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末世預言(上)
2011/11/06 15:45:14瀏覽75|回應0|推薦5

預言前篇-

  盛夏,海岸線讓熱騰騰的太陽曬的發燙,正午時分的海洋閃閃亮亮,幾株枯樹留不住葉片更形蕭索,奄奄一息的似乎早放棄了生存的意志,除了浪的拍打暫且擾亂天地之間的靜謐,其餘只剩無盡的寂寥,冥冥中訴說著生命中的無奈。

  老夫婦倆就像是懷著朝聖的心來到這處海邊,雖然已年過七十但倆人看起來身子都還很硬朗,老太太頻頻拭汗,佇立在殘破的樹蔭下完全抵擋不住酷暑灼熱,她也體貼地擦擦老先生冒汗的額,老先生凝視大海的眼神忽然變的溫柔,輕輕地問:

  「老伴啊!還記得這地方以前的情景嗎?」

  「怎會忘記呢!這裡以前是一大片雪白的沙灘,我們年輕時常來這裡裡玩沙跳浪呢!」

  夫婦雙雙含笑對望,往日的回憶將臉上的皺紋都撫平了,眼前的對方彷彿是年少時光非卿莫娶、非君不嫁的最愛,兩人相依默默無語,思緒進入時光隧道,沉沒在無憂無慮的青春歲月歡樂時空迴廊裡。

  明明赤辣辣的陽光才正在肆虐,不消一刻鐘的光景竟被風帶來的烏雲給遮蔽了,海風大作,一陣飛砂走石吹的老夫妻站都站不穩,老先生連忙牽起老太太往停靠在路旁的車子方向離去,邊行邊嘟噥著:

  「聽說又有一個颱風要來了,我們快走吧!」

  「嗯!我們還得趕去完成『天堂計畫』!」

-------------


  市郊的山巔矗立著一幢白色紅瓦的五層樓中型建築,周圍環繞著藝術造型的鐵籬圍柵,看似芳草如茵的綠地卻都是人造植柀,不過依然令這棟「羽化山莊」愈顯亮白,除了山雨欲來潮溼的味道是天然的氣息,其餘的都只是營造視覺上宜人典雅的假象,天色陷入陰霾的灰暗,預告著不得而知的終結。

  司機老王熟練地將車停妥,老夫妻還來不及下車,等候已久的中年男人趕緊幫忙開門,他西裝革履態度必恭必敬,親切熱烈的迎接前來的老夫妻:

  「歡迎!歡迎!舟車勞頓兩位辛苦了!請往這邊移駕。」

  男子揚起手擺出一個請的手勢,帶領老夫婦進到電梯直上最頂樓的「羽化室」,「羽化室」其實是一間裝潢比美六星級飯店的總統套房,舒適的床鋪前整排的落地長窗,窗外一覽無遺的海天景色令人心曠神怡,身處其中心情立即放鬆下來,男子引荐了陳醫師後便先行告退。

  陳醫生請老夫婦坐上一座蓬鬆、柔軟極度舒服的沙發上,他翻翻老夫妻的資料後,溫和的詢問:

  「你們己經明白了『天堂計畫』是什麼嗎?」

  「當然明白啊!」老先生客氣的回答。

  「容我再確定一下,那請問『天堂計畫』是什麼?」陳醫生接著問。

  「就是愉悅的離開這個世界!」老先生和老太太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

  「好!這裡有一份文件,請你們詳讀並簽名蓋手印以證明你們是自願參加『天堂計畫』的。」

  老夫婦接到文件,又從茶几上各挑了一副老花眼鏡,仔細的閱讀內容:

  「本人張福祥已滿七十歲並且失去生產能力,符合天堂條例第三款第一條規定可申請參加天堂計畫,本人願意無條件配合,成全其他人的生存與空間的使用,更以促進人類物種永續繁衍為己任,茲在此正式申請天堂計畫並且在意識清醒及無人逼迫情況下自願參加。」

  老夫婦很快的閱讀完畢並且簽名蓋手印,同時,陳醫生架好攝影機:「這裡有台攝影機,你們可以錄下你們的身影及想說的話,我們會幫你們轉交。」

  老夫婦在攝影機前遲疑了幾秒,老太太先開口:

  「阿胖!兒子呀!我和你爸爸先走一步,記得酒少喝點、多讓讓媳婦兒,還有沒事早點回家陪陪孩子,要當個盡責的好父親喔!人老了就沒用囉!能跟你爸爸一起去天堂人生也沒白活就是,你呀!別嫌媽媽嘮叨,將家庭照顧好,知道嗎?」

