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畢達哥拉斯的睜開第三眼松果體之技巧
2017/12/06 13:53:38瀏覽568|回應0|推薦3

 

將注意力集中到雙眉之間,第三眼這個中心,
你頭腦隨意漂浮,感覺意念在面前飛奔閃過,
如同電影螢幕:意念閃過而你成了一名觀眾。

你與意念一體,你隨閃過的任何意念一起動,
你與意念之間沒有空隙,當意念夾雜貪婪時,
你變得貪婪。通過第三眼,你看見意念閃過,
如同看見雲在天上飄!看見人群在街上移動!

無論發生什麼,如身體病痛、身心受苦受難,
都要努力觀照。不要讓自己與病痛成為一體。
你的注意力要集中在第三眼,認真做觀照者。
當你注意力集中在第三眼,觀照便自然發生。

此刻可以感覺到奇妙輕微的呼吸顫動的實質。
呼吸時空氣只是媒介,你在呼吸生命 Prana。
你便登上質的飛躍,而有個突破,如羽毛般。

如羽毛般輕觸雙眼,有一絲輕飄感湧入內心,
融入宇宙。雙手如羽毛般輕拂閉著的雙眼上,
不要施加任何壓力。否則你就錯過全部作用。

起初你會用些力,直到觸摸完全不存在壓力,
一支劍做不到一枚針做的事。擠壓有攻擊性。
而流過雙眼的能量極為敏感:有一點點壓力,
就會產生抗阻,眼睛的能量也能夠判斷出來。

不施壓力,能量便會在你之內移動。你擠壓,
能量就會向外流失。只是輕輕觸,大門關閉,
能量便回湧,瞬間感覺有一陣輕鬆傳遍臉面、
你的頭部,使你變得輕飄。第三眼是智慧眼,
從雙眼回湧的能量正好落在第三眼上。所以,
感覺輕飄、感覺浮升,彷彿地心引力不存在!

能量從第三眼流到心房。一滴一滴不停下滴,
一絲非常輕盈的感覺進入心房。心跳慢下來,
你的呼吸也慢下來,全身感覺到無比的輕鬆!

即使你沒有進入深層靜心,也對身體有幫助。
任何時候閉上雙眼,手放在眼睛上全身放鬆,
不要用力如羽毛輕輕觸摸,你思想即刻停止。
意念借助壓力運行,頭腦放鬆時,被封凍了,
意念無法運行了。當眼睛靜止,放鬆的時候,
能量回湧思想便停止,感到異常欣快的特質,
這感覺每天會漸漸加深,所以每天要做幾次。

即使一會兒輕觸也有益。當眼睛累了、乾了,
如閱讀後,看完電影或電視,只要閉上眼睛,
輕觸便會立刻見效。但靜心至少需 40 分鐘。
要堅持40分鐘不擠壓,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
要始終覺知你的手沒有重量,只是輕輕觸碰。
會成為深層覺知,如同警覺呼吸一樣去觸摸,
在兩眼周圍,能量便會點點滴滴不斷地流淌。

幾個月之內,你將會感覺到它變得一條河流,
一年之內,你將會感覺到它成了滔滔的洪水。
當你輕觸的一煞那間,就能感覺到一絲輕飄,
滲入、湧入你內心。只有輕飄能進入你內心,
任何沉重的東西都無法進去。

兩眼間的輕飄感滴入你的心房,融入了宇宙。
回落的能量變成一川小溪,繼而是一泓清泉,
然後變成滔滔洪流,你就會被徹底沖蝕而去,
感覺不到你的存在,只有感覺到宇宙的存在。
吸入呼出,宇宙進進出出,你成了整個宇宙。
你感覺到你的實體、你的自我,已不復存在。

凝視你的鼻尖
凝視自己的鼻尖,可使你與第三眼成一直線。
當雙眼盯視鼻尖時,實質上你已做了許多事。
當你與第三眼成一直線時,第三眼的吸引力、
第三眼的拉力和磁力會變大得讓你對抗自己。
成一直線時第三眼的引力和重力才發揮功能。
你就無需再作任何努力,完形Gestalt改變了,
因為,你的雙眼創造了世界和思想的二象性,
兩眼之間的第三眼造成了空隙。

