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在長照2.0
2020/09/30 13:09:20瀏覽57|回應0|推薦0

誤打誤撞走入這塊園地,沒有預設任何立場與想法,一路走來超過一百天的晨昏,我真是百味雜陳,心中翻攪無數糾結與徬徨無依的心,從公職到長照流浪了這麼多年之後,我沒有想過無意間在這裡找到我歸屬的心,一種怦然心動的感覺來了,這不是我朝思慕想可以完全發揮的專業場域嗎??因為工作的自主性所以孤單,但也因為孤單所以可以擁有無限創意,也可說是我不設限的心在這工作上尋找到無限樂趣與莫名的成就感,((好玩))、((自由))、((有錢)),完全符合我心中多年尋覓的期待,

我曾經在長照任職非常多非常多數不清的機構以及相當多的職務(從負責人,主任,護理長到兼職打工),也曾經非常努力的用心經營到很多家屬都以為我一定是老闆或合夥人,沒有一個打工的伙計會如此早早晚晚都出現在機構,從不受限時間,精力,記得曾經一次評鑑有一個委員問我,為何您在機構出現的時間永遠不定時甚至cover 兩班以上的時間,還寫紀錄,當下我毫不猶豫的回答,我確實會停留機構很長的時間,但期間身體會疲憊也會稍事休息,並非無敵鐵金鋼,但同仁在忙碌或有力不從心的地方責無旁貸伸出援手,事情做完了我要寫紀錄吧,我自己就是一名有證照的護理師,難道我親自完成的一項護理技術我卻要別人幫我寫紀錄嗎?當時委員真的是左右為難,因為感覺怪怪地,但當下又無法提出反駁的理由,只能從法規面循循善誘,並暖心的說要多休息,我一直熱愛護理這個助人又開心的工作,歷經三十年不敢說沒有離去的心,但千折百回,繞來繞去我又回來了,我捫心自問;自己非常喜歡這件助人又利己的工作,這點一定是斬釘截鐵不爭的事實,護理對我幾乎是一種信仰,不是單純一種工作而已,也曾經因熱愛護理而失去一個腹中的孩子,依然無悔走在這條孤單的道路上,就像來到此地很多朋友都會問我,一定是老闆高心禮聘齁,呵呵。過去在機構應聘新職護理人員我一定會附帶一句話;您喜歡這個工作嗎?如果您心中沒有一絲喜歡,我勸你早早另換跑道,因為只是要賺錢,有很多路可以走不一定要做護士,因為照顧的是人,所有的一舉一動,從手中的溫度,口氣的抑揚頓挫,臉上的表情,技術的熟練及有沒有一顆歸屬認真的心,被您照顧的人都感受的得到,當然您的情緒也一樣一絲不漏地揭露在彼此的互動裡,就算他已昏迷、就算她已失智,不會言語、甚至不會呼吸,被照顧者都可以感受到您心中、手中傳達的溫度或冰冷,我想這是無庸置疑的,走筆至此我的雙眼不禁濕潤,原來自己數十年來一直堅守岡位是真的發自內心喜愛這份工作所賦予的意義與真心喜歡。 進入門檻後,開始接受三天密集安打的新人職訓課程,坦白說也不是挺懂得,只是覺得此地人員很友善,在長照這麼多年我都是帶著一身過去的歷練與滿懷絕技上工去了,但來到此地我就是一個麼都不懂的新人,還好過去的歷練與過動老人的特質,努力學習是我在此地第一個重要課題,拋開往日的經驗完全歸零,但說起來容易其實執行面仍有千萬種辛苦的,與當初懵懂擅闖的情境是無法相提並論的,首先當然是舊有的機構兼職尚未完全卸任,因為這麼多年流浪的生活在某種程度上也擁有一定的空間與瀟灑,與經營者也因多年的合作情誼不便立馬抽身,就這樣啟動了無休息日的奔波,當然也開始在心中有所思慮與盤點,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也因為多年痼疾殘身,想到那天去衛生局申請居督證照時,那位工作人員說的;((做那個眼睛會瞎掉)) 這這。。。這不是我最痛的地方嗎?