  接著老先生清清喉嚨,緩緩的說道

  「阿胖啊!我們要離開了,不用難過,你己經獨立了,我們感到很欣慰,也以你為榮,我們決定離開也是為要讓你跟你的妻小有更多的生存空間,你要勇敢的活下去,不要擔心我們,我們在另一個世界會過的很快樂。」

  「這裡有特別為兩位所準備的白蘭地,請慢用!」

  「老伴啊!乾杯!」

  老夫婦倆一飲而盡含有特殊藥劑的醇酒,然後手牽著手坐臥在潔白如雲的床上,雙手十指緊扣四眼互望,帶著滿心喜悅的心情漸漸闔上眼.....。

  「天堂計畫」-最人性卻也是最昂貴的死亡計畫。

-------------

  送完老夫婦前往「羽化山莊」之後,司機老王隨即驅車返回市中心,他早已打定了主意這是此生最後一趟車,最後的載客,他不是不知道「天堂計畫」是什麼鬼玩意兒,然而貧窮的勞力階層是付不起這樣高檔的消費。

  「他媽的!自殺也要花錢!什麼世界啊!」

  老王腦海裡閃過沒錢就醫而病死妻子的影像,二名被社會單位強制送養的稚兒.....,家庭、親情毀於一旦,愈想愈發地憤世嫉俗,他一直在容忍,容忍社會的不公、上天不平等的對待,還有乖張陸離即將毀滅的世界,活著對他來說就是種懲罰,但是死就容易嗎?

  他拿起預藏在車內副座位下方的西瓜刀,苦笑了笑,逕自衝入一家超商內對著店員面前亮晃舞動著刀:

  「這是搶劫,把錢拿出來。」

  「你難道不知道現在的法律搶劫是唯一死刑嗎?」 店員似乎司空見慣般不慌不忙回應。

  「你爺爺我就是想死啊!怎樣?」

  「想死?那你不會去參加『光榮團』喔?何必這麼麻煩!」

  「我....我有懼高症啦!」老王臉色沉下來,由於不小心暴露了自已弱點突然感到不妥,自然提高音量以掩飾不安:

  「少廢話,快把錢拿出來!」

  店員睥睨的瞧著他搖搖頭表示不願配合,老王情急之下只好用力敲擊收銀台,發出更大的聲響企圖對店員造成威脅感,店員依然無動於衷不予理會,自顧自的忙著擦貨架、拉台面,老王對於這般輕視的不以為意整個人氣洩了大半,無計可施只好低聲下氣:

  「這位帥哥,拜託啦!」眼看僵持不下,老王突生一計:

  「不然這樣吧!我給你錢,你再把錢從收銀機裡拿出來給我,就當成贓款作證據,不會造成你的損失,就這麼辦囉!」話一說完,巧妙地躲過監視器,掏出皮夾抽出全數鈔票放在身旁貨架上,店員見老王死意甚堅,勉為其難打開收銀機隨意取出幾張鈔票交給老王。

  「謝謝你!快報警吧!」老王高興的接過鈔票轉身出門便開車離去,留下店員兀自悵然感嘆:

  「也好啦!又少個人消耗糧食和能源,唉!」

  警網的積極與效率只讓老王往前開了數十公尺而已,不一會便被警察逮捕並帶回警局,很快地作完筆錄移送地檢署,馬上開偵查庭並裁定收押。

   二天後,在審判庭上,法官確認過犯人身份及罪證後看著老王:

  「你認罪嗎?」

  「認罪!」老王肯定的口氣回答。

  「判你環首死刑。」法官似乎洞悉老王真正的企圖,透露成全的眼神。

  「謝謝法官!」老王非但不悲哀,還露出一抹微笑。

  法官走出審判庭禁不住的向身旁的同僚發起牢騷:

  「還有再殺多少人這夢魘才會停止啊?經過那麼長的時間,終於等到廢除死刑,以為可以不必再殺人,沒想到,才多久光景怎麼又恢復死刑?而且變本加厲,在過去只是關幾年的罪犯,現在通通變成了死刑犯了。」

  「生活環境越來越嚴苛,糧食也不夠,如果再這樣下去,大家恐怕都活不下去,所以妳不是殺人而是救人,這世界的人口少掉三分之二以上人類才能繁延下去。」

  死刑-最終變成救贖而非懲戒。

-------------


  
  「我們是第三百九十一梯次的光榮團,我是這梯次的團長兼召集人,本梯團員共有八十七人另加一位下梯次的見習團長。」說著話的是一位皮膚蒼白沒有血色、臉型削尖、身材瘦弱的妙齡女郎,她拿著麥克風微顫顫的面對攝影機鏡頭,周遭的一群人是她號招來的團員,他們站在一座光禿禿沒有任何植物山頂的懸崖上。

  團長咳了又咳吃力地繼續發言:

  「環境越來越惡劣,生存空間越來越小,我知道我們的犧牲可以換得其他人更多生存空間,所以義無反顧組織這梯次的『光榮團』,但願我們的犧牲可以讓地球和後輩們永續發展下去。」

  團長將麥克風交給下一個人,馬上轉身瀟灑一躍直達山底,接手的是位斯文清秀的男子。

  「小時候我夢想當一位跳水選手,沒想到還沒長大成人,所有比賽都終止了,不過我沒氣餒也沒放棄練習,為的是能在眾人面前表演一次最完美的跳水動作,今天終於要了卻這個心願了。」說完,他熟練地搖晃四肢做起暖身運動,然後前空翻三迴旋彈直身軀姿態優美的跳入山底,一氣呵氣,完美無蝦。

  所有團員們目睹如此精采畫面立刻給予最熱烈的掌聲,可惜他己經聽不到了,就像刺鳥一樣,一生只為一次絕美的鳥囀,即便犧牲性命也要換取最燦爛的結局。

掌聲持續未絕,換另一個瘦小憂鬱的男子走到攝影機前,態度顯的無奈:

  「我可沒有那麼高尚的情操,我會來是因為生活也過得不好,永遠沒吃飽過一頓,天天在生活壓力之下失眠難睡,既然活著那麼苦不如死了算了。」照樣的,毫不猶豫馬上跳下山崖。

  「現在的環境真的很差,這座山原本生態豐富,長滿生命力極強的植物如隱花狼尾草、西方黑麥草、夏威夷草……等各種美麗的花草,我還記得幼時父母還曾帶我這裡踏青、坐在草皮上野餐,如今卻成了地獄般的死寂,了無生氣.....。一批一批的光榮團成員應該也踐踏不少,但是最有可能是因為變化無常的極端氣候所害死的,失去光采的地球已經不值得留戀了!」面對鏡頭的是個年愈五十的中年婦人,發表滿腹感嘆之後也隨即葬身谷底。

  大家按照順序一個個在鏡頭前交代內心的想法,旋即壯烈身亡,漸漸地山崖上的團員所剩無幾,自稱已經六十出頭的學者,語重心長的說:

  「我應該是這團中最年長的,早就想來了,因為前幾梯次的光榮團都有年齡限制所以一直沒辦法參加,曾經想過要參加『天堂計劃』,可是還得等好幾年,而且也沒有能力付費,終於盼到這團沒年齡限制的『光榮團』。」他清清嗓子,繼續發表:

  「環境真的越來越差了,記得我小時候,天氣還不錯,海平面也沒那麼高,最近幾年天氣異常詭譎,颱風一年比一年的多,一次比一次強,就算沒颱風溫度也熱到極致,農作物因此年年欠收,所有耕地不是乾旱狀態就是成了泥淖,人類在飢荒中餓死恐怕是遲早的事,唉!眼不見為淨,先走一步囉!」相同的,走的沒有任何遲疑。

  天色逐漸昏暗,攝影師開啟照明燈打光,卻讓鏡頭前這名頭髮花白的老人因為畏光瞇起雙眼:

  「剛剛那位先生說他最年長,恐怕我才是,不過那已經不重要了,上個月我的小孩早一步來參加光榮團,所以我.....我也來參加,很高興的,等一下就能跟他在底下相會。」老人不禁啜泣了起來,緩緩的走到崖邊,對著山谷哭喊:

  「兒啊!爸爸來找你了!」

  在他跳下的那瞬間,整座山谷響徹一名老父親思念孩子的迴音。
      
  「都怪你們這些大人短視近利,從來不為下一代著想,搞到自己活不下去還把禍害留給我們,是啊!你們是爽翻過了才去死,我們呢?一出生就受苦,沒過過好日子,X伊娘的!我還沒來得及長大爸媽就參加『光榮團』,為什麼我要被迫當孤兒?爆悶的!」最後一位是個年輕小夥子,語出憤怒發洩對現狀的不滿,還有大環境欠他的完整人生,然後奮力一躍結束短暫的生命,即使年輕也毫無希望可言。

  攝影師關上機器完成第三百九十一梯次「光榮團」的紀錄,忽然狂風大作吹亂了他的髮,其實更亂的是他複雜的心情,他是下一團的見習團長。

  光榮團-誓死如歸的壯烈犧牲,為了地球不管出自什麼理由。

------------

  末日前世紀,也稱生物黑暗期,新人道主義興起:

  「為了讓物種得以繼續生存繁殖,以犧牲一部份的弱態生命換取另一部份優勢生命的生存空間,藉由存活力強的的生命永續繁衍生命。」

不只人類,全球生物數量出現反成長,科技及文明日漸倒退,末日的來臨指日可待。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ahung&aid=5816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