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文章數:36
●《我與新潮流頭目 1977—》(草稿)
不分類不分類 2019/07/13 12:44:29

●《我與新潮流頭目 1977—》(草稿)

。。。。。。。。。。。。。。。。。。。。。。。。。。。。。。。

(一)賀新潮流30壽:由惡質台獨,變為惡質統派 (待補)

(二)「人民痛恨的最大公約數就是新潮流」!!! (待補)

(三)我與新潮流頭目 (1977-_) (待補)

(四)這真的是民調訪問嗎?

(五)台灣前途決議文,出自新潮流梁才子創意?

(六)追記張維邦與歐盟協會,新潮流等於許信良翻版

()記新潮流第一次鬥爭我,2000/3

()台灣與中東,從大嬸婆與邱義仁談起

()台灣與中東,從大嬸婆與邱義仁談起

。。。。。。。。。。。。。。。。。。。。。。。。。。。。。。。

 (二)   新潮流:人民痛恨的最大公約數!!!

 

       新潮流就是一個專門搞鬥爭的團體,創始人邱義仁等專研毛澤東鬥爭術。最早時,新潮流打著台獨旗幟鬥爭別人,就像小太保拿著斧頭換砍人。後來新潮流頭目前往中國,受到藍金黃布局, 時間可能在1992年。1997年新潮流頭目與中國國台辦建立秘密交流管道,同年邱義仁參加廈門大學「 學術研討會」,返台後痛罵獨派是台獨基本教義派,宣布選舉總路線。問題是今天選舉已經綜藝化, 淪為金錢遊戲,選賢舉能的功能幾乎喪失。

      最早期新潮流備受恭維,如今卻飽受負面評價。有人說新潮流是「比黑幫更凶殘的組織」,「新潮流人民痛恨的最大公約數」。新潮流某大老曾說:「我不在乎民進黨,我只在乎新潮流的存亡。只要新潮流能存活,加入共產黨都沒關係。」[1] 2019年柯文哲說:「搞這種安捏含沙射影,實在新潮流不倒、台灣不會好啦!」、「新潮流是國家禍害!」

       2002年李敖說:「新潮流恐怖、殘忍,不識大體。任何人滾進新潮流就會墮落。」2017年民進黨創黨黨員陳振福說:新潮流系「無中生有、造謠、抹黑、惡鬥、惡意中傷…。」民進黨大老林豐喜更痛罵「新潮流畜牲」。[2]

新潮流的報復心態

        新潮流自稱血統純正,就像共產黨自稱根正苗紅。他們認為戒嚴時期只有他們反抗國民黨。中國共產黨說:「沒有共產黨, 就沒有新中國」,有些綠營人認為民進黨是新潮流開創的。新潮流認為別人都是投機份子。他們鬥爭抓權搞錢,大權獨攬,藉此來懲罰、報復人民。民進黨執政兩次,新潮流幕後掌權,不知道為台灣做了甚麼建設?2019/5/24日我第一次與前總統陳水扁第一次面對面談話,我說「新潮流鬥爭我」,陳總統說「新潮流清算我」。



[1]

[2]

(四)這真的是民調訪問嗎?

         一個多星期前,有人來電,自稱是民調公司採訪。他沒說是哪家民調公司,我就回答說我不懂政治,無可奉告。

           上次接到民調採訪,連續數次,是在四、五年前。我都回答說我不懂政治,然後回問你們怎麼會知道我的電話號碼,因為我從來不曾在電話簿上登錄我的電話號碼。然後,我的耳根清靜了四、五年。

           二十多年前,我開始接到自稱民調公司的來電訪問。我很奇怪對方怎麼知道我的電話號碼。當時民調公司都是根據電話簿,隨機採樣進行採訪調查。我曾來不曾在電話簿上登錄我的電話號碼,民調公司絕對不可能找到我。

           我直覺認為這是情治單位假借民調,想要刺探我對一些政治議題的看法。我不想節外生枝,就假裝以國民黨支持者的態度,答覆對方提出的問題。如此進行數年,我開始懷疑對方是否真的是民調公司或是情治單位了,因為當時我在綠營陣營根本不算甚麼咖。對我電話竊聽與錄音已經很足夠了,犯不著假裝民調公司來對我問東問西。

