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陳師孟說法官不敢跟他辯
2020/01/18 13:17:52瀏覽4594|回應2|推薦11

看到陳師孟要辭職,總算這位監察委員要下台了。在看到這則新聞時,也看到一些相關的新聞,他曾邀約法官跟他辯論,認為真理越辯越明,結果法官們不願跟他辯,不願作口水之爭。他的爭議很大的地方是約詢法官,對於馬英九的判決無罪,他很有意見,覺得判決的標準是什麼?


他有爭議的地方有如下幾點,第一,他約詢判馬英九無罪的法官,第二,他要約詢辦綠不辦藍的法官,第三,他要與法官做辯論。


他要與法官辯論來代表他的行為正當?不知道他為什麼認為可以去調查法官?民主政治的基石就是法治,而法治的公正才是民主可以落實的原因,故而說法治是民主的基石。要有公正的法治,就需要有獨立的司法,不受權力的壓迫,可以獨立行使職權的法官才可以保證公平的法治。如今法官被約詢,還被打壓,如何能夠保證司法的獨立呢?所以不管以什麼理由來調查法官,讓法官心生恐懼的約談動作絕對是破壞民主的作為。這有什麼好辯論的?你已經跨越紅線,還需要辯論嗎?辯論就可以讓跨越紅線變成沒有嗎?再以偏綠大法官解釋釋憲可以睜眼說瞎話:年金改革沒有朔及即往,那就不知道,辯論可以辯出個什麼結果,還不是你說了算。如果法律都偏袒權勢的一方,那還算是民主政治嗎?這好像比較像是極權專制國家的特色吧!


他為了替自己的行為辯解,說要約詢辦綠不辦藍的法官,這就讓你的行為變成正當了嗎?只要有正當理由,就可以為所欲為?好像卡管,破壞校園自主的行為,李遠哲也說:為了台大好。沒有什麼理由正當的可以破壞法律,破壞約定成俗的制度。法律的制定不只是畫出界限,告訴人們那些事情不可以作,還規範罰則,在這些法律前面,有但書說,如果理由正當就可以?沒有啊,那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概念,只要理由正當,破壞法律沒關系,破壞民主制度沒關系?


大概只有認為自己是絕對的對,才會如此做吧!權力讓人迷失,讓人目盲,陳師孟的下台只是剛好而已,也希望有權力的人要引以為戒。


( 時事評論社會萬象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ilo0002&aid=131563250

 回應文章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1/19 08:05
如果他是去找那些法官問「你的判決說罪大惡極的人可教化是何意?」,一定很多人拍手叫好
陽明山(hilo0002) 於 2020-01-19 09:52 回覆:

我的理解是,要教化一個殺人犯,絕對不是放下屠刀這麼簡單。放下屠刀只是改錯的開始而已。這個過程很長的。就好像蔡英文騙人,能改掉這個惡習嗎?每次做不到,就會想用騙的。或許她的潛意識希望自己能夠改過,但是騙人很容易改嗎?繞路走捷徑的習慣容易改嗎?這輩子已經失敗了。從她二十幾歲就失敗了。


frank060606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1/18 14:58
我來跟陳師孟辯,為何今年選舉人數多於上屆人數?
陽明山(hilo0002) 於 2020-01-19 08:02 回覆:
他這個人腦筋不清楚,有什麼好辯的。