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答問 • 偏好 • 總結》/ 醺人
2020/03/28 20:40:27瀏覽1755|回應0|推薦1
《答問 • 偏好 • 總結》/ 醺人
——研討詞牌常見字眼之六——

(一)答問

《全面 • 特點 • 平和》刊出後,收到文友來訊,詢問一些句子的來源,而且希望醺老兒幫個忙,告訴他應該到那裡去買這些參考書。
他以為句子同一來源,其實是兩個,為了方便回答,只好把他詢問的分成兩部份:
一、『同一支牌名,出現不同字數版本情況,通常先有短調,然後產生長的版本。』
二、『長版產生過程,還分成偷懶和創新兩種方式。』

答問前,讓醺老兒鋪述一個大環境:老兒年輕時(稱「醺小子」)吊兒郎當,遊戲人間(至今依然故我,一成不變!),完全不像先君生前一本正經,飲食讀書都認真從事。
先說飲,家君欣賞的,小子多半看不上眼;而小子愛喝的,他更是一滴不沾,青菜豆腐、白乾花雕,各有所好,因此這方面毫不衝突,相安無事。說到食,家君愛吃的,小子一旦忘形,不小心送酒吃光,回頭他老人家找不到,小子就難免挨受疲勞轟炸大半天了。
最後為圖個耳根清靜,小子每天除了三餐,餘時一律絕食抗議,成為名聞鄰里的瘦小子!信不信由你,當年話劇大師崔小萍(已故)來菲講學,就曾經直呼「小瘦子」。
幸虧家君是讀書人,藏書相當成數,而書本不像食品,吃完就消失無蹤。書本你無論正看倒看歪看斜看,看完時它都還好好跟你對看。看書既然不會引起麻煩,就拚命看吧,所以家裡的書,家君看過的,小子當然也看過,他沒看過的(很容易分辨,家君看過,一定用紅筆到處亂打圈畫線加註,不像小子好習慣,不動聲色間就默記下來),小子還是看過,因為小子當年不像如今命苦,不用編報譯稿寫專欄,時間比他多!究竟看了幾部,沒認真做過統計。有關詞學的書,醺老兒只記得《人間詞話》作者是王國維,要點大致也背得出來。此外,只知道選介佳詞,王觀堂當然第一,而第二把交椅,非前清胡林翼莫屬。
回答文友問題前半部:醺老兒只知道那句話是專家學者說的,不是王國維,也不是胡林翼(他只選介不評論),卻不記得是哪一位,所以買參考書的事,愛莫能助,抱歉。
至於後面那句(關於偷懶、創新),是老兒的讀書心得,嫌不夠時間喝酒,不打算結集付梓。朋友想參考,就把那期《論壇》或《網頁》印一份收好。恭喜識貨。謝謝欣賞。

(二)偏好

《全面 • 特點 • 平和》不但引出上面兩點新論題,還說過唐宋人士取名,特別鍾愛用「子」字;也說過無名氏老兄(宋代填詞的那個)好像迷上《導引》這支牌;現在就以愛好為出發點,自己提出另一個論題。醺老兒必須從實招供:剛剛開始寫這系列時,明知「醉」字就像「曲」、「詞」(經考據分析加上「子」)這些字一樣,既不是術語,也不具其他特別意義,還是硬把這個字夾帶在值得討論字眼中,純屬老兒的偏寵。
要知道老兒平生愛酒,而且可以自豪說:『酒多醉少。』喝了大半輩子,醉倒的次數比「近」字詞牌支目還要少,而且通常是以一敵眾,在車輛戰術圍攻下,雖醉猶吹,單挑(一對一)只倒過一次,也是在遠征(從馬尼拉飛台北赴會,次日一早返航,來回四道關卡)天時地利欠佳情況下。陳年舊事,老弄兄、蕭鴻兄、千島詩社諸君子都可以證實。
既然酒多醉少,照道理應該喜歡「酒」字牌名才對呀!其實醺老兒的確喜歡,奈何走遍海內外書坊尋看牌譜,獨見《酒泉子》一支獨秀,就連唐詩算上,也只多一首李謫仙的《將進酒》而已,竟然奇貨可居!水酒風行天下,造福人生,為什麼會有這種怪現象呢?
這要怪孔仲尼虛偽狹窄,思酒肉而不可得,老羞成怒,硬在美食與正途之間劃界線,胡說些什麼酒只適合「敬天地、祀鬼神、祭祖先」,這也罷了,他忘了自己說過「食色性也」的渾話,竟出爾反爾,進一步妖言惑眾,把「酒色財氣」打成「大逆不道」••••遺毒無窮,慘害後世不敢言酒。碌碌塵世,能有幾個李青蓮?才高如杜牧之,尚且要藉辭「落魄」才敢「載酒」!白樂天「舉酒欲飲無管絃••••添酒回燈重開宴」,才是人情之常。
這孔丘的血統基因傳了兩千多年,尚且足夠生出民國頭號大貪官,回遡第七十四代老祖,人品混帳不堪的程度,不難推測。他可以裝癲賣狂,厚顏倡導邪說,醺老兒偏偏不信邪!老兒灌灌黃湯陶冶詩情,一不偷二不搶,光明正大,幹嘛怕人知道!特此宣布:喜歡「酒」字出頭的詩詞,在缺貨情況下,還可以退而求其次,連「醉」字也算上一份!常在酒中看人醉,當然明白兩者之間密切相連的盟契,還暗自許願:以後碰到內容或題目有關「酒、醉」的詩詞,能和就盡量和,能填也盡量填,先後已填過、和過《酒泉子》、《醉公子》、《醉太平》、《醉翁操》、《醉垂鞭》、《醉蓬萊》、《醉思仙》••••。
不但正經八百的詞牌填了,連一些偏門的也挖掘出來了。當年給王文漢兄(去年底不幸仙逝)拜壽,填一闋《清平樂》,發稿卻換上別號《醉東風》!稍後給雅君姐賀生日,填了《定風波》,又用偏名《醉瓊枝》,還振振有詞說:『文漢兄煮酒相交,料必更樂意看到「醉」字••••給人祝壽,「瓊枝」比「風波」吉利••••』云云,不知大家信不信?