           我的結論是新潮流頭目叫人假裝民調,來向我問東問西,因為民進黨內不會有人那麼無聊。我繼續以國民黨立場答覆任何議題。有時候「民調公司」也會勸我不要支持國民黨。畜牲頭目如此經年累月刺探我,當然確認我就是國民黨抓耙子。以畜牲的個性,當然會大肆宣傳,想要置我於死地。

            新潮流就以這種幼稚方式來辨認忠奸。這個畜牲集團控制著民進黨,民進黨可能會有前途嗎?畜牲不只假裝民調來刺探我,以前更曾有四、五次,我與朋友談話而感覺有異,猛然回頭就發現邱義仁躲在我背後偷聽,我沒察覺的次數應該更多。畜牲!有必要這麼鬼鬼祟祟嗎?為什麼不直接當面問我我對任何議題的看法(2015/5/5)       

 

(五)台灣前途決議文,出自新潮流梁才子創意?

         西潮流賴清德自稱是台獨工作者,又說他會遵守「台灣前途決議文」。這個決議文是1999年民進黨全代會通過的,為藍綠陣營找到最大公約數,否則陳水扁次年能否當選總統殊難斷言。

          新潮流說「台灣前途決議文」是其才子梁文傑提出的。才子應該聰穎過人,不斷提出創見,否則怎麼稱為才子?但是這個梁才子除此之外,好像沒做過甚麼正經事,報章只見他經常上夜店、開查某。[2] 梁才子自認功勞很大,以該決議文創意人自居,當選台北市市議員, 還想要以此競選立委。

         其實「台灣前途決議文」是本人無意中提出的。1997年我傳給布魯塞爾歐洲聯盟總部一封信,希望他們支持台灣加入WHO。我在信頭寫著 Taiwan is a sovereign state alias Republic of China(台灣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名叫中華民國)。我也把這封信傳給新潮流故張維邦,逐漸演變為民進黨「台灣前途決議文」。如非新潮流鬥爭我,我才懶得談這件事,因為我已經習慣別人剽竊我的創意。[3]

        張維邦是當時「中華民國歐盟研究協會」頭頭。他主張兩岸應該採取歐盟模式,就像許信良主張的歐盟一中。他的看法是兩岸應該像歐盟諸國那樣,經由經濟統一邁向政治統一。新潮流也主張所謂「強本西進」,也就是許信良大膽西進的翻版,放棄李登輝戒急用忍政策,結果台灣西進虧本而新潮流西進強本大賺其錢。[4] 西潮流最熱衷鬥爭、抓權、搞錢,1997年與中國建立秘密交流管道,沒有人知道其內容是甚麼。 (2019/6/11)

 (六)追記張維邦與歐盟協會,新潮流等於許信良翻版

     

        本來不認識故張維邦教授,1997年某日洪鐮德教授邀我與他見面,原來他準備成立「中華民國歐盟研究協會」。當時他擔任淡江大學歐洲研究所所長,我就是這個研究所畢業的。光是看他尖嘴猴腮模樣,就可斷定他是新潮流頭目張維嘉的兄弟。本想不理他,但是想到我一輩子都在擴大自己與國人國際視野,也就答應了。萬萬想不到我幫助新潮流,就等於自殺。

         新潮流擅長滲透或收買媒體,為其成員造神。前年民報文章尊稱張維嘉是「與林義雄輩分相同的民進黨大老」,自由時報也尊稱新潮流陳郁秀為「國母」,但是許多讀者卻在留言欄內罵她是「狗母」。

         前年民報也有文章讚美故張維邦早年在海外宣揚台獨,返台擔任後成立「台灣歐盟研究協會」。這就很奇怪了。張維邦在海外宣揚台獨,淡江大學怎麼會邀請退休年邁的他,擔任研究所所長?

          張維邦曾我反覆解釋為什麼協會取名中華民國而非台灣,我聽聽就算了。取甚麼名稱不重要,重要的能否研究出甚麼名堂。既無心、也沒有能力研究,所謂協會就是招搖撞騙、募款騙錢的詐騙集團!

