椎疼痛,還得自掏腰包看醫生根本賺不夠吃傷藥……。」

「……後來老闆動不動就要員工去找點合夥設櫃,擺明要坑員工的錢,要有錢做生意誰還會來上班?等到發現沒錢可以合夥翻臉比翻書還快,一個一個的把人家辭退,這些有錢人都是這樣有錢的呀!……。」

  於是大、小老闆惡意資遣、壓榨員工的風聲在「枷勒符」眾所皆知,要是他們知道素綿這樣中傷,以後面試人員應該會去翻黃曆看好日子以免無妄上身,我聽完哈哈大笑,黑皮姐姐則有些愕然,我說:

  「這個女生很有意思,我先不點破以後妳就知道,真的很好玩!」

  「別弔胃口好不好?趕快講啦!」黑皮姐姐想打破沙鍋,歐巴桑偏故作神秘。

  「講了就變成說人是非,妳不是學佛的嗎?怎麼可以讓我造口業?」黑皮姐姐得不到答案又急又躁想搥我,我還是不肯說。

  銷售工作最難熬的往往是生意清淡、時間漫長,尤其在賣場的單人櫃位,想要多賺點錢的每天幾乎都要站十二個鐘頭,還不能休太多天假,完全用時間換薪水,如果不和左鄰右舍「喇賽」(抬槓)、「話唬濫」(吹牛、開玩笑),日子真的很難過,可想而知,偶而來點新鮮八卦或是可以峰迴路轉的話題,對這些專櫃人員簡直如獲至寶,歐巴桑豈可隨意發表意見?經過賣力傳送的話是可以被無限放大的,言多必失矣。

  素綿既已離職其實也就與歐巴桑毫無牽連,但是一個北台灣的小鎮裡圈子能有多大?簡單交陪即成人際關係網絡,所謂秘密不過是埋在地底蘆葦的種籽,時間一到依然會長滿整個河床,待風吹起真話飄散,曾經的謊言最終還是被自己所揭穿,每次和小盈談論起都是搖頭惋惜,好好的女孩平白浪費了自己優秀的條件。

  「聽說素綿改名字了!她一直嫌自己運氣不佳,說本名很容易惹爛桃花。」小盈提起。

  「是喔!如果改了以後再也沒人請她吃飯、喝飲料損失不就大了!」歐巴桑也來尖酸刻薄一下。

  「好像叫……『福容』什麼的。」

  「芙蓉!是內地那個誇張到不行的婆娘喔!怎取這名啊!」

  「不是啦!福氣的『福』容貌的『容』,還她自己取的,厲害吧!」

  「是厲害!歐巴桑甘拜下風。」

  改名字真能改「衰」運的話,歐巴桑從此立誓講經說佛誅惡魔,再也不堅持科學論述啦!

Rosa   2007/11/27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ahung&aid=1407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