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煙雨山城...﹝下﹞
2013/04/21 11:29:03瀏覽403|回應0|推薦19

 

 

       文字.攝影/ 瀟



       
大夥們,魚貫登上黃金博物館的二樓,隨即坐下展開美妙好玩的淘金大夢。

 

        人手一個,盛著一撮礦砂的盤子,用手指捏住沉入水中搖呀搖,隨著畫圈圈而產生漩窩,黃金的故事就此娓娓道來。
     
「再放深一點!盤子離水面 十公分 …」導遊高嗓音,提點淘金的技巧。
  
    「喔!你看啊,黃金出現了…」淘金客,念念有詞。
     
「不!那不是黃金!那是〝憨金〞啦…」憨金就是黃鐵礦。
        
經過,導覽員的細說後,果然證明了,薑還是老的比較辣!心想事成,有夢最美!你想親自動手淘金嗎?


        
旋轉,晃動,淘洗再淘洗,藉離心力甩出那多餘的雜質,約莫剩下十元硬幣大小面積的細沙,即大功告成了。全部倒入小玻璃瓶中,加滿水沉澱之後,即清晰可見,散布在細沙裡閃閃發亮的微粒,那才是如假包換的真黃金啦!關鍵在於,黃金的「比重」較重,在淘洗的過程中會沉落在最底層。

 

        今天這齣淘金的戲碼,有趣又好玩,同時也好像複習了一堂物理課。

 

        金瓜石,是黃金、黃銅的故鄉,自日治時代即已名噪一時。
        
隨時光輪轉,風霜雨露也洗盡其灼灼鉛華,此刻,佇立凝望整座山城的背影,雖然不免流露幾許蒼涼,卻也感受得到其餘溫猶存的民情風韻,在細雨紛飛之下,還顯得甚為楚楚動人。

 

        錯落有致的房舍,高低起伏依山而築,一屋一瓦,線條分明,隱約彰顯著一股堅毅不拔的旺盛生命力。幾幢,遺留至今的日式建築,點綴在庶民聚落群屋之中,很耀眼且不突兀,歷史的包容總是會在時光的轉折下完成一切。

 

        導覽員,帶領著一群持傘而遊的隊伍,漫步在韻味十足的「祈堂老街」上,彎彎曲曲的石板小街,有斑駁的瓦牆、有過往的人語,彷彿在每一個轉角處,都可以遇見隔壁鄰居的溫馨故事。
       
途中,有一段斜坡階梯,左右頗為寬敞,每一階的高度又特別低矮,聽導覽員特別說明,那是日據時代,為方便穿和服的日本人行走而設計的,竟有「和服走道」真是百聞不如一見。

 

        大夥頻頻交頭接耳,突然宏亮的聲音傳過來──「金瓜石的西門町」到了!導覽員,站定在丁字路口,手持一張泛黃的老照片,在大家面前亮相比對。照片中的泥土路上,站著許多穿單薄衣物的升斗小民,正在忙著進行市集交易,展現過去的繁華,原來「西門町」只不過是個對應的形容詞罷了。

 

        昔日,祈堂老街,是金瓜石礦區庶民生活的心臟所在。有多少的民生趣事,和多少的人情世故,必定都是在這寬不到5公尺卻蜿蜒起伏的山城小街上,認命地延伸交錯,那些日子也因此迸出輝煌燦爛的火花。

 

        落腳老街,站在金瓜石至今唯一尚存的「阿嬤柑仔店」前,思緒起飛揚,想像著過往的熱鬧景象,頓時,我似乎回到年少的時代,尤其是,看到貨架上各式各樣的孩提零嘴和童玩,一時之間,幾乎忘了我是誰!

        這場景,彷彿重溫了一段古早的童話故事,妙不可言,卻不足為外人道也。

 

        雨天,走進失落的山城舊事,有得亦有失。
   
     雖然說,今日一路雨濛濛,視野又極差,也淋了一身濕漉漉的,但是,無意中也撿回滿懷的詩意和歡笑。

 

        歸途上,俏皮的 L 還脫口相問──今天的行程是不是很有「濕」情畫意

        怎麼不是呢?這趟路,印證了世事皆有不同的面向,同時,更說明了人生的旅途上偶爾也會有不同的風景。

 


        ﹝寫/   雨中的山城

 

( 創作散文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anfonder&aid=7527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