          張維邦向我解釋European integration應該翻譯為「歐洲統合」而非「歐洲統一」,我覺得那只是翻譯問題,很無聊。後來張維邦在自由時報發表文章,宣揚兩岸關係應該師法「歐盟模式」。我很不解,歐盟模式不就是許信良宣揚的「歐盟一中」嗎?後來我聯想起新潮流宣揚所謂「強本西進」,正是許信良大膽西進的翻版。所謂「歐盟模式」與所謂「強本西進」,都是主張兩岸先求經濟統一、再求政治統一的障眼法(參見蔡百銓前衛出版社2007《中國學15講》第268)

       再對照2011年維基解密透露,早在1997年新潮流就與中國政府建立秘密交流管道,先後瞞著李登輝與陳水扁總統。相對於國民黨公開表明想要與中國簽訂和平協議,新潮流是不是早就與中國簽訂密約,否則為什麼需要鬼鬼祟祟的?(2019/6/29)

蔡百銓《浮生隨筆》草稿

(七)記新潮流第一次鬥爭我,2000/3

        20003新潮流頭目第一次鬥爭我。他們如果能把台灣治理好,我被鬥爭也就算了。我忍耐13年半,發現他們是賣黨賊、賣國賊。我才忍無可忍,於2013/8/8發表「遇鬼撞邪:追思一位新潮流流氓」與以後系列文章。[5] 李敖批評新潮流「恐怖殘忍,不顧大體」,千真萬確。[6]

        20003月陳水扁當選總統,稍後我從索羅門群島返國。張維邦數度來電,問我對民進黨非新系人物的觀點。我一概答以跟他們不熟,沒有意見。接著,他又來電對我翻臉大罵,問我怎麼跟星雲大師來往、知不知道星雲是誰。我說我不認識星雲大師。他嘲笑我到南非南華寺教書,居然不懂得與星雲拉關係。接著嘲笑我到廟裡阿彌陀佛,悲觀厭世,然後甩掉電話。這是天大笑話,我應慧禮法師之邀,到南非南華寺開授非洲史,是想取得教學相長機會,多了解非洲,希望來日能為台灣與非洲外交工作有所助益。

        不認識新潮流,不知道人性的邪惡。後來,張維邦又來電痛罵我碩士論文寫得很差,我與國民黨關係良好等等。這就是新潮流!我碩士論文寫得如何, 關你屁事。表面上斯斯文文,其實本質就是痞子。新潮流把賴清德包裝成賴神,更是這些痞子的一大成就。明明賴清德在台南市奪取人民土地與財產、七年經濟成長率–4%,邪惡無能,卻仍然能讓愚夫愚婦頂禮膜拜,這不能不令人對新潮流造神術嘆為觀止。

          前政治犯高金郎對我說:「新潮流想要拉人入流,就會先試探你會不會把他們的敵人當作敵人。如果你不肯,他們就會老羞成怒鬥爭你。」其實我非常了解新潮流的特性,而我在民進黨內沒參加任何派系,天性不追求名利,只能等著新潮流活活把我掐死。[7]

台灣前途決議文

        話說1997年新潮流故張維邦教授成立「中華民國歐盟研究協會」,拜托洪鐮德教授請我協助。張維邦根本不知道怎麼進行。我建議他出版《認識歐洲》當作機關刊物,同時向李登輝總統募款。李總統轉信給外交部,《認識歐洲》每出一期外交部補助兩萬元。

        同年1997年稍後,我傳真給歐盟總部,建議他們支持台灣擔任WTO年會觀察員。我信頭寫上 Taiwan is a sovereign country alias Republic of China (台灣是個主權國家,名叫中華民國)。張維邦教我把信傳真給他, 演變成民進黨1999台灣前途決議文。新潮流說那是他們的才子梁文傑倡議的;梁文傑以此功勞為政見,當選台北市議員,次年也想要以此競選立委,挨林義雄一頓罵才放棄。

      《認識歐洲》是一份中學生程度的小刊物,沽名釣譽,募款詐財。出了七、八期,就難以為繼。我當編輯義工,而且前後交給協會兩萬五千元左右。張維邦去世後,張維嘉接棒,多次催我教年費。請問台大與政大的歐盟學會從事學術研究,張家歐盟研究協會如今安在哉?      

