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痔瘡?(痔瘡、痔漏 病友「同肛共苦」趣事多)(上)
2011/08/02 19:50:56瀏覽6069|回應3|推薦17

醫壇退下,兩三年來不斷接到老患友介紹新患者來求治"痔瘡"‧我都叫他本人打電話問我,十之八九非是痔瘡,也非他們想像中的直腸癌之類‧而是因大便不順或因屎頭太大粗硬,撐破肛門所致‧經我免費"口診",按照我的說法做,都就這樣好囉‧很多人大便一有血跡或滴血,都怕的要命,去醫院檢查,肛門裂開..醫生也叫患者開刀...近日有格友詢問,也簡單回復‧這本"同肛工苦"102頁,是我以前印送給有緣人"結緣"書,可當小說看,可當人情義理看‧本想一次全po上,"系統不准"__故擬分段連載以供有"少年得痔"的格友))看了會安心__沒有"十男九痔__十女九帶(白帶)"這回事‧不要被自己沒有的病嚇著,這是更生還是醫者的時候一貫風格__所以我的"錢途"展不起來,但天老爺報我以健康身體,晚年活的快快樂樂,這是"錢"買不來的呀‧

 

「同肛共苦」__(全本文分段連載)

 (痔瘡、痔漏 病友「同肛共苦」趣事多)

  台大蔣教授來信訴:「肛苦往事」

 

 張醫師:許久不見,近況可好?

 大著「痔漏、痔瘡 發生、狀況、治療」與「戲說人生」初稿時時在拜讀,前者多年前讀過,後者至今未能讀畢。在此將我以前國內外痔漏治療之病歷,略作說明:

 我於1947年228事變後,在台中醫院割治痔瘡。…當時為我割治者一邊動手術,一邊與另一醫師聊天,那位進入手術室,一邊聊天一邊吸煙,術後我躺在病房中,約數日後我一同學好友,因與台中醫院院長之子為好友,特央其為我拆線,但這些醫師都未告訴我應該用高錳酸鉀浸入水中進行坐浴,致使我直腸壁潰瘍,出院後每日直腸處痛,不能小便,須站立許久方能小解,後來實在無可忍,求助於一位私人開業之李醫師,據云這位李醫師原是日據時代台中醫院院長,他是名外科醫師,經他看後,他甚不以為當時台中醫院之醫師之作法為然。但他告訴我,台中各醫院設備不足,勸我速赴台北台大醫院治療,我即速來台北,彼時先父已在台大任教,當時即住入台大醫院,求助於名醫日本教授河石九二夫,河石為我開刀三次。第一次由鄭澤生副教授操刀,河石在旁指導。第二次河石操刀,由鄭縫合。第三次完全由河石操刀,傷口愈開愈大,後來河石搖搖頭,無能為力了。可能時至今日,西醫仍無法治療痔漏。當時我之病情演變是:由該潰瘍處爛成一瘻管,在肛門右側形成一膿包,台大醫院為我將膿包割破,將內痔瘻改為外痔漏,當時台大醫院有第一外科,與第二外科,河石屬第二外科,那時剛發明治結核菌之特效藥Straptomycin,但河石不肯用或不知用,第一外科有一小醫師(惜不記其名)就會用此藥,他在和平東路開一家私人診所,他白天在台大醫院上班,晚上即在自己診所診病,我求治於他,他為我注射Straptomycin,且在瘻管內亦注入此藥。我以為好了。此時友人聯友華行顧乃登先生亦患痔漏,他每日由一自樹林騎機車來台北之醫師用中國土法治療。即不論內痔瘻或外痔瘻,皆用刀至直腸割開,再敷藥即可治癒。當年我於1957秋天,以為病已好,即去德國法朗克福一家打字機公司實習半年,至1958年初,到德國南部一小村莊工作。此時病又開始發作。幸我另找到一工作,在法朗克福鄰城找到一份工作。此時肛門內長成一膿包,痛不可當,遂去法朗克福大學附屬醫院求醫,有一醫師說:「你既在Offenbooh,你不去找Adams醫師?他是外科名醫。」我遂回Offenbooh求醫於Adams,當時未參加保險,Adams救人第一,為我將膿包割除,但我痛苦如故。Adams之助手醫師對我云:「你之問題在於你以前手術後,瘡疤收縮,所以直腸變成彎曲,所以解便困難。如今我們給你做一整形手術,將直腸開直,即可解決。」於是再開刀,Adams醫生身形龐大,他告我,將我直腸開成兩指寬,以他之粗手指相比,應該夠寬了。但這一開刀,原來的病竈發作,又形成一瘻管,此時我云:「寧願死掉,也不想再開刀了。」Adams云,不必開刀,我們給你用埃及古法治療。其法是如圖所示,不管內痔瘻或外痔瘻,將其與肛門直腸穿通,用一細繩(現在用尼龍繩)牽一重物,垂在床前,該瘻管即向外生長,由垂物的重量天天拉出,即可治癒,故我臥床二個月餘,終於治癒,不過多年來解便仍有困難而已…。而台大醫院之於我,我雖進出台大醫院多次,但台大醫院從來不曾給我治好過任何病,於今我對台大醫院所欠之債已經還清,今後有任何病,不再去台大醫了。我所述之埃及古法,與你所用之法是否相同?(作者註:年逾八十的蔣君宏教授,約十幾二十年前來給我治療,那時他肛門內贅細瘤多片,肛門無法完全閉緊,故分泌黏液會外流,以紗布棉紙防堵,我記得尚有痔漏,是我治好,我還向他抱歉的說:「痔漏沒了,但你的肛門無法完全修復,…」他高興得回英國時,返台還帶一塊英國料西裝布送我,也介紹好幾個親友來治。但幾年前來訪時,他忘記有這西裝布料事,但我最珍惜的那套西裝,家人都知道是蔣教授送的啊,至於痔漏事,我被他一說,也糊里糊塗了,畢竟我也逾七十古稀之人,但他臥床二個月,看他肛災之苦,我感同身受,前幾年邀我到中華路「時報廣場」上葉曼教授「楞嚴經」課,現在一心向佛,自認「肛災」乃「業報」,不怨不悔,諸法皆空,自由自在,為他祝福。)際此新年將至,敬祝闔府康泰、平安吉祥 患者 蔣君宏 鞠躬

