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德蘭修女~虛構的悲天憫人
2018/01/21 18:40:45瀏覽492|回應0|推薦0
德蕾莎(德蘭)修女過世後,天主教基於宣教的需要,對她進行宣福封聖神化,依規定舉行儀式前,必須要有奇蹟的見證記錄,而這一紀錄來自於一位印度婦女MonicaBesra,她揚言自己是見証德蕾莎修女神蹟的親歷人,她說她曾將德蕾莎修女的照片,放在腹部,癌症腫瘤就消失,但她的丈夫後來卻對媒體說,事實上是她接受醫院手術治療的結果,他們之所以如此做是受到天主教教會要替德蕾莎修女進行宣福的說項壓力而作假見証,根據時代雜誌的報導,治療她的醫生也受到天主教教會的壓力,必須對外聲稱這是一個奇蹟慈善行為。
 查特基說,德蕾莎修女的許多機構只傳教而不做任何慈善活動。如在巴布亞新幾內亞,八所設施未收容任何人,所收的全部經費都用於傳教。1991年,英國著名醫學雜誌《柳葉刀》的編輯羅賓·福克斯博士訪問了加爾各答的「垂死者的家」發現,許多服務的修女和志願者沒有任何醫學知識,但卻要常常做醫療決定。他們也不區分「可醫治」與「不可醫治」的病人,而前者可能處於由於感染而死去的危險中。另外,他們嚴重缺乏麻醉劑,使病人不得不忍受劇痛。他們用過的針頭只在溫水中洗一下。與此形成對照的是,德蕾莎修女自己有醫療需要時,她會去美國、歐洲、印度的有名望的醫院獲得醫治。德蕾莎修女的前僱員們、及前修女蘇珊·希爾茲(Susan Shields)稱,德蕾莎修女不允許她們買醫療器械,而是將捐款轉入梵蒂岡銀行作為一般用途,即使捐贈者特別註明將捐款用於慈善行為
除了法律要求的有關部門,德蕾莎修女從不向公眾提供她的組織的財政狀況
知名無神論反宗教人士,記者克里斯多弗·息金斯認為,德蕾莎修女的組織的目的是以信仰的方式倡導受苦,而不是去醫治有需求的人。在1981年的一次新聞發佈會上,有記者問:「您是否在教導窮人應該忍受苦難?」德蕾莎修女回答道:「我認為窮人接受自己的命運、與受難的基督分享痛苦是非常美好的。我認為,窮人受苦會對這個世界更有幫助。查特基(Chatterjee)說,德蕾莎修女以「窮人的幫助者」的形像出現,誤導了公眾。在她最大的收容所裡,也僅有二、三百等死的人。 英國作家克里斯多弗·息金斯(ChristopherHitchens)寫了一本研究德雷莎修女的專書, 書名叫做宣教立場: 德蕾莎修女理論與實踐(The Missionary Position: Mother Teresa in Theory and Practice)」. 他講了一句話: 「你所知道的德雷莎修女的善行, 不是部分是假的, 而是全部都是假的。」書中對德雷莎修女有以下的指控:
@德雷莎修女稱所服務的印度城市,加爾各答 (Calcutta)簡直是人間地獄 :
ANS:其實不然,加爾各答是大城市並不落後
@德雷莎修女把她的一生奉獻給加爾各
答:不是的.德雷莎修女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梵諦岡,或是訪問其他的國家作秀. 她很少在加爾各答.
@德雷莎修女的慈善組織幫助了無數的窮苦人:
 不是的. 儘管德雷莎修女收到大量的捐款, 這些錢很少用在窮人身上. Chartterjee 寫的書 (Mother Teresa: The FinalVerdict)詳細的列出印度幾十年來的重大災害,德雷莎修女的組織幾乎完全沒有過問。德雷莎修女在接受訪問時提到她所經營的孤兒院,收容所…等等。這些機構很多是修女信口開河編造出來的,其實幾乎完全不存在,就是少數幾間,也只限收天主教徒。
 @那那些捐款都到哪裡去了?
