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文章數:44
我的全球學(草稿)
不分類不分類 2019/11/22 16:01:34

我的全球學(草稿)

 如果你是雄鷹,就不要在乎麻雀怎麼看你。

你飛行的高度與速度、角度、力度,它們看不見、看不懂。

(o)我的全球學:動機

 

      最近三十多年來,正當「台灣學」成為顯學時,我卻以翻譯與寫作的方式,埋頭研究全球 ,我稱之為「全球學」。有些人嘲笑我不關心政治,不懂得參加選舉從政致富,變成民主運動的逃兵。也有些人說我一直在書與寫書,拼命賺錢。夏蟲不足以語冰,隨便他們說!

      外交使命感是驅策我埋首研究全球的動力,希望台灣展開全方位外交。有人認為讀個博士學位就能夠了解全球,那是天大笑話。越落後的國家,越崇拜博士學位,沒有博士學位也要設法偽造一個。

      話說1967年我就讀高一時,心血來潮, 寫了一篇文章譴責當時政府「敵來我走」外交政策,參加當時救國團主辦的自由命題的徵文比賽,得到第二名 (我記得當時第一名的主題是寫暑期自強愛國運動)。這件事本來我早就忘了, 2013年巧遇當年同學蔡智信(前世界柯蔡宗親會秘書長)而被提醒。

      外交與憲法與教育是我高中時期最關心的議題。民進黨在野時,研究外交根本沒舞台,只能埋頭苦幹。與其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摩拳擦掌,希望來日執政能夠大顯身手。不料2000年三月陳水扁當選總統,我卻被新潮流畜牲狠狠修理(其實是鬥爭,註釋一)

       扁政府時期,邱義仁推動搞笑「烽火外交」。失去九個友邦5000萬人口,增加三個友邦人口不到30萬,然後又爆發巴紐建交醜聞案。搞甚麼?搞錢啦!!! 請問台灣還要搞甚麼外交嗎?我提出「被迫獨立論」:希望中國把承認中華民國的友邦全部抓走,以便台灣被迫更改國號為台灣國。即使如此,我的全球學仍有助於經貿外交。外交應該怎麼做?要看頭腦靈活不靈活。只會吃飯睡覺大小便,完全執政也無濟於事!!!(2019/11/9, 待續)

 

註釋一 參見蔡百銓2013/8/8「遇鬼撞邪記:追思一位新潮流流氓」http://alliancesafeguardingtaiwan.blogspot.tw/2013/08/blog-post_3552.html

蔡百銓「全球學」學術簡介                                      

http://classic-blog.udn.com/tsaichallenge2020/114135711

 

(一)我的全球學:中東研究

      研究全球,出自兩大動機:學書好奇心,外交使命感。

      高中時代曾經讀過威爾斯《世界史綱》。這本書把世界各地的歷史文化平等看待,絕不扭於「歐洲中心史觀」而歧視第三世界。1972年我就讀成功大學歷史系時,曾經很天真請問系主任:為什麼系裡沒開授非洲史中東史、印度史、拉丁美洲史、大洋洲史等科目。四十多年後的今天,這個問題在台灣歷史學界仍然廣泛存在。我曾經立志把全世界歷史翻譯或寫為中文教科書,可惜因為國立編譯館撤廢,我缺乏出書管道而中途而廢。

(一)我的全球學  中東研究

1982年五月退伍時,不寫自白書(悔過書),放棄前往台大歷史系擔任專任講師機會。接著我考上教育部沙烏地阿拉伯公費留學,開始翻譯有關中東的小文章在《中阿文經雙月刊》發表。但是該年留學因故延誤,次年1983年我才能赴利雅德讀書。在沙國發生車禍,左肩鎖骨骨折。1984年返國後,不想重返沙國。

         我思考如果我放棄中東研究(例如投入選舉),那麼我到沙國一年就等於白白浪費,因此我譯註《阿拉伯人的歷史》交給聯經出版。聯經編輯彭淮棟告訴我說,有讀者很驚訝黨外青年怎麼會譯註這種書,而且文筆相當不錯。此書三刷,並在中國大陸廣獲好評,被人全書貼在網站供人瀏覽。我又翻譯有關中東與伊斯蘭的一些書籍。1986年三月三軍大學管理學院中東研究講師姜小姐嫁到香港,校方找到我代課。上課兩次我就被請走,必然是因為發現我曾參加黨外運動。

