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男人,其實我不懂你的心(四)之五
2007/07/02 13:37:49瀏覽352|回應0|推薦8

(四)我們是否曾經相愛

 

之五


  走進屋後內心充滿著歸屬感,慢條斯里的打掃著房子裡每個角落,仔仔細細拂去不該存在的塵埃,讓這房子恢復該有的雅致,不過預備好的愉快心情並沒有太久,我在他的書房桌上收拾了兩只茶杯,其中一個烙著鮮紅的唇印而心生起嫌惡感來,毫不猶豫地將其丟棄,忽然眼尖發覺垃圾桶裡包紮未妥用過的保險套,那骯髒地......我捂住嘴巴趕忙奔向洗手間對著馬桶大大作噁起來,他竟然讓別的女人登堂入室!這是我的領域!是我的!於是再一次瘋狂打掃,並且猛丟自認為那女人可能接觸的物品。

  終於在體力透支之後結束家事工作,汗液浸濕全身、張揚的毛孔感到陣陣寒意,婚姻走到這個地步在某種層面上是該有所覺悟,我不能再繼續妥協了,默默按著鍵盤撥電話給BB,她在電話彼端先是臭罵我一頓,我篤定的告訴她自己不會笨的去送死,詳談了約莫二個小時掛上電話,看看牆上的鐘時間尚且十分充裕另行整頓家裡的設備,晚餐上好桌,迎接老公返家的仍然是柔弱不堪一擊的自己,但,是偽裝的。

  鐘聲十二響了還未見他進門,睜著眼躺在床上靜候,鎖匙欷簌轉動的聲音,絲毫未動的餐餚告知他我回來了,公事包拋向沙發、丟了西裝外套、點火、抽菸,他慣性深口吸菸吞雲吐霧的動作,「我......回來了!」我佇立在他面前,雙眸透著渴求憐惜無辜的眼神,「嗯!」他按熄了只抽上半截的菸,忽然站起來,我略略驚嚇地後退二步,「把菜熱一下,我有點兒餓。」他逕自坐在餐桌上環伺早已冷卻的晚餐,起鍋將湯燒熱,微波爐數分鐘後將晚餐熱騰騰重新上桌,我添好飯遞給他:「慢慢吃,我先睡了!」

  他接過碗放在桌上,卻拉著我的手:「聽說妳病了?」這舉動其實是讓我害怕的,我盡力壓抑著不讓身體顫抖:「好多了!你不要擔心啦!」他一把攬住我的腰肢緊緊地擁抱起來,頭埋在我的胸前仔細的磨蹭著,因為恐懼心臟狂跳不已,然而他眼中氾濫貪婪的目光誤以為我相當興奮,「哲!不要!」我想推開他又加大使力,「妳不是很想嗎?不然怎會回來?」他半拖拉的將我架到沙發上,罩衫在他強力脫去之下撕裂了,「荻!我要好好愛妳!」說愛我卻猛然的在我胸前狠狠咬了一口,為了忍住疼痛不叫全身冷汗直流,他卯起來無情地把我狂啃成傷,那痛覺直衝腦門但我必須堅忍下去,以免刺激他做出傷害更劇的行為。

  像隻弱獸任其強食,只能在這合併痛楚且毫無美感的愛欲動作裡說服著,當下的自己並非自己,他快沒機會折磨我了,奮力一擊之後他將我的臉扳靠近喘息的問:「舒服吧?還會想離開我?」我嘴唇微張但是無言,略略閉眼給了他一個頑強的笑容,對他來說是出人意表的反應,他起身拋下我走向飯桌大口扒飯吃,我拿起破損的罩衫穿上拖著步伐,從身後環抱靠著他的背,他冷冷地:「去睡吧!」我裝作無奈地搖搖擺擺走回房去,心裡明白再來的日子他暫且不會碰我,於是放心睡去,夢裡我笑著,因為狠狠的砍了他千刀。

  幾日後婆婆來電說彰化娘家親戚喜事要我回去參加,因為舅舅話說的硬,婆婆有些不滿:「妳一定要回去喔!不然親家還以為我是惡婆婆!」他當然不會偕同,倒是大發慈悲的說:「無聊的話就在娘家多住幾天。」當老婆的怎會不知道其中意有所指,我虛情的感謝他:「真的嗎?那我週五晚上到家。」說來是我慷慨給足了他四天的單身假期,你好好玩吧!我整理好簡單的行李,臨走前將安裝的針孔攝影系統全數打開,並且撥了通電話給BB,還有那名喬裝舅舅的徵信社業者。


-待續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ahung&aid=1063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