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眼淚
2015/03/28 00:05:45瀏覽387|回應6|推薦28

那年暑假,

一個寫完作業練完書法吹完笛子的早上,

我和幾個鄰近的小女孩,將裙子塞在內褲裡,

全神貫注地蹲在那外雙溪下游冰涼的河水裡,

在蟬聲響徹整個溪畔相思樹林與溪水的瀲灩中,

撿拾被河水沖刷得讓人喜愛的各式小石頭。

等到聽得人聲不斷間雜著牛隻低鳴聲而抬起頭來時,

河的那邊早已來了一群人和一條大黃牛,

我們趕緊拉出裙子,

逆著水流,著急地要走到那頭牛的身邊去, 

好看清發生了什麼事。

聽了一會兒才知道,

原來,他們要在這河床邊殺這頭黃牛,

好在明天那七月半的日子用以祭拜。

在那些大人談論著一些我聽不懂的台語時,

看見好多大顆瑩晶的水珠,

從老牛的眼中,從長長的睫毛下流了出來,

我一點也不知道牛會哭,更不確定那是眼淚,

只是心中好痛好痛,好急好急。

一個年輕,穿著咖啡色格子襯衫的男子,

面無表情,閒閒地對旁邊的人說,汝看,牛在號。

聽到這話,心痛得已經完全承不住了,

慌亂地抬起頭來來回回看著正輪流開口說話的大人,

看看有沒有一個人在意那流不停的淚水。

根本沒人看見!

也許,是真的沒看見。

我大聲的說,阿伯,牛在哭,阿伯,牛在哭啊!

沒人低下頭來看我一眼,

也沒有一句話因著我微微的哭腔而停止。

我急的要命,再也無法站著不動了。

拉著芒草,奮力爬上河邊高地,上了水泥橋,

飛快的往回家的路上跑,

我要趕快跟媽媽說。

我因害怕,心跳得好快,

找著在加蓋的廚房門口坐在小凳上正看書的母親,

又跳又叫,一口氣說完整件事,

我問母親該怎麼辦,該怎麼辦?

要她與我一同到河邊去想想辦法

母親扭了冰涼的毛巾,給我抹了把臉,

說,不要再去了。又說,那的確是牛兒在哭。

她說去也沒有用,只會讓自己更傷心,

還說,她兒時在家鄉也曾見過,

心中也與我一樣的疼痛,

到現在仍記得那雙大眼與那渾圓大顆的淚水……。

後來,

在一個報導農村生活的節目裡看見南台灣一位老農夫,

為著與已相處了二十多年,

將被送到縣裡一所老牛安養中心的老牛分別,

傷感地不斷以指節彎曲粗厚的手掌拭淚時,

想起了屬於我的兒時的黃牛故事。

比起沒有看過的人,

我更深的了解老牛與老農的心情,

這讓我好像在這件苦情中,

比別人對人世的苦情,

有更多的了然似的,

我沉重地搖了頭,又點了頭。

對不會說話的所有的動物來說,

牠們的傷心、害怕、難過,

從來不能自無法動容的表情中表露出來,

會流淚的,更是不多,

所以,

很少人用心在意寵物以外其他動物的喜怒哀愁與苦楚。

而能讓心中的痛苦害怕,因著哀嚎、流淚,

就能感動人心使得命運改變的,

就更是少之又少了。

會說能哭的人,

許多的痛苦與景況又何嚐是說一說,哭一哭,

就能容易地讓人明白。

所以,泣訴予人,

不如說給自己了解,

期許自己因著憐憫自己,放自己一條生路,

由自己來解救自己,釋放自己,寬待自己,

而不是別人。

老牛有著拉在別人手中有形的繩子,

我們心中的繩子,由人由己,

只在一念間,

若不願意,

那就該由自己繞彎穿孔解結,

不該如可憐老牛,

流淚任憑,

至終走上絕路。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amfinethanks111&aid=21744822

