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菩薩蠻‧荊無命
2010/01/05 13:57:31瀏覽1470|回應2|推薦52

引用文章 荊無命

 

菩薩蠻‧荊無命

 

 

森森寒氣青光映。一人行過雙人影。

 

生死掌中輕。

 

 

遊魂繞指鳴。

 

 

負荊無命在。劍出幽冥待。

 

左去右歸來。

 

 

復還梟霸差。

 

 

附:【欽定詞譜】菩薩蠻

唐教坊曲名。《宋史‧樂志》:女弟子舞隊名。《樽前集》注:中呂宮。《宋史‧樂志》亦中呂宮。《正音譜》注:正宮。唐唐蘇鄂《杜陽雜編》云:大中初,女蠻國入貢,危髻金冠,纓絡被體,號菩薩蠻隊,當時倡優遂制《菩薩蠻》曲,文士亦往往聲其詞。孫光憲《北夢瑣言》云:唐宣宗愛唱《菩薩蠻》詞,令狐綯命溫庭筠新撰進之。《碧雞漫志》云:今《花間集》溫詞十四首是也。按,溫詞有〔小山重疊金明滅〕句,名《重疊金》。南唐李煜詞名《子夜歌》,一名《菩薩鬘》。韓淲詞有〔新聲休寫花間意〕句,名《花間意》;又有〔風前覓得梅花句〕,名《梅花句》;有〔山城望斷花溪碧〕句,名《花溪碧》;有〔晚雲烘日南枝北〕句,名《晚雲烘日》。

樓扶體,雙調四十四字,前後段各四句,兩協韻、兩平韻。

絲絲楊柳鶯聲近。晚風吹過秋千影。寒色一簾輕。燈殘夢不成。

○○○●○○●協●○○●○○●協○●●○○ ○○●●○

耳邊消息在。笑指花梢待。又是不歸來。滿庭花自開。

●○○●●協●●○○●協●●●○○ ●○○●○

按,《太平樂府》無名氏詞,〔鏡中兩鬢皤然矣,心頭一點愁而已,清瘦仗誰醫,羈情只自知。〕仄韻即協平韻,名三聲協,元人多宗之,此詞即其體也。

( 創作詩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456852J&aid=3656674

 回應文章

小鯊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古龍著作:「多情劍客無情劍」之書評
2010/01/05 19:37

一個只有一面的硬幣是無法擲出兩個不同的世界﹐一把只有單刃的劍是無法刺出耀眼的雙鋒。於是有人抖動右腕﹐生出好幾朵劍花﹐花是在劍尖﹐如你所想﹐它先是綻放﹐隨後枯萎﹔而另一些人用左腕代替了右腕﹐花開的時候是同樣燦爛﹐但那些花卻是先枯萎﹐然後綻放。

  這兩部分人﹐我們都稱為劍客。他們各自創造出了各自的世界﹐是用一隻手把劍斜斜地刺出﹐破空的風聲如水波般向四周蔓延﹐直至力量的盡端。但最大的圓圈永遠只有一個﹐而這個世界中的花也只是用著一種規律新陳代謝﹐除了那個叫做荊無命的人。沒有人知道他手中的花會開在哪裏﹐有一天﹐有人終於知道了﹐但他不能歡呼雀躍﹐那個叫上官飛的人用自己的錯誤洗清了自己的罪孽﹐他閉上眼睛的時候才知道﹐花是不會自己開放的﹐那個叫荊無命的人已經終止了生命的新陳代謝。

  當右手成為一個因經常被使用而作為揮劍用的規律時﹐左手並沒有哭泣﹐被遺忘的它只是靜侯著﹐有一天﹐一個將劍插在腰帶右邊﹐劍柄卻朝左的人把左手從一個始終屈於右手之下的位置變到到了一個反置的狀況。左手劍行走江湖﹐必然是劍走偏鋒﹐招式皆反而且更加辛辣詭秘。試想﹐若是花先謝而後開﹐會是一種怎樣的奇觀呢﹖

