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散文作品:暫訂(非法入侵)
2010/01/30 13:35:27瀏覽307|回應0|推薦1

我想,這真的是最嚴重的一次……。

最嚴重的一次非法入侵。

起初發作時,像午後雷陣雨不時的小小捉弄,日子一久,卻像是颱風過境後的強大外圍氣流,勁道之大,小小捉弄變成大大挑釁,如練了幾百幾千萬年的武林打手,使出的內力,來勢洶洶,被掃到的只能自求多福。

我記得那夜,凌晨十二點半左右……。

深怕如果、萬一、要是再多個幾秒,或是再多幾個千分之一,我們就會離愁雲慘霧更近了。

還好,我深怕的那些萬一並沒有化成另一批惡魔向我們聚攏。

我想,這真的是最嚴重的一次非法入侵,它的非法,沒有取得我們甚至妳的同意,卻已取得國家賜給的不敗名號,罕見疾病。

紫質症。

=====

紫質。

(什麼個玩意兒?)

是當我從醫生口中得知終於確診的病因時,心裡的OS。

打從娘胎出生以來從沒聽過這個詞,就算翻遍所有字典也不可能找得到,除非是醫學字典,但想在醫學字典裡尋覓這字眼,或許還得翻最最最最新版本才能確保真能找到。

真的,當醫生說出『妳妹妹得到的是紫質症』,當下我的反應,我的畫面,瞬間變成漫畫,我感覺到我全身的力量都在對於紫質這兩字開始在腦海裡做思考,但這思考卻像團抹布陷入水管,無法順利被沖走,也不可能被瓦解,還被反彈回來。

沒錯,抹布會卡住,猶如我的思考雖然持續著,進展卻停頓下來。

也才終於明瞭,這世界之大,當我們站在疾病面前時,知識像是螞蟻一般,你無法準確的抓到你要的那一隻,因為數量太多,又跑得太快,常常措手而不及。通常得透過醫生這面放大鏡才能仔細的尋找到你要的螞蟻,才能迅速得知你要的答案。

當人類的渺小與脆弱對上渺小卻勢力強大的疾病,有的拼了。

只能拼了。

======

回想那夜,當手機響起傳來媽媽的聲音時,我的耳朵被震撼無限擴大,『妳陷入昏迷,並且在急救當中』。

什麼跟什麼,誰要相信,最好是啦!!

我一點也不肯相信,怎麼可能!!

一定是詐騙集團,知道當時只有我跟阿嬷在家,想要騙我們兩個出門,然後再來洗劫我們家。

但是,但是,媽媽焦急破碎的聲音在手機的雜訊裡再清楚不過,再清楚不過了。

不容許我有一絲絲的懷疑,不容許。

聲音可以模仿,母愛不行。

時分針指在凌晨晚上十二點半,巨大的陰天,像颱風,疾速的,非法的入侵妳的身體,以及爸爸媽媽、阿嬷和我還有等等的關心妳的朋友與親戚。

『妳陷入昏迷,並且在急救當中。』

沒錯,這是事實。

接受了這個震撼,我的手在滑鼠上無法動彈的停止,全身的血從頭頂到腳底,從腳底到頭頂,正向逆向,來回以沸騰的姿態流了好幾次。

我定格了。

雖然我的雙腳正迅速通過家中長廊,準備請阿嬷在佛堂點幾支香求祖先,求菩薩,求所有神明速速趕去保佑妳,但我的心,我的思想,定格了。

我慌張,我焦急,我害怕,我不要,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雙眼望向窗外才正準備營業的黑濛濛天空,頓時覺得我也處於黑色當中。

心雖然定格,身體卻燥鬱到不行,將筆電關機,闔上,拔掉插頭,把睡的正香甜的阿肥貓挪進去籠子裡,然後隨便著了裝,拿了手機出門。

在計程車上,整顆心像引擎般顫抖搖晃不定,佛珠在我手指間旋轉祈禱著。

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反應。

只是傻傻的等待下車,讓爸爸帶我跟阿嬷前往急診室。

=====

當我親眼看見妳昏迷,全身插滿管子癱瘓的模樣,那刻,我的心像是一張慘遭卡紙的DOUBLE A,被命運跟考驗一掌揉碎,似乎全天下的不捨得,都灌入了我的意念,像一把槍,重擊我的胸口,我好心疼,好痛喔!!

我知道妳一定也很痛。

當時這樣的畫面映入我的腦裡,我還是不想要相信,但痛卻持續著。

而後,媽媽與我口中念的佛號,也許創造出神力與庇護,醫生與護士的努力拼命,才讓這場急救有了好的動靜,我們的心才終究感受到那練了幾百幾千萬年的內力硬是被我們扯平了一角。

醫生說,妳暫時救了回來,心跳呼吸跟都用儀器維持著,但還在昏迷,所以要在加護病房觀察。

真的是頭一次,見證了這場命運驟下的大雨。

想不到,看似虛弱的妳身體裡,竟藏著這麼大的堅強,看著妳用力呼吸,一下一下都帶給我感動,震撼著我,全身細胞都為妳鼓舞,覺得妳好棒,好強,這個爭鬥,妳是最棒的選手,即使遍體鱗傷,心跳和呼吸卻依舊強烈的證明,妳還在努力。