 回應文章

Sir Norton 還沒死透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3/31 23:11

這一篇讀來,很令有所感動且心驚,一則以悲憫同情的心懷,一則使回想類似的經驗,人道精神的變成普世行為,雖緩慢多艱,仍有局部的進階。

              尷尬     尷尬

vivi 之東張西望(iamfinethanks111) 於 2015-04-01 23:16 回覆:

人,在身內自我的建築,與身外對大自然及所有受造,

都自視掌有大權,作老大已經好久了,

至終,不但大自然、萬物都受到這自大任意的苦果,

連本來就是大自然一員的我們,

同樣遭受到這自作的難以挽回的災殃。


無言無怨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3/28 13:52

台南老牛之家  我去拜訪過  請參閱http://classic-blog.udn.com/nethtc570/21122994

動物有靈性  確實非常感人


vivi 之東張西望(iamfinethanks111) 於 2015-03-28 17:24 回覆:

無怨無悔亦是有心人。

讀到那文中老人說道:

「因上次見牠消瘦不少,曰夜思念,不捨,放心不下,故今日再度前往……」

立刻就紅了眼眶。

那就是親子相離,就是心痛。

有如我與心愛小文鳥兒,

又如今日世代,

兒女為了學業、工作、家庭,

只得與鄉下的老父母相離,

那種無法盡孝的感覺,叫人日夜如何過生活,

所以,父母在時,我無法遠嫁、出國讀書、無緣高貴工作,

雖錯過好多機會,但甘之如飴,想來至今無憾

vivi 之東張西望(iamfinethanks111) 於 2015-03-28 17:27 回覆:

抱歉,

回覆您的文字錯按樓下,

只有再複製於您的回應文中,

請勿見怪。


旭日初昇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3/28 11:49

牛是靈性的動物,早期農夫因經濟不得不將老牛賣掉,但絕不吃牛肉的。

現在用電動屠宰場殺牛豬,那一顆眼淚再也看不到了。

想想人類真是萬物之惡啊!

vivi 之東張西望(iamfinethanks111) 於 2015-03-28 17:11 回覆:

人真的萬惡之源,

今天的氣候就是最好的明證,罪無可逭。

只顧自己的生活、用物,好,還要再好,再精製,

有還要再有,貪得無厭。

一切經濟為首,再無第二種想法,

產品策略,化學吃喝,以自己的聰明改造上帝的創造,

終於無可藥救。

好多屠宰的可怕影片,幼化成為自己與親人,

那種對待與痛苦,

真是叫人痛徹心扉,傷心無比。

vivi 之東張西望(iamfinethanks111) 於 2015-03-28 17:23 回覆:

旭日東昇亦是有心人。

讀到那文中老人說道:

「因上次見牠消瘦不少,曰夜思念,不捨,放心不下,故今日再度前往……」

立刻就紅了眼眶。

那就是親子相離,就是心痛。

有如我與心愛小文鳥兒,

又如今日世代,

兒女為了學業、工作、家庭,

只得與鄉下的老父母相離,

那種無法盡孝的感覺,叫人日夜如何過生活,

所以,父母在時,我無法遠嫁、出國讀書、無緣高貴工作,

雖錯過好多機會,但甘之如飴,想來至今無憾




vivi 之東張西望(iamfinethanks111) 於 2015-03-28 17:28 回覆:

對不起,

給您的第二段文其實是要回覆樓上的先生,

卻錯按了您的回覆鍵,

對不起。


多硯坊 (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3/28 10:11

小時候的第一位寵物
是鄉下親戚送的雞
在一天放學後遍尋不著
晚上餐桌上有一盤白切雞

就是這種心情

vivi 之東張西望(iamfinethanks111) 於 2015-03-28 17:01 回覆:

就是這種心情…。

就是從自己幼年以來,

不舒服疼痛的經驗,工邊之違章的父家與鄰人窮困無助,以及動物受虐的經驗,

所以,一生動不動就要心痛、著急、不忍,

就是因為這種體驗,

這種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