  荊無命初出江湖﹐左手劍就成了他的標誌﹐而這時﹐右手處到一個更低的位置﹐可怨聲並沒有出現﹐後來才有人知道﹐什麼時候才是真正的花綻放的時候。荊無命不但還會右手劍﹐而且比左手劍更快﹐於是出現了兩個世界同時在運行中﹐分不清的時候就必須以生命作為代價來換得真實﹐這時﹐一種假象被揭穿了﹐可真相是在假象的後面嗎﹖

  只有當那個叫上官金虹的人踏出第一步時﹐荊無命才會踏入第二步﹐然後﹐前者踏下第三步﹐後者踏入第四步﹐如此的和諧統一﹐就像一個人生命中的每一步一樣。儘管每個人都知道兩只腳在行走的時候﹐是沒有任何的區分。

  但是要怎樣才能讓四只腳踏出如此奇妙的步伐呢﹖

  很多人都稱那個叫上官金虹的人為幫主﹐而荊無命則是“金錢幫”第一打手。這種關係在表面上顯得如此的普通﹐以至於大部分人看不出那種步伐的奇妙。但李尋歡不同﹐當他第一次見到這兩個人時﹐就為這種步伐所吸引﹐李尋歡內心緊縮的感覺絕不是覺得有趣﹐而只是覺得有些可怕﹐天底下有誰還能抵擋的住這兩人配合的進攻呢﹖

  於是另一種假設出爐了﹐如同剛好練就的上古神兵一般﹐自然而然地從一個叫古龍的人的口中吐出﹕“他這一生﹐只忠於一個人──上官金虹﹐他的生命﹐甚至連他的靈魂都是屬於上官金虹的。”甚至﹐他就是上官金虹的影子。

  每個人都能感受到光線的溫度﹐就像每個人都有一個稱為影子的事物始終追隨自己。於是﹐疑問產生了﹐生命若是消亡﹐影子可還有任何存在的意義﹖

  還有﹐生命又怎能擺脫得了影子的追隨﹖

  這些疑問並不能被解答﹐這裏的不能或許也還有不願﹑不想﹑不會﹑不可以的意思。但答案並不比現實重要﹐所以﹐我只有收回被模糊的視線﹐再來看看一個人的寫照。

  “無論誰被這雙眼睛瞧了一眼﹐心裏都會覺得很不舒服﹐很悶﹐悶得像是要窒息﹐甚至想嘔吐。

  因為那根本不是雙人的眼睛﹐也不是野獸的眼睛。

  但這雙眼睛卻是死的。

  他漠視一切情感﹐一切生命──甚至他自己的生命﹗

  如果我把死亡作為一個點擺在某個恰當的位置上﹐那麼從一個端上用全身接近死亡的人的是楚留香﹐是一種神秘傳奇到極至以至於只有用“死亡”才能形容的氣息﹔而從另一個端用眼睛接近死亡的人的就是荊無命﹐他的靈魂已經不屬於自己﹐但還有一份痛苦的折磨著他﹐就在他靜靜地守候即將從林仙兒身邊走開的上官金虹的時候﹐這到底是一個活人﹐還是一個死物呢﹖

  我無法回答﹐但我知道只有在兩個地方﹐他才是他自己﹐一個是在他說出那句話的時候﹕“我不殺你﹐只因為你是阿飛﹗”﹐而另一個則是在阿飛用同樣的話“回答”時﹕“我不殺你﹐只因為你是荊無命﹗”。當這兩個極為相似但又截然不同的人對面時﹐我突然想起了一個物理名詞﹕空間折疊。

  仍是拔劍﹐但卻沒有收回﹐浪同樣也是千層﹐只是一個人是因為愛獲得重生﹐但另一個人卻需要用恨來繼續生存。這也是報復﹐只是若黑暗已經結束﹐黎明還會遠嗎﹖

  但還是別忘了﹐有一個地方是永遠都看不見太陽﹗

作者:游俠


鳳彩翎:阿9公然侮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敬謝大師 小鳳的荊無命來囉
2010/01/05 18:19

           

情在休言本命枯

人生非只夕陽途

街談巷語江湖事

敢問誰家笑劍奴

     

小鯊(J456852J) 於 2010-01-05 19:32 回覆:

感謝小鳳嘿~

勞駕妳們家的荊無命來助拳。

我等等把荊無命的資料補上,讓讀者了解一下荊無命;

這個古龍筆下的超級殺手實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