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梅克爾聲望下搓
2016/02/02 05:32:52瀏覽90|回應0|推薦0

跨入2016,世界如此的不平靜,有俄羅斯蔓延的豬流感,有致使孕婦產下畸形兒透過蚊子傳染的寨卡病毒,還有的是歐洲的難民危機。

國際新聞上,據歐洲警方統計有上萬民未成年難民失蹤,失蹤的未成年難民極可能淪為犯罪集團所控制或侵害。儘管如此,當人數多到一個程度時,傷亡便不過是個數字。不會有遠在太平洋的某島霉體煽情的能讓法國國旗圖騰熱炒成個潮流。一個劇院的法國人死傷是悲劇,一萬個難民失蹤不過是個數字。況且是個讓梅克爾也要因此聲名掃地的麻煩。

跨過2016年,難民死不死,失不失蹤,每天淹死多少,餓死多少都無關緊要。難民還要湧入多少,製造多少麻煩,增加多少負擔??怎麼趕走麻煩??如何把難民這麻煩處理掉,便是歐洲那個人權典範,福利美滿,以文明自由傲視東方的西歐所操煩的大事。人權在不斷湧入的難民身上已經無法虛情也不再奈煩,滾回戰火的廢墟家園中去自生自滅吧。

對於來自戰區的難民而言,最可悲又諷刺的是,一個個加入轟炸行列,未經他們同意把他們的家國當轟炸超人樂園,讓難民的家變成廢墟的,不正是那些西方自由世界國家。這世上有啥比到別人家裡殺人放火還不準對方出逃,當難民如落水狗的悲慘世道。

國際新聞上,梅克爾因難民問題而名望下搓,民調有40多趴認為梅克爾該辭一辭。不過呢,加入轟炸敘利亞的歐洲國家何曾少過,當一個國度被它國的武力侵略個沒完沒了,難民怎麼少??遣送回去該怎麼死怎麼死,死亡只要不上西方霉體,不煽情,1萬個,10萬個,又怎樣?!!

這始終是個國王新衣的世界,眾人即使看著赤裸的肉體也能自動套上華麗的法國國旗。相信裁縫師所要眾人相信的。在國王新衣的世界裡,眾人哪怕是國王,終究只能隨著擺佈而已。而那擺佈的只需兩個裁縫師便足矣。亦即整個世界是如此輕易又難以抗衡的被少數擺佈。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keven&aid=45574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