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討人厭的素綿和她的人生(第九章)
2007/12/04 01:08:08瀏覽331|回應0|推薦16

第九章   改名字不改性情的悲情輪迴

 

 

  全心投入工作的人時間感會遲鈍,若非每個月中要跑銀行繳貸款,才意識到又過了兩個星期了,否則還真是「寒盡不知年」呢?服務業的休假日絕對不會在週休和國定假期裡,歐巴桑愜愜意意的享受著平日沒有遊客的小鎮風光,悠哉的騎車晃盪到「枷勒符」大賣場採購生活用品,照例找熟人哈拉一番,做個東家長西家短盡職的歐巴桑,恰巧逢小盈當班,兩人自然聊得沒完沒了地恨光陰似箭、歲月如梭,時間短的像迷你裙。

 

  「素綿……不!那個福容還在一樓賣鋼琴嗎?」我問著,心想同事一場既然來了藉故打聲招呼亦無妨。

 

  「那傢伙前兩天就沒幹啦!臨走前還來我這兒complain一『脫拉庫』呢!」小盈一臉倦怠的形容,用膝蓋想也知道素綿會說那些內容,人、事、物、地點不同而已,情節肯定大同小異。

 

  「改叫『福容』沒變比較好嗎?」我好奇的是素綿來跟小盈泣訴的內容有沒有新版本。

 

  「哎呀!我是慶幸當時還好參考了你的意見,不然祖宗八代早讓她在背後咒盡了,真是個麻煩人物!」小盈一附敬謝不敏樣兒,勉強提起精神娓娓道來。

 

  素綿雖說離了職但也如願來到「枷勒符」,前三天照舊以乖巧氣質模樣企圖顛倒眾生,像隻花蝴蝶四處翩翩起舞,雄性較為聚集的所在更是下盡猛藥,例如聲稱空氣不好裝頭昏什麼的,不然就表現身體瘦弱需要幫助,不斷地釋放求偶的費洛蒙氣息,按一般「助人為快樂之本」的青年守則之下,被點到名的男人通常不會拒絕,著實讓她享受了幾日自創的眾星拱月的虛榮假象。

 

  在第二章節裡歐巴桑提過,會看上素綿的男人多半古怪,稍具判斷力的正常男性一眼便能察覺素綿異於常人的舉止和性格,幾次接觸之後自然會對她有所托辭,尤其在大賣場工作人多嘴雜是非不斷,專心上班不惹麻煩才是明哲保身之道,素綿的蜜月期在她強力放送大、小老闆的惡狀後,大抵不超過三天,依舊是用膝蓋就能思考的老問題,誰會相信一個人悲慘的命運全是他人過錯所造成,而且還「衰」到一個極至。

 

  歐巴桑從小也是個「衰尾道人」(倒楣透頂之人),會說自己「衰」是從來不惹事卻無端牽連被處罰,在黑暗的小學年代由於老師愛行「連坐法」(全班體罰)因此常挨鞭,幸運之神從來不曾眷顧,就拿小學時期遴選幼童軍這件事來說,拼了命去達成學校要求的條件,被刷下來主要是我老爸只是個裁縫師非公教人員,老師、警察、軍人子弟不必做啥就是既定名額,那是人生中粉碎的第一條內心裡的諄諄教誨:「有志者事竟成」,九歲的我已經明白在不公平的環境裡,任何努力都是徒勞無功的,所以我的悲劇性格其來有自,不過還不至於去放大悲情博取認同,但這衰運要怎樣去避免一直到目前還在努力中。

 

  我真的很想可憐素綿,只是對於執迷不悟者又如何讓她覺醒?愛莫能助矣!在得不到喜歡的男生青睞之下,又必須確保持受歡迎的形象,素綿退而求其次跟自認不入流的同事搞曖昧,最後連她的「大摳」仔也受不了要求分手,她才抓狂似地找小盈宣洩一切,小盈好意勸她對感情要專一,任何男人都無法接受女友是以騎驢找馬的心態和自己交往,素綿卻另有一番解釋:

 

  「是我的錯嗎?難道長的美有罪?我是不是要回去怪我媽媽,為什麼把我生的這麼漂亮,害那些蚊子、蒼蠅怎麼趕也趕不走!」

 

  小盈當下除了無言還滿臉黑線,不管是誰聽了都難以接話吧!就算胸懷大愛也無從同情,讓歐巴桑來提醒女孩們,千萬別稱愛慕者為蒼蠅,因為只有蝴蝶、蜜蜂才會圍著花而繞,除非妳當自己是一坨屎。

 

  看來「福容」這個名字沒讓「素綿」脫胎換骨,姓名與性情之間何者該改顯而易見,俗話說:「各人造業各人擔。」對於命相、風水、姓名學說有其統計理論上的專業,潛心鑽研發現可對照歷史淵源與人文風俗,延伸至地理、氣象甚至數理等可發展出數據化來支持觀點,因此,我認為命理其實是人類力求生存演進的哲學概論,歐巴桑書唸的少,對許多著述一貫尊重,但不齒翻翻幾本書之後,就敢坐在綜藝節目上大言不慚的自稱大師者,我相信命運卻不相信算命,就像股市分析一樣,按經驗法則推算出來的結果依然是個或然率而已。

 

 

Rosa   2007/12/04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ahung&aid=1425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