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黃海歴險記(三)
2014/05/16 11:53:41瀏覽341|回應0|推薦9

  生命重新開始,好像春回大地,大海平靜無波,海鳥在船前船後翱翔,東邊出現了陸地,大家正在盤算身處何地時,一艘巡邏艇突然駛近,打出信號,示意向岸邊靠近,我們毫無選擇,乖乖就範,就這樣船就擱淺在平坦的沙灘上,檢查人員及村民紛紛前來查看,原來我們已經闖入北韓了。

  北韓人員檢查得很仔细,隙縫也不放過,我很害怕,不知什麼樣的禍事要臨頭,不知道是誰叫我坐在一堆東西上,囑咐我不要動,我當時雖幼小,但直覺想到下面一定隱藏什麼不欲人知的東西,可是沒人注意我。北韓人非常友善,沒有任何敵意,雖然言語不通,但沒有任何衝突。船家也沒有任何舉動,最後北韓人帶走了父親做進一步訙問。

  潮水把船又推近了岸邊一步,此時這條船孤立在沙灘上,好像一座地基流失後的房屋,我可以隨時到海灘玩耍,海岸沒有任何點綴,只有各類水鳥在覓食,岩石上長滿了牡蠣,又肥又大,我用螺絲起子,可以輕易把它敲開,和著海水吸入口中,感覺非常鮮美,真是一生難忘的美味,後來在中學時代至八斗子海濱,再次尋找岩石上的牡蠣時,發覺又小又硬,費盡力氣敲下來的是和著細殼的牡蠣肉,鮮味不復當年矣。

  北韓人將父親帶入內地訊問,所有的人都在靜靜默默的等待未知的命運,就這樣不知經過了多久,只感覺這條船離海越來越遠。正感覺無奈時,父親突然回來,面帶喜色,他告訴大家:北韓人允許我們離開,並答應給予一切必要協助,父親在我眼中心中,永遠是個英雄,一個谜樣的人物,他開口國家至上,閉口民族至上,但後來他直言不諱,他一生追求權力,九一八事變後,隨東北軍入關,先在湯玉麟部,任開魯電台台長,日軍侵入華北,湯部自潰,父親進入冀、察、綏一帶活動,立場不明,曾被傅作義繳械、逮捕入獄,脫逃後與德王李守信部有接觸,父親諳日語,與日籍人士有來往,也曾至延安,當時共產黨內鬥甚烈,許多人被批為托派,遭受處決,父親乘機策反,但陜北共産黨多為長征刼餘人士,毒化甚深,因而成效不彰。所以我認為父親的這些經驗,足夠他用以說服北韓當局,說他是一個老共幹,現在携家帶眷,渡海探親,偶遇暴風雨,誤入北韓,請予放行云云。 (待續)

( 創作小說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fmcpwang&aid=13370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