2003.1.31日

我把台大蔣君宏教授的痔瘡、痔瘻治療過程簡略整理如下:

民國卅六年台中醫院割治,數日後直腸壁潰瘍,出院後直腸處痛得無法小便---忍無可忍,求醫於日據時代台中醫院院長李醫師---上台北找台大醫院日本名醫河石九二夫教授治療,開三次刀,河石教授搖頭無能為力---求醫於白天台大醫院上班,晚上在和平東路開業的某醫師---民國47年(十一年後),在德國南部工作時,肛門膿包痛不可當,到法朗克福大學附屬醫院---又求醫於外科名醫Adams醫師,醫師說:「…你手術後肛門直腸彎曲,所以解便困難,給你做整形手術,…」整形後原來病竈發作,又多一瘻管。Adams改用埃及古治療法,臥床二個多月,迄今除了解便困難,痔瘻算是好了。(作者註:痔漏開刀開到肛門彎曲,以至作直腸整形才能解決大便困難,(非為美觀而整形),埃及古法,病人躺臥床上,由肛門瘻管牽一線索,線末端綁重物,借重物垂下力量,花兩個月時間臥床,才能把瘻管拉出來,真的是「古典」治療法,好在德國醫師改良,蔣教授雖臥床二個月餘,沒受那麼苦。像我治療痔漏啊,患者有的能騎機車來,還叫痛呢。)


 「先生呀!你著救我老大人一命啊!」

 一對白髮蒼蒼老夫婦,彎腰駝背,搖搖晃晃步伐,阿婆扶著更老的老伴進門,阿婆第一句話就使我聽了很生氣。

 「先生啊!你做一個好心,救救我老大人(無奈無助的老人),我有四個孩子,都很有錢,沒一個要出錢,你可憐我老大人,免錢給我治療!」趕緊扶他倆坐下來,倒水給他倆喝。聽了真想去臭罵他們兒子一頓,生氣啊。

 「這款不孝子!打給他死!(打死他)」不是我說的,是其他等待治療的患者氣憤不已。多年前,我與貞早晨都到青年公園打網球,有一個少年兒子,一路扶著半身不遂中風的老爸,一路走一路罵,老人家抖抖晃晃走半步停一下,有時檔不住,腳自個兒往前衝,兒子拉住他:「搭敗都安呢!(每次都這樣)你慢慢走是會死喔?」。停了稍久也罵:「大大步踏出去,免驚死啦!」十七八歲的兒子大聲的罵老爸,引起晨操群眾側目。老爸還是舉步維艱,不理兒子生氣,仍然左腳往前移兩三寸,右腳再移兩三寸,兒子生氣啦,罵得更大聲:「講不聽,一腳一腳好好走都不會、安呢安呢(這樣)走」老爸修養到家,當他「狗吠火車」,如履薄冰小心搖搖晃晃走他的寸步。

