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野草 發霉了
2008/11/10 18:43:31瀏覽488|回應1|推薦9
什麼叫做野草莓運動....? 

我家門口有野草莓,只是我們一不小心常常大腳一踩把草莓汁都壓到四處流竄.慘不忍睹.野草梅其實小而可愛,與溫室裏培養出的大朵草莓不一樣.每年春夏之際我都會等待野草莓的造訪.因為野的東西是上帝的特別恩賜.

只是什麼叫做野草莓運動? 野草莓需要做些什麼樣的運動呢? 野草莓應該做什麼樣的運動呢?

野草莓可能需要先保護自己不被大腳丫踩扁,然後盡自己最大的力量綻放親春氣息把春夏點綴的令人著迷.即使他們不是整個宇宙的重點,在春夏仍然是人們殷殷期盼翩翩到來的稀客.

我想,野草莓也好,野草發霉也好,野的東西一旦出現,可能會把人類辛苦建造的生態環境破壞幾許....如果野東西能夠添加人類居住樂趣,可以持驕侍寵.但是野的令人討厭,則難以繼續蔓延.

不知道這些亂取名字的學生到底看過幾顆野草莓呢? 也不知道這些學生們到底知道自己在訴求什麼呢? 如果訴求司法不公,可以提告. 如果訴求法律過嚴,可以提案修法. 但是,如果既無提告,又無修法的計畫,動則上街頭,實在是令人惋惜他們浪費大好青春到底為何?

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有三位學生居住在一顆學校要坎掉的樹上抗議對環保不利共約22個月(快2年).輿論給予他們"tree-sitter" 樹保母的暱稱. 今年9月剛剛開學後,學校採取強烈手婉將他們通通'驅逐'下樹....他們的父母沒有一個人抗議警察執法不公....欸...我都看到警察拿著棒子打執意不走的學生.更好笑?的事.他們下來了還得償還部分學校因他們佔據樹而衍生的維安警力花費....每個學生都被學校控告應該配賞美金1萬元.

美國的聯邦地方政府沒有一個官員需要為學生腦袋挨棍下臺.法律賦予學校,警察執行任務的權利.那麼問題應該是出在挑戰公權力的學生使用了社會資源而達不到應有的效果與訴求.

樹保母也好,野玫瑰,野老鼠,野丫頭,野小狼都好,其實學生想表達的訊息是....他們有自己的想法,應該被尊重....但是,可能也只是這樣了.

想想對社會做出絕大部分貢獻的中堅份子們,學生的家長,老師及所有再辛苦勞動的人群們,他們難道心中沒有想要上街頭登高一呼引人注目的話要說嗎?他們有時間?有體力?有這個閒情逸致嗎? 如果他們有,他們是否也會選擇用最容易受傷,最浪費資源的方法來'訴求'自己的願望? 更何況誰說政府一定要保證只要學生,阿媽,阿公上了街頭,他們的訴求一定得照單全收呢?那麼立法院別支撐下去好了.乾脆連什麼總統也廢了算了.因為一,三,五阿公上街頭,二,四阿媽上街頭,週末學生上街頭.週週有新聞,月月有暴動.好不熱鬧....還怕沒有人知道只要敢亂,什麼都可以變成新聞的現象嗎?

哈哈...可愛的學生們,希望他們能夠在靜坐場上寫寫日記.好好的記下他們無限青春歲月裏的事蹟.好在日後有限的青春回憶為何沒有人教導他們對社會做出正面貢獻呢?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1778wei&aid=2372171

 回應文章

韋翰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昨是今非,錯亂的藍綠蜘蛛網
2008/11/13 14:58

野草霉運動給我的印象是...

一些綠營的教授在後面當藏鏡人,影武者,鼓動無知的學生,或者是利用他們單純對台灣的熱忱,讓他們站出來反對政府,反對那個和他們不是同一個陣營的政黨...

選擇性批判,兩邊起衝突,不責怪挑釁者、暴力者,只責怪維護治安自衛的一方,這種事就算各打五十大板,都覺得有點矯情,各何況單方面譴責一方;再者,當初民進黨執政時,紅衫軍和許多藍營人士就出來抗議集遊法,那個時候你們在哪裡?就因為是民進黨執政,所以是對的,就因為是國民黨執政,所以是錯的,只有顏色沒有是非,才幾個人靜坐卻天天能上版面,真是丟了台灣大學生的臉。

俏狗狗(1778wei) 於 2008-11-13 17:25 回覆:
學生當然情純...碰上非常鼓舞的老師,當然容易激發火熱的訴求.可是學生畢竟是群涉世不深的孩子.他們還是家中父母的'受扶養人'.再怎麼野蠻激情,他們的父母還是關鍵.

我不覺得台灣警察有過當的地方.真的.

我也不覺得台灣的大學生有成熟的思慮程度.真的.

但是,這件事情如果發生在美國,不會有什麼人嗆警察的.這裡的警察多麼的有'威嚴'呢!比起可憐的台灣警察來講,簡直是天地之壤.說不能逾舉,就是不能.說噪音就是噪音.要打你,就是打你.要押你,還是就得被乖乖的押.如果不服,上法院啊....美國律師賺翻了的原因就是人人法律面前平等.小民可以鬥倒大官.但是,警察執法的時候,很少有人會挑釁他們的.示威在這個社會裏是司空見慣的事.要事先申請,獲准之後大家都會謹守規矩.因為如果示威一旦出錯,那麼社會成本會太高.

你說的非常正確.綠營無限上綱自己暴力的合理性.學生,這次可是輸大了.師出無名.可惜了滿腔熱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