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每一張臉
2012/05/02 10:43:57瀏覽1771|回應45|推薦228

閱人 - 關於國籍

我與白人交談,看著對方的面部輪廓,說話的語音、口氣、表情、動作,我會心裏判斷對方是哪一國的人。為了求證,我也許直接問對方是哪裡的口音,或問對方的姓,每一個國家都有特殊的姓氏。二十多年的觀察與經驗積累,我的觀人技術頗有可觀。不過可能對年紀大的人或者澳洲新移民的觀察比較可靠,對於澳洲出生的第二代或第三代來說,就無所謂來自何處了,因為他們就是土生土長的澳洲人,只有憑著個人的種族膚色與輪廓外觀可以分辨出他們的血統祖先。

觀人 - 每一張臉都有故事

在上海的交通非高峰時間,搭地鐵看到的人可能是農民工比較多。我看他們的臉,好像可以直接讀到他們的履歷自傳,如果聽到他們彼此的對話就更可以確認他們的性格。每次坐在地鐵的椅子上,我特別喜歡觀察對面座位及四周的人的臉孔與表情。

那一天坐10號地鐵,我看到車廂右手邊長椅上有一個空位坐下,面對另一邊長椅,坐著幾個年輕乘客,鬆鬆散散的,留下一個空隙是可以擠進一個人的。我知道老公的脾氣不會為了自己坐下,而影響人家移動姿勢,所以我伸手跟老公拿他手上的購物袋。就在我伸手之間,對面的年輕人看到了,馬上示意要求同伴挪一挪,空出一個正常的位子來,很明顯的要給老公坐。於是我告訴老公轉身坐下。這就是大陸典型的外地年輕人,淳樸、保守、含蓄。

在大陸,走在路上,感覺這個社會是這麼的透明,路上的人都是一眼可以看穿似地。看他們的走路步伐、穿著、神態,根據我的觀人心得,對於他們接下來可能的動作(會不會隨地吐痰)、語言(語氣),我大約了然於心。(這些人都是沒有文化的基層人員佔多數。)

兩個禮拜前我搭公交車,只是兩站的路程。車子在我上車後第一站停車時,上來了一些人,售票員走到剛上車的乘客面前售票,或讓他們刷卡。有一個女乘客用著公交車上少見的,明朗的臉色與口氣,略帶興奮的對女售票員說,‘你還記得我嗎?’我原來上車時覺得女售票員的態度算是親切的,現在她卻板著一張臉,不帶一點感情的咕噥著,一副陌生人莫名其妙的姿態。那個開朗的女乘客沒料到這種臉色,有點自討沒趣,找了位子坐下來。不知道她是不是認錯人了,我看在眼裏,心裏覺得很有意思。

個人的影響力 - 不要小看自己的社會角色

今天電視上的‘眼界’節目介紹一個女性公廁保潔員李影,一家三口就住在公廁裏。她認認真真做好她的工作,不只是打掃廁所的清潔,還親切關心如廁的,以及廁所附近住家人們的需要。她的工作態度為自己贏來了一張上海居住戶口,還得到全國勞動模範的獎勵。她說,‘....如果你是金子,你就會發亮。....’她鼓勵人們不要小看自己的工作,及自己對社會的影響力。

我跟老公身為外國護照持有人,就是外國人,住在大陸,可以感覺到一般老百姓對我們的友善與尊重。我們的臉上沒有寫著我們是外國人的字眼,但是他們看我們的舉止與談吐,大概心裏有數。在這裡,我常常覺得我們就像是社會中走在前面的人,我們的脚步多少影響後面的。(這一段我的文字說不出我要說的意思。)

我在上海的第一個租屋居所的老房東是上海人,每一次有事情打電話聯絡,也能感受到對方以禮相待,有意識的要顯示她的家庭是體面的,是說理的,是信實的。目前的居所房東的委託人是個大陸的年輕人,外地人,我跟他電話聯繫,總是不愉快的感覺比較多。電話中,他說話態度生硬。房客連絡總是有關代墊費用之類的錢的問題,他通常是堅持他自己的記憶,不正確的記憶。那一天又是如此,我便要求他過來當面說清楚。見了面,我們把問題弄清楚了,的確是他不對,沒有還錢給我。他才說,他沒有意思故意弄錯,只是因為自己的工作忙碌,搞糊塗了。我感覺他面對面的態度跟電話中的態度不一樣,讓我猜想我示範給他看的態度是有效的。

