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抱緊我_(02)
2009/06/07 15:12:45瀏覽304|回應0|推薦2

圖片來源:奇摩關鍵字搜尋。

小說創作

抱緊我(2)

文by cindy野

老實說,大悲根本就沒有喝很醉,只是他的重量加上我的重量,一輛腳踏車怎麼也不可能騎的太穩,男生載女生當然是輕飄飄,男生載男生是也有可能輕飄飄啦!不過那要等到真的撞上車或電線桿才有可能發生的靈異事件。

也還好大悲真的沒有喝很醉,要不然真的輕飄飄。<------(這句打算刪除。)

老實說,我雖然沒喝醉,方向感也不是挺差,但是,我剛剛完全狀況外,我的雙眼正徹底掃瞄腳踏車經過的每一條路每個巷子或許還有每個角落,我在搜尋她的身影,就算是滿地的冰棒殘骸,我都會懷疑她是不是躲在裡面;聽到流浪貓用爪子挖取路邊垃圾桶的聲音,我都會懷疑她是不是也在附近。

所以我根本忘記大悲坐在後面做我的眼睛。

我在找她,我想找她。

我想早上等不到,那晚上或許可以找的到吧!

我想,或許她不是人,要不然怎麼可能消失的這麼徹底,徹底到空氣中感覺不到她曾經的存在,或許她真的是輕飄飄的阿飄,兩年前之所以會出現在我面前,是因為阿飄世界太無聊太孤單,所以她來找我這個也很無聊很孤單的人,現在她消失了,只是躲到某一個我看不到的地方修練。

等到她修練完畢,她又會出現了。

『你瘋啦!不可能啦。』大悲嘴裡嚷嚷著。

我當然知道不可能,當然不可能。

我只是想找些理由讓自己舒服一點。

畢竟兩年了。

兩年,出了很多新口味的冰棒;兩年,路上多了很多可愛的流浪貓等著認識她;兩年,徒步區多了草皮,她終於不用坐硬梆梆的水泥地。

但是兩年了,她到底去哪裡了?

我一路騎著車,一路這麼想著。

到家了,我還是什麼都沒發現。

她到底去哪裡了?

回到家,大悲滾到他房間去夢小萬。

雖然說是室友,但並不是擠同一間房間的那種室友,只是我一個人住在我親戚還沒賣出去的小房子裡,我把另外一個空房以學生價租給他的那一種。

一個很小的客廳,跟兩個可以放一個小書桌加上能躺人的床那麼小的房間,對我們來說,綽綽有餘。

大悲的睡著,則是我失眠的開始。

因為我會一直想過去,一直撞進往事裡,一直想她。

不再有大悲突然的出聲讓我不知道該進還是退,該夢還是醒。

於是,我大方的回想。

就算她還是待在過去,而不是現在。

『那……。』

『那你把腳踏車牽來。』她這麼說,臉上有著很鬼靈精的表情。

當我把腳踏車牽到她面前,她抓了一隻貓,跳上我的腳踏車後座。

『出發,帶我去晃晃。』

莫名其妙的我答應了她。

莫名其妙的我的腳踏車後座留下第一個女生的溫度。

我毫無目的騎著,本來以為這一段單車之旅一下就過去了,沒想到持續了三小時。

沒有暫停的三小時。

她一下叫我闖紅燈。

一下叫我到那邊,到這邊。

一下叫我騎快一點,一下叫我騎慢點。

到最後要我一直沿路按著鈴鐺。

被她抓來的小貓咪,阻隔在我們之間,刺刺的爪子不停戳著我的腰間跟屁股,我相信牠的小貓頭很暈,尤其在我騎很快一直按鈴鐺的時候。

而她的手,時而拉著我的衣服下擺,時而緊緊抱著我,把頭跟臉側貼在我的背上。

該怎麼說?

當她把頭跟臉側貼在我背上的時候,我感覺到她在哭。

不肯流出眼淚的哭,倔強的哭。

當單車之旅結束那一刻,她跟我說了一聲謝謝。

沒有哭。

但是我就是覺得她有哭,那種憂鬱是一種氛圍,雖然她的臉上看不出來。

騎了三小時的腿,痠。好痠。

然後,她,真的讓我敗給她了。

她去買了很多很多盒冰棒,打開盒子把所有用完整塑膠紙包著的冰棒,全部都倒出來,她沒有拆開塑膠紙,但是,唉………。

她把所有冰棒都敷在我腳上,敷。

天啊!不會買冰塊嗎?我心裡很強烈的這樣懷疑著。這也太無厘頭了。

『這樣就不痠了吧!』

天啊!!太不按牌理出牌了。

是不痠了,但是等一下嘴巴會很痠啊!

