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連載】青春謳歌(三)
2006/12/05 01:55:11瀏覽274|回應0|推薦5

(五)

  返回校園之後兩人依舊形同陌路,他照樣弔兒郎當無厘頭的作風,她則回復安靜內向低調的態度,有時會因為他與其他女同學嘻笑怒罵過度大聲的玩笑話而看他一眼,其餘時間還是保持漠視的距離感。某日上午她到校的早,發現黑板上還留著昨天放學前同學們的惡作劇「一支小雨傘」的圖案,傘下寫著他與別的女同學的名字,心中突然升起一股酸意而微微慍火,她拿起板擦一鼓作氣將黑板擦的乾乾淨淨,不明白自己為何會如此的光火,於是她打定主意不再理會他。

  在版畫教室裡她使力地想轉動壓印機,滾輪卻重的扳不了,「妳是沒吃飯喔!」他見狀走近:「站旁邊一點,我來!」她佇立在旁看著他調整壓印機的旋鈕輕易的讓吃足油墨的圖版印上畫紙,她冷冷的回答:「謝謝!」便轉身離開將畫紙小心翼翼的撥除下來待油墨乾燥,他不解地愀著她的背影沒多打擾也自顧處理版畫作品,她則忍耐著不去看他作何表情,後頭傳來其他女生吆喝:「喂!周漢威你也幫一下我嘛!」他眼尖地發現她鐵青的面容便粗魯的回話:「老子沒空啦!」「不幫就不幫兇個屁啊!」女生也強悍的頂他。

  教務處主任的聲音透過擴音器總是特別的刺耳:「教務處報告,美三甲黃沛誼、侯勇志!美三乙潘馥媺、周漢威!美三丙劉湘佳、王鴻宇!以上六位同學請盡速前往教務處報到。」兩人卸下防污圍裙一前一後到達教務處卻同時喊:「報告!」

  「進來!」教務主任見幾位同學到齊了將六份文件分別交給他們:「這是今年度全國學生美術比賽的報名簡章,大家先拿回去仔細看看,原則上學校還是會舉行校際美術比賽的拔擢,六位的程度是孫老師直接推薦的,主任也寄予厚望,希望各位能在各自的競賽類別脫穎而出。」
  「黃沛誼、王鴻宇是國畫,潘馥媺、周漢威西畫,侯勇志漫畫.....劉湘佳是書法,應該沒錯吧!」主任推了推眼鏡環伺著幾人。
  「是!」大家齊聲回答。
  「沒問題的話就解散回教室去!」

  離開辦公室她快步的走著,既然是厭惡他的輕浮行徑就別再互相干擾,但是當他在後面呼喚:「潘馥媺!」她還是抱著一股期待的心情停下腳步看他要說些什麼,「加油喔!這次我不想輸給妳。」他簡單一句之後雙手插著褲袋,豪邁不羈地漸漸離開她的視線,她怔忡著失落的情緒迅速蔓延開來,不是討厭他嗎?怎麼會有種難能釋懷的感覺呢?不過是偶來狂癲一下跟他翹堂課,這不代表什麼吧!在乎了就顯得太自作多情,她將心思回到手上的簡章,何必如此多想?努力再拿個獎讓自己備受肯定之外也可以安慰媽媽的辛勞,使她在被父親拋棄的悲傷中稍稍得以平衡。

  在下午的通識課程裡,科任老師專心講課說的口沫橫飛,大半的同學不是睜眼打瞌睡,意識也都雲遊四海去了,她手撐著下巴望著窗外一附若有所思的樣子,通通進入他的素描本裡,他寫著:「妳的心能負載多少重量?我渴望與之分擔,只要妳肯回眸......。」窗外一隻白粉蝶從她眼前翩翩飛進教室,吸引著她的視線隨之游移,蝶兒往後飛舞她本能地回頭望去,不偏不倚與他四目交接,見他頑皮的吐吐舌頭扮了一個豬鼻子的鬼臉,忍不住地她輕笑了。


(六)

  周五晚上她在火鍋店裡忙的七葷八素,招呼不完的客人、更替不停的碗筷,活像個機器人般練出一定的收拾節奏,認真賣力無非是希望能讓老闆長期聘用她,今晚生意特別好以致打烊時間被延後了,當她打了下班卡飛奔到公車站牌前已經誤了末班車,心頓時涼了半截,若是坐計程車回住處的話今天等於做白工,「怎會這麼倒楣?」她嘟囔著,更倒楣的是一群四、五人不良少年遠遠往她這邊靠近,整個人的神經不由自主的全數繃緊。

  「小姐一個人啊?」穿白色T恤、黑色「08」垮褲的小混混問。
  「沒呀!我等人啦!」她盡可能的顧作鎮定。
  「別硬掰啦!注意妳很久囉!沒搭上公車對不對?」混混面露捉弄邪惡的神情。
  「你想做什麼?」她還是慌亂了。
  「我們又不是壞人不要怕啦!回不去就跟我們一起去玩玩嘛!」混混們將她團團圍住。
  「你們不要這樣,我要叫救命喔!」她低著頭身體愈縮愈小,害怕極了!
  「她要叫救命勒!」小混混們哈哈大笑,更是要作弄她到底:「都還沒『尬上』幹麻叫這麼快!」

  她完全不知如何是好,當下想跑也跑不掉了,恐懼令人近乎絕望,「喂!找我老妹有事嗎?」熟悉的機車、熟悉的身影,及時解救陷入險境的她,二話不說趕緊奔到他身旁去。

  「真的是你老妹還是多管閒事來『英雄救美』啊?少來這一套!」混混仗著人多勢眾一昧挑釁。
  「別這樣說,跟老大比我是『小咖』啦!家裡窮才讓老妹出來打工,就請可憐一下別跟我們計較囉!」他嘻皮笑臉的斡旋。
  「很上道嘛!不過你說放我就放,那我又算啥?」小混混硬是要刁難:「放你們走可以!你老妹讓我們大家摸一把,不然做哥哥的學狗爬,如何?」
  「既然老大這麼寬宏大量,我們照做就是了。」他對著她說:「那.....就委屈妳囉!」
  「你說什麼?不要啦!」她大吃一驚,沒想到他擅自做這樣的決定。

  小混混們正樂的想上下其手之際,他私下握在手上的機車大鎖出奇不意狠狠地往白T恤少年頭上砸去,當場血流如注哀聲淒厲,趁著其他少年們一陣混亂,他拉她躍上機車飛馳逃離現場,一路疾如雷電直奔返家。到達時他舒了一口氣:「哇塞!太刺激了!」這時他感覺到背上有股暖暖濡濕以為是汗液,原來是她汨流的淚滴。

  「怎麼啦?別哭啊!已經沒事了。」他不知所措。
  「如果你沒來就真的死定了.....我好怕喔!」她索性仆在他身上痛哭一場。
  「......」他也由著她宣洩剛剛的驚恐。

  於是,他提起勇氣將微微張開的雙臂慢慢收攏,然後放心大膽地真正將她攬入懷裡,觸電般的熾擊貫通全身直到末梢神經,在深夜無人的巷口,橘色暈黃的街燈下他輕柔地捧住她的雙頰,試著用雙唇探索初戀的滋味。

 

--未完待續

Rosa   2006/12/05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ahung&aid=576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