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最是心裡有算計的人 ──探春和黛玉
2018/01/02 23:49:15瀏覽1470|回應0|推薦4

最是心裡有算計的人─探春和黛玉

朱嘉雯

《紅樓夢》第六十二回,在多位主角同天生日的喜慶氣氛中,大夥兒行酒令,鬧得湘雲醉了,竟在芍藥花叢間酣眠,四周花瓣飛滿了一身,紅香散亂,蜂蝶鬧嚷,這幅畫面實在太迷人!而另一頭黛玉和寶玉也躲在一簇花叢下唧唧噥噥地說著私密又貼心的話。同時大家也有坐的,也有立的,也有在外觀花的,也有倚欄看魚的,各自取便,說笑不一。作者突然偷出一筆來寫探春,讓我們再度著重細品一番她的處世態度和為人的原則。同時又因為她的立場與角色正好與賈寶玉形成了強烈的性別角色對照,於此更讓我們感受到曹雪芹善於在生活場景中反映其性別意識與家族盛衰的文學命題。

其時探春和寶琴正在下棋,一旁有寶釵與岫煙觀局。然而我們卻見到大管家林之孝家的和一群女人,帶了一個媳婦走了進來。那媳婦明顯的愁眉淚臉,也不敢進廳,只走到台階下,便朝上跪下來磕頭。此時探春並無查覺,因為她一塊棋受了敵,算來算去,總得了兩個眼,便折了官著兒,兩眼只瞅著棋盤,一手伸在盒內,只管抓棋子作想。

那林之孝家的安安靜靜地站了半天,完全不敢作聲。直到探春回頭要茶時才看見林之孝家的,於是問她:「什麼事?」林之孝家的便指著那媳婦說:「這是四姑娘屋裡小丫頭彩兒的娘,現是園內伺候的人。嘴很不好,才是我聽見了問著她,她說的話也不敢回姑娘,竟要攆出去才是。」

探春此時知道那愁眉淚臉的媳婦大約是嘴裡不乾淨,但是也沒有立刻作出決定,她首先問道:「怎麼不回大奶奶?」林之孝家的回道:「方才大奶奶往廳上姨太太處去,頂頭看見,我已回明白了,叫回姑娘來。」探春聽說,方知李紈已曉得此事,但仍不便擅自作主,於是接著又問道:「怎麼不回二奶奶?」平兒在一旁隨即答道:「不回也罷,我回去說一聲就是了。」至此探春終於點點頭,然而仍然以很保留的態度說道:「既這麼著,就攆出她去,等太太來了,再回定奪。」說畢仍又下棋。

探春下棋時,即使是大管家也不敢驚動她,這是作者寫大家族的規矩。探春既而先問大奶奶,再提二奶奶,最後明確下了定奪,口裡卻仍聲稱:等太太回來,需要再回明。可見她一位年輕姑娘,做事深知謹慎守分寸。有趣的是,黛玉一面和寶玉說話,卻將這一場景完全地看在了眼裡,並有一番看法,顯然她也並非僅是風花雪月之流。

黛玉站在花下,遙遙地盼望著,一面對寶玉說道:「你家三丫頭倒是個乖人。雖然叫她管些事,倒也一步不肯多走。差不多的人,就早作起威福來了。」寶玉道:「妳不知道呢。妳病著時,她幹了幾件事。這園子也分了人管,如今多掐一根草也不能了。又蠲了幾件事,單拿我和鳳姐姐作筏子。最是心裏有算計的人,豈只乖呢!」

黛玉顯然是贊同探春的作法,因為她心裡也明白,這一大家子如今是安富尊榮者多,運籌謀畫者少,更兼入不敷出,因此她的心中難免也為賈府捏一把冷汗,時而著急,時而感嘆。她對寶玉說:「要這樣才好,咱們也太花費了。我雖不管事,心裡每常閑了,替他們一算計,出的多,進的少,如今若不省儉,必致後手不接。」

可笑的是,連黛玉這樣一位詩情畫意的人物都曉得要算計家務,偏偏賈寶玉堂堂男子漢,卻兩手一攤,事不干己地笑道:「憑他怎麼後手不接,也不短了咱們兩個人的。」黛玉聽了,也許是不以為然,便轉身就往廳上尋寶釵說話去了。
曹雪芹寫探春謹小慎微地處理著家務,又寫黛玉冷眼旁觀,只有乾著急的份兒,再添一筆為賈寶玉無所用心的紈褲爺們心態下斷語。那麼榮寧兩府君子之澤,五世而斬的命運狂瀾,又豈是青春女兒輩所能力挽?

( 創作文學賞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fguedu&aid=109871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