「世間那有這款的不孝子!」貞與大家一樣的「路見不平」。「不對喔!」我對貞說:「這兒子說起來還是孝子「把老爸當兒子罵,」貞說:「孝子?笑死人!天下沒人有這款的孝子!」
「妳想想看,這一兩年來,每天早晨帶老爸到公園散步,」我說:「他以行為代語言履行孝道,只是他不知道他老爸腦中風,不關腳的事,腳又沒中風,他認為大大步走快點就會好,認為老爸故意一寸一寸走,他生氣啊。」

所謂不孝子回答「雞婆」人問話,大家聽得感慨萬千:「我兄弟姊妹六個,他們都很會讀書做生意,沒閒,我不會讀書做生意,帶老爸出來走走、帶醫院看醫生拿藥
想到不孝就會想到這個少年人,還好他笨,否則老爸叫那個照顧?連罵的聲音都沒有,多寂寞無聊啊!

進門這兩位老人家,兒女不在身邊,斷腸人與斷腸人相依為命,有個「不孝子」罵聲打破寂寞孤單都沒有,想想那位天天挨兒子罵的「公園散步」中風老人家,還比他們福氣啊。

「歐巴桑!(日語、對老輩尊稱)錢莫要緊,你休息一下,別人先來先看,看好再給妳看

「免啦!」有患者說:「仙呢!先給她看啦!」(台灣民間很多稱呼醫生:「仙呢」、「先生」、「頭家」

 一位處理好了的患者要走時,偷偷塞給我五百元。我不收,他低聲說:「我貼補一點,怪可憐!」我感動的收下‧

是老先生患痔瘡,他沒說一句話,身體虛弱,自己無法上治療床,我同阿婆把他搬來搬去搬上床,內外痔都充血腫起來。
「歐巴桑,」我要瞭解老先生的狀況:「妳頭家身體也(還)有什麼病麼?」
「心臟卡莫好,血壓高,糖尿病老大人毛病多啦。」
這倒麻煩,萬一治療中其他病發作,他孩子怪起我來,挺傷腦筋。對阿婆說:「治療期間會痛幾天,

 「莫要緊啦!」阿婆打斷我,說:「他痛很久啦,人說你真熬(高明),一看就好啦!看我老大人歹命人,做功德幫忙一下,給你出好子孫啦!」

我打電話告訴他兒子說:「你是大人(天下無不是父母故民間尊稱父母以上長輩謂「是」大人)在我這裡治療痔瘡,」話還沒說完,只聽一句:「又給人騙了」,我怕老人家知道兒子不理他而難過,雖然電話掛斷了,我聽筒沒有離開耳朵,裝著還在聽,其實我感慨萬千,沉思天下人父、人子之際遇幸與不幸何其天壤之別。

 「先生安怎?」(早期台灣都叫醫生:「先生」)

「你兒子叫我好好治療,說沒陪你們來,真歹勢啦,你兒子真關心你們呀,真有孝。」老婆婆說:「真正有安呢(這樣)講?」

 我是想告訴其家人,治療痔瘡期間,內科毛病要自己找內科看,不要誤會我治出內科病來,找我麻煩。我想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由天做主,就給治療了。告訴婆婆:「歐巴桑!妳頭家哪有什麼舊症頭發生,妳要找內科先生去看,我治療痔瘡不會引起別項病,這規工(幾天)會痛,我有止痛藥,吃了卡沒痛

治療後,問老先生:「歐吉桑!會痛麼?」

「莫感覺!」我把五百元給他。他們不收。「這不是我的錢,」我說:「剛才那個人客要我給你們!」

「我的子仔哪安呢著好啊!」阿婆淚珠滴滴落。送走老人家,趕快去後面問媽:「妳有好好麼?」媽愣愣的看我,反問我一句:「你安怎啦?」媽,我沒怎麼樣,只是看這兩位老人家晚景悽涼,一時情緒性的問候妳而已。

 

