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樓下的那個女人
2015/01/30 20:51:37瀏覽198|回應2|推薦9

每早當我半閉著眼,

隨便煎個蛋,混炒個飯,

騙騙小孩上學時,

樓下那位胖胖的,笑起來總是咪著眼的太太,

早已解了那些冰凍的,正又砍、又剁、又炒、又煮,

從她那個加蓋出來的廚房,

聽得一清二楚,

從那不斷飄送上來的味兒,

也聞得明明白白。

 

同樣的,

每天在家中不斷地挪動桌椅,

吸地,擦地,又叫又罵的我,

我想,她也都聽見了。

 

怎麼樣的一位認真的母親?

一早就這麼認真的煮食?

不只是早餐,

不到中午十一點,並下午四點多,

仍然照例。

有時,夜半三更還要來上一回。

一日三回,

有幾個女人能夠?

 

一個樓下,一個樓下,

藉著空氣,靠著聲音,

在空氣中,

彼此有了模糊的印象。

剛搬來時,

因著電路的問題,

曾進過這位太太家中一次,

只能用一個髒亂形容。

我赤著的那雙腳,

幾乎不敢平放在地上。

一個認真吃喝,一個戀慕打掃。

從我家傳出的烹煮聲,並不怎麼帶著香味,

不像她。

只能騙人騙己,撫平良心,隨意帶過。

 

每次在樓梯間相逢,

她又把那雙咪咪眼看著我時,

總懷疑她打量我的眼神:

    整天只知打掃,少聽聞得妳認真的煮食,

    難怪兩個孩子,像根豆芽菜。

雖然,我從來少有一頓飯不煮的。

 

人與生俱來的各種講究與不講究,在意與不在意間之差別,

有著太多主客觀的因素,

不該有一點點的自傲與輕看,

妳有的弱點,人家可沒有,

妳沒有的優點,人家可是一點也不含糊,

何來高低尊卑,

不過是各人以為的重要,

與興趣愛好的不同,天賦的各異罷了。

 

只是想到她一早就又砍又殺的精神,

就忍不住的想笑,

現在那有這樣的好女人?

只是長得胖胖呼呼的她,

一兒一女長得卻是又瘦又小。

烹煮蹩腳的我,

兩兒卻長得又高又大。

 

這我一點也不難解,

因為這等事又不是人間第一回:

父母俊俏,兒女粗鄙;

父母出色,兒女不才;

不說別人,

我那一雙犬仔,不也如此,

誰似他們的娘親那般精緻美好出眾優秀?

因此,

不時因著二犬沒有我的慧根,而心灰意懶,

不求上進,而垂著兩滴淚珠,

斜靠在沙發上不想動彈。

 

可是,每當這樣的時刻

樓下的烹煮聲就立刻提醒我,

讓我想到這位嫺德的女人,

好似並未因著比同齡的孩子矮小瘦弱許多的一雙兒女失望,

每天仍不停的砍殺烹煮。

她永遠不知道她這樣的精神,

常常如何感動了樓上那個只會打掃的女人。

 

好在二犬不愛鑽研學問,總能無知無識,

所以總在為娘的感嘆自己無能,

無法養他們如樓下那雙幸運的兄妹時,

無頭無腦的回答我:

       「噯喲,咪,別傷心啦,

           很多時候都是聞起來比吃起來好得多啦!」

       「不會啊,很好吃啊,我都吃第三碗了!」

唉,誰說我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自嘆不如時,有樓下的女人為我打氣,

灰心喪志時,更有二犬為我撐腰。

讓我自嘆不如的女人,同時為我打氣,

讓我氣結的人物,也同時為我解結。

所以啊我說,

沒有誰高誰低,

沒有誰強誰弱,

一件事,一個人,同時有多少個面相,

拐個彎,轉個向,換個習慣,打個商量,

真是有無限個可能。

 

人生苦短,

不用太在意任何任何任何的人、事、物,

一切,不過是如此如此,

只要當事人快樂就行了,

髒亂得嚇人的環境,

只要主人能剔著牙,撫摸著肚腹,安適其中,

那就沒有可以垢病的。

而只能佐以他人傳來的香氣的彆腳煮食,

一家人卻能以打著滿意地飽嗝,

那大廚又能在他們面前神氣個什麼呢?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amfinethanks111&aid=20537575

 回應文章

多硯坊 (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3/12 17:05

也許
多數的砍殺煎煮

都裝進那位太太的肚

vivi 之東張西望(iamfinethanks111) 於 2015-03-28 17:44 回覆:

我想她若知道,

無論真實情況如何,

一定會大聲喊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