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連載】青春謳歌(一)
2006/12/05 01:51:55瀏覽289|回應0|推薦4

  青春是一首歌,短短的歌,正當開口吟唱之際就已經是尾聲了.......。

(一)

  許久許久以前,在那日的下午,陽光穿透教室旁枝枒茂密的老榕,將樹影烙在立於窗邊那尊「米奇奇」半身純白的石膏像上,因為風的搖晃,影子遂如一支黑手套不斷地撫弄石膏像的面頰,45。仰角,「米奇奇」最俊美的線條,樹影的干擾令她修了又修,陷入光與影晦暗不明難以表現的困惑中,呆滯了好一會兒,老師似乎知道她的瓶頸,大手拍了一拍畫紙撢掉了原先的筆觸,俐落且熟練的正確勾勒、靈活地按壓炭色、再以軟橡皮帶走多餘的陰影呈現點、面受光的反白,於是「米奇奇」的神情一躍在畫紙上了。

  她屏氣凝神盯著老師的畫法,最後不由自主瞅著老師稜腳分明的面容、微捲的頭髮......眼神在靜物與畫紙之間游移,「米奇奇」竟和老師的影像重疊了,「該怎麼處理光影的關係,就這樣,知道了吧!」老師對她笑了笑輕聲的說,她像受震懾似地依然呆立,「繼續啊!」老師戲謔地捏了一下她的鼻子,有如酒酣客般刷紅了臉頰,冗靜的素描教室裡除了炭筆摩擦紙張「沙、沙」作響以外,還有一顆傾慕之心砰然跳動著,卻只有她聽得到。

  她無法如同其他女同學膽大又新潮,直接投遞書信表白或在課堂上毫無忌憚的說:「孫老師,我愛你!」只能匍匐在畫版前讓自己的繪畫技巧日益精進,以最優秀的成績來吸引老師注意,幾次校外的術科競賽讓學校大放異彩之後,她很難再有低調平靜的求學生涯,塞滿信箱求愛的情書、藉故攀近追求的男同學......,唯獨與她同時入選全省美展的他稍稍讓她多注意兩眼,即便如此,老師的一舉一動依然牽動她的一顰一笑,苦苦地單戀的滋味,她以2B鉛筆用蒼勁的線條宣洩,將老師的身影速寫在畫冊裡,秘密的收藏著。

  「潘馥媺!過來一下!」老師突然叫住她,放學鐘聲早已響過些許時候了,其實她正想趕公車到西門町打工去,從宜蘭隻身北上唸書若不工讀,單憑母親支應一切生活壓力著實之大,韓式餐廳雖較為忙碌尚且自足食宿、零花等等開銷,她幾乎是不錯失每次排班的鐘點,於是老師的叫喚令她顯得遲疑,「妳.....有事是嗎?那沒關係我請其他人幫忙,先走吧!」老師觀察入微並不對她多作為難,「沒、沒有啊!我很樂意!」當然是樂意,能單獨與老師在教職員休息室處理文件她打心底雀躍萬分,少了一堆逮著機會就賴在老師身邊喳喳呼呼的女同學,這屋內流洩著一股寧謐的恬靜。

  「妳這麼優秀卻總是靜靜地......。」老師將她最後裝訂好的資料收攏置入牛皮紙袋內。
  「也沒啦!只是專心做好該做的事情之後,說什麼都像似很多餘。」她順手將桌上的文具分類收妥。
  「下週起我要休半個月的假,這些雜事沒弄好可不行,還好有妳幫忙.......。」老師看看左腕上的表「哎呀!都快八點了,走!老師請妳吃飯去!」

  

(二)

  老師領著她就近在學校旁的牛肉麵攤吃麵,還特意切了許多小菜,她埋首專注的細嚼,餘光瞥見老師直盯她瞧,羞赧的感覺悄然而生,為了削減窘狀她抬起頭笑了笑:「剛剛您說要請假有特別的事嗎?」老師燃了一根煙深深地吸了一口,接著慢慢吐著讓煙混和著湯麵冒出的蒸氣消裊殆盡:「十五天請的是婚假!」「喔!老師要結婚了呀!」她繼續低下頭來吃著突然覺得食之無味,「我也不想這麼早啊!只不過妳們未來的師母跟我是同學,她說不想當三十歲出嫁的老新娘,所以就對我施壓逼婚囉!」老師將未吸完的煙捻熄在煙灰缸上。

  
  「別客氣!多吃點兒啊!」老師招呼著。
  「我吃飽了,真的!真的!」她也示意,事實則因為一股難隱的苦楚壅塞在胸口讓她嚥不下任何的食物。
  「天色也晚了,住哪兒?老師送妳?」
  「不用了!就在附近走一小段而已。」
  「好吧!那自己要小心一點兒。」

  回到承租的頂樓加蓋小屋裡,取出背包裡那本隨身攜帶的素描本,躺在沒有床架的單人床墊上一頁一頁的翻閱,畫中人是傾注內心火熱的狂戀所描繪,胸口的苦楚終也化成淚水,她兀自嗚咽直到入了睡,無法分辨是許久或僅僅一會兒,朦朧之中發著夢,她身著白紗、戴著花冠在一片無邊際開滿黃色油麻菜花田裡行走,「馥媺!馥媺!」有人喚著她,聲音來自四面八方令她迷亂了方向,她攬起長長地裙擺朝著遠方的人影前去,愈靠愈近.......是老師!一襲白西裝禮服的老師是那麼俊美有型,心若飛翔於藍空的鳥兒般雀躍,投入老師懷抱中的欣喜即是幸福,是夢!她知道是夢,一場不願意醒來的夢........。

  「馥媺!馥媺!」叫喚她名的分貝愈來愈高,最後終被猛烈的敲門聲響敲醒美夢:「潘‧馥‧媺.....快起來啦!遲到了啦!」住在隔壁房的同學湘佳扯開嗓門喉嚨都快叫啞了,「喔!我起來了!」一見鬧鐘指著「7:20」她幾乎是彈跳著起身,「我不等妳先走囉!」湘佳先行到校去,她則在一陣慌亂中奪門而出,背在身上的畫具與手上略有份量裱著作品的海報板,阻礙著她急於前行的速度,「糟糕!」校門口的示範區隊和教官早守著等候登記遲到的學生,她裹足不前緊張起來。

  「喂!遲到啦!怕被記過的話跟我來。」一輛摩托車在她身邊停了下來,是他。
  「去哪?」她狐疑的問。
  「上去!」他將機車停在圍牆旁,示意她爬上機車:「踩著機車坐墊爬上牆啊!」
  「什麼?爬牆!那麼高我會摔死的!」
  「不會啦!牆後是垃圾箱翻過之後踩著垃圾箱跳下來保證沒事。」
  「我.......。」
  「別怕啦!不會怎樣,快點......等一下被教官抓到更慘!」

  她除了照作似乎別無他法,卸下身上所有的東西小心翼翼的翻過牆去像個偷兒一樣,雖然很順利的站在垃圾箱上,但是大型垃圾箱的高度出乎她意料的高,「跳呀!」他催促著,也只得硬生生咬牙縱身一躍,最後跌個四腳朝天。
  「沒事吧?」他迅速又俐落的跟著翻進校園,趕忙來扶她起來。
  「還好.....。」她拍拍身上的土漬,覺得屁股痛的開花。
  「那我要先溜進教室囉!不用感謝我!」他小跑步的離去時:「對了!剛剛不小心看到妳穿白色內褲,要原諒我喔!」
  「你是個白癡!!」她既羞且忿的怒罵他。


--未完待續

Rosa   2006/11/21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ahung&aid=576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