顧客的眼光

在大陸,中低階層的勞工看起來都比較單純,都似乎可以一眼看透的,我認為是可以接受合理的管理的。我比較相信,他們是本份的。當然基於我個人對人性的多年探討,人要做好、做壞都有可能。他們遇到的主管、或雇主,或顧客的行為態度,就有可能影響他們的人生態度。我前幾年喜歡找台灣人投資的店家購買消費服務,發現很多台灣人店家的員工常抱怨老闆苛刻。同時我也覺得他們的員工對台灣人顧客似乎有無度索取的傾向。(這是我的敏感,不見得是絕對的,但是店家的員工訓練可見是有疑問的。)

離題碎碎念

住在上海,我們這些外國人,收入不見得增加,所以能夠體會物價上漲的快速不可理喻。市面產品的價格提高,品質不見得提升。我猜想,是不是因為海外輿論的壓力,大陸提高國民所得,然後轉嫁到消費者的身上。

之前海外人士對大陸人民所得低的評論,我認為是有待商榷的。大陸產品原來價格便宜,國內外的消費者,不會對大陸製造品質有超過價格水平的要求。生產人員的技術水準,如果不能跟國外競爭,憑什麼應該得到跟西方一樣水準的報酬。只是為了提高員工所得,沒有條件的提高工資,廠家當然把成本的增加轉嫁到產品物價。物價提高,即使所得提高,購買力沒有提高,人民所得等於沒有提高。我用我簡單的頭腦想,這樣的結果讓產品的價格不能跟國外的產品競爭,或者是提高中國人民在國外的購買力,達到歐美市場外銷中國的目的。我想,海外的政客的聲音,總是為了他們自己國家的利益,不是真的國際正義,為中國大陸民眾的福利著想。

我比較相信,員工忠於職守,自己又肯努力向上,自然會在收入上得到相對的酬報,這才是公平的。我覺得海外強調的血汗工廠比較傾向於無稽的商業攻擊,真正的血汗工廠其實是地方上的小店家比較有可能,因為沒有規模,沒有制度,任意剝削是很容易的。小店的員工工作時間至少一天12小時,甚至除了有限的吃飯、睡覺時間之外,就是工作。

在大陸,我覺得比較會產生溝通問題是當地的白領階層,或自以為條件比較好的人。這些人的臉就不像是低階層勞工的臉那麼透明了。外國人來大陸投資,必須有訓練管理階層的準備。不能訓練出優秀的管理階層,建立有效的溝通管道,吃虧的就是投資者了。談到人才的訓練,投資者自己派出來的員工本身就必須是優秀的,有品德的,否則的話訓練出來的當地員工也就上樑不正下樑歪了。

我在上海有固定的美容師及髮型師,因為服務好所以就固定了。這兩家公司都是大陸人開的,我不認識投資人,但是從接觸的工作人員的技術水準與服務態度,心裏不得不佩服。服務我的員工在言談中透漏出他們對公司很強的向心力,都跟我說他們不會離開公司。(事實上我幾次出國回來,經歷了兩個美容師離職。不過兩個美容師在電話中跟我說的離職原因類似,回老家談對象。)另一方面他們公司的收費政策也讓我開了眼界,他們就是這麼賺錢的。(詳細我就不在此介紹了)

我的大陸觀

有一天走在以前熟悉的街上,看到又有新的拆建進行,這麼頻繁的建設讓我們嘆為觀止。老公說,這就是所謂的開發中國家,沒有停止的開發。我自己每天看電視,匯總瞭解1950年來大陸的很多事情,從製造原子彈,以及航天領域的發展,與世界各大國互動頻繁的外交,以及過去吊詭的外交心理。電視節目揭示了過去種種的高度機密,讓我不能不嘆服,在大陸,世界沒有停止轉動過。海峽兩岸的隔閡,大陸看台灣不需要任何眼鏡就可以看得清楚,台灣看大陸,可能就不只是需要放大鏡,望遠鏡,還需要顯微鏡。

