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兒-2回家
2009/10/15 15:36:46瀏覽652|回應1|推薦12



照片中的發發, 睡在我的被子中央, 兩隻前爪還掩著臉,像貓咪.


在滿月小娃娃的家中, 充滿了奶香. 新媽媽笑得比起當新娘時的嬌羞, 還多出了幾分自信. 我们看著粉嘟嘟的女嬰, 充滿了新奇與佩服, 不容易啊! 這麼柔弱嬌嫩的小生命, 媽媽要為她附上多少的心血與精神. 約末過了15分鐘, 我終於忍不住, 打開同事家的門, 隔著鐵門小黑端坐在門外, 見到我立即站起身, 搖頭擺尾原地跺著小步子. “小朱, 她真的等在門外耶. 真聰明! ” 芸芸聽小朱將我們進門前的相遇敘述一遍.芸芸說: “ 讓她進來吧. 牠真的在門外等妳呢.” “ 我怕牠在妳家大小便, 把妳家弄髒.” “沒關係, 先進來, 讓牠在陽台吧.” 我拉開鐵門 朝牠招招手, 小傢伙毫不猶豫走進門, 然而我隨既將牠抱起, 推開陽台落地窗門, 將牠放置在外, 待我將門拉上, 隔著玻璃門, 牠急切地用小爪子抓著玻璃, 還嗚嗚地叫著. 我们三人快步離開客廳, 脫離牠的視線範圍.





 

我們在廚房洗水果, 在臥室陪著芸芸與小嬰兒, 又過了約一個多小時, 該是告辭的時候, 待我们走進客廳, 看見陽台角落上, 小黑臥在一個蓬鬆的大塑膠袋上, 睡著了. 小樣子又可愛, 又可憐.小朱說:” 牠還懂得挑舒服的地方睡, 把牠帶回去養嘛.” 芸芸柔聲勸我: ” 我们家一樓違規開小型工廠, 不單是機械運轉吵雜, 大貨車出出入入, 這麼小的狗在這進出, 遲早給貨車壓成肉糊!” 這句話觸動了我, 我不要這個可憐的小東西慘死車輪下. 這一刻, 決定了我與發發的母女關係.



 



和小朱向芸芸道別後, 抱著小黑走在社區的中庭, 環視這個原本設計完善如今卻因違規設廠, 弄得庭園中陣陣的機油味, 透過鐵窗看見中型的機台放在室內, 而原本的磁磚地上, 佈滿了黑黑的機油污澤. 我低頭跟小黑說: ” 跟我回家囉, 再也不回這兒了.” 在社區的進口, 居然又見到那個摔小黑的孩子, 他見我手裡抱著狗, 竟然很殷勤的對我說: “ 妳要帶牠回家養啊? 牠是沒有人的, 妳可以帶牠走.” 我嚴肅的點頭, 算是回答. 現在想起, 這個男孩 ,今年至少也有20歲了!




那天我背了一個當年最流行的雙肩背包, 我將自己的東西裝在小朱的包裡,
將小黑放在背包中, 反掛在胸前, 像抱小嬰兒那般. 然後轉乘兩趟公車, 由新莊回到中山北路三段. 在車上就把名字想好: < 發發 > 為什麼? 因為當時的我喜歡港星-周潤發, 而且我存心取個傻氣的名字, 希望不要重蹈< 龍龍 >,< 菁菁 >的覆輒; 名字響亮, 命卻短暫. 星期日的黃昏, 我帶著發發進了我家客廳, 母親看見我帶回一隻小狗入廳, 急問,” 這是幹嘛? “ “我要養牠, 她叫< 發發 > 從今天起, 我是她媽, 妳是她婆.” 母親說,” 神經病, 快把她丟出去! ” 我不再回答, 開始物色適合的舊沙發墊, 給我女兒張羅床舖.




現在, 母親叫她 < 發發孫 >.



 

 



 

( 心情隨筆寵物生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sh8051&aid=3407845

 回應文章

philosopher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發發
2009/10/16 14:48

呵呵呵

發發,這個“傻氣”的名字,還跟著妳們母女倆遠渡重洋到溫哥華定居?還活著好好的?牠也該有十歲了吧?牠還是我們新莊“人”哩。

小時,在林口,也養過一隻狗,我給牠取名為Lucky,可能與當時電視節目劇情中的狗名有關吧!

真是不能取好的名字!養的時間不長,忽然有一天發現牠失蹤了,不見踪影。多日之後,到野外遊蕩,發現Lucky死在一個洞穴里,我就草草地就地填土掩埋了牠。不知死因,兒時想像將牠擬人化:Lucky自知有病,不願死在家中,麻煩主人,就找個野外死了。

Lucky真是可愛,和發發一樣;但是毛色是白的,像是狐狸狗與土狗交配生來出的。

兒時記憶,塵封數十年,被大文引出,真是滄海桑田...............

天路(今日當如何)(ash8051) 於 2009-10-17 09:20 回覆:
後續仍有戲歐 ,但你猜對了! 她在溫哥華. 我現在真是分身乏術, 與兩個老人家同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