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典出老子第四十三章:「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堅,無有入無間。」意思是:最柔軟的東西常能克服最堅強的東西;而最無足輕重的、無從捉摸的事物,滲透力反而最強大,最能克服看起來艱難的阻礙。這就是我對歷史的感覺。

文章數:755
和與戰
時事評論兩岸 2019/06/17 19:36:36

西元1162年,在南宋國都臨安 (今天的杭州),上演了一場對北面的敵國金國,到底應該是戰是和的大辯論。

皇帝是主戰的。剛剛即位的宋孝宗迫不及待地平反了岳飛,同時準備重用主戰的老臣張浚,出兵規復中原。張浚的學問與人品是毫無疑問的,但最大的問題是:他是文人,不知道戰場到底是甚麼樣子。

讀史的時候一定要記得:不能用非黑即白的態度解讀史事。沒有絕對的「好人壞人」,很少鮮明的「忠臣奸臣」;而我們讀古書時最常碰到的「君子」「小人」滿天飛的帽子,通常都是用來黨同伐異的工具。

所以,不是說主戰的都是英雄,主和的都是叛徒;不是說主戰的都是岳飛,主和的都是秦檜。

主和派中最大的一咖,是「參知政事」,也就是宰相之一的史浩。此人也不是甚麼偉大的政治家,但對北伐的危險─特別是所託非人的危險,他看的非常清楚。他痛陳:「先為備禦,是謂良規。儻聽淺謀之士,興不教之師,寇去則論賞以邀功,寇至則歛兵而遁跡,謂之恢復得乎?」

這段話不難理解。兵凶戰危,非同兒戲;如果聽由「淺謀之士」─沒有甚麼謀略能耐的人,讓他們帶頭喊衝;運氣好的話,碰上敵人佯攻或敵人退縮了,他們就大肆「你看,我就說吧」地邀功;運氣不好碰上敵人來真格的,他們跑得比誰都快。這樣的策略,能稱得上是國家級的戰略嗎?

後來的歷史是:宋孝宗還是重用了張浚,然後果然這次叫做「隆興北伐」的戰鬥以宋軍慘敗,幾乎亡國收場。

所以《孫子》說:「主不可以怒而興師,將不可以慍而致戰」。國家大事必得冷靜衡量,「合于利而動,不合于利而止。」

為什麼不能夠因為「爽」因為名嘴大老或是像選票般的「淺謀」,就作出國家大政的決策呢?因為「怒可以復喜,慍可以復悅,亡國不可以復存,死者不可以復生。」

然後也要記得,不是說主獨的都是英雄,主統的都是叛徒;不是說投民的都是岳飛,投國的都是秦檜。

最新創作
和與戰
2019/06/17 19:36:36 |瀏覽 200 回應 1 推薦 6 引用 0
1939年閏九月
2019/06/10 21:29:49 |瀏覽 1117 回應 0 推薦 15 引用 0
女神出嫁與「宅男貞節牌坊症候群」
2019/06/07 22:44:37 |瀏覽 1125 回應 0 推薦 15 引用 0
林則徐的煙
2019/06/02 09:25:47 |瀏覽 1089 回應 1 推薦 10 引用 0
大美和平的亞述化
2019/05/31 11:01:06 |瀏覽 1301 回應 2 推薦 14 引用 0

最新影像 439
不分類 - 1
diversity event - 1
diversity event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