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典出老子第四十三章:「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堅,無有入無間。」意思是:最柔軟的東西常能克服最堅強的東西;而最無足輕重的、無從捉摸的事物,滲透力反而最強大,最能克服看起來艱難的阻礙。這就是我對歷史的感覺。

文章數:766
論中國人的十大奴性
時事評論政治 2019/08/21 22:30:43

1985年4月1日,香港《百姓》半月刊上,刊載了一篇由「柏仁」執筆的《論中國人的十大奴性─論中國人的醜陋致柏揚》。作者原意是在藉閱讀柏揚1981年發表的文章《醜陋的中國人》,抒發他的觀察與感想。以下姑摘錄重要內容。

為什麼中國人能忍受暴君暴官的統治?就因為中國人奴性十足。魯迅在他的雜文《燈下漫筆》中,認為全部中國歷史只能分為兩個時代,一個叫做「欲做奴隸而不可得的時代」,另一個叫做「暫時做穩了奴隸的時代」。魯迅的剖析,何等深刻!中國人從來不知道自己是這塊土地上的主人,只知道做奴隸。因為醬缸文化告訴他:江山屬於帝王將相、英雄豪傑,人民只有做奴隸的份兒。中國人的希望,也就是在「太平盛世」做奴隸,甘心納糧服役。因為這樣的機會,都並非容易得到,所以一旦得到,自然是拱手相慶,感謝上蒼,保證做順民到底。

中國人的奴性有十大表現:
一、中國人有“萬歲癖”。自古喊慣了“萬歲”,所以患有遺傳性的“萬歲癖”,稱皇帝為“萬歲爺”。無論他是誰,那怕是流氓、惡棍、強盜,只要得了天下,坐上金鑾殿,人民就會三呼萬歲,頂禮膜拜。到了二十世紀中期,這種“萬歲癖”更有惡性發展。新皇帝尚未進京,已經遍地呼“萬歲”了。當他進入中南海,登上天安門時,萬歲聲響徹雲霄,達於沸騰,喊得熱淚滿面。我自己就是其中的一個,當年當日,站在天安門廣場,遠眺龍顏,激動得淚如泉湧,喊“萬 歲”喊啞了喉嚨。此後是年年喊,最後是天天喊,似乎不喊太陽就不會升起,地球就不會轉動。

二、中國人有迷信症。這也是遺傳性的,生來就迷信皇帝,把皇帝捧到天上,把自己貶入地下,從來不敢說自己和皇帝一樣,而是迷信皇帝是天神降世,真龍下凡。對於當代皇帝,更是如此。明明知道他是個普通人,曾在北京工作,是北京的普通市民。但是,一旦他進入中南海,就把他奉若神明,開始崇拜他、迷信他,把一切交給他,包括肉體和靈魂。

三、中國人對於暴君暴官,從來就奉行“忍”字哲學。無論是抓丁拉夫,還是橫徵暴斂,乃至大開殺戒,中國人都是忍!忍!忍!對於當代皇帝,“忍”字哲學更是空前盛行,誰不懂得忍,誰就不識時務。對於“改造”,忍!對於“帽子”,忍!對於饑寒,忍!對於一切天 災、人禍,乃至十年浩劫,同樣是忍!能忍者自安─傳統的人生哲學,無師自通!

四、中國人不懂得真正的民主,卻奉行“奴性民主”─“少數必須服從多 數”,多數人都願意做奴隸,就不准少數人不願做奴隸。關於這一點,魯迅早已談得十分深刻而生動。他說,既然猴子可以變人,為什麼現在的猴子不想變人呢?並非都不想變人,也有少數猴子想變人,牠們曾經兩條腿站起來,學人走路,並且說牠們想做人。然而牠們的同類不允許,說牠違背了猴子的本性,把牠們咬死了!中國人也並非都願意做奴隸,也有少數人不願意,他們要做主人,但是同胞們不允許,揭發他們,密告他們,於是他們被抓、被關、被砍頭。當代的許多“反革命” “右派”,就是這樣產生的。

五、中國人慣于同類相殘 (略)