 「我懷孕是張大夫幫忙的」

門外一位少婦,一步一拐的向店內走,我只看痔瘡、痔漏,腳病跑來找我,準是找錯人了。
「我是台中親戚介紹的,」她告訴我:「他說你真熬(高明),找你穩好….
「這位歐桑(太太),」我告訴她:「妳找錯家囉,我只治痔瘡、痔漏(瘻管)、便血、脫肛,不會治『敗腳(跛腳)』
「著啊!(對啊)我就是「右蓋邊」(鼠蹊處)長瘻管,爛到內腿筋骨,走路沒力氣,上公車都要左腳先上去,雙手用力抓車子鋼管,先把身體拉上去,然後右腳才拉上車。到處治療好幾年,都治莫好
我要她右側臥,她卻平躺。我說:「安呢我看無。」
「安呢你才有看。」
三十七年前(1966),頭一次遇到非肛門的「痔漏(瘻管)」。檢查一下,告訴她:「妳『右陰唇到蓋邊』(鼠蹊),到處腫爛,我要先找管穴,才知道多深、有幾個管穴、彎曲擴散程度如何,才能決定能不能治療。」
「莫要緊,做你檢查。」她說:「只要會好,錢沒要緊。」
在她的右內陰唇,芒果大的腫脹表皮上,找比較爛爛幾乎要破不破軟皮的地方,以探針順著穴道漸漸、慢慢(快的話會痛,我最怕病患受痛的折磨)往裡探測,探針往鼠蹊部探,好幾個孔道,延伸入肛門內,好複雜,「妳會痛嗎?」
「莫啦!做你檢查,愛好沒塞(不能)驚痛!」

好堅強勇敢,充滿對我信賴,靜靜的躺臥。探針頭在直腸壁觸到我食指皮膜,在肛內壁尋找出口。此時不能用力,用力會穿透腸壁。穿透的腸壁不是真瘻管口,就不可能治癒。要輕輕在腸壁慢慢移來移去,找到自然的出口,然後按照深度、曲線,小心下藥,可以一次療程痊癒,也不會像開刀,弄得肛門口凹陷不平,或肛門扭曲,肛口外肌肉硬塊失去彈性,引起通便使力困難,更壞的是屎汁隨著走動會從凹陷槽缺口滲漏出來,肛門外必須墊著沙布防污濁(很多患者說西醫開刀治療會把肛門開壞、大便會失禁,其實是嚴重痔漏才會。痔漏如果很長、又是盤根錯節深入直腸的話,西醫師如果手下留情,怕開壞肛門,那你不可能根治,所以日本肛門痔漏權威三枝純郎博士說,有的甚至開刀十次以上,一而再的開刀,疤痕硬塊朵朵,導致癌症【見他著「痔疾根治法」】一書)。

「找到一個管了,」我邊拔出探針邊說:「妳看,有三寸深。還要找其他瘻管。」
「以前治療的醫師,都沒有這樣找檢查,」她說:「西醫師在腫脹的地方用刀劃破放膿,馬上不痛不脹,傷口好了不久又腫起來,又要再來一次,有的拿幾粒子彈頭塞藥丸,說通便後塞進肛口內,莫效。中醫師的話,在腫脹處點藥,小局部會爛,流臭水,傷口也會癒合,幾天又腫起來,口又破了,血水還是直直流。莫法度(沒辦法),大醫院小醫院,土師傅偏方莫效(沒用),台中親戚說你真熬(高明),我想這回出運啦。」

 我越找越擔心,四、五條管交錯蔓延如樹根,又靠近鼠蹊動脈處,又不是長在我專長的肛門處。我很抱歉的告訴她說:「我沒有十分把握,治癒時間可能要幾個月
「莫要緊!」她說:「給你醫。我這拖好幾年啦,莫差幾個月,這拜(次)我相信會好。」

 「我不敢包醫,」她有那麼大的信心、希望;我倒沒有,因為不是全部在我專長的肛門部位啊:「這麼嚴重,治療費差不多五、六千元,妳先不給錢,治不好免費,我也比較安心。如果治好了,妳付多少就多少。」不過我慈悲,而是我對沒把握的病,寧可不收錢,這樣痊癒不痊癒,我就不會有壓力,使自己安心治療,沒有罣礙。

 「安呢沒賽(這樣不可以),我頭家(丈夫)有搭一腳(個)會仔,把會仔標啦,做一拜(一次)給妳,會好啦,來以前到龍山寺拜拜,抽籤,觀音嬤說到你這裡治療穩會好。」對我有這麼大的信心,治療嘛自己不安,實在沒把握;不治療,會使她失望,也是我不忍心的。
我到廚房找貞聊病情。貞知道我做事好求完美,治不好的話肯定會挫折傷感、操煩。說:「妳不收錢,話也說清楚了,治不好她不會怪你,治療有危險嗎?有幾成把握?」我說:「別弄斷鼠蹊部位動脈,沒什麼危險,治癒率一半。」貞說:「你會操煩,能不治就不治。」

 先消毒,把傷口敷上藥:「妳回去和頭家商量好,先考慮幾天,要治療再來。」
「免啦!」她說:「我就住在你對面巷仔內,叫我頭家馬上來,今天就給我治療!」妳真的運氣背啊,這麼近,每天經過店口,妳卻沒看到「痔瘡招牌」,跑到中南部去看,「近廟欺神」?唉!

