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李瑞騰教授贈序
2014/06/10 19:07:01瀏覽753|回應0|推薦28

﹝臺北:前衛‧2005年5月初版﹞

宗智是我在華岡讀書時的學弟,但彼此並不熟稔。他大學畢業以後,好像做了一小段時間的記者和編輯,然後便轉任教職了。他讀的是文藝創作,寫的是小說,也發表過一些書評。關於前者,遠在一九七、八○年代即出版了多本集子,大體以都會男女的情愛為題材,也碰觸到校園,明顯帶有批判性;至於書評,我讀到的就已經不少了,發覺他把自己的閱讀感受,實實在在做了表述。在活動場域上,我和他沒有什麼交集,但我一向關心文壇,對於他的寫作情況,多少知道一些。

最近幾年,他在臺北縣的清傳商職,從教師、主任、副校長到擔任一校之長,關懷面向乃逐漸擴大,開始探討有關人文教育的大議題,而且發為論述。我猜這是他之所以有條件當校長的主因。此外,他在戮力從公之餘,猶勤於著述,報刊常可見到他所寫的長短篇文學評論;也聽聞他去讀了東吳大學中文所的碩士在職專班。

他如何會想到跨校找我指導他撰寫碩士論文?接到訊息的當下,我頗為猶豫,直覺不妥。我因之而想起,當年在華岡,我們曾有共同的老師:史紫忱、祝豐﹝司徒衛﹞諸先生皆惠我良多;想念起那多風雨的學園,共同呼喚天地豪情的友朋之相互砥礪。而人生之路,總有其千迴百轉,分合間最後就只那麼一個「緣」字,緣深緣淺,緣起緣滅,一切都委諸自然了。宗智已有豐富的人生閱歷,待人圓融,處事練達;出入典冊經年,想來已是大開大闔,似可不必拘泥於世俗關係,通過問學,共享智者驅遣文字之片羽吉光。我最終之歡喜接受他的邀請,實有一番心情與思維上的轉折與調適。

他研究臺灣當代作家東方白的大河小說《浪淘沙》,論文屬文學的實際批評。在撰寫過程中,真正重要的討論只有二次:一次是針對「大綱」,一次是針對「初稿」;前者以通信和通話,後者則是當面的對話。他態度謙沖,卻也有一定程度的堅持,我覺得小說作者兼書評家歐宗智,已然蛻變成一位學殖深厚的學者了。

宗智剖情析采,直探東方白為文之用心,理念清晰,行文流暢。才一通過學位口試,出版社便立即要出書了,這在學界並不多見,我為他感到高興,也為讀者感到慶幸,我想,隨著作者精彩的導讀,《浪淘沙》豐美多姿的世界,將可一覽無遺

(2005年5月,《多少英雄浪淘盡──「浪淘沙」研究與賞析》序

李瑞騰先生為國立中央大學中文系教授,前國立臺灣文學館館長。

( 創作文學賞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cpou&aid=14055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