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龍頭鳳尾詩駐站觀察】打開房間的任意門◎鴻鴻
2008/12/30 14:56:00瀏覽3332|回應0|推薦10

打開房間的任意門 
◎鴻鴻

所有創作都有遊戲成分,但限制越嚴苛,逼使寫作者突破原有思維慣性的動力越強大。這是「限制性寫作」的真義。就這點而言,「龍頭鳳尾詩」還不算是足夠逼人「狗急跳牆」的考驗。然而,「頭」與「尾」也可以說是一首詩最難、同時最關鍵的兩筆。如果說藝術是「生活的切片」的話,這兩筆就決定切片要切在哪裡。當首尾下定座標,中間能發揮的,其實有限──自然,這是所謂能「測出程度」的那種考題。
規則是聯副訂的,題目是我出的。出題時自以為是地設想,首尾兩句有場景(「房間」)、有人物(「你」和隱形的說話人「我」)、有動作(「被一口氣吹熄」),但就是不提供「詩」。詩意所向人人有別,也正是徵文最令人期待處,所以我不打算提供類似「把自己撐開卻沒在下雨」這般的詩句。不過,當這兩句合併觀之,也自成一種定律,有如從生到死的過程──我們不都在某一個房間出生,最後,不也都會被一口氣吹熄?其間深意,我私心盼望有人能夠發掘得出。於是,我的詩作先極力陳述房間裡的事與情,無非是希望參與者可以跳脫這個範圍,打開房間的任意門,推展到無盡的廣場、海洋、宇宙。可惜一千多件來稿中,願意為龍頭鳳尾接上豹紋、馬蹄,甚至加裝翅膀或魚鰭的,委實不多。在主題變化有限的情況下,如有能擺脫示範作情調的作品,便首先贏得我的注目。
比如,從題目就開始反諷的〈大愛徵信〉,以俏皮的廣告語言紀錄一則抓姦事件,完全抖落原題的哀傷氣氛,令人莞爾。〈夜瀆〉將光頭對比倒扣的缽,又以倒扣的缽喻指星空,令人捧腹之餘,也兼具詩意。這首詩中的藍色甲蟲正從事夜襲,而另一首〈在你的房間〉則寫螞蟻撲火,最後突然失去目標,有種好笑又荒謬的悲劇性,舉重若輕,都深得詩的妙諦。〈夜瀆〉的房間有漫天星星,另一首〈風景〉的房間則下起了黑雨,還有「白色的烏鴉」、「肉色的斑馬」,顏色的處理大膽、奇詭、奪目,在場景陳設好之後,焦點更集中在「端坐如火」的少女,美得令人屏息。還有一首耳語般的〈天使睡了〉,極盡溫柔之能事:光環在梳妝台上充電、手機被點了昏穴……意象的經營功力,語言的抒情魅力,可以直追羅智成──但也可能太接近羅智成了。
或許受到示範所的影響,多數來稿寫的還是一個「人去樓空」的房間。〈過去〉和〈許久〉這兩首,我以為是在這個範圍內仍能別有意味的。〈過去〉裡的點唱機、照片、和對方當年的語氣,構成傷感的氛圍,而從書本裡畫線的那一行,拉出一個線頭給貓追,則增添了些許活潑的趣味。〈許久〉則似乎暗示親子感情,有「被幾個夏日帶走顏色的照片」,有新栽的桂花樹,詩人欲捨難捨的糾結,用「重得捧不起來」的笑容、輕得飄不起房間的窗簾……這幾段輕與重的反覆辯證來呈現,令人回味無窮。
兩首「形式主義」作品出於同一作者(這位作者還另外投了好幾篇,成績均不俗),雖然招式不新,但都能不為形式所役,逼現新鮮的詩意。〈超級連連看〉提供了景、物、與動作無限的閱讀與連結可能,幽默狡黠,讓我決定容忍他的「踩線犯規」──「被一口氣吹熄」雖然在最後一行,但並非詩尾。不過既然是連結素材提供,位置可以讓讀者自行挪移,也很難說他犯規。從失去的童年到失去的情人,這房間猶如一個人亂七八糟的前半生,有待整理(用「連連看」來整理?)同時「連連看」又意味著生命曲折行進的路線,那些物件就像是小小的信物,小小的里程碑,讓人有許多自由連結的可能。
〈秋思集句〉取材遍及兩岸三地詩人,而能渾然天成,還偶見妙趣,顯見作者的閱讀深廣兼具,並且才思敏捷。雖然嫻熟前人詩行,對創作不見得是好事,但是對於這個逼大家用我的詩句的「命題作文」練習而言,倒是以其人之道還治了一回。玩互動寫作,遊戲性強,怕的就是大家都太嚴肅。這次我真嫌來稿還不夠刺激,結果被這麼一首拼貼作反將一軍,讓我有被娛樂到,特別留此存證。
最後我還必須招認一件事,這兩句題目,其實是取自我已寫好的詩作,也就是大家都見到的那首「示範詩作」,難免有取巧之嫌。覺得自己沒有真的就這個命題操演一次,實在過意不去,於是就拿與前作相反的情境(一個是人去樓空、一個是愛欲橫流),依規則再做一首,一併附上,與大家一起點燈,一起放火。

【2008/12/30 聯合報】

( 創作詩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anfuplay&aid=25196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