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女川二號機是日本第十座核電重啟機組 台灣還廢核有比日本聰明嗎?
2020/10/16 18:46:58瀏覽480|回應0|推薦16

女川二號機是日本第十座核電重啟機組

一、贏得地方政府首長同意是國家安全檢查重啟最後一步

     「今日日本」新聞報導,日本宮城縣當地官員表示,遭受2011年地震海嘯災難而停機的女川核電廠確定會恢復運行,因為託管該設施的縣長決定同意。為了重啟宮城縣女川核電廠的2號機組,贏得地方政府領導人的同意是2月份通過國家安全檢查後剩下的最後一步。宮城縣知事村田芳宏將於今年年底正式宣布同意。這樣,他將成為受災地區首位批准核反應堆重啟的縣長。也需要當地政府同意的其他地方官員還有石卷市市長和東北電力公司經營的電廠所在的女川町。其中,石卷市市長龜山宏誌已表示願意點頭,而這一舉措得到了兩個市議會的支持。地震在鄰近女川的福島縣引發了世界上最嚴重的核危機之一,並導致日本的54個反應堆全部停止運轉,但目前已有九座核電機組獲准重新啟動。

    這座82.5萬千瓦的反應堆在2月獲得了核監管局的批准,成為繼福島核災難之後第二個通過更嚴格的安全標準的受災反應堆,這是自1986年切爾諾貝利事故以來最嚴重的一次。2011年3月11日日本東北部發生大地震和13米海嘯時,女川三個機組都關閉了,海水淹沒了2號機地下室。但是,該工廠的緊急冷卻系統沒有發生故障,東京電力公司控股公司福島第一核電站的六個反應堆中的三個反應堆沒有發生事故。東北電力公司的目標是在完成防災工作(例如在工廠建造800米長的海堤)後,最早在2022年重啟女川2號機,1號機已決定報廢。東京電力公司在新潟縣的柏崎崎-和渡工廠和茨城縣的日本原子能公司東海第二工廠的其他沸水反應堆也獲得了監管機構的批准,但尚未獲得當地的同意。宮城縣的女川電廠有三部機,它們的機型與福島一場相同。2011年3月11日,日本北太平洋大部分地區遭受了13米海嘯襲擊。海嘯引起的水大量湧入後,女川2號機組的地下被淹,但福島核電站6個反應堆中有一半沒有發生融化,但反應堆立即關閉。自那以後的幾年中,東北電力公司(TEPCO)建造了一個800米長的海堤,以更好地保護電廠,預計今年年底,將由縣知事村井義宏正式宣布恢復運轉,從而使宮城縣成為災區首個允許核反應堆恢復運行的縣。村井說:“當全體會議表明其立場時,我將在聽取縣內各市鎮村長的意見後做出決定。”在較低的地方水平上,石卷市市長是2011年受災最嚴重的地區之一,部分是小川工廠的所在地,它已經同意重新啟動。一旦重新啟動,Onagawa反應堆將成為54座反應堆中的第十座。

二、日本的核電發展背景

    日本是一個能源消耗大國,但本土能源匱乏,考慮能源安全,日本一直採取多元化能源發展戰略。太陽能、風力這兩種發電方式受季節、氣候制約,且發電能力有限,無法充當工廠和企業的用電主力,只能處於補充位置。傳統的火力發電不僅污染環境,而且燃料價格波動會導致電價上漲。因此,日本不得不挖掘本國核電潛力,滿足能源供應。在所謂的3E能源政策(能源安全,經濟效益及環境保護)方面,核電都被是正面有益的。日本的經濟嚴重依賴化石燃料的進口, 在 1973年的石油危機之後,能源的脆弱導致日本大力發展核電。此後幾十年中,維持此種趨勢,由於溫室氣體抑減目標,此趨勢在21世紀初甚至有增加。經濟貿易和工業部(METI)在2008年 設定了目標,到2050年將CO2排放量減少54%,到2100年減少90%。這將導致核電貢獻約60%。但是,2011年7月,在福島事故後,日本政府決定關閉所有核電站。 結果,到2012年2月,電力成本增加了 15%。核電站的關閉導致進口天然氣大增,2011年4月至2014年3月的總貿易逆差為2270億美元。結果,政府被迫在2014年通過了第四個戰略能源計劃,並宣布核能是至關重要的能源,在最佳安全條件下將繼續使用核能,以實現穩定和負擔得起的能源供應。

    核能與可再生能源都是重要的非碳能源。國際能源署和關注科學家聯盟報告說,擴大核能發電是應對氣候變化的最有效對策,對於缺乏化石能源的日本來說,核電在能源安全和供電穩定方面也非常有利。但核電的經濟利益事實上已失去光輝,由於福島核事故後核監管局對安全標準的大幅提高,每個核電站點都在安裝昂貴的安全升級設施。福島核災的影響掩蓋了核電利益,多數民眾仍然反對核電。日本的核電業務一直存在三大不確定性,首先是政治不確定性。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政府儘管長期穩定,但並未為核電業務提供足夠的支持。如果沒有地方政府同意,核電機組不可能運轉。每當舉行選舉時,電力事業就會陷入混亂,如果選舉出新的領導人,他們將重新開始溝通。第二是政策不確定性,日本已經完全開放了零售電力部門,在自由化的市場中,已完全收回投資回報的反應堆可能具有較高的成本競爭力,但可能沒有任何公司會承擔建造新反應堆的挑戰。第三是監管的不確定性。由於公用事業公司與監管機構之間的溝通不足,對反應堆安全性的審查通常需要花費數年的時間。

三、日本核電重起

    福島核事故後,日本政府迫於輿論壓力,一度關停境內所有核電站。但隨著時間推移,日本政府開始重啟核電站。 2015年8月,九州鹿兒島縣境內的川內核電站一個機組獲批重啟,成為福島核事故後日本境內首個重啟的核設施。此後,日本多座核電站的重啟計劃被陸續列上日程。日本政府稱,核電是一種重要的基礎能源,將爭取2030年使核電佔日本總發電量的比例達20%至30%,發展核電仍是日本的基本國策。核電站是日本電力公司的重要盈利渠道。據日本常野大學教授山本隆一測算,在火力、核電、太陽能等多種發電方式中,核電成本最低。在電價不變的情況下,核電發電量佔比越高,電力公司獲利就越豐厚。據日本《產經新聞》報導,川內核電站2015年8月重啟後,母公司九州電力公司營收大幅改善,每月營收增加約120億日元(約合7.8億元人民幣)。顯然,日本電力公司不會輕易放棄核電站這一金雞母。台灣要想發展經濟一定要有穩定可靠的能源,海峽對岸的福建有6 座核電廠,核能讓對岸更有競爭力, 花3000億蓋的核四任意棄置不讓其發電對國債高達27兆的台灣是多麼荒謬的事!台灣的國力遠輸中日韓印,台灣人有比它們聰明嗎?日本重啟核電不但可減少節省天然氣進口發電成本,還可大量抑減二氧化碳排放減緩溫室效應。

( 時事評論財經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101094880&aid=151636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