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近日為對抗美國的戰略遏制,在大陸藉著紀念「抗美援朝」戰爭70周年,推出一系列的活動,以此凝聚內部對抗美國極限打壓的決心,顯見參加韓戰是團結大陸人民強化抗美信心的重要事件。若純就戰事而言,大陸的確可說是參與韓戰各方中唯一在軍事上獲勝的部隊,但若從政治角度觀察,也被許多人評為韓戰最大的輸家。

為展示對抗美國打壓的決心與鼓舞內部士氣,大陸官方在蘊釀數月之後,終於由《央視》陸續推出總數20集的「抗美援朝,保家衛國」大型紀錄片,紀念這一場與美國針鋒相對的戰爭。這個以「國家記憶」為名的專題系列,目前已播出至第6集。如同過去官方宣傳中一貫的立場,專輯反覆提到毛澤東號召全國組織「抗美援朝」志願軍是為了「保家衛國」,而這場在別人土地上的戰事,也確實避免了蘇聯與美國勢力進入東北的擔憂,但卻阻撓了毛澤東進軍台灣、完成統一的計劃。

大陸近日掀起紀念抗美援朝70周年的活動,央視為此製作20集的紀念專輯。(圖/央視微博)

至於以「志願軍」名義主動協助其保衛政權的北韓,中共其實沒有獲得什麼好處。北韓金日成在戰後固然對中共表達感謝,但其眼中真正的主子還是蘇聯,對中國大陸這個「兄弟之邦」,只有索取援助物資與技術,從未對大陸提供實質益處。大陸許多研究者經常抱怨,即便是在北韓的歷史教科書中,對於動員大陸230萬的部隊並至少犧牲20~30餘萬人的「抗美援朝」戰爭,幾乎隻字未提。

由於戰場在朝鮮半島,毛澤東是以抗美援朝志願軍名義參加韓戰。而要人民志願參軍赴朝鮮打仗,便提出參加抗美援朝志願軍是「保家衛國」。(圖/公開檔案)

許多大陸人民都認為,正是因為「抗美援朝」志願軍的參戰和巨大犧牲,才保住了金日成政權。因為北韓入侵南韓初期攻勢凌厲,但在麥克阿瑟從仁川登陸後,北韓軍隊一路敗退,不到一個月就退到鴨綠江畔。大陸志願軍參戰後,用3個月時間把美軍逼退300公里,不只收復北韓首都平壤,連南韓首都漢城再度攻了下來。不久後漢城雖然得而復失,雙方在38度線呈現膠著,談談打打僵持了2年半,最後由大陸志願軍、北韓人民軍與美國為首的聯合國部隊在板門店簽訂停戰協議。協議簽訂後,為防情勢有變,大陸志願軍還在北韓駐守了5年才返回家鄉。

只不過在北韓教科書與官方宣傳中,指稱「1950年6月25日,美國及其走狗挑起了戰爭」,「在金日成主席的英明領導下,北韓人民軍擊退敵人轉入反攻,在短時間內解放了南韓的廣大地區。全國軍民為金日成主席精力充沛的領導所鼓舞,發揮了大無畏的犧牲精神和集體英雄主義,痛殲敵人,終於取得了祖國解放戰爭的偉大勝利。」這當中完全沒有「抗美援朝志願軍」的地位。

大陸於1958年建立的抗美援朝紀念館,位於大陸遼寧省丹東市。(圖/新華社)

不只北韓教科書與官方檔案中未提及大陸軍民對其政權所做的重大犧牲,即便是在相關著作上也是如此。據大陸學者表示,北韓出版的《金日成將軍與彭德懷司令》一書中曾提到「抗美援朝志願軍」一事,但書中描述的是金日成對彭德懷說:「我們的戰士都有和美軍作戰的經驗,他們可以直接幫助你們指導你們。」這種說法讓許多大陸學者與參戰過的軍官為之噴飯。

目前仍在38度線非軍事區、板門店北韓一側仍保留一座建築,是當年簽署韓戰停戰協議的會場,據說也是大陸的志願軍連夜為北韓建造的。曾前往該會場參觀的大陸來訪人員說,現在該館陳列室裡展示著數百張韓戰時期的圖片,其中連一張大陸部隊的照片都沒有。有些來自大陸旅遊者問北韓導遊:「抗美援朝志願軍的代表在哪裡?」一臉迷茫的北韓導遊竟然答道:「他們也參加停戰簽字了嗎?」這種回答讓許多為「抗美援朝」志願軍自豪與驕傲的大陸民眾深覺心酸與不滿。雖然大陸與北韓領導人會晤時會提及兩國之間是「鮮血凝成的友誼」,但幾乎現在的北韓民眾完全不知鮮血所指的是什麼樣的歷史記憶。

近20年來的大陸歷史研究人員在回顧這場戰爭時,經常提出與當年官方立場不同的觀點,許多研究者認為,毛澤東決定參加韓戰雖鞏固了新成立的政權與自己的地位,卻失去渡海犯台、統一中國的機會,還遲了20多年才融入二次大戰後國際社會的快速發展,不能不說是「抗美援朝」最大的損失。

(中時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