        200032015/3第二次鬥爭我,想要把我徹底消滅。我想,恐怕沒那麼容易吧。有人說,新潮流是「比黑幫更凶殘的組織」, 一點都不誇張。[8]

 (八)TPP兼談2015年新潮流第二度企圖消滅我

        總統大選前哨戰開展,唯有郭台銘提出全球經貿戰略布局,強調台美自由貿易區與CCTPP 打世界盃。這是台派或獨派最應該有的基本思維,但是綠營卻只有我一個人重視這兩個議題。統獨不是聽你說甚麼,而是看你做甚麼。

        蔡英文總統與賴清德前院長對於台美自由貿易區與CCTPP冷淡得令人出奇,不知道他們有甚麼難言之隱。[9] [10] 其實早在20075月我就曾在台灣日報發表兩篇小文章倡議台美自由貿易區,而從2012年我就開始發表小文章推動加入TPPCCTPP與台美自貿區就是我的政治信仰。

「看他在支持誰!」

       TPP令我想起一件往事。2015年大概三月初,《民報》一則新聞報導提到邱義仁向蔡英文說一句沒頭沒腦的話「看他在支持誰!」《民報》未明言的其實是:邱義仁說「看蔡百銓在支持洪秀柱!」這是新潮流第二度企圖消滅我。民進黨執政兩次,我都只能眼睜睜望著政客惡搞台灣!!!

        就在《民報》那篇新聞報導的前一天,我向民報投稿。我公開希望成為洪的副手,以便催促執政的國民黨積極加入TPP。當時柯文哲紅透天邊,國民黨有人打趣主張徵召無黨籍政治素人,而我恰好離開民進黨(該年十月我才響應蔡英文號召申請回到民進黨)

       我那篇文章沒刊出來。如果我真的能夠成為洪秀柱或朱立倫副手,我會積極推動TPP。這當然會讓國民黨小幅度加分,但是絕對不會造成蔡英文落選,因為2014318太陽花學運已經把國民黨徹底打趴,20152016年民進黨與蔡英文只是撿現成而已。現在蔡英文與新潮流對於台美自貿區與CCTPP為什麼仍然這麼冷淡?這是不是與他們的意識型態有關???(2019/6/5)

 

(八)台灣與中東,從大嬸婆與邱義仁談起

        為我的自傳做個補充。今年2019年五月大嬸婆想要求升官不遂,編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倒打蔡英文總統一把,然後辭去無任所大使。

         想起扁政府時期,2003年三月大嬸婆曾在外交部促成一場「國際伊斯蘭會議」。事後有一位從外交部退休的老先生,知道這個會議是我設計的之後,問我台灣與東南亞回教界關係本來就很好,何必特別開會邀請他們前來參加。我答說我原本設計邀請中東回教界人物,大嬸婆更改我的設計而且未事先告訴我。(我為什麼協助大嬸婆?2000年三月新潮流頭目鬥爭我,我自知很難翻身,因此我想透過別人,來為台灣做些事。幫助大嬸婆越多,惹來越多憤怒。)

        話說2000年九月初911事件發生後,美國發起反恐怖作戰。邱義仁揚揚得意告訴媒體,政府已經鎖定監視廿五名中東人,這等於是公開羞辱中東人。2002年蓋達組織把台灣列為攻擊目標,這就引起我的關切。我想建議外交部辦個國際會議,邀請我曾通訊的土耳其人阿赫撒魯博士前來台灣演講,透過他任職的伊斯蘭歷史文化研究中心,把台灣對穆斯林的友善印象廣向中東與伊斯蘭世界宣傳。[11]

          我花了很多心血擬了一份「台灣國際伊斯蘭會議」,傳給當時在外交部任職的大嬸婆,同時向她做個解說。她很高興,自稱必須做出政績,但是不知道應該做甚麼。她要求我把議程表翻譯為英文。我埋頭苦幹,在2003年初傳給她。農曆年過後,我去電問她有沒有需要改善之處,不料她很不耐煩大罵:「你在急甚麼,外交部沒通過這個案子。」我心裡很納悶。不料三月初,外交部一位年輕官員把「國際伊斯蘭會議」議程表寄給我,我沒興趣參加。[12]