知識與技術的分享

我跟老公都不是中國籍,從不把大陸當成定居的地方。我總是提醒老公早日回澳洲工作的心理準備,不要不知不覺的把家庭團聚的幸福長久犧牲掉。老公在大陸幾年來,一頭黑髮由黑轉灰白,可以想見在大陸工作的辛苦,腦力的辛苦。我勸他為了健康,早點離開。他說,我的建議是叫他逃避,他不能因為辛苦就逃避。他手下的團隊,都是非常高薪招聘來的精英,但是要訓練、引導他們從中國過去的思維,扭轉為合乎西方世界的理念是很費心血的。

我問老公,公司又不是自己的,花這種心血值得嗎?老公說,值得,人生能夠有機會在崗位上發揮自己的影響力,不只是讓自己的生命沒有遺憾,也不愧對從雇主外商所得的薪水。訓練人才是對公司的交待,也是對中國的貢獻。這是最近隨便聊天時,老公順口而說的。其實,發揮個人影響力的價值正是我自己所抱的人生觀。

後記: 這一次回來,有一天回家時走過會所,會所門口站個年輕人問老公什麼時候過來打球。我問老公那個人是誰。老公說是會所裏面的教練,這些教練最初打球比老公好,後來就一個一個被老公打敗。然後老公回過頭來教他們,現在球技差不多。我開玩笑說,老公應該跟他們收教練費。老公說不需要,打球就是要球技相當才有趣,自己老是贏多沒意思。- 這就是我的老公,總是沒有藏私的念頭。

【後記】

因為回應中,新天新地、貞吟與 NAPA 對於文中我提到的閱人有特別的注意,所以補充。首先我要提醒,察言觀色應該是一種本能,(我的心得一定會讓一些人起共鳴,也會讓一些人以為是不可能的。)基於各人與人接觸經驗的多寡,平常的用心程度,人生歷練的差異與個人的心態的差別,各人閱人的結果自然不同。

我這裡提到的是我個人的心得,是生活的體驗,不是專業技術的擔保。

我也要聲明,我的年齡,我的人生經歷,工作經歷的寬廣與扎實,都讓我對自己這樣的本能有一定的信心,這樣的信心是平時行事為人的起點,每一件事的過程,就是經驗與智慧的累積,再一次對單一事件達到一定的結論。

在所有事情的過程,遇有疑慮與困難,我都求神的的帶領與祝福。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頁/共 5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connie F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2/05/22 13:51
那妳一定會把我一眼看穿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2-05-22 15:51 回覆:
哈哈!如果要網聚,我也會緊張,不知道人家在網上看到的我跟我本人差距有多少。

至於我看各位格友,對性格與涵養有清楚的印象。這一點我的信心是很高的,至於外貌沒有相片就不知道了。

說不定網聚的時候,可以玩猜一猜的遊戲。

行一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自爽
2012/05/10 09:33

台灣媒體是在「殘民自爽」,把人民腦袋變殘,自己就很爽。國際新聞也沒有自己觀點,當國際新聞社的翻譯機,多以觀光客心態看待別的國家,從來沒有國際戰略。所以,國內新聞多報導某某地方的狗走失了,或者某某地方發生什麼可怕的社會新聞。多看無益也~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2-05-10 16:42 回覆:
謝謝行一再次回應。

今天下午我不小心看了澳洲電視臺的國會轉播記錄,(平常是沒有興趣看的),發現澳洲的國會紀律非常嚴格,像是老師在管理小學生班級的秩序。官員回答問題的時候,如果議員座上太吵,主席叫,‘只有有一點噪音,會就不能繼續’等一片安靜了,主席再讓官員繼續說話。議員發問也是如此。

很有意思,不知道台灣的立法院開會是不是如此?