至少有二十支冰棒,一人至少要平均分攤解決十支。

哇靠!!我在心裡吶喊。

吶喊完,開始跟她一起吃著冰棒,她還加碼,誰最後一個吃完,就要再多吃五支。

………。

那一天,腿很痠,嘴巴很痠,但是很快樂。

吃完冰棒,嘴巴像是打了幾百支麻醉針的我們沒有說話。

一直玩貓。

玩到晚上。

玩到她突然又跟我正常的對話。

『你不去上課都沒關係嗎?我覺得你看起來很聰明,很棒耶!不應該跟我一樣浪費時間。』

我沒有回答,我不知道我是想找她想研究她還是單純不想上課,但我就是不想去。

我想著。如果我有去上課的話,都只是裝個樣子去停車,然後等她突然的出現突然的抱住我突然的走開跑掉。

然後我去找她。

我真的覺得很奇怪,就算我不告訴她其實她每次抱的都是我,難道她都沒有這方面的驚覺嗎?陪她在徒步區吃了那麼多冰棒,玩了那麼久貓,難道她都沒有發現?

我很難揣摩她頭上出現烏雲當時的人格和智商,真的跟平常在徒步區和我相處的烏雲人有大的很不同。

是一種刻意,我覺得。如同我不想回答的刻意。

『這樣吧!妳家在哪裡?我送妳回家。』

我常想著,每天我跟她分手之後,她都去了哪裡?

但是她搖搖頭,臉色立即沈重了起來。

『不要。』

我知道她會這樣回答,所以我沒有問為什麼。

『這樣吧!你不要送我回家,你問我一個問題,問完就扯平放棄你想送我回家的念頭。』

……。

『那想要我問妳什麼問題?』

『問我叫我什麼名字?我也問過你,你也問我,很公平。』

我照她的意思問,也開始覺得她又更好玩了起來。

更讓我想研究。

她說她沒有名字,但是想要我叫她喵嗚。

『不要,我要叫妳烏雲人。』

『叫我喵嗚。』

『偏不要,我要叫妳烏雲人。』

『吼!叫我喵嗚啦!』

『不要,烏雲人,烏雲人,啦啦啦!』

『……。』

那天我回到家,把這件事告訴大悲,大悲只有一個反應。

『我還太陽花勒!烏雲人……。』

當時,我思考著,

如果她是烏雲人,那麼我就當晴天娃娃吧!

一個有治癒能力、可以溫暖她的晴天娃娃。

『來,手伸出來。』

一樣是蹺課,不想理大一新生身份的一天。

徒步區上面的她的旁邊除了冰棒,貓咪,還多了一桶高崗屋海苔桶,但是裡面沒有海苔。

裡面是,滿滿的滿滿的都是她跟我把冰棒吃完之後剩下的殘骸木棒。

我伸出手,她從桶子裡隨便拿了三隻木棒給我。

換句話說,是三隻籤。

上面分別寫著,可樂,冬瓜茶,還有牛奶。

『每天抽一隻。』她說。

每天抽一隻,如果每天早上起床之後,很難斷定當天快樂比較多,還是不快樂比較多的話,那就記得抽一隻去決定快樂不快樂。

可樂代表快樂,冬瓜茶代表剛剛好,牛奶代表不快樂。

起初收下了那三隻籤,但是對於她所說的,我都當成是小女孩的遊戲。

但是,自從收下三隻籤的隔天開始,我每天都抽一隻。

是因為覺得抽抽無妨。

也是因為怎麼可能有誰一大早起床就能斷定當天是快樂還是不快樂比較多的想法浮現我的腦海,所以我抽了。

更是我不相信抽籤就能決定命運,所以我抽了。

每一次我抽到會快樂的可樂的那一天都一定不快樂。

每一次我抽到會不快樂的牛奶的那一天我都很快樂。

只有抽到冬瓜茶,會讓我一整天一下很雀躍一下很憂鬱。

『我從來沒說這個會準啊!』幾天之後,她吐著舌頭這麼說。

她說,在心靈層面上,她把抽木頭籤當作一種生活的樂趣,一種情趣。

雖然抽了之後一整天可能什麼變化都沒有,但是當每天早上的開始跟平常不一樣了,就會讓人精神奕奕的繼續過下去,並期待著一天的結束之前會發生什麼火花。

但是在實際上,她只是把木頭籤做為一種賺取小零用錢的工具。

這一次,我還是問不出有關於我懷疑的她家的事。

只是覺得,她很善用資源。

雖然是很另類的善用。

三隻籤賣十塊錢,很便宜。

但是每個吵著爸媽要買的小孩子拿到之後,臉上出現的笑容超越了十塊錢的價值。而她的臉上更是出現滿足的神情。

對我來說,超值。

 

這三隻籤,如今也算是跟了我兩年。

從一開始照著烏雲人的理論,我抽…。

到跟她失去聯絡之後,我在每一隻籤的背後,加註新的意義,可樂=遇見、冬瓜茶=無法定義、牛奶=慢慢等。

每一次抽到遇見,我還是沒有遇見的猛灌一瓶可樂。

每一次抽到慢慢等,結果真的就是慢慢等。

勉勉強強,抽到冬瓜茶還是比較好運的,至少,它不會告訴你一定會遇見或絕對不會遇見,留給你預設的運氣去碰。

或許這種感覺,就像是她說的,生活情趣。

就算知道會一成不變,但在一天的開頭有了變化,也能說服或是催眠自己,這一天不會照著一成不變的路線走,或許會突然來個大轉彎或是大甩尾。

這就是無法定義,無論中途出現的驚喜是好的或是壞的。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ello33101&aid=302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