       不久後,邱義仁與黎巴嫩真主黨搭上線。當時真主黨黨員擔任外交部長,邱義仁樂不可支,準備安排陳水扁總統訪問黎巴嫩,作為外交突破。忙碌一陣子,最後無疾而終。我一開始就知道此事不會有結果,因為真主黨屬於伊斯蘭教什葉派,而什葉派聽命於伊朗。陳總統想要訪問黎巴嫩,必須伊朗點頭,伊朗與中國關係密切而根本不可能(後來我讀到一份資料,黎巴嫩真主黨就是伊朗某退休將領躲在幕後成立與操控的)

          現在民進黨第二度執政,邱義仁顯得非常謙卑,不再惡搞烽火外交與所謂強本西進、達震軍火公司。新潮流畜牲好好鬥爭抓權搞錢就好了,何必再把台灣從根刨掉!(2009/6/17)

 

 

結語 (END)

        曾有網友勸我不要活在過去裡。人確實不應該活在過去裡,活在過去就會失去未來。但是我應該是在回顧過去,記取失敗教訓(犯小人),同時規劃這個國家的未來。我的十大總統政見即是明證。這個國家似乎沒有我遊刃空間,我大不了繼續寫書罷了。

        不要說寫書沒用。例如台灣第一本全面介紹聯合國九個核心人權條約的教科書,就是2007年前為出版的拙著《人權學15講》。[13] [14]

         人在一生中都會遇到貴人,錯過就很可能一輩子錯過。

         人在一生中也都會遇到小人。認定對方是小人,就應該立刻疏遠與不要往來。小人的卑鄙沒有下限,不要以為自己可以感化他們。不要對小人寬大為懷。不要以為自己與小人可以相安無事,小人隨時會在背後捅你刀子,卻還以為你是白癡。為了替自己澄清, 就必須花費太多寶貴時間說明,就好像是活在過去裡。

        

 



[1] 新頭殼 2019.02.22「無分藍綠白,人民痛恨最大公約數就是新潮流」https://newtalk.tw/citizen/view/55720

 

[6] 李敖與新潮流並無恩怨情仇,為什麼會做這種評語?很顯然他是觀察新潮流自從陳水扁就職總統後的種種表現而有感而發。

[7] 2013/8/8發表「遇鬼撞邪:追思一位新潮流流氓」

[8] 新頭殼 2019.02.22「無分藍綠白,人民痛恨最大公約數就是新潮流」https://newtalk.tw/citizen/view/55720

[9]

[10]

[11] 十多年前我曾在《中阿文經雙月刊》介紹伊斯蘭歷史文化研究中心,與其主任阿赫撒魯拉通信與拉關係,希望來日能夠透過他促進台灣與中東     關係。

[12] 參見拙著《台灣之戀:卻顧所來徑》第230頁。台灣日報2004/6/19蔡百銓「台灣與伊斯蘭世界,從阿赫撒魯博士當選OIC秘書長談起」

 [13]六年後才有某博士教授出版第二本, 但是他書中絕口不提我這本書。聯合國這九個核心人權條約treaties,包括兩個盟約(covenants)與七個公約(convents)。但是官方與「學者」卻把「兩盟約」寫成「兩公約」,我上書與撰文糾正,無人理睬。腦筋一團糨糊,

[14] 這本書是怎麼寫出來的。當時台灣的偉人都說台灣離開聯合國太久,所以不了解聯合國人權文獻,其實我已經在默默耕耘。說來好笑, 我就是憑著一部電腦蒐集相關資料,拼湊整理形成的。 我到當時的建國廣場地下電台,把我整理好的底稿每星期講一次,總共講了三十多次,講完之後回家再修潤講稿。接著我在某大學開授通識教育「人權研究」,把講稿修潤為講義, 再交給前衛出版。

最新創作
●《我與新潮流頭目 1977—》(草稿)
2019/07/13 12:44:29 |瀏覽 90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蔡百銓:教會與聖詩
2019/07/05 09:07:05 |瀏覽 75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走出核電魔咒!蔡百銓聽地熱發電演講個人紀錄(2019/5/16.—..)
2019/06/21 17:33:50 |瀏覽 21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蔡百銓《廟簷下的沉思:台灣民俗宗教/傳承與前瞻》簡介:出版序、玄天子序、自序、導論、目錄
2019/05/25 12:30:30 |瀏覽 69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蔡百銓《浮生隨筆》(2019/5/11—)
2019/05/11 11:12:27 |瀏覽 158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