 不到十幾分鐘,同她先生來了:「這是我頭家,姓王」王先生很客氣:「張大夫,我親戚說你治療好多台中上來的親友,有的開好幾次刀沒好,都是你治好的,我們有夠壞運,住你對面巷子內,不知道找你治療,卡遠地方她都去,莫效,了(浪費)錢受苦,這次拜託先生啦。」(閩、台兩地,很多人稱呼醫師:「先生」、「仙呢」)。

 「我外面有掛『痔瘡、痔漏』招牌,店面外也掛很多張痔瘡大相片
王太太回答一句很可笑的話:「我每天上班都有看到相片,我沒注意看,以為你是照相館。」把痔瘡科當照相館,妳真的是「歹運」。

 治療期中,她告訴我以前治療經過:

我在公賣局煙草廠工作,下午三點大家就休息,大家都是女人嘛,一起洗澡,我邊淋浴邊告訴同事:「這回我找到醫術絕熬(頂高明)先生啦,
「這句話妳講了好幾囉冬(幾年)啦。」同事們都聽膩。

「這回正港(真的),這個先生啊,什麼都會醫,博愛路一個小孩高燒,省立兒童醫院治不好,七八天才驗出來是腸傷寒重症傳染病,通知他趕快去住院,先生早知道是傷寒,已經都治好了還住什麼院?不過先生還是叫他去檢查看看。」

「不是好了嗎還去?」

「你不知道!」我告訴同事:「這個先生厲害就是在這裡,細心啊,醫院檢查來檢查去,找不出病,醫生也覺得奇怪,還問人家怎麼好的?」

「妳又被騙了!」

「又不是先生說的,陳光須歐吉桑(對老輩尊稱)說的

邊治療邊聽王太太說,一半歡喜一半擔心,才二十幾天,治療部位開始長新肉芽,沒有膿液了。

「五天後再來復診。」

貞眼尖,看到王太太走到門外,貞說:「你看王太太走路走好好的。」

我大聲問王太太:「妳的腳走路

沒等我說完,她自己試著走快步,好高興的叫起來:「好啊!好啊!我的腳好啊!什麼時候好啦,我也不知道!先生啊多謝喔!我卡緊(趕緊)回家,給我頭家知道!他一定絕歡喜
A。」
看她那麼喜出望外,「嘴笑目笑」,甚感欣慰。

五天後復疹時,王太太帶著滿面笑臉,說:「腳都好了,上車真好勢(方便),我頭家歡喜尬沒死(高興死了)。同事說:『妳這拜(次)真的出運了』,有幾個同事好像有痔瘡,說要等我好了才要來,還等什麼,不聽嘴(話)!」


「王太太,說了就好,先生緣主人福,不要勉強人。」我最怕病友神化我,萬一不如病家意,怪罪我的介紹人,我會難過啊。

可以說完全好了,只剩一個小小傷口,收口了,過幾天口又破了。又治了一個月,治得我非常不好意思,可是王太太反而安慰我:「先生啊,沒代誌(沒事),安呢(這樣)真好啊。也不痛,也不像以前流膿流湯,現在乾乾淨淨,一米粒的小口,莫收口莫要緊。」

沒收口就是沒好,表示肉深處還有痔漏異物沒有弄乾淨。這樣斷斷續續治療三個多月,如不是三個月中治癒不少其他患者,稍安我挫折感,我幾乎沒信心幹這一行。貞晚上一看我一個人呆坐沙發椅沉思,經驗告訴她,此時誰打擾我,必挨我罵(除了爸、媽)。貞會靜靜坐著陪我,等我在筆記簿上,寫完新想出來的治療法,貞會溫溫的勸我:「卡大牌的名醫,也會治不好病人啊,放輕鬆啦!」
「先生有在麼?」是王太太的聲音,這麼晚了找我,問罪來?貞知道我正是「驚弓之鳥」低潮期,趕緊迎出去:「安怎?」

