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男人,其實我不懂你的心(四)之一
2007/06/26 11:27:50瀏覽312|回應0|推薦9

(四)我們是否曾經相愛

 

之一


  臥在床上聽見刻意被壓低的開門聲,放下公事包、脫去外衣扔在沙發上,接著坐下來燃了一根菸,深深的吸吐一口白霧.....,熟悉的動作數年如一日,這人是我老公,即使意識依然清晰我也頂多用翻個身回應,甚至連坐起問句:「老公!回來啦!」都省略了,浴室十來分鐘左右的水流聲結束,使用我購買的沐浴乳,他滌去全身的野味,回到家換上「忠實」的香氣,這是在兒子出生那年我自殺未遂之後的妥協。

  手腕上的疤痕早已不再是心碎的提醒,更何況我藏在鑚錶之下耀眼的錶鏈掩飾絕佳從來沒人發覺,久而久之連自己都淡忘了,其實這隻價值不菲的「CHOPARD HAPPY SPORT」本來不屬於我,是仗義執言的小姑從先生外遇的女子手上搶回的,小姑個頭看似嬌弱背影常讓人誤會為國中生,脾氣卻被公婆寵成有如「朝天椒」般的火辣,結婚初期也曾動輒對我叫罵,姑嫂後來會連成一氣,是為了一個可笑的立場,外面那個狐狸精劈腿了我們兩人的先生,懦弱的我選擇自我結束,而她則勇敢的捍衛自己的權益,除了肢體推擠還上法院要求賠償讓對方受盡教訓。

  因為自己女兒也委屈了,所以公婆對兒子亦不便護短,我趁機要求搬出獨立門戶,他們應允不再堅持同住,算是對我的補償吧!但是多數的理由應該是不想插手我們夫妻的事,而唯一條件是三歲的兒子學齡前要留給婆婆帶,當時心情混亂各退一步沒多加要求,我亟欲想恢復婚前與他相依的美景,兩人世界空間變大了,至少不必於公婆面前避諱許多話題,在他愈來愈冷淡的態度之下,我還是不放棄編織幸福婚姻的幻夢,永遠不會忘記自己從鬼門關回程,靈魂甦醒的那一刻,他緊緊握著我的手聲淚俱下的說:「對不起!荻!都是我的錯.....。」

  我相信跪在病床旁如訴如泣的他,男人的婆娑淚眼會讓女人的堅定萎靡,縱使自己在生日當天了結生命時,他卻帶著別的女人逛街買鑚錶,我依然無法責怪而原諒他,小姑說我傻,「他是我丈夫啊!」這是我僅存的理由,也是唯一的、不會更改的,死亡前我認為深深地愛著他,如同學生時代一廂情願的暗戀,從以前他就少有領我的情,自己卻像個嬪妃總是妥妥當當預備著君王臨幸,心裡頭習慣了悶悶燥燥的苦,早已學會說服自己男人這樣很是正常。

  環伺著自己精心佈置的臥室,淺色梨花木的床組、溫暖的牆色、柔和的光線.....,淡粉色的床單印著不著痕跡似的花朵圖騰,有如被錯認的處女喪失之染印,呵!心中會暗笑呢!難道是發酵中的情欲所造成的聯想,興高采烈用「伊蘭」的味兒暗示著,而當我發現他寧可躲在視訊前自瀆,勝過我所做的一切努力時,悲哀無情地溺斃了相愛的期待,心境已成冰封三尺的極地,無限生冷。

  從清晨到黃昏直到深夜,始終搞不懂自己的一天是從哪個時段開始,拎著「Chloe」重的要命的鎖頭包在標榜時尚的百貨公司遊走,涼冽的空調穿透雪紡紗洋裝貫入毛細孔,忍不住一陣噴嚏,趕緊半遮掩地溜進洗手間清理臉上的黏糊,重新補好妝,潔淨如白宮的廁所,諾大的鏡面清晰映著自己的容貌,曾經飽滿的豐頰已略顯凹陷,這彩妝怎麼也填不了時光的鑿痕,青春就像女人身價的存款簿,每天一點一點的提領,逐漸愈來愈少,無從輕省使用,丈夫的態度無非是告訴我,這方存款已經用罄了。

  正想走出去時被一名慌張輕狂的女子撞著正著,她沒道歉直奔廁所猛然關上門,手肘痛呢!真是冒失!或許她肚子疼的厲害自認倒楣算了,突然那女子隔間喊著:「不好意思啊!被我撞到的小姐,等我一下!我拉好肚子再鄭重跟您道歉!」實在是直率的舉動,不禁讓人發噱,等是不等猶豫之中她卻走出來了,「啊勒!荻個兒?!」她睜大眼兒盯著我,「BB!還好是妳,不然我可要罵人了。」我用手推她一下,幾年不見BB毛毛燥燥、大咧咧的個性如昔,「好高興喔!一回來就碰到老朋友,運氣真好!」BB抓住我的手高興地跳起來,「是啊!還真的『碰』的很用力呢!」我揉揉疼痛未減的手肘。


-待續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ahung&aid=105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