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建議陳主委讓賢吧..讓更具客觀的歷史學者擔任國史館館長一職,為徵信國內外華人,重啟228調查還原真相吧!
2024/02/27 19:05:56瀏覽225|回應0|推薦6

建議陳主委讓賢吧..讓更具客觀的歷史學者擔任國史館館長一職,為徵信國內外華人,重啟228調查還原真相吧!

 

林泉利

隨著一年一度的228紀念日又將到來,今年是228事件77週年,稍早國史館長陳儀深應邀以錄影方式向大洛杉磯台僑團體演說,談台灣人在228事件的反抗行動;陳儀深認為,從當時的情勢、條件來看,處理委員會的談判交涉也是一種抵抗,不應背負妥協出賣的罪名。因為陳表示,過去有關紀念228、台獨運動前輩,他們對於228事件的定調認為,處理委員會是妥協的、放水的,是一個以仕紳為主的、比較落伍的單位,而武裝路線是對的;也有人批評處理委員會的妥協出賣,對武裝路線不配合、壓抑。明眼人都知道,在解嚴之前的任何228相關紀念與追悼活動都是不被允許的,相關處理委員會任何妥協與放水應該都有存在的事實,期間有可來自國民黨政府選擇性的放軟與沒有嚴加繼續趕盡殺絕。或許真有因為與當朝出現妥協與出賣治的事實,應該不是空穴來吧!

 

之前有民進黨前立委被傳出疑似調查局「線民事件」,雖然當事人矢口否認,但是三人市虎的影響力,讓當事人黃國書宣布不再連任立委如果把白色恐怖時代與戒嚴時期針對疑似參加228事件的市民全力掃蕩,明哲保身的個人選擇向有關當局輸誠或全力供出當年投入228走上街頭抗爭的過往,應該大有人在吧!或許陳主委並沒有深入調查與全盤托出真相,但現在既然陳主委硬要把「把話說清」,此刻陳就應該「實話實說」,有哪些人有出賣同志,有些人主動與政府妥協,此刻奢談處理委員會的當年針對強烈武裝抗爭,抑或是主動出面妥協,基本上沒有若意義吧!畢竟這些當事人多已作古了!

 

回到自從228開始納入紀念節之後,尤其是在民進黨取得執政之後將228的歷史編入中小學課程,當被認為有擴大渲染228燒殺擄掠的負面印象加諸在老蔣與國民黨政府身上,228讓國民政府背上對台灣民眾的欺壓標籤成了民進黨在選舉上的擷取政治利益導致228事件真相被抹糊了。君不見迄今連陳儀深先生連228一共傷亡的實際數目字都不敢講清楚,也就是228還是各說各話….當號稱稱228專家學者到現在仍在強調,處理委員會不應背負妥協出賣罪名脫罪,筆者建議陳主委讓賢吧..讓更具客觀的歷史學者擔任國史館館長一職,為徵信國內外華人,重啟228調查還原真相吧!

 

https://udn.com/news/story/7314/7791087?from=udn-catelistnews_ch2

https://www.cna.com.tw/news/aipl/202402250063.aspx

228 陳儀深:處理委員會不應背負妥協出賣罪名

2024/2/25 12:43

(中央社記者葉素萍、溫貴香台北25日電)今年是228事件77週年,國史館長陳儀深應邀以錄影方式向大洛杉磯台僑團體演說,談台灣人在228事件的反抗行動;陳儀深認為,從當時的情勢、條件來看,處理委員會的談判交涉也是一種抵抗,不應背負妥協出賣的罪名。

大洛杉磯台僑團體紀念228活動,邀請陳儀深演講「台灣人在228事件中的兩條路線」,陳儀深預錄影片,並在洛杉磯時間224日下午播放。

陳儀深演講提到,洛杉磯台僑策劃活動的負責人本來要他講「反抗行動」,他則擴大為兩條路線「處理委員會vs.武裝抵抗」。

陳儀深表示,過去有關紀念228、台獨運動前輩,他們對於228事件的定調認為,處理委員會是妥協的、放水的,是一個以仕紳為主的、比較落伍的單位,而武裝路線是對的;也有人批評處理委員會的妥協出賣,對武裝路線不配合、壓抑。

陳儀深認為,要用什麼路線、定位什麼人時,必須很謹慎,不宜截然二分,因為有些人是處理委員會、也是武裝抵抗路線;此外,兩種路線中間還有一些很難分類的,例如,很多地方都有治安維持會,所以,以當時的台灣民間菁英而言,首先想到的是治安,就是不容許士兵拿槍在街上亂跑,但也不希望有流氓暴徒出去亂打外省人。

訂閱《早安世界》電子報 每天3分鐘掌握10件天下事

訂閱

陳儀深說,處理委員會也是一種反抗,並不是談判就是妥協,要看提出什麼要求、起心動念是什麼;有人研究說,處理委員會是中了當時行政長官陳儀的緩兵之計,另一個說法指出,武裝路線是為了爭取籌碼 爭取時間,讓處理委員會談判能夠有結果,但他認為,這恐怕是事後的見解,歷史常常是事後才需要去解釋,而發生的當下怎麼應付危局,只能按照資料、客觀檔案、口述史來討論。

陳儀深認為,從當時的情勢、條件來看,處理委員會的談判交涉也是一種抵抗,處委會成員事後大多成為被捕甚至被殺的對象,不應停留在過去戒嚴時期革命史觀所指、背負妥協出賣之類的罪名。(編輯:蘇志宗)1130225

 

陳儀深:228事件處理委員會 不應背負罪名

2024-02-25 13:58 聯合報/ 記者丘采薇/台北即時報導二二八事件

國史館館長陳儀深演講台灣人228事件中的兩條路線」,陳儀深說,從當時的情勢與條件來看,處理委員會的談判交涉,也是一種抵抗,不應背負妥協出賣的罪名。

美國大洛杉磯台僑團體舉行228紀念活動,邀請陳儀深演講,陳儀深表示,過去有關紀念228,台獨運動前輩對於228事件的定調,稱處理委員會是妥協的,放水的,是一個以仕紳為主的,比較落伍的單位,武裝路線是對的;也有人批評處理委員會的妥協出賣,對武裝路線不配合與壓抑。

陳儀深指出,要用什麼路線與定位什麼人,必須很謹慎,不宜截然二分,因為有些人是處理委員會,也是武裝抵抗路線;兩種路線中間,還有一些很難分類的,例如,很多地方都有治安維持會,以當時台灣民間菁英而言,首先想到的是治安,不容許士兵拿槍在街上亂跑,但也不希望有流氓暴徒出去亂打外省人。

陳儀深說,處理委員會也是一種反抗,並不是談判就是妥協,要看提出什麼要求,起心動念是什麼;有人研究說,處理委員會是中了當時行政長官陳儀的緩兵之計,另一個說法指出,武裝路線是為了爭取籌碼,爭取時間,讓處理委員會談判能夠有結果,但這恐怕是事後的見解,歷史常常是事後才需要解釋,發生的當下怎麼應付危局,只能按照資料,客觀檔案,口述史討論。

陳儀深表示,從當時情勢與條件來看,處理委員會的談判交涉,也是一種抵抗,委員會成員事後大多被捕甚至被殺,不應停留在過去戒嚴時期革命史觀所指,背負妥協出賣之類的罪名。

(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471027&aid=180350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