「五月節(端午)快到啦,」王太太手裡捉著一隻雞:「這隻土雞送先生做節,多謝先生和先生娘照顧啊

貞知道我收受治癒了的病友禮品很快樂,但治了那麼久還沒痊癒,收了心裡更愧疚,貞說:「王太太,我頭家那麼久還沒治好妳的病,已經絕歹勢(不好意思)了,那好收妳的禮物

「沒什麼歹勢啦!」王太太不好意思的對貞說:「我有啦!」

「有啦?」貞疑惑眼睛看她:「有什麼?」

「我有身(懷孕)啦!」王太太說:「結婚三四年都沒生孩子,我頭家歡喜尬麥(要)死,有半個多月了。」

「恭喜妳啊!」

「那沒你先生幫忙,我也沒這個孩子啦,先生真厲害

懷孕怎麼說是我幫忙?貞回頭看我,我倆一頭霧水。我看那隻雞也怪可憐,王太太倒著抓雞腳,只顧說話,雞難過地打翅膀、晃頭嘶叫著在掙扎。

「我頭家應該不會對妳
」貞不明白:「妳有身跟我頭家有什麼關係?」對啊,跟我何干?
「安怎沒有關係,」王太太說:「是妳頭家做(治)以後才有(懷疑),
」她倆在咬耳朵,越說越小聲,然後倆人突然嘻嘻哈哈起來。
雞也不掙扎了,軟趴趴地,斷了氣似地癱瘓了,看牠怪可憐的,我為著救雞於倒懸,把雞接過來。王太太回家了,我問貞怎麼回事?

「這孩子有你的份!」看貞喜悅的臉龐,就知道貞要逗趣我:「不追究啦,原諒你啦,嘻嘻
原來因為痔漏又腫又痛,又是血水膿液,那「地方」髒兮兮濕淋淋,引不起王先生性趣。這三個多月陰唇、鼠蹊部位乾乾淨淨,才恢復「夫婦生活」,也才懷了身孕。

「生了還要叫你乾爸呢

「生?」我以手勢叫貞別打擾,沉思:生產?生孩子?「有啦!」

「有什麼啦?」

「我有一個主意,會治好!叫她來!」

「這麼晚啦!」

我說:「快一天治好,我就少煩一天!去。」

王太太來了,躺醫療床,小洞口周邊先噴麻醉藥,減輕痛苦。把洞口剪大(生不出孩子,婦產科醫師也是以剪刀剪開剪大啊)很輕很慢以銀針深入,在漏管穴道撥來撥去,怎麼會這樣?探針觸到牙齒大的骨頭,很像要掉落的一顆小牙齒,會搖晃,很深,鉗子挾不出來。叫王太太忍耐一下,漏管口再剪大。

「莫要緊,」王太太真勇敢:「安怎做就安怎做。」

終於挾拉出一顆含血跡的牙齒大的骨頭,給王太太看:「奇怪!那麼深的管道裡面,怎麼會長軟骨頭?」

王太太請我送給她當紀念。傷口大,消毒後,藥棉填充,以防出血。一個禮拜,口收了,終於全部治癒了不是我專長的近陰部、鼠蹊部位痔漏,這種成就感,真是大快我心。痔漏其實就是長「瘡」,這瘡長在其他部位,紅腫脹痛,只要破了,膿頭流出來,大部份就好了,長在臀部尤其肛門口附近,非把深部污染過的腐爛弄乾淨,就是不會好。

最後一次定期回診時,王太太說:
以前治療我的一個「先生」做人不錯,雖然沒治好我的痔漏,我還是感謝他很認真為我治療。我把骨頭拿給他看:「就是這一塊作怪,挾出來,七八天就好了。」

他搖搖頭:「真的是從傷口裡面挾出來嗎?」

「是啊!還挾不出來,噴了麻醉藥,外傷口弄大大的,挾很久才挾出來。」

我聽王太太話以後,很納悶。我是治痔漏,幹嘛去弄個假骨頭騙她?她花錢來治痔漏,又不是花錢找骨頭?這位大夫有這樣想法,奇怪不是?