以前看一公升的眼淚,不知重複看了幾遍,卻都沒有想過,這樣的劇本會套入我們生活,只是病因不同。看到妳在一天之內從清醒到昏迷,我一度不想相信與面對,相信了,卻哭了,著急了,總是希望睡醒以後,這就像是一場夢,夢醒之時就會把健康的妳帶回來。

=====

二十五年來,從未明瞭出入急診室與加護病房,產生的不間斷焦慮感,竟也是一種等待放晴的狀態。

這是頭一次,真的。

頭一次像無頭蒼蠅極力祈禱妳的病情好轉是組織我們向心力的宗旨。

二十五年來,從未想過我們一家人會籠罩在名叫慌恐的烏雲之下,像是背上了磁鐵,無論走到哪兒,都有妳這個寶貝凝聚早已殘破不全的團結,這樣的團結背後有一個妳讓我們期待著。

在加護病房外面,只能和一群跟我處在相同狀態的病人家屬,一起被隔離在那厚重的鐵或鋁製的層版門外頭,只能束手無策的持續等待。等待著加護病房的門每次打開之後,醫生跟護士就能傳來一遍又一遍的好消息。

=====

真的就只是一瞬間。

一公升的眼淚不再只是一齣敘說亞也人生的真實故事的劇本,而是改了主角,配角,與病情,然後也非法的套在我們身上。

妳是需要被鼓勵的人,我們是需要鼓勵妳的人,妳的勇敢跟堅強,我們都看見了,請妳再加油,再加油,讓這個從天而降的荒謬劇本走向好的結局。

好的結局,是妳離開醫院的病床,身體從此健康,活潑,一家人和樂融融。

妳說,妳喜歡這個結局嗎?

我相信妳一定很喜歡,因為妳一直很努力。

=====

今天是妳進加護病房的第十七天,也就是說明天是第十八天,真希望明天你就能痊癒,病情好轉,因為我知道妳一定想看煙火,對不對?

明天是國慶日,妳一定很想出去玩,一定不想躺在醫院。

所以我祈禱,但願國慶日,舉國歡騰的同時,能夠發生奇蹟。

然後,妳就能去看煙火,或是去妳想去的劍湖山,姑姑也說要帶妳去日本玩,阿肥貓也很想見妳……。

有這麼多好玩的事,愛玩的妳,一定要趕快好起來。

我們打過勾勾了,所以要更加油。

對了,還有還有,這幾天妳很努力跟病魔對抗,我也很努力喔!!

雖然想要瘦下來,不過我還是在不過飽的範圍裡,好好的吃了很多地下室餐廳賣的東西。

雖然知道妳一定也肚子餓,但躺在病床插著管,一定是沒辦法吃。

每當一口飯或一口菜入口,我就很想跟妳說對不起,妳在辛苦奮鬥,我卻在吃好料……。但就是因為妳在辛苦奮鬥,我才要更努力幫妳吃,雖然怎麼吃也吃不進去妳的胃裡。

所以我先吃,就知道什麼好吃,什麼不好吃。

然後等妳好起來,就能讓它們慢慢一點點進去妳的胃裡,好不好?

=====

來台大陪妳已經第十七天,等於十七天沒碰筆電,真是前所未見。

大概知道有電腦這種東西之後,這還是頭一次這麼久沒碰鍵盤,妳一定不相信,但真的,我真的沒碰,甚至一點也不想碰。

妳一定想問,我會不會無聊?

答案是不會。雖然我隨時都帶著本書,在陪妳的時候閱讀。

妳也一定想問,我想不想創作、寫作?

答案是我想,但我更想等妳好起來以後再做打算。

因為我現在才知道,我之所以能放心享受創作帶給我的快樂,是因為你們每個人都很好,我才能無憂無慮的在我喜歡創作路上,持續(默默)的走。

現在妳這麼辛苦,我真的也無法想什麼創作,如果說想,我現在最想的就是創作出活生生的小叮噹,或是真實的怪醫黑傑克,變出時光機,或是給一些奇特古怪的方法,來醫治妳的病。

只可惜,我沒有這種能力,我不是魔術師。

但我知道妳是勇士,一定會過關斬將,對不對?

這幾天的生活,像是四季的輪替被破壞,所有的花都急著在一天之內綻放了,又凋謝,一切都很急湊。有如我們醒了又睡,睡了又醒。

醒的時候細心陪妳,睡的時候則為了充足清醒時的精神而努力休息,就算常常只是閉目養神。

=====

每當看見妳虛弱的樣子,我暗自慶幸,且感恩,至少我還是健康的,至少,我還能照顧妳。

當妳的眼淚一顆顆滾落臉頰,我的心總碎成一片片,卻又希望這一片片的心碎,能夠織成一張網,替妳收回淚水,這些淚,是妳的體力不堪流失。

記得小時候妳跑步很快,還拿過銅牌,為什麼現在脆弱成了妳身上的一部份,趕快好起來,好不好?

就算妳好起來的第一件事情是跟我吵架。

=================================================================

這是前年在加護病房外頭隨意寫下的心情,一直到最近才有心情好好整理出來。

雖然先前也有po過陪病日記,但終究還是比較瑣碎的交代,這次po的比較正式,也比較貼近當時狀況。

當然,這只是一個濃縮版本,日後,或許就是最近,會考慮把小說擬出來。

也有想過把這篇當成一個置於小說前的楔子,不過好想有點長,但我不考慮刪減,...嗯,再說吧~~~~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ello33101&aid=3735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