(二)我的全球學:非洲研究

 

        有一天我到康寧祥立委辦公室,赫然發現他書架上擺著R. Oliver and J.D. Fage A Short History of Africa (London: Penguin Books, 1984)。我向他借回家翻譯為《非洲簡史》,交給國立編譯館出版,後來又翻譯幾本非洲史教科書。19年「歐洲台灣同鄉會」某英國會員說要支付我機費(後來黃牛),邀我到倫敦一遊。我順便帶著我翻譯的非洲史教科書,到倫敦大學亞非學院,申請攻讀非洲史博士班。職員對我說信任我,要我把這些書籍帶回去。

       我想不到剛回到台灣,就接到東吳大學歷史系黃主任來電約見。黃主任香港籍,希望我開授非洲史(取名非洲文化)與法國史(當時我已經翻譯兩本法國史出版)。我想全心開授非洲史而放棄法國史,因為我的非洲史是台灣唯一的,而我以為台灣已有很多法國史專家(其實這種想法是錯誤的)。非洲史原是六學分的課,不料系務會議縮短為二學分。

       學期中,南非那塔爾大學某教授問我想不想當訪問學人,我已經翻譯他的《非洲當代史》出版,我答應了。(東吳大學開授俄國史的教授對我自稱即將退休赴美,願意推薦我接他的課,他使用我翻譯的《俄羅斯蘇聯與其後的歷史》當教材,我未接受)。我到南非那塔爾住了三個月,遇到南非南華寺的女法師。返台後,南華寺慧禮法師以為我是非洲通,邀請我去幫忙。我答應了,要求在南華寺非洲佛學院開授非洲史,以便教學相長。我重返南非,特地過境雅加達,承蒙佛光山弟子某華僑接待, 我買了一堆有關印尼書籍,為來日東南亞研究準備。

      很遺憾,全國就只有我這個白痴研究非洲史。但是我沒博士學位,非洲史一直沒機會再開授。(2019/11/12,待續)

(三)我的全球學:大洋洲/南島民族研究

      研究全球,主要著眼點是為了準備在民進黨取得政權後,推行「全方位外交」而作預備。1991年初聽了中研院李壬葵教授演講。他引述澳洲學者貝爾伍德(Peter Belwood)在科學雜誌發表的文章,指出台灣原住民的語言就跟島嶼東南亞及大洋洲許多島民一樣,同屬於南島語言。我非常驚愕,前往國家圖書館循線找出那文章,思考如何利用這種關係來加強台灣與它們的外交關係。

     我向紐西蘭函購一本英文書,翻譯為《大洋洲史》,附上貝爾伍德前述文章之摘要以及南島語言相關資料,申請國立編譯館出版。我也把貝爾伍德該文投稿孫大川教授主持的《山海文化雙月刊》發表,後來又譯介十多份有關南島民族文化的文章發表。許多原住民友人讀了十分驚愕,原來他們的祖先征服一大塊版圖:南到印尼與紐西蘭,西抵馬達加斯加,東至復活節島,北達夏威夷。

       不久後孫大川率團訪問斐濟,邀我同行。想不到新潮流畜牲頭目平時就在收集我的資料,2000年故張維邦教授以之作為鬥爭我的罪名:「與國民黨學者關係良好」。我很感謝當時文建會總幹事黃石城資助我訪問大洋洲兩次,分別前往科克群島與索羅門群島。我向他提出心得報告,建議舉辦南島文化節,並向明利國教授口頭解說。明教授向台東縣長陳建年提議,促成2000年首屆台灣南島文化節舉行。我也翻譯《大洋洲文化史》與自撰《南島民族與國家:台灣篇與大洋洲篇》出版。

       大約十年前, 邂逅台大考古學系某教授。他說陳水扁總統派他率領一個團隊前往大洋洲,從事田野調查,遠達復活節島,攝了很多影●在公視放映。他說他很不了解為什麼陳總統對大洋洲興趣這麼濃厚,提出這麼多經費讓他率團前往大洋洲調查研究。我聽了笑一笑。(2019/11/14)