(三)總結

翻查詞譜,裡面掉出一張紙,揀起一看,是描好待填未成的《醉春風》空格。這支牌跟《釵頭鳳》一樣,上下片各有單字三疊韻句子,除非巧逢極端戲劇化的事件或情緒,而且最好成雙登場,不然很難成章。醺老兒不甘心傚尤無病呻吟,自降文格,只好夾在書中等待機緣;日久太平安逸也就忘了••••最近新冠時疫如洪水猛獸橫掃全球,又碰上花旗土皇帝無賴成性,竟惡意稱之為「中國病毒」!皇天有眼有靈,讓他遭了反噬,搞到焦頭爛額,只害慘了一國無辜的好百姓••••!那紙張適時掉下,竟玉成醺老兒了結多年心願:

《醉春風 • 新冠感懷》

病毒人間漫。塵凡驚噩運。
乾坤失序世蕭條,悶,悶,悶!
徒《醉春風》,本圖寬慰,反揪方寸!

匯結中西訓。神州欣解困。
花旗總統怪天朝,濫,濫,濫!
掩飾災情,但思連任,滿身民怨!

填完敬自己三杯,繼續查譜,意外瞄到一支新的「醉」字排《佳人醺》,一面高興,一面暗駡自己眼拙。須知「常見字眼系列」開鑼以來,為了統計數目,翻查詞譜沒十次也有八、九次,差點變成「打鳥眼」了,為什麼次次都漏掉這支?這時才「頓悟」先君當年拿筆在冊頁上打圈分類,也許不失是明智之舉。尤有甚者,以往填的詞牌清一色是「醉」字領頭,這次卻是押後,而且不帶其他作用,不是術語,令人喜上加喜!趁興填詞:

《佳人醉 • 庚子抒懷》

齒稚初嚐酒味。臨老持恆如是。
更覓詩求趣。怡然平仄,積習難易。
濁世爭和百態,讓高人來理!

紅塵事。戚多於喜。
該謝杜康,庇佑蒼黎歡暢,超逸無倫比。
值庚子。逍遙尋韻,趁筆邀朋共醉!

以這兩闋詞收結「醉」字閑話,再溫習前幾篇的常見字眼,添加聯想,總結這系列:
「引」字提醒人酒的萬有引力,引人入詩;「近」彷彿湖邊的一座樓台;「慢」讓人想起一氓兄喝酒,一羹匙喝上一兩小時,又想到壽龜、蝸牛;看到「令」字,一般反應是「小令」,醺老兒是「酒令」,去問老頑童,他一定想到一個傢伙握緊電話筒,對張漢卿吼叫施令:『娘希屄!勿要抵抗!』又想到一個國家級大貪婆的軍閥「打令」(聽起來怪怪的。會不會是「打手司令」的簡稱?)。
至於開頭篇的「子」字,當然是杜松子和摯友「酒膽詩豪」老弄夫「子」啦!正是:

探討詞牌同進酒
研攻字眼共乾杯
( 創作詩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y7308&aid=132251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