 

 

 

他到友妻客廳「裸光屁股」

 

「痛怕啦!」蕭先生告訴我:「不治療,三不五時痛,坐立難安,治療嘛也痛得要死,如果痛,能治好還好,長痛不如短痛,治了好幾次都沒治好,治怕啦!聽我朋友講,你治療都不痛

「我包好,不敢說不會痛。」我知道蕭先生的意思,即使會痛,先不要說,騙騙他,讓他先安心。但我的經驗是,寧可說會痛,到時不痛的話,病人不會抱怨說:「好痛啊,你說不痛,怎麼這樣痛?」先說會痛,結果不痛,他頂多說:「仙呢!呀都沒痛,你講會痛,害我白驚幾囉工(幾天)。」有一個問得更絕:「仙呢!介紹我的朋友說很痛,啊我一點感覺都沒有,你下的藥有夠麼?」不痛還懷疑我只給他治標,沒有根本治療。

「我實在痛怕啦!」蕭先生還在痛上猶豫不決:「仙呢!痛得不會在地上爬吧?會走路嗎?」
「爬?怎麼會!」我想他的確受過慘痛折磨:「可以走路啦,有幾天走不快,治療當時不痛

他是脫肛內痔,大便時就會翻出來,會噴血,便後抹藥膏慢慢推進肛內,蹲下去也會脫出來,左右都有,狀如朵朵魚丸大。治療時要先在肛內自主神經(不會痛)處下藥,一邊治療一邊聊天,他的手心在冒汗,我說:「會痛嗎?放輕鬆,最痛只是這樣痛而已。」

「還要多久?」

「好啦!可以起來啦。」

「不痛啊!」

「晚上藥性發酵,今晚到明天比較不舒服,卡勇敢,想到過幾天就永久好了,大便、怎麼蹲都不會有肉塊脫出來,心裡要有希望就會減輕痛苦。」

治療期間,他告訴我以前治療經過:

我耳朵痛、腎結石痛、什麼「碗哥」都痛過都沒有我治療痔瘡的痛,像你這樣痛那算痛?第一次在萬華一家痔科,點藥治療,走到龍山寺對面小公園,陣陣撕裂痛,尿急得好不舒服,在廁所又尿不出來,渾身無力,我額頭靠廁所壁,腳發抖,又回去請先生把藥洗掉,他說洗不掉,叫我回家休息。我到「賊仔市」(專賣中古貨物)買一台電風扇,到長沙街朋友家,朋友不在,嫂子開門看我臉色蒼白,到廚房倒熱茶,我到客廳把電風扇插頭插入電插座,我實在痛得受不了,也不管那麼多,脫下褲子,光著屁股吹風止痛。嫂子端茶到客廳,一看羞噠噠的躲到房間去。我吹一陣子,電風扇也不要了,說一聲「嫂啊,歹勢喔!」就側臥三輪車回家。
老婆開開門,我大聲說:「端一面盆水給我!」

「做什麼?」

「不要問!端水來!」

接過老婆水盆,舉高高從頭上倒下來,頭臉上身都濕淋淋,把老婆嚇呆了。半夜睡不著,隔壁有裁縫車車衣服的聲音,雖然平常不覺得擾人,今夜那嘀嘀噠噠聲音變得特別刺耳,我拐著身子去罵他們,我瘋瘋癲癲,那十幾天啊真甘苦。

「你醫術這麼高明,愛傳下去!」

聽蕭先生回憶往事,我感同身受。有一位患者說:「先生你自己有生痔瘡麼?那款痛,比生孩子還痛!」

我沒長痔瘡,但體味得出痔瘡的痛實在不好受;生孩子有多痛,我雖然是男生,卻知道它一定比痔瘡痛,如果生孩子極痛的話,女人為什麼女人一個接一個生都不怕?我在西螺讀中學時,鄰居一個窮啞婦,剛剛還在草埕弄木柴,才不見一會兒,她去「放尿」,結果把嬰兒「尿」在尿桶裡,差點溺斃,鄰居婦女幫她撈起嬰兒,不久她又在草埕弄木柴,而且一共生了八個男孩,看她生孩子像「放屎」一樣簡單,應該不至太痛;其次,孩子生不下來,醫師不做局部麻醉,直接拿起剪刀剪大「生產出口」,沒聽產婦痛得叫爹叫娘的,足見生孩子本身的痛,比剪刀剪的痛還要痛好幾倍,不信,平常你用剪刀剪剪皮肉看看。痔瘡比生孩子痛,只是女生「矇」男生的,撒撒嬌,向「安」討賞而已。

痔漏使我變「太監」

 

痔漏爛入睪丸,三十幾歲的年輕人開刀挖掉睪丸,但痔漏還是沒有痊癒。痔漏會蔓延到睪丸,陰道裡面,那要很久時間才會呀,你怎麼拖那麼久不治療呢?

