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失能的政府 - 治水篇
2013/08/31 14:11:21瀏覽103|回應0|推薦0

二○○五年謝長廷擔任閣揆提出「八年八百億」的治水特別預算,次年預算通過,朝野立委並將八百億預算加碼為一千四百億元。到今年底,這項八年治水計畫就要 執行完畢,但從這次大淹水的災情看,人們恐怕很難理解:政府大手筆投入了一千四百億的八年治水計畫,究竟治出了什麼成績?請看聯合報社論.

給縣市錢就可把水治好了嗎? 八百億可說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水是從山上流到平地, 許多山在某一縣, 而河川與相關平地可能在好幾縣, 很難區隔, 這根本是中央政府的怠惰, 不好好分析水如何從山地流至平原,認為給地方政府錢就交差不必負責了.  這完全是個失能的政府, 1400億就被縣市零花掉了? 如今交不出成績來. 納稅人的錢就這樣白白糟蹋掉了, 政府不需對人民負責嗎? 監察院不需介入調查嗎?

康芮颱風造成南台灣豪雨成災,行政院長江宜樺昨冒雨南下視察治水工程,八年八百億元治水經費今年底用完,嘉義縣長張花冠、台南市長賴清德都強烈要求行政院一定要續編六年六百億元的治水特別預算。江揆拋出政府財政困難、必要時得「加稅治水」,屆時希望立委支持。 地方政府又獅子大開口, 江宜華需先檢討1400億是如何用掉了, 然後交付中央成立治水專案小組, 從規劃, 預算編列, 與執行全由中央治水專案小組負責, 否則600億又要白花了.  一個負責的政府不是給錢就了事了.

八年八百億治水,結果卻以淹水驗收?

康 芮颱風前身輕輕掃過東台灣,尾巴卻為南台灣帶來洶湧豪雨,中南部許多地區頓成黃色汪洋,鐵公路交通動脈也多處中斷。儘管水災主要是時雨量過大所致,但城市 排水系統之不堪一擊,也遠超乎人們想像。更讓人好奇的是,政府「八年八百億」的治水計畫正進入尾聲,以這樣的「水淹南台」來驗收治水績效,實在諷刺之至!

二○○五年謝長廷擔任閣揆提出「八年八百億」的治水特別預算,次年預算通過,朝野立委並將八百億預算加碼為一千四百億元。到今年底,這項八年治水計畫就要 執行完畢,但從這次大淹水的災情看,人們恐怕很難理解:政府大手筆投入了一千四百億的八年治水計畫,究竟治出了什麼成績?

這個問題,二○○九年八月的莫拉克風災時,即曾被提出來討論過。當時的水利署長陳伸賢答覆,治水並非無效,不過八年八百億整治的都是「縣管河川」,而莫拉 克風災主要降雨都集中在「中央主管河川」。這種「分段治水」而非「系統整治」的思維,令人不可思議。試想,政府治水竟可以選擇區段而治,難道以為洪水來了 會分辨「縣管河川」或「中央管轄」嗎?如果整治下游,卻不管水系的連動,怎不會治了這鄉、卻淹了那鎮呢?

時隔四年,治水特別預算又投入了數百億元,結果如何?看這次的災情,西部鐵路幹線半截癱瘓,南下列車一度僅能通到彰化,高速公路則有五處交流道因淹水而封 閉。更驚悚的是,多處火車站積水漫過軌道,有些甚至將淹沒月台;各地道路變成河流的景象,就更不在話下。尤其諷刺的是,二○○五年台南發生嚴重的六一二水 災,逾半鄉鎮成為澤國,那次水災儼然成了推動八年八百億過關的主要動力;但八年之後,台南這次水患災情依然嚴重。這是治水治錯了地方嗎?

持平而言,要說這八年一千四百億治水是完全虛擲,未必公允;因為,至少有若干過去遇雨則淹的地區,目前的情況已有改善。然而,要說這一千四百億的預算發揮 了政府宣傳的治水功效,則恐怕沒有多少人能夠苟同。當年謝長廷提出特別治水預算時說:政府一年只編十億預算,就要八十年才能解決全台水患;集中全力用八年 八百億元來治水,即能治洪和分洪並進。話說得豪邁,錢也投得氣魄,但投入那麼多人力財力,結果卻禁不起一場輕颱的檢驗,孰令致之?

投入一千多億元治水,結果卻越治越淹,原因有幾:第一、計畫草率:「八年八百億」空有口號,卻缺乏細部計劃,未能根據需要規劃出優先順序,結果砸了大錢卻 用來東挖西填,根本無濟於事。第二,遭地方政商瓜分:所有治水標的皆被切割成工程發包,遭地方利益集團分食,不僅經費灌水,甚至用於毫不相干的景觀美化。 經濟部前次長侯和雄因涉及水利計畫之貪瀆被判刑,即可知治水工程之讓人垂涎,常遭擇肥而噬。第三,觀念錯誤:以為花大錢去挖河川、建水門、設抽水站、加高 堤防就是治水,卻疏忽了日常的疏濬和保養。以這次南台灣的淹水多在新興城鎮而言,許多災情恐怕是城市發展過程中,民間及公共建設工程破壞排水系統所致。這 些,都是必要的專業管理,但中央與地方都缺乏這樣的治理概念與習慣。

一次輕颱,引起如此嚴重的水患,著實讓人遺憾;未造成重大傷亡,則值得慶幸。至於各地放假的宣布是否太遲,相對而言,只是枝節小事。真正嚴肅的問題是:在中央與地方仍難免互相責怪之餘,各方能否跳出藍綠對峙的思維,從專業的角度重新思考台灣的治水議題。

從八年一千四百億的治水特別預算通不過輕颱「康芮」的驗收看,「撒錢」是治水「萬靈丹」的想法恐怕也該揚棄了;各地政府必須在每一項城市建設過程中加入水 利的思考,並且要有經常性的保養疏濬,要有系統整治的眼光。否則,就像地方民眾說的,縣長到中央下跪求治水,卻在地方放任違法挖井;城市拚命搞建設,卻不 管排水溝通不通;如此這般,豪雨一來,怎麼可能不氾濫成災?

【2013/08/31 聯合報】@ http://udn.com/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eeChung&aid=8285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