六、中國人崇尚明哲保身。什麼叫明哲保身?在大陸有兩條解釋:一是絕不觸犯“天條”,二是在災難中絕不同情任何人。說穿了就是做一個聰明的奴隸。誠然,他們不陷害無辜,但也 絕不反抗邪惡,他們只求苟安、苟活。為了苟安,牆倒眾人推時,他們跟著推;破鼓萬人捶時,他們跟著捶。這就是所謂的明哲。我有一位老同學來到香港以後,還對我說:“如果五七年我們在一起,我也會批判你。”因為只有這樣才算明哲。您說:“暴君暴官最喜歡的就是人民明哲保身。”不錯,因為就這就是奴性。

七、中國人靠希望過日子。因為中國人的命運不是掌握在自己手裡,而是交給了暴君暴官,所以他們從來不去想如何依靠自己的智慧和力量去開發自己的未來,而是寄希望于暴君暴官,希望暴君變成“明君”,暴官變成“青天大老爺”,如此他們才可以獲得溫飽。這同樣是中國人的傳統。

八、中國人的確有神經質的恐懼症。這一點您提得完全正確,這同樣是遺傳性的,因為世世代代受暴君暴官的欺壓,總感到隨時都會大禍從天降。一旦大禍臨頭,不但自己掉頭,還會滿門抄斬。

九、中國人喜歡框框。(略)

十、中國人是變色龍。傑出的俄國作家契可夫,有一篇名作,就叫〈變色龍〉。他嘲笑俄國人的變色龍性格。其實中國人的變色龍性格,不亞於俄國人。這也是暴君暴官最喜歡的,所以三十多年來,大陸的變色龍越來越多,其性格也越來 越升級,變色之快,令人慨歎!曹操─歷來認為白臉,但偉大領袖一說:“不是白臉,這是冤案!”立刻就有人給曹操翻案;秦始皇─歷來認為是暴君,但偉大領袖一說:“勸君少罵秦始皇!”於是有人給秦始皇畫一張笑臉仁君的肖像。偉大領袖說,林彪是副統帥。於是齊聲祝他:“永遠健康”;後來他摔死在溫都爾汗, 便立刻齊聲高呼:“打倒林賊!”更有趣者,某某前天是書記,見面頂禮膜拜;昨天他成了“走資派”,批鬥會上拳擊加腳踹;今天他復職了,急忙給他紅花戴。誰見過變色如此之快的變色龍?
[無有堂曰] 關於第十點我一定要作個註腳:1980年代柏揚寫作的時候,對象是「台灣的中國人」,醜陋的,就是我們。「變色龍」或萬歲癖的奴性,是可以隨時一需要轉移的─今天他可以不假思索、義正辭嚴的「愛國愛台」,明天他也可以迅速轉移效忠的對象,變成大紅或血紅。因為不論誰主浮沉,奴性的習慣與技巧總能很快適應新的語境與環境。偏狹愚蠢的愛國心永遠是惡棍最後的庇護所。

最後說一點。文末作者還是寄希望於將來:近年來有大量的中國留學生到海外求學,對比之下,或許能發現自己的醜陋,成為改善的契機。這似乎還是一線希望。

揆諸近日多倫多、墨爾本、雪梨、巴黎、溫哥華、倫敦、愛丁堡、柏林、東京、馬尼拉等多個國際大城市,中國留學生展開的“愛國護港”集會的表現,看來這希望又要落空了。

最新創作
論中國人的十大奴性
2019/08/21 22:30:43 |瀏覽 580 回應 5 推薦 7 引用 0
「告訴史密斯」,別再逼人表態了
2019/08/17 22:06:20 |瀏覽 783 回應 0 推薦 13 引用 0
窪 性 吞
2019/08/10 10:59:56 |瀏覽 978 回應 1 推薦 14 引用 0
人民可以作主,但離政治越遠越好?
2019/08/09 09:39:10 |瀏覽 1093 回應 1 推薦 18 引用 0
人因傷心而哭泣,但有時卻因為哭泣而傷心
2019/08/04 17:50:35 |瀏覽 940 回應 0 推薦 9 引用 0

最新影像 439
不分類 - 1
diversity event - 1
diversity event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