沒有人知道, 因為德雷莎修女的教會是全印度唯一不公開帳目的慈善機構。許多錢毫無疑問, 很多是用在擴充教會上。德雷莎修女的療養院沒有救護車, 她的修女卻有專車參加禱告會。許多捐款給德雷莎修女的人以為他們捐的錢是用來購買醫療設備, 整建醫院, 或是僱用醫生, 其實不然. 儘管是在修女名聲最高漲的時候, 她的療養院仍然在使用最不專業的設備。 
 @德雷莎修女是無私的人道主義者:
 正好相反,她是偏執而且殘酷的基本教義派。德雷莎修女對於「痛苦」有一種不健康的崇拜, 她認為受苦是讓人接近最直接上帝的途徑。因此, 她所經營的「療養院」不是用來治療窮苦的人, 而是讓他們承受痛苦的死亡的場所。德雷莎修女的療養院沒有任何現代化的醫療設備。所有的工作人員都是沒有受過醫療訓練的修女, 她們使用沒有消毒的針筒, 不使用任何止痛藥, 也不打算治好任何人。因為修女禁止使用止痛藥, 許多病人都是在最痛苦的情況下死亡。德雷莎修女唯一在乎的事, 是傳教。她常常在違反病人的意願之下幫回教徒印度教徒施洗。
 Chatterjee 醫生的書詳細的描述了儘管在生死攸關的場合,
德雷莎修女也不願讓病人住她的療養院.
@德雷莎修女擁有無上的智慧 :
ANS: 德雷莎修女活在想像的世界裡, 與現實脫節她強力反對墮胎, 反對節育, 頑固的程度只能用用愚蠢一詞形容
@-德雷莎修女施展神跡, 因而被天主教會封為聖人 :
ANS: 所謂的神跡後來都被證實是偽造的
  @ 德雷莎修女年老, 健康惡化時,
   她認為這是受到魔鬼的附身, 請求梵諦岡的法師給她驅魔.
   @德蕾莎修女逝世的今天,許多爭議又浮現出來。
   她生前在人口過剩的印度反墮胎,【祇收養信天主教】的孤兒,公然反對同性戀等等,都讓人非議。
@她的去世與其說是一個聖人的凋亡,卻更可以看作是傳統天主教倫理的代表,
   就算是抵擋了全世界蠢蠢欲動的自由思潮,也不敵歲月催人老。
   以今日資訊之發達真正讓世人大吃一驚的是,在她被宣福等待封聖的幾年,她與她的懺悔神父、上司等66年間的書信往來披露出來這樣一​​幅形象:她不僅不是一個完美的人,而且, 50多年來,她一直在遭遇「地獄的折磨」。
聖瑪麗教堂的弗蘭克·莫蘭(Frank Morin)在被裱框的感謝信上指出德蕾莎修女的簽名。 聖瑪麗教堂的弗蘭克·莫蘭(Frank Morin)在被裱框的感謝信上指出德蕾莎修女的簽名。(圖片取自centralmaine)
這個被奧秘派稱為「靈魂暗夜」(dark night of the soul)的一段時期貫穿了她幾乎全部成年生活,儘管臉上一直帶著微笑,但她內心曾一度感到被上帝拋棄,陷入靈魂懷疑( spiritual doubt)、絕望和孤獨的狀態。
1957年2月28日,她在寫給當時印度加爾各答費迪南德費瑞爾大主教的信中這樣說:「我的靈魂中有那麼多衝突。對上帝存在如此深切的渴望,以至於成了痛苦、持續的受難,然而並不為上帝所接受,遭到了驅逐、空虛、沒有信仰、沒有愛也沒有熱情。」
她還說:「靈魂沒有吸引力。天堂意味著虛無,對我來說像個空洞的地方。對天堂的思考對我來說什麼都不是,然而還得忍受著對上帝的渴望。」在另外一封信中,她承認她臉上的微笑「是個巨大的斗篷,底下藏有眾多痛苦」。一些人震驚於她內心狀態與公眾行為的強烈差別,甚至將其視為欺世盜名之徒,然而在另外一些人眼裡,這讓她的神聖超越了常人。
 一個修女不到50年..就可以編排虛構成入神聖之流..捏造假神蹟..
   更何況是2000年前早已經被吊釘十字架哀嚎而死的假神耶穌呢?!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cewang3005&aid=109960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