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男人,其實我不懂你的心(四)之二
2007/06/27 06:25:07瀏覽430|回應0|推薦11

(四)我們是否曾經相愛

 

之二


  BB是讀書時在補習班打工認識的朋友,那時長得圓墩墩的,五官分明其實也滿漂亮,只是有些男生愛作弄她,會叫她BB就是Big乘以二的意思,另有所指則是她同身材比例放大的傲人雙峰,我總覺得玩笑開在人家外表上是很過份的事,BB卻相當看得開不以為意,照樣高高興興和許多人打打鬧鬧的,一直以為她應該就是個開朗樂觀的女孩,然而在一則社會新聞裡得知她於情敵家門前縱火未果,才明白其內心因為自卑感作祟,無法承受對方反唇相譏的羞辱而觸法,基於情誼想探視都遭到BB父母拒絕,失聯數年之後她主動找過我,那一次是離境的告別,人因為憔悴而消瘦,我說她變美了,事實上她神情很索然,一雙曾經會笑的眼睛成了深邃的黑洞.....,直到現在重相逢。

  BB的出現讓整天茫茫然的我憑添生氣,幾乎她一通電話我即隨傳隨到,吃飯喝茶、逛街購物、做臉SPA、看電影或表演.....玩盡了女人最愛的活動,有人相伴訴說、傾聽,才有了活著的意識,做些什麼、為了什麼的知覺,「荻個兒!今天晚點回家,我們去喝個兩杯!」BB電話那頭說完就掛,如常,我開始梳洗打扮,衣櫃裡衣服多了琢磨的時間也變長,穿哪件好呢?看著丟了一床的衣物猶豫起來,忽然想到前兩天BB說我悶騷勁兒依舊,鼓吹我買了件合身剪裁V字開口細肩帶的白色洋裝,還放在紙袋裡沒開封哩!挽起髮髻戴上銀鍊讓白鑚垂落在胸前,隨著自己的呼吸隱約跳動,在八心八箭的切工之下折射著虛榮的光芒,我知道內心之中起伏一股不安,到底想證明什麼自己也不解。

  以為BB要帶我見識PUB結果不是,去的場所純粹是喝酒的酒吧,BB看起來和吧台裡的調酒師很熟的樣子,結果又不是,她說我第一次來於是軟語呢噥的要調酒師給我一杯特調,只見調酒師在琳瑯滿目的酒瓶裡不加思索地拿起、注入,然後俐落的翻轉搖杯活像耍雜技,很精采的端上一杯粉色、晶亮的雞尾酒恭敬地放在我面前,我滿心歡喜的說聲:「謝謝!」「為美麗的小姐服務是我的榮幸,希望這杯『Senorita』妳會喜歡。」年輕的調酒師笑容很陽光,說話又得體一時之間氣氛相當飄然,我盯著他的大眼睛問:「Senorita是什麼意思?」他和善的回答:「西班牙文指未婚的小姐們的意思。」「是這樣啊!我都當媽媽了.....這就不合適囉!」我失望地看著他,「不會吧!我很少看走眼的,如果妳沒騙我的話,只能說.....或許是天生麗質。」我笑的更開心了,管他是真話還是謊言,這杯酒應該叫做「迷湯」才是。

  並不常飲酒其實也品不出啥特別的感受,甜味掩飾了酒性喝了雙份後倒是覺得眼前迷濛,黯淡的燈光、低沉渾厚的薩克斯風演奏曲,慵懶地發酵著酒酣後的情欲,BB從提包裡拿出菸盒,抽了根細長條白菸,不知何時身旁坐上一位男士順手替她點上火,BB禮貌地向他點個頭表示謝意,一襲火紅短式小禮服的BB此時格外迷人,陌生男人低下頭來跟BB說了幾句話,我沒能聽的清楚,BB忽然笑的花枝亂顫,酒意讓我有些茫茫意識點點糢糊無法在意他們的對話,BB靠近我說:「荻個兒!待會兒再去續一攤如何?有人請呢!」我搖搖頭:「不行哪!我好像醉了。」那男人向我揮一下手表示邀約,「BB妳去就好,我先搭計程車回家,沒關係的。」我趕忙掏錢買單,踩著微微踉蹌的步伐走出酒吧,慌張地跳上計程車,醉歸醉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心知肚明,不安愈來愈強烈,直直逼上喉頭。

  體內像極了充滿熔岩的地心,火山爆發似的在家門前吐了幾口混合酒精的胃液,我用紙巾拭淨滿嘴殘留的酸氣才進門,客廳亮著燈,居然會比老公晚歸,連自己也相當詫異,踽踽行至房間故做沒事的樣子準備卸妝、更衣,他從書房探頭問:「這麼晚!去哪兒?」我不想回答,他晚歸成性我從來也沒過問,見我沒應聲他索性走進房來,正要開口之際我卻轉身進了浴室,扭開水龍頭嘩嘩水聲掩蓋他的問話,也褪去酒吧裡虛幻聲色的短暫歡愉。

  裹著白淨的浴巾走出來,他坐在床沿上盯著我,我不以為意的瞄他一眼不去多想他的情緒,逕自坐在梳妝台前塗抹保養液,鏡中映著他的形影,無端揣意曾經讓嫉妒翻攪內心的痛苦,梳順了一頭長髮之後倒臥在自己熟悉的床位,拉上薄被、闔眼,以極其冷淡的姿態對待他,我並不認為這是報復,名存實亡早已是我們的關係,豈料他忽然掀開被子,在我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粗魯地啃囓我的全身,仗勢男性的蠻力強行逞慾,他捂住我的口鼻讓我無法呼吸,強暴的過程中幾乎斷氣,在他高潮時刻一過,我已分辨不出自己是昏厥還是沉睡。


-待續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ahung&aid=1051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