行一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在台灣
2012/05/09 22:21

七年前去上海一趟,看到當地的雜誌「新民週刊」,非常驚訝他們的深度與廣度,很有思想。現在少看,但對他們的印象依然深刻。或許我該在大陸微博開個帳號,看看能激盪出什麼思想性的東西,哈~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2-05-10 05:47 回覆:

一早此刻在墨爾本,坐在家裡的電視機前上網,突然聽到台灣的消息。有一部載著南韓觀光客的遊覽車掉進懸崖了。

你是七年前去上海的,七年的變化可是巨大的。我除了做頭髮的時候看雜誌外,幾乎沒有讀大陸的平面雜誌。我也不上微博,不過每天早上的電視新聞會引用一些微博的信息。我猜上微博可能跟在大陸的感覺一樣,碰到的人的品質是優劣互見的。

我真的覺得台灣看大陸不必像看仇人一樣,硬是要強調文化低的那一個群體,畢竟這個群體是文革的結果。未來的新生代會如何?拒絕看他們的強的一面,吃虧的是自己。

台灣媒體看不好大陸,也瞧不起自己的政府,就像是蒙著眼睛說話,不知道目的是什麼?


黃彥琳~~大瀑布公園尋秋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每一張臉
2012/05/09 20:35

都了然於心,

真是不容易!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2-05-09 20:46 回覆:
不錯。謝謝彥琳的回應。

行一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閱讀臉
2012/05/09 19:27

我也喜歡閱讀外國人的臉部表情與口音,判斷他們來自哪裡。

關於大陸媒體,我佩服他們的國際評論與觀察,非常深入。他們有自己的觀點,不愧是左派鬥爭出來的後代。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2-05-09 20:54 回覆:

每一個國家、地方或城市,就是有特別的生活習慣造成的臉。我特別提白人,因為對國內的人來說,外國人長相都是差不多的。

你在台灣嗎?你也看大陸的國際評論嗎?我覺得他們的評論相當客觀,不愧是崛起的大國。想想中國目前跟世界各國外交如此頻繁,一天中領導人要分三、四支隊拜訪或接見不同國家的要人,如果對國際情勢沒有客觀正確的分析,那還得了。


天涯孤鴻 ·· 橙子黃了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人的臉,寫著性情心情
2012/05/09 01:03

哈哈,真是觀人於微

珍珠的功力可比我高多了

我通常只顧著把他們當作人間風景,冷眼旁觀

卻沒本事判斷他們的階層來歷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2-05-09 06:58 回覆:

你這麼說,讓我想起有人說,中國人喜歡問人家的薪水。我沒有這麼粗魯,但是我難免心裏的好奇,會根據他們的花費習慣來分析。這些對觀人不無幫助。

我猜想,住在歐美紐澳的人可能就缺乏人的背景資料,因為尊重隱私的關係,不能隨便問隱私。但是西方人一樣有張家長李家短的好事之人,會傳達一點私人信息。像媒體狗仔隊,可能就是針對西方國家保護隱私才產生的。

亞洲人對私人隱私比較不注意,媒體的狗仔如果不加油、加醋,補上煽動的文字言詞,就不能有鑼鼓喧天的效果,所以話不驚人死不休。 - 你說有沒有道理?


山鷹(寄三平)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但説無妨
2012/05/08 20:34

告訴妳一個事實,得獎的作品換了評審,可能第一關就被淘汰了。

得獎是實力加運氣,並且運氣佔的比重還蠻大的。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2-05-08 20:56 回覆:
山鷹真是謙謙君子,你的得獎是名至實歸,真的很棒。
不過我要聲明,你的作品寫明了是童話故事,我的老人家觀點不見得合適。
我個人覺得童話故事,是不是可以設法再簡單一點?
那篇比較長的 GPS 篇幅很長,最不討好的我覺得是宗教的加入。我比較鼓勵童話多寫正面的人物,反面的人物可以點到為止。(說實話,我是有點偏見,我對於讀反面文字比較有排斥)
等我得空再到你的文章說具體一點。
先謝謝山鷹的包容了。

旭日初昇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12/05/07 11:18
喜歡觀察眾生相,閱歷豐富,喜與人互動,皆有助於察言觀色了解人性。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2-05-08 19:42 回覆:
謝謝旭日初昇的回應。年輕的時候台北市人口密度高,街上交通擁擠,行人摩肩擦踵。那時候放假真是恨透了到處都是人,就像現在的上海。那時候好喜歡到深山,沒有人的地方好幽靜。現在我很珍惜人多的地方,提供最好的閱人的經驗機會。

