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姊妹情緣...﹝上﹞
2013/04/13 23:57:04瀏覽511|回應0|推薦18

 

 

 文字.攝影/  瀟


 

 

秋末,台北城,陽光仍然努力綻放著長長的光芒。
道路的兩旁,行道樹被陣風吹拂得搖搖晃晃,一波一波往後挪移,時快時慢。

陳萍,斜靠在墨綠色轎車的後座,車緩緩駛過中山南路。
濃濃的彩妝下,惺忪如初醒般的雙眼,沉澱澱,有一搭沒一搭地望著車窗外。
拍戲、歌唱趕錄影通告,這是她來到台北城三年多來所投入的工作,不論
晴天或雨天,甚至晝夜顛倒。

 

隨著方向盤的轉動,不多時已穿梭到仁愛路上,賞心悅目的綠蔭大道,却遮
掩不住一片白茫茫的思緒。昏眩的腦袋,莫名地瀰漫著片片家鄉的往日雲煙,
那是內心深層的烙印,也是永遠不會被遺忘的鄉愁!

 

鎂光燈照耀著舞台,她握著麥克風的手,微微在顫抖,心也在惶惶悸動...

 

五彩的燈火  妖嬌打扮著都市的黑暗    悲情的暝夢  作夢的人  目屎洩無縫
只有阮親密的人  才知阮輕重………   你我姊妹……命運糟蹋人  不敢回頭望

 

她,哽咽著,用沙啞的聲音努力唱著〈姊妹〉這首歌,却逼得兩行不聽使喚
的淚水,撲簌簌地在臉頰上滾動。漸漸地,歌詞已經變得吱唔模糊,淚珠兒,
彷彿還在一點一滴地述說內心深處的故事。

 

陳萍,本名淑敏,長得眉清目秀身材高,儼然天生就是一副衣架子。

懷著美麗憧憬,從宜蘭鄉間來到閃爍著滿天星星的演藝圈,已足足超過三個
年頭了。然而,每每想到在另外一個國度的阿姊,眼角總是禁不住閃著孤獨
的淚光,光影中充滿了懜懂無知的創傷。

 

淑芬,排行長女,大淑敏一歲半。自小,兩姐妹的個性就迥然不同。
十一年前的一場晴天霹靂,不但碎了阿爸、阿母的心,更多的是,有無限的
羞赧和懺悔,積壓在淑敏的心頭上,如千斤萬斤重。

 

儘管,只有那短短二十年的同胞姊妹緣,但命運之神卻在兩人之間擱置一層
層薄絹紗,姊妹之情始終未能水乳交融。


淑敏,驚魂甫定後,驀然覺悟與姊姊的情分,緊密得再也分不開,竟然是在
阿姊離開人世的那一天起。
血淚交織喚回了清醒,痛徹心扉却模糊不了悲情!所換來的,只不過是一場
      迷惘惆悵的紅塵夢。

 

      這是宿命的安排?還是時運的捉弄?

 

   「阿敏哪,寒天到,穿乎燒嘿…」小時候,

      阿嬷,總是會特別叮嚀關心淑敏。
      每年入秋,阿母,也常常燉些大鍋小甕的

      補品,叫淑敏趁熱喝。

      早熟又懂事的淑芬,對集三千寵愛於一身

      的妹妹,雖難免有些忌妒,但從未形之於

      色,反而,點點滴滴把妹妹疼在心裡頭。

      淑敏,自小體弱多病禁不起一陣風,病灶是那難纏的氣喘,因 此,總是

      喚來家人多一分的關照。

 

淑芬、淑敏兩姊妹。一個自小懂事勤勞善解人意,總是默默替大人分擔家事、
農事和心事,毫無怨言。一個是體弱多病、恃寵而嬌,幾乎是大事不理小事不
作。兩人的世界似乎有很大的不同,但流著的是同脈的血,吃的是同鍋的米飯,
姊姊總歸是姊姊,妹妹還是妹妹。

 

秋霞餘暉,映照綠油油蒼翠欲滴的青蔥,一畦一畦自土壤裡爭先恐後地冒出來,
散發著叫人忍不住要多看一眼的旺盛生命力。
昔日,蘭陽八景之一「沙湳秋水」的風韻情懷,孕育出純樸靦腆的沃野容顏。

守著 二甲 多祖傳的田產,青蔥和水稻幾乎是數十年來陳家的產業。

 

民國六十年代初期的宜蘭鄉下,有這塊田地的依靠,足可供給一家的溫飽。

 

瘦瘦高高的阿爸,平時的話不多,一身黝黑晶亮的肌膚,那是一年到頭刻苦辛
勞的印記。阿爸的背後有一位偉大的女人,同樣在田裡早出晚歸,還要身兼操
持家務和羹湯。阿母,天生好脾氣,識字不多,和藹可親的笑容常掛臉上,一
副傳統良家婦女的風範。

 

「阿母,飯煮好阿啦!」國中二年級的淑芬,總是阿母的好幫手。
「咱,底街仔買一間新厝,過年前要搬入去…」阿爸,堆著笑臉,在晚餐的飯
桌上向阿嬤禀報,也是對全家宣布這項好消息。


阿母,帶著微笑看了阿爸一眼,似乎有幸福的感覺。阿嬤,那有點蒼老的目光
在阿爸臉上掃過,微微點了一下頭,臉上却無任何表情。
只有,唸小學的兩個弟弟,高興得直嚷嚷。

 

淑芬,只顧低著頭在扒飯,好像有股心事暗地爬上心頭,思想早熟的她,常常
具有大人的模樣!

 

 

待續 ......



 

真情故事 



( 創作小說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anfonder&aid=75015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