 

(四)我的全球學(四):東南亞研究

       1996年初李登輝總統宣布南向政策。我認為印尼將是台灣最大市場。我曾在國家圖書館看過美國國防部《區域》系列叢書的《馬來西亞,因而立刻循著通訊管道,向美國國防部函購其出《區域》叢書的Indonesia印尼。

       收到《Indonesia》印尼這本書後,我立刻把其印尼歷史部分翻譯成中文,並且添加圖像與一些補充資料,自費出版為《印尼簡史》。後來我又翻譯《印尼當代史》與《印尼與東南亞國協:外交政策與區域主義》國立編譯館出版、《東南亞史》麥田出版。我買了一堆有關東南亞與其他地區的英文書籍,長久派不上用場,捐給靜宜大學總圖書館了。

 

東南亞分為兩大部分:島嶼東南亞與半島東南亞。島嶼東南亞(菲馬印/東帝汶)與我研究的南島民族重疊。二戰期間,日本派遣高砂義勇軍遠征這個地區,遠達所羅門群島。印尼跟台灣更有親密關係。陳智雄協助蘇卡諾建國,已是台灣人耳熟能詳的故事。網友Ken Sia告知:日本於1942年佔領印尼,任命東京帝國大學法科畢業的台灣人林益謙擔任爪哇行政官(總督Governor)。他興辦學校,以日本兵擔任教師,樹仔腳做教室。戰後,雅加達一千多台灣人組織「明台會」,推舉林益謙為會長。

      半島東南亞就是所謂的中南半島或印支半島。扁政府期間,我曾經成立「台灣翁山蘇姬之友會」http://taiwanburma.tripod.com/。我在報章與地下電台聲援被軟禁的翁山蘇姬,前往曼谷拜訪緬甸流亡國會議員組成的流亡政府(參見拙著《台灣之纞:卻顧所來徑》第頁)

      2016年蔡英文總統發布第一份國策顧問名單。我寫電子函件到中央黨部給黨主席蔡英文,希望能擔任一年無給職國策顧問,以便以此身分到大學推動印尼研究。所謂新南向政策,其實是我最早提議的(註一)。蔡英文沒回應,第二份國策顧問名單包括天道盟成員與賴清德的舅舅(92高齡的基隆廟公)

        不論寫書或譯書,都會結交很多友人。曾經送書給一位博士, 他很瞧不起我說道:「現在我們學者都不寫書,因為學生都會上網找資料」。這就很奇怪了,寫書的人就不是學者?先進國家的學者仍然寫書不輟,難道他們的學生都不會上網找資料?曾有一位學者感嘆說道,台灣學者已經沒有寫書能力。我要補充說道,有些學者甚至沒有翻譯與讀懂外文書的能力。黃仁宇《萬曆廿五年》中譯本出版後,有位讀者在報刊留言欄問道,為什麼翻譯外文學術著作的人都不是學院裡的學者?(2019/11/15)

(註一)2013-08-08 台灣守護周刊蔡百銓重啟南向政策http://alliancesafeguardingtaiwan.blogspot.com/2013/08/blog-post_7363.html

 (五)我的全球學:拉丁美洲研究

     曾在大學開授通識科目「拉丁美洲文化」三次。從阿茲推克/馬雅/印加文化與西班牙/葡萄牙殖民統治、獨立運動,談到當前拉丁美洲政情,其中涵蓋巫毒教、塔斯法里安教、探戈舞、切格瓦拉、解放神學等,女學生反應特別熱烈,令我驚愕。

      有位女生把電郵帳戶更改為Carlos,我問她為什麼取個男人名字,她說她很喜歡我介紹的阿根廷早期探戈音樂家Carlos Gardel。有一位說我介紹解放神學時語氣像個基督徒,說我必須受洗才能得救,因而邀請我看電影耶穌的《受難記》。

        另兩位女生也邀我看電影,但是我婉拒。有一位邀我觀賞電影《阿根廷不要為我哭泣》,因為她很喜歡我在課堂上介紹阿根廷艾薇塔夫人的事蹟。後來有一位邀請我看電影《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因為她很崇拜切格瓦拉。她也想組摩托車隊環遊台灣。我建議她組自行車隊,因為摩托車太快,無法觀賞路邊風景 (2007/8年總統大選,馬英九率領自行車隊南下沿途拜票,會不會是從竊聽我的電話錄音獲得靈感?最誇張的是2000年底,我的電腦警告我有駭客侵入,問我要攔阻還是放行。我攔阻五、六次,最後放行。我的電腦檔案只有書稿與講義、剪報,根本沒有政治與商業機密。究竟誰在監視我?)