這是改變完形的簡便方法。然而頭腦會曲解,
當你注意力固定在鼻尖,第三眼無法牽引你,
因你的第三眼從未發揮功能,起初引力有限,
但會慢慢增強,一開始作用周圍的塵埃消失,
其官能就活躍起來,那時即使注意力在鼻尖,
也會受到牽引。但這並非一開始就能夠做到。
必須完全放鬆,沒有任何負擔、壓力和緊張。
你只需呆在那裡,處於一種隨意的狀態之中…

輕鬆盯視鼻尖的另一作用是不允許你睜大眼睛。
若睜大雙眼整個世界盡收眼底,會分散注意力;
若雙眼緊閉,你會沉溺於幻想,就會開始做夢。
要避免這兩個極端,只需盯視自己的鼻尖。
這種簡便的辦法,結果卻奇妙得不可思議。

自古以來所有的靜心者都多少領悟到這個事實:
眼睛半睜半閉,會奇跡般避開兩個易犯的錯誤。
被外在世界分心,或是被內部夢幻世界所吸引。
你恰好處於內外的分界線上。這就是意義所在:
那時你的視覺擺脫了二象性;超越內在的分割。
只有超越內在分割,才進入第三眼的磁場範圍。

重要的是要正確垂下眼臉,讓光線自然地流入。
這點很重要:不要把光拉進來,不強迫光流入。
如果窗戶或門是開著的,光線會自然照射進來。
所有你需要做的只是打開你自己去接納它。

必須用雙眼同時盯視自己的鼻尖
你必須用雙眼同時盯視鼻尖,可以擺脫二象性。
從你雙眼流露出的兩道光在鼻尖處二合為一了,
落在同一個點上。雙眼相遇處便是窗戶開啟處。
一切都正常進行。只需聽之任之、只需欣賞它、
只需慶祝它、喜愛它、歡慶它。什麼也無需做。

雙眼同時盯視自己的鼻尖,要端坐
當背脊挺直端坐,雙眼在鼻尖處相會時,
你性能量中心便會對第三眼起作用。
因為你的性能量中心儲存你的全部能量。

要端坐、要挺直、要保持舒適
千萬別讓自己不舒服;否則你會為不適分心。
姿勢令你不舒服,就會分心。所以必須舒適。

中心無處不在;不一定要在腦袋的正中。
它是同宇宙萬物的整個進程的化解相關聯的。
一旦你觸及到第三眼,就會以那一點為中心,
光線湧進來,你便進到無形的、隱形的境界,
進到萬物昇華的界點、萬物昇華的聖地。
就是進到無所不能、無所不在、永恆存在之根源。

固定的凝思必不可少
凝思即無思維狀態的一瞬間。一個間隙。
總會發生這種狀態,只是你沒覺知罷了;
否則就不會引出那麼多問題了。
一個意念出現,又一個意念闖進來,
在這兩個意念之間始終存在了小小的間隙。
而那個間隙便是通向神明之門,便是凝思。
如果深入留意那個間隙,會變得越來越大。

頭腦如同交通擁擠的道路,一輛車經過,
緊接著,另一輛車又從你面前駛過,
由於你雙眼盯著車輛,
你看不見兩車之間始終存在間隙。
否則它們就會相撞。它們沒相撞,
在它們之間有東西將它們隔開了。

你的意念沒有相撞,它們沒有相互輾壓,相互碰撞。
它們甚至不曾重疊。每一個意念都有其自身的界線,
每一個意念都是界定的,但思維的進程太快太迅速,
以至你看不到間隙,除非你誠心要等待它,找尋它。

凝思意味要改變這種完形。通常我們看待思維:
一個意念、另一個意念、又一個意念。當你改變完形,
你看到的是一個間隙、另一個間隙、又一個間隙。
你的著重點不放在每一個意念上,而放在間隙上。

如果世俗的意念出現,你不該依舊呆板坐著,
你必須審視它處於何處、來自於何處、消失於何處。

在初次嘗試時不會發生。你盯視鼻尖時意念會出現。
這麼多世以來意念始終川流不息湧來,絕不輕易放過你。
它們已經成了你的一部分,幾乎已是你內在固有的東西。
你在過一種幾乎是前世安排好的生活。