因為黃斑病變,虹彩炎其實我已經捨棄很多生活上的便利性,比如我從握方向盤的獨立女性變成出門要依賴老伴與兒子支援,超超不方便,但親人的關懷與愛護的心,我有能力抗拒嗎?每天日子一直過心中思慮與糾結也沒停過,但業務量繁重除了睡覺都泡在系統裡, 身邊兩位妹妹也都仁慈的想要伸出援手但我知道此時的孤單已無可避免,鴨子滑水冷暖自知,眼前只有一條路可以走了((克服所有業務上的難處)),如果我想繼續在這裡玩下去的話,所以一樣每天強顏歡笑、故作瀟傻、偶爾不小心去永豐當一下瘋子,還好過去有精神科的經驗我也給自己下了診斷:身心症,求助醫生,服藥,該休息時稍微休息,但掛慮業務,掛慮個案;掛濾居服,蜂擁而來的工作量,完全無法消化的資訊…….幾乎快將我淹沒了,搬到土城辦公室後開始另一種生活,因為孤單,因為沒有休息,偶爾走到對面馬路填一下肚子還好上帝厚愛,飲食對我就是極其簡單的生活方式,一顆蘋果、一片餅乾、一杯水都可以滿足……有一次無意間走在頂埔的巷弄間突然發現巷弄之美、古老的牆壁、夕陽斜照餘暉裡、我隨手早晚路過拾起高潮的感覺,唯一的療癒,自己心底的滿足與竊笑,往日這時我從海域、繡球花、黃金雨、但今年我的高潮都是”零”,其實心中是低落的、沮喪的、但沒有時間低落、自艾自憐、除了睡覺都是業務,而且是”0”成就感,若說沒有歸去的心那絕對是最大的謊言,畢竟在機構我是完全不假思索的反應就可以已完成幾乎所有的工作,甚而最常講的一句話就是,去做,我負責,但反觀在此地,我什麼都要問都要求證,甚而都要一想在想才敢下決定,也質疑不是在宅無限嗎?怎麼我都處處受限呢? 沒有太多思慮的時間,每天被業務追著跑的日子漸漸適應了,心底縱有多少想要歸去的念頭,但這工作太迷人,非常適合我跳痛與不安的靈魂,千變萬化的事件考驗著我的學習與素養,從帶著我飛奔的五分鐘訪視開始,完全不記得個案姓名與屬性,那當然也更不知道診斷與過往病史,但對於家庭支持與脈絡系統導是有一些連結,慢慢地我從回來張冠李戴的寫紀錄,從歷史到現在,獨立訪案後開始專注在病史及藥物的了解上,我開始喚回一點點專業,跟家屬討論用藥及給予一些疾病衛教從狐疑到信任,從不解到理解,慢慢的我開始找到一丁點肯定與的樂趣,但是不解的我依然徘迴在衛福部與仁寶兩大系統裡,所幸有瑞心也一起加入這個戰局裡,常常披星戴月,常常笑鬧無常,在學習與摸索中沉沉淪倫、起起伏伏,有時滿懷信心有時又沮喪低落,情緒迂迴盤旋而上,有時自己也難免質疑自己的能力,覺得好像並不是很適合這常常要變動的情境,感覺自己努力過了好像並沒有預期的成長,夜裡很多失眠的日子,午夜夢迴捫心自問圖的是什麼??

要繼續留在這場域裡,七月核銷時面對會計人員冰冷的言語,坦白說有點招架不住,感覺是一種屈辱、更感覺人微言輕的失落感,決定去走走放空。一來掃掃花蓮小屋的塵埃,一來也沉澱自己的心情想一想自己要堅持什麼,或還有什麼是應克服而沒克服的,離去前一天有給秋美啊長發訊息,等到要請假時才發現以為無論如何一定可以擠出16小時補休,殊不知只撈到4.5小時,也只好假裝瀟灑的畫上事假離開台北了。 花蓮市我的第二個故鄉,初任公職就是考基層特考花蓮區的,大兒子也是在此出生,所以好山好水好無聊這種事不會發生在我的思維裡,兩天短暫沉澱後覺得自己又有勇氣再出發,喜歡這份自主的工作,也欣喜有磁場相同的同仁一起共事,也許某些部分仍不如我的期待,但開心比什麼都重要。雖然自評自己仍未畢業,但唯一有信心的;我會堅持照護的品質並嚴格把關,自己非常喜愛這份助人的工作,也引以自豪身為護理人的驕傲。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eng8181&aid=151083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