「我在肛門口腫起來時,很痛很痛,一直找醫師治療,」許先生回答我:「開一次刀,擴散一次,最後大醫院說我睪丸已經爛掉,不割除會引起其他併發症,我廠長是你治好的,叫我一定要找你治療」聽了蠻為他「去勢」憂心忡忡,不敢問他結婚沒有?倒是年輕人開朗,他說:「我要和牽手(妻子)離婚,牽手不離婚,她願意跟我一世人。說孩子一個夠了,不生也不會斷煙火(沒後代),再找也找不到你這款安(這麼好丈夫)。」

有這麼明理的賢妻,我倒為他慶幸不已。凡是痔漏肯定會穿入肛門內,不把瘻管源頭清除乾淨,越治越擴散,台語說:「先生緣,主人福」,不是沒道理啊。你與這位醫師無緣,對面不相識,就如跛腳婦人,住我對面,天天經過店面,還得台中親戚介紹,才找到「咫尺天涯」的我治療;主人(病人)如果沒福氣,一大堆的醫師與你有緣,就治不好,只好說:「運沒到,該多受幾年罪。」這想法也不錯,總比「怨天尤人」好過日子啊。

從肛門口到陰囊處,十天脫落下來,縱橫紅白相間的創

( 知識學習健康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tingjing&aid=5494757

 回應文章

JKTsai 老鼠嫁女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阿叔講古
2011/08/03 12:28

阿叔講古,一定嚇壞很多現代痔人!以前外科手術,比起今天,恍若隔世!

還好,偶在美國史丹佛醫院開刀治療,醫生手術,內視鏡設備,術後坐浴,止痛藥,術後平整乾淨,頓覺幸運!台灣外科應也是如此吧?不要嚇人?

>>>> 痔瘡- 開刀記 [尷尬的時刻]



現代有CT或MRI,請問台灣外科還需用探針找廔管嗎?


他說沒有女朋友(ctingjing) 於 2011-08-03 18:50 回覆:
瘻管  這是我非常自傲的專長
瘻管用什麼都沒有用
西醫只好"網魚"式的挖土機挖肛門
所以很多肛門歪七扭八__會漏便屎汁污褲底

現在  一般外科都進步多囉
我有一位"走船"的船員
他老闆叫他返台給我治療
在美國治療的話  那些醫療費還沒有機票費與我的治療費一半
台北市景美通用公司顧問吧__卜力士先生
幾次治療無效  找我三次__因我怕沒有治好
美人會罵中國大夫沒有路用__因我一人害捉迷藏醫師不好呀
第三次才給他看診__由美來台的董~!逼他半途轉診台大醫院
他叫我別走__那一次我去他家__非我媚外乃是怕影響台灣醫界呀
"尷尬的時刻"拜讀過__你寫的近乎真實

他說沒有女朋友(ctingjing) 於 2014-05-07 20:01 回覆:


老仔仔~信手拈來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提供您
2011/08/03 11:03
老哥啊!先將文稿在word或記事本上編輯整理好,再一次複製到發文的框框進去,不滿意可以多次修改,如此閱者比較不累,提供您。
他說沒有女朋友(ctingjing) 於 2011-08-03 18:57 回覆:
老仔兄
我就是從word八百多篇存稿中找出來
貼上的
你沒有看到我說嗎?
貼過來的字行要慢慢的改__改不動
所以亂七八糟
以前有引五百本送親友包括患者
只剩一兩本__留著當寶

我不知道那一篇已經在格子上發表過
一次被綠荷抓包__大哥你吵冷飯喔
足見她每一篇都看
看的仔細  記的明白


老仔仔~信手拈來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相由心生
2011/08/03 09:40
老哥這文有卡長,但弟還是逐字看完,感動於您對患者的耐心和愛心,不簡單的是老哥不會和稀泥、遇難規避,且對於任何患者一視同仁,真乃菩薩之再現也,怪不長就一付慈善相,「相由心生」於此能得驗證。
他說沒有女朋友(ctingjing) 於 2011-08-03 10:22 回覆:
老仔兄
這是102頁"同肛共苦"一本書的原稿
書已經只剩下一兩本
很多人肛門一有血跡
如臨"大難"般驚恐
我好不容易找到藏檔__一位格友問痔瘡
想給他與少年得"痔"的人看
這本書寫的個案趣味
今天一想__不要囉__很累人
複製過來的字體大小不一
行距不能調整__太累
格友那友時間關心別人"腳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