      在教材準備方面, 我除了翻譯一本童書《阿茲特克人》之外, 就只有寫講義。我翻譯英文《現代拉丁美洲》第一版,快完成時發現第二版已經出版,立刻購買重新翻譯。接著發現第三版,也立刻購買重譯。前後努力大約十年,我申請國立編譯館出版,發現已有第五版而立刻購買重譯。但是連續兩位審核教授把我罵得狗血噴頭,否決我此書出版的價值,我●償七、八萬元。秀才遇到兵,有理講不清!!! (2019/11/18)

 

 

(六)我的全球學 中國大陸研究

 

       蔣經國總統曾說:「谁能處理兩岸關係, 誰就能治理台灣(大意)。」

       在某校通識中心兼課期間, 發現該校居然未開授「中國大陸研究」與台灣史。先後透過郭惠二教授(林媽利夫婿)向校長申請開授,獲得允許。我開授「中國大陸研究」,通識中心臨時邀請一位教授開授「大陸研究」。他只開授一次就結束,我開授三次後改授別課。

        「吹牛應該先打草稿,授課之前應該先編寫講義」,這是我的授課原則。我草擬一份授課綱要,偶遇林文欽社長,要我把書稿交給前衛出版社出版。我擔憂他變卦,以七個月時間完稿交卷,2007年出版為《中國學15講》。後來一直想出第二版,但是缺乏良好治學環境而作罷。

        此書在兩岸經貿關係方面,原本宣揚新潮流所謂台商應有自信的「強本西進」政策。幸虧在付印前拜讀黃天麟一些文章並且向他請教,猛悟「強本西進」就是包裝許信良的大膽西進,因而把相關部分抽掉重寫。兩岸經貿往來天經地義,但是特地鼓吹大膽西進則是別有居心。台灣大膽西進虧本,新潮流西進自己強本大賺其錢(註釋一)

         本書結論是鼓勵中共在完成四個現代化之後,應可進行魏京生1978年提出的第五個現代化民主化(註釋二)。四個現代化是指工業現代化、國防現代化、農業現代化、科技現代化。

         我曾赴中國大陸旅遊兩次:1988年與2015年。就我個人的有限經驗來言, 都是愉快的旅行(註釋三)(2019/11/22草稿)

 

(註釋一) 2015/6/4是誰造成經濟傾中? 新潮流!

http://alliancesafeguardingtaiwan.blogspot.tw/2015/06/2.html

(註釋二)關於我個人的兩岸政策, 參見2014年自印出版《台灣之戀:卻顧所來徑》書中第七篇外交與兩岸之戀與「兩岸關係:人權統一論,埋首建設台灣不談兩岸與統獨問題(2019/1/18) http://classic-blog.udn.com/tsaichallenge2020/123999475

(註釋三)民報2014/12/17蔡百銓「台灣與泉州統一」https://www.peoplenews.tw/news/5c3b303f-7a6c-4e56-846a-56ed69e03d23

台灣守護周刊 2017/1/12「《孟特維多公約》啟示:內政改革優先於對外關係」

http://alliancesafeguardingtaiwan.blogspot.tw/2017/01/blog-post_73.html

 

(七) 我的全球學  台灣研究      

最新創作
我的全球學(草稿)
2019/11/22 16:01:34 |瀏覽 10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蔡百銓聽「地熱發電」演講紀錄
2019/10/16 10:43:21 |瀏覽 107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浮生隨筆:50多年的苦戀(下)》草稿
2019/09/24 06:00:14 |瀏覽 248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新潮流賴清德的邪惡無能真面目,我們人民都是愚夫愚婦嗎?
2019/09/19 17:14:31 |瀏覽 1499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第11項政策》打世界盃! 台灣經貿全球佈局,從台美自由貿易區做起
2019/09/18 08:54:57 |瀏覽 388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