山鷹(寄三平)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一篇好文能引起諸多討論
2012/05/07 07:36

看回應也是美好的經驗。

這一奌我不如珍珠。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2-05-08 19:36 回覆:

謝謝山鷹再次回應,山鷹太客氣了。我不如山鷹的就是文筆與科學知識。不過,我想到一點,人是不可能完美的,也許因為我文筆不好,文章寫得不完美,所以能夠吸引比較多的人投入個人的觀點。你說的是事實,如果沒有回應,我的文章實在沒有什麼看頭。

如果山鷹不介意的話,我倒是很想對你最近的文章,發表一點不一樣的淺見。但是你的文章故事已經是花了很多心思,而且是得獎的,害我不敢亂說話耶!


不能正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工作關係
2012/05/07 06:41

接觸過一些在上海的國際品牌,他們公司內的人對於消費的看法和我們認知的很不一樣,拿名牌來說,他們很直接的說,若花錢買的東西看不出是某名牌的,消費者不會想買。

上海的服務水準有待提升,與人與人間互動缺少基本尊重及禮貌亦有關,常見人對本地服務員一付有錢即大爺的使喚態度,或彈手指同時高喊服務員,或一付指使口氣要服務員提供什麼,而遭遇到這些顧客的服務員,我常會注意他們的後續的臉色,不是找著機會就與同事抱怨,就是背地裡咒罵顧客不把人當人,惡性循環。


Ask not what the beer can do for you,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the beer.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2-05-08 19:26 回覆:

謝謝大不的上海心得。

好像是昨天還是前天(我現在在墨爾本,對時間記憶力馬上受到影響),偶然看到電視節目‘讀書’(沒有看過的)。讀書聽起來真是一個很好的,讀書分享的節目,用意很好,但是主持人及上節目的人,一位女士,兩位男士,外形與說話氣質是缺憾。我倒是認同兩位男士的意見觀點,一位男士說,中國雖然富起來了,很多人中國人富了,但是畢竟先天單薄,所以。。。。

我欣賞中國大陸的電視上很多成功的名人都不諱言這一點。我想到我自己這一代的人,為什麼我會對中國大陸有寬容的態度,因為我這一代的台灣人有點類似。我這一代的人父母通常都是小康,教育不高,天性比較有自卑感。所以我瞭解中國人的心態,大不屬於年輕的一代,台灣已經進入富的時代,先天上比較優勢了。所以你們這一代看大陸的眼光會比較苛刻。

關於服務員這個名字,我原來也不習慣,聽起來很粗魯。但是這是他們的社會形態,有待全民文化的提升。我一直想要寫一篇介紹我去的這個美容中心,想了兩年了,但是還寫不出來。我甚至都替第一個美容師照相了。我非常非常喜歡先後替我做的三個美容師,每次躺在那裡,跟她們說話,可以瞭解她們非常好的本質。如果她們本性沒有那麼好的話,為了迎合我這個顧客而表演的話,那麼表演未免太棒了。

昨天坐的飛機上的空中小姐,素質離我的要求標準就差很多了。對了,你提到的餐廳服務員不是我文中所說的服務員。我這一年在上海時間少,很少上餐館。坦白說,除了我經驗的這家美容中心的三個美容師外,(同一家公司的其他美容師我就不知道了)整體的工作人員水準的確不高,但是不表示比台灣低。他們的不高,問題出在工作單位沒有給與應有的訓練(單位不好,如何訓練人?),人員本身有心,但是沒有得到正確的指導,沒有起碼的文化水平,所以素質就好不起來。總而言之,不是人的質有問題,是教育不普及的關係。

我相信在中國可能沒有人像我一樣,珍惜觀賞每一個好的電視節目的機會。(不好的節目我是不看的,節目太多了,選擇在人)這些優秀的節目提供了充分的社會教育,包括法治的瞭解,國際外交,歷史,文化,軍事.......太多了,應有盡有。我敢打賭大不絕對不會有我的美國時間看電視。我先生原來不看電視的,因為我的介紹,他現在也開始看一點了。我說,我不在大陸,最可惜的就是看不到電視了。

頁/共 5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