於是便有這樣的事發生:當人們安寧坐著靜心的時候,
意念比平時更多,非同尋常的激增。無數意念湧進來,
因為它們要在你身上留下些什麼,想擺脫意念控制嗎?
它們會讓你的日子不好過。因此這些意念必然會出現。

你將怎樣去對待它們呢?你不能只是依舊呆坐在那裡,
你必須去做點什麼事。對抗是沒用的,如果你去對抗,
就會忘了盯視鼻尖;忘了覺知第三眼;忘了光的迴圈;
忘了一切迷失在錯綜複雜的意念中。如果你追逐意念,
你就會迷失,那麼究竟該怎麼做呢?這正是奧秘所在。

佛陀也應用過這一奧秘--塞馬薩提 Sammasati。
事實上奧秘幾乎都是相同的,記住當一個意念出現時:
要看清楚它在哪裡;不要與之對抗;不要為其辯護;
不要對其譴責;只需像科學家一樣客觀看待。
看清它位於何處;來自何處;它的到來;
它的所在;去向何處;看清它的離去。

意念都是易動的,不會呆很久。
只需觀照意念的出現;意念的存在;意念的消失。
不要設法與之對抗;不要試圖尾隨它;只需安靜的觀察。
你會驚奇地發現:你觀察得越仔細,意念出現得越少。
當你的觀察完整全面時,意念就會消失,
而僅僅留下一個空隙,留下一個間距。

但要記住另外一點:
你的頭腦可能再次矇騙你,進一步沉思無益。
那便是佛洛德的精神分析法:即意識自由聯接。
一個意念出現,等待另一個意念出現,
接著是另一個,然後是一整串……

這便是所有的精神分析所做的事,你開始退回到過去。
一個接一個,持續不斷、無窮無盡,沒有終結。
如果你參與進去,就會步入一條沒有盡頭的旅途,
那是十足的白費力。你的頭腦會那樣做。要謹防發生。

你不可能讓頭腦去超越頭腦。所以不要做徒勞的嘗試;
不要做無謂的嘗試;否則一件事連另一件事接踵而至,
而你就完全忘了要在那裡做什麼。
鼻尖會消失,第三眼被遺忘,光就距你千里之外。
所以要記住兩件事,這是你的雙翼。
一是:出現間隙的時候,沒有意念浮現,要空冥。
二是:當一個意念浮現的時候,只需要看三點:
這個意念位於何處;來自何方;去向哪裡。
在那一刻,不要再去留意空隙,而要著眼於意念,
觀照意念對它說再見。一旦離去即刻回復到凝思。

當意念繼續向深處飄去的時候,你應該即刻停止,
開始凝思。讓自己保持凝思,然後重新開始凝視。

因此,每當意念到來的時候,要凝視;
每當意念離去的時候,要凝思。
這是快速領悟的雙重方法,意味光的環流。
光即凝思;每當你凝思的時候,看見光大量湧進來!
環流即凝視;每當你凝視的時候,你會形成環流!
使環流成為可能。這兩方面都是必需的。

光即是凝思。
沒有凝思的凝視就如同沒有光的環流。
那樣的事發生過。
哈達瑜珈 Hathayoga 就曾蒙受這樣的不幸。
他們全神貫注凝視,但忽略了光,完全忘記賓客。
只是太專注整理房子,不停收拾房子,
以至於忘了本來目的,忘了他們的賓客。
哈達瑜珈持續不斷調整身體,淨化身體,
他做各種瑜珈姿勢和練習呼吸,無止境地做下去。
他已經完全忘了為什麼要這樣做。
光就在那兒,但他拒絕讓光進來,
只有當他完全處於放任自由的狀態下,
光才有可能進來。

固定而沒有凝思,就是沒有光的環流。
這就是發生在所謂瑜珈論者身上的悲劇。
另一悲劇發生在精神分析學家、哲學家的身上。

沒有凝視的凝思,就是沒有環流的光。
他們只考慮光,但沒有為光的湧入做準備;
他們只想到光,只是想到賓客無數次,
卻不去收拾房子。這兩者都有所偏失。

要注意這一點!
不要跌入其中任何一個誤區。如果你能保持警覺,
那將是一個極其簡單的過程,並會有極大的改觀。
人若正確領悟,會在短短一瞬間進入單獨的存在。

 

( 